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八十三)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5/9 下午 01:43:27

83 傲慢與偏見(十五)

班納特太太一行人離開後,尼德斐莊園回復平靜。之後賓利姐妹花了些時間陪伴珍,而她的病情持續好轉,令眾人欣喜。晚餐後,伊莉莎白讓珍獨自休息,她來到客廳。達西正在寫信,卡洛琳坐他左邊,賓利跟赫斯特在玩牌,路易莎則在一旁觀看牌局,伊莉莎白拿起針線活來做。卡洛琳盯著達西寫信,但她安靜不下,不時打斷他。他們的對話,伊莉莎白聽得一清二楚,覺得蠻有趣的。

卡洛琳先要達西幫她問候他妹妹,他說沒問題。之後她接連說“你的字真漂亮”、“你信的各行間都等距,相當整齊”、“你信寫得真長”、“你妹妹收到這封信後,一定會很開心”,達西都沒吭聲。直到她說“你信寫得有夠快”,達西才回“誰講,我其實寫得很慢。”她說“你一年要寫很多信吧!寫信會很令人厭煩嗎?”達西回“幸好是我寫,而不是你。”她說“請告訴你妹妹,我很期待見到她。”達西回“你剛才已講過,而我也已寫進去了。”她說“你的筆應已不太好寫了吧!我來幫你削,這我最會了。”達西回“謝謝!但我一向喜歡自己削。”她說“請告訴你妹妹,我很高興得知她的豎琴(harp)琴藝有進步。還有,請讓她知道,她為桌子所做美麗小巧的設計,令我喜歡得不得了”達西回“你那不得了的喜歡,可以下次再寫嗎?已經沒空間,寫不下了。”她說“沒關係。反正明年1月時,就能見到她了。啊!你總是能寫既長又文情並茂的信給她嗎?”達西回“通常的確都寫得很長,但說不定是又臭又長,是否文情並茂,就不能問我了。”她說“在我看來,能輕輕鬆鬆就寫封長信的人,文筆不可能不好。”

正在玩牌的賓利大叫,“卡洛琳,你馬屁拍在馬腿上了!達西寫信時字斟句酌,老想找4個音節的字來用,一點都輕鬆。”達西道,“我的寫作風格跟你的大不相同。”卡洛琳笑說她哥哥寫信草率無比,豈有風格可言?賓利則解釋他的思緒飛得太快,使他常難以好好表達。而這導致他的信,有時無法完整傳遞其想法給收信者。伊莉莎白覺得賓利這樣講,顯示其謙虛。達西則認為這很虛假,謙虛有時根本是炫耀的另一種表達方式,因而謙虛不見得都能視為美德。幾個人抬了一陣子槓。

磨牙鬥嘴結束,達西請求卡洛琳及伊莉莎白來點音樂,陶冶性情兼餘興。卡洛琳先彈奏,並跟姐姐合唱。伊莉莎白翻看著擺在旁邊的幾本琴譜時,卻發現達西不時猛瞧著她。她很納悶,心想“像他那種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大人物,是不可能看上我的。但如果盯著我看,是因討厭我,卻也不盡合理。”她思之再三,卻怎麼也想不透。後來只好解讀成,達西必然是發現,她身上有某些他無法忍受的缺點。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無所謂。因你對不喜歡的人,連他的價值觀你都在乎了,又怎會在乎他對你的褒貶?

彈了幾首義大利歌曲後,卡洛琳改彈一首輕快的蘇格蘭曲子。這時達西走近伊莉莎白,問她是否有興趣跳利爾舞(reel,一種蘇格蘭快舞)。伊莉莎白微微一笑,卻沒說話。達西感到奇怪,又問了一次。她答道,“你第一次問我就聽到了,只是我在想,該如何回答才較恰當,我猜這應不僅是一次跳舞的邀請。我知道你要的答案是‘好’,這樣你就可以享受鄙視我品味太低的樂趣。我講得沒錯吧!詭計被我拆穿,有沒有很失望啊?現在我已決定答案,而你大約也知道了,那就是我不想跳利爾舞。就這樣,你敢的話,就鄙視我吧!”

“我不敢。”達西迅速回答。這大出伊莉莎白意料之外,她本已準備好跟他脣槍舌劍一番了,豈料他卻如此有紳士風度,欣然接受她的拒絕。其實伊莉莎白的言詞雖有些挑釁,但由於她的講話及舉止,向來給人一種溫柔又淘氣(sweetness and archness)的感覺,因而由她口中出來的話,再怎麼樣,也不致於太令人難堪。更何況受話者是達西,對他而言,從未有一女子,如伊莉莎白般讓他著迷。因而這番話聽在他耳中,不但不以為自己被冒犯,還很受用,他幾乎要想成她在跟他調情了。糟糕!達西突然警覺,多年來拒人於千里外,對女子不動心的防護罩,不知何時有了破洞,他都要懷疑自己已經中蠱了。他遂領悟,若不是因她出身低微,兩人間不可能,否則自己便有危險了。

期待的聽眾並沒專心在聽,卡洛琳停止彈琴了。達西跟伊莉莎白的對話,讓在一旁的她,看出若干端倪,不禁充滿妒意。於是她衷心盼望珍快快好起來,這樣她就可擺脫伊莉莎白了。另外,在她們姐妹離開前,卡洛琳只要一有機會,就剌一下達西,跟他提起他與伊莉莎白那虛擬的婚姻,及婚後的種種可預期發展。希望藉此能使他對這位她不喜歡的客人,產生反感。

隔天,這已是珍來賓利家的第4天了,早餐後卡洛琳挽著達西的手,在樹林中散步。卡洛琳說“你們婚後,該常提醒你岳母少講話的好處。另外,該好好約束你那兩個小姨子,不要一看到軍官,就趨之若鶩。還有,恕我冒昧,請不要介意,尊夫人那既像自負,又像傲慢的毛病,當然不是很嚴重啦!但最好還是勸她改一改。”達西覺得好笑,他說“對我的家庭幸福,你還有其他建議嗎?”卡洛琳先將伊莉莎白的律師姨丈嘲諷一番,將那種辛苦接案的小牌律師,拿來跟達西的法官叔公相比。最後,且要達西千萬不必嘗試找人來畫他妻子的肖像。因找不到一位畫家,能精準繪出她那美麗的雙眸。這時伊莉莎白跟路易莎,從一叉路迎面而來。卡洛琳有點不安,不知她剛才講的話,有沒有被伊莉莎白聽到。

路易莎一看到達西,就丟下伊莉莎白,上前挽著達西的另一隻手臂,且怪他們兩人出門時,也不吆喝一聲。這條路不寬,只容得下3個人並排,伊莉莎白一人落在後面。達西覺得這樣對她很失禮,便說“我們最好走到大路上,這條路太窄了。”但伊莉莎白並沒想繼續跟他們同行,她笑著回答,“不必,真的不必。你們都長得好看,不是玉樹臨風,就是花容月貌。走在一起更是好看,像幅畫一般。若把我加進去,美感就破壞了。所以你們就這樣走,我走另一條路。待會見!”她開心地跑開。珍已好很多,明天或後天,應可回家了。家,甜蜜的家。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WOX1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9/21 下午 05:21:56

2003/10/20起第 5097516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