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八十七)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5/25 下午 02:45:23

87 傲慢與偏見(十九)

莉迪亞昨天已說今天要去梅里墩,除瑪莉外,其餘三個姐妹,都同意與她一起散步過去。早餐後,班納特本想一個人在書房裡清靜一下,奈何柯林斯隨著他進去,且從書櫃挑了一本最厚的書。雖說要看書,卻開始嘮嘮叨叨。只是他的故事,講來講去,就是他的好工作、好房子,及凱瑟琳夫人對他多好等,班奈特早已聽膩了。暗示及明示都制止不住他,班納特不得不叫進莉迪亞,要她邀柯林斯同行。事實上,柯林斯也比較適合走路而非閱讀,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闔上那本巨著,跟著一群女孩子出門。顏如玉就在眼前,書中虛無縹緲的顏如玉,自然不會在乎了。

到了梅里墩,兩個小的四處尋覓軍官的身影。她們終於看到素來熟識的軍官丹尼(Denny),他與另一位她們沒見過的軍官走在一起。丹尼幫她們介紹,那位軍官叫威克姆(Wickham),剛加入民兵團。此人外表英挺帥氣、斯文有禮,且談吐不俗,在軍官裡顯得相當突出,立即引起幾個姐妹的留意。正寒暄時,有馬匹接近的聲音,原來是達西跟賓利來了。賓利看到珍很高興,說他們本來要去龍柏園探望她,達西點頭表示附合其說法。賓利又說珍可以出來走,表示已康復了。達西沒開口,且決定不盯著伊莉莎白看,好不容易脫離險境,不可再陷入,他轉過頭卻看到威克姆。

伊莉莎白發現兩個男士四目相望時,彼此臉色瞬間都變了,勉強相互打個招呼後,頭便都轉開。怎麼回事?她感到很不解。賓利並沒注意到這一幕,因他正跟珍熱絡地聊天。之後,賓利與達西策馬離開,心上人已見到,龍柏園自然不必去了。丹尼與威克姆,兩人相當紳士地陪著班奈特姐妹一行,走到她們姨丈菲利普斯的家。雖莉迪亞力邀他們一起進去,姨媽也竭誠歡迎,兩位軍官仍致意後便告辭了。

珍向姨媽介紹柯林斯,她客氣地招呼他,他也很有禮貌地回應,並發揮他恭維的本領,讓菲利普斯太太對他印象良好。見柯林斯又要講個不停的樣子,班奈特姐妹忍不住打斷他,因她們急著向姨媽打聽威克姆的底細。她們之前所遇過的軍官,不論氣質或外表,均不及他;談吐的溫文儒雅,更是遠遠不如他。可惜姨媽除了說,是丹尼將威克姆自倫敦找來,且他官拜中尉外,所知便不多了。姨媽為了讓外甥女們高興,就說她們的姨丈,本來已邀了幾位軍官,隔天晚上到家裡玩牌,如果姐妹們也能夠來,她允諾會請姨丈設法邀威克姆一起來。她會準備一些熱食宵夜,盼柯林斯亦能賞光。初次見面便受邀,柯林斯喜不自勝,覺得自己太受禮遇了。

達西與威克姆碰面時,何以兩人皆顯得尷尬,伊莉莎白百思不得其解。遂在步行回家的途中,跟姐姐說了。即使一向與人為善,常幫人講好話的珍,這次也無法替他們不尋常的反應,給出合理的解釋。跟姨媽的明日之約,令姐妹們相當振奮,抵家後,立刻爭先恐後地跟父母報告。兩家那麼親,班奈特毫不考慮地答應,他妻子隨即著手為她們安排明日的交通工具。這場約會的起因,是想認識一位讓她們感興趣的軍官,這事女孩子們當然絕口不提。原本柯林斯表示來作客,不宜整晚丟下主人外出,打算婉拒邀約,留在家裡。那怎麼行?班奈特極力鼓勵他同去。能有機會甩開他,安靜過一晚,豈可失去?於是次日晚上,一輛大馬車,便載著五姐妹及柯林斯至梅里墩。

到了姨丈家,起先那些軍官仍未到。柯林斯環顧四周,菲利普斯家的佈置之精緻,令他再三讚嘆。然後一如以往,凱瑟琳夫人的名字,不會不出現,她的豪宅羅辛斯莊園,也不會被遺忘。他還特別提到,單單一個壁爐架,就要8百英鎊(約今日320萬台幣)。這都可買間小房子了!菲利普斯太太聽了咋舌不已,心想牧師講的話,應不會是假新聞,將儘快轉告諸親友。柯林斯的那套言詞,班奈特姐妹已聽到厭煩,但柯林斯發現,菲利普斯太太很專注地聽,這讓他講得更起勁了,也不忘把他自己的牧師公館吹噓一下。終於他的大吹法螺不得不停止了,因包含威克姆在內的幾位軍官到了。

本地的軍官,大多素質不錯,不但英姿颯爽且斯文有禮。再度見到威克姆,伊莉莎白仍覺他在各方面,都比她所知的其他軍官更傑出,不禁開始對他有些傾心。如果說威克姆是當晚最快樂的男士,伊莉莎白則是當晚最快樂的女士。因每位班奈特小姐都注意他,而他卻選擇坐在伊莉莎白旁邊。一開始他只不過談談天氣,並無特別的主題,但原理正如“情人眼裡出西施”,這樣的隨便聊聊,就已讓伊莉莎白覺得跟他談話很有意思。另一方面,有這幾位軍官在,柯林斯不顯得黯淡無光也難。幸好菲利普斯太太對他一直有興趣,雖忙來忙去,仍不忘偶而過來招呼他。所以,柯林斯的點心及飲料,一直不曾少過。

伊莉莎白最想知道的,是達西跟威克姆間,以往究竟有什麼過節,但她並不好意思問。在不著邊際地聊了一陣子後,威克姆居然主動提到達西。他問她達西在這裡待多久了?伊莉莎白答“大約有1個月。”為不讓此話題就此結束,她補了一句“聽說他在達比郡有龐大的家產。”“這我知道,他的家產一年可獲利約1萬英鎊。他的大小事,沒人比我更清楚了,因我自幼起,就與他們家關係匪淺。”見到伊莉莎白滿臉訝異,威克姆又道,“你跟達西熟嗎?你昨天可能留意到我們相遇時,雙方態度都很冷淡。”“熟到超過我想要的。”伊莉莎白有些激動,她說“我曾跟他在同一屋簷下,至少相處4天,他挺討人厭的。”

威克姆說,“我認識他太久,也太了解他,所以他是否討人厭,並不適合由我來論斷,因說不定我不夠客觀。但我相信你對他的看法,會讓很多人驚訝。你在別處恐怕就不會這樣講了,畢竟這裡四周都是你的親人。”“除了在尼德斐莊園外,我在那裡都能這樣講。他討人厭是個事實,我那會有什麼顧忌講呢?他在哈特福郡絕不可能受歡迎,沒有人會喜歡像他那麼傲慢的人。”伊莉莎白斬釘截鐵地說。“不論正面或負面,人都該受到名副其實的評價,否則會令人不平。但他的財富,使他很容易帶風向,於是人們有如被蒙蔽了雙眼,看不清他的真面目,對他給出他想要的讚美,也就是全屬名不副實。沒辦法,有錢都能使鬼推磨了,何況只是想浪得虛名。但人那麼容易受騙,無法了解真相,的確令人遺憾。”威克姆說。“即使我對他認識有限,但我想他的脾氣並不太好。”伊莉莎白回了一句。何以威克姆將達西貶得如此低,伊莉莎白並不完全理解。她只是沒那麼喜歡達西,倒不覺得他是個壞人,遂這麼答。

交談停頓了一陣子後,威克姆繼續說,“不知他是否有想在哈特福郡待久一點。”“不知道耶。我在尼德斐莊園住的那幾天,都沒聽他說要走。希望你待在民兵團的計畫,不會受他是否會留在這裡的影響。”伊莉莎白的心裡仍是傾向威克姆。“當然不會,我坦蕩蕩不須躲著他,他休想趕走我。他若想看不到我,唯一的辦法,就是他自己離開。他曾對我傷害很大,我們不是朋友,看到他我就難受。但我不需躲著他,該躲的人是他,心虛的人才須躲開。他的父親,已故的老達西先生,真可說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也曾是我最真誠的朋友。每次見到達西,便會勾起我對老達西先生的回憶,於是忍不住悲從中來。唉!他對我的諸多惡劣行為,如果傳出去,將會是大醜聞。要不是他違背老達西先生的遺願,讓老達西先生蒙羞,我本可寬恕他對我所做的一切。”

伊莉莎白全神貫注地聽,她對達西究竟曾做了那些損人的事,相當好奇。但由於涉及個人隱私,且跟威克姆又是初次交談,因而並不好追問。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T8II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9/21 下午 05:21:56

2003/10/20起第 509749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