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八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6/2 下午 03:59:05

89 傲慢與偏見(二十一)

從阿姨家回來的隔天,星期四上午,伊莉莎白找姐姐珍一起走到樹林裡。她跟珍講昨天在阿姨家,與威克姆的交談內容。乍聽之下,珍震驚不已,立即的反應是,如果達西是這種人,賓利怎可以繼續跟他交朋友?但仔細一想,達西怎麼看都不像是惡人啊!只是威克姆待人那麼親切誠懇,也不像會說謊啊!她覺得雙方都是好人,因而中間應是有什麼她們所不知的誤會。何況如果達西人品真的這麼低劣,怎可能騙過他最親近的那些朋友?不要說賓利,連賓利的姐妹都騙不過。伊莉莎白說,她覺得賓利被騙,應比威克姆憑空捏造那些事,還有可能。兩人正在討論不休時,女僕來通知她們有客人來訪。

原來賓利跟他姐妹,三人親自送邀請函來。大家盼望已久,尼德斐莊園的舞會,將於下星期二舉行,請闔第光臨。賓利姐妹熱絡地問侯珍,珍在她們家住到星期日,彼此其實並未分別太久。但兩人對珍卻表現出,像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般的思念。不過對此家庭的其他成員,她們就不太搭理了。跟伊莉莎白根本沒講到幾句話,且儘量避開班納特太太。至於這家的其他人,則連正眼都不瞧一眼。而且才坐下並沒太久,毫無徵兆地,兩姐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匆匆告辭便往外走,有如要逃離班奈特太太的熱情接待。突兀的舉動,還讓賓利嚇了一大跳。

即將來臨的舞會,讓班納特母女,個個都興奮無比。班納特太太喜不自禁,逢人便說,舞會的邀請函,不是按一般禮節寄過來,或請僕人送來,而是賓利帶著他的姐妹,專程送來。禮數周到,且誠意十足,這場舞會根本就是賓利特地為她長女辦的。她覺得珍的婚事,已十拿九穩,剩下的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即使向來不愛參加社交活動的老三瑪莉,也輕易為自己找到這次參加的理由。而伊莉莎白已決定,當晚要跟威克姆跳上好幾支舞。另外,她將特別留意達西的舉止,一定要找到他品性不佳的確切證據。

除非必要,伊莉莎白很少跟柯林斯說話,其他姐妹當然也是如此,柯林斯其實有點孤單。但在為這場舞會挑妥禮服後,她心情大好,忍不住對他開口。伊莉莎白問他,是否會接受賓利的邀請?當柯林斯給出肯定的答覆時,她又好奇地問,身為神職人員,參加舞會這種夜間娛樂活動恰當嗎?令她相當訝異的是,柯林斯不以為須有任何顧忌。他說當他翩翩起舞時,既不擔心凱瑟琳夫人會皺眉頭,也不怕遭到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英國國教會的最高領袖)之譴責。柯林斯說,希望當晚能有幸跟每位美麗的堂妹都共舞。他又特別請求伊莉莎白,務必將頭兩支舞保留給他。他不依長幼之序,乃有正當理由,並非對珍不敬,相信她會諒解他。

慘了!真是自投羅網!伊莉莎白怪自己多嘴,好心過頭。她本來的如意算盤,是將一開始的兩支舞,都留給威克姆。如今卻選個最不恰當的時機,對這位她毫不想跟他跳舞的男子,釋放出善意,導致自己陷入困境。但已來不及了,既然對方開口,她若不硬著頭皮答應,就太失禮了,何況威克姆根本還沒邀她。從來好事多磨,看來她與威克姆的幸福,不得不延後了。當她盡可能擠出優雅的笑容,接受柯林斯的邀請後,他殷殷勤勤的態度,讓聰明的伊莉莎白,立即懷疑他尚有其他打算。她不禁在心裡哀號,難道她成為他的獵物了嗎?她是否被看中,準備押回去,當他牧師公館的女主人?而當羅辛斯莊園的牌局人數不夠時,她是否得去湊數,陪那位“最和藹”的凱瑟琳夫人打牌,還須顯出榮幸萬分的樣子?

看來不是自作多情,伊莉莎白愈來愈覺得,她的懷疑很可能為真。因柯林斯對她愈來愈克恭克順,姐妹這麼多,他卻特別愛跟她接近,且常聽到他讚美她聰明、能幹、敏捷,及貌美等。本來被誇獎,顯示魅力能發威,理應高興才對。只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乃是她一點都不感興趣者,因而並沒什麼好喜悅的。沒過多久,伊莉莎白發現,她母親對她常暗示或明示,她對此婚事很滿意。情況雖相當不妙,但她選擇一切都先不理。不論母親說什麼,她都不回應。沒必要現在就引起爭執,畢竟柯林斯也未必求婚,何須太早為此事煩惱?甚至她也不刻意避著他,裝出不知發生什麼事的樣子。

賓利一家送來邀請函,他們離開不久,便開始下雨,每天都是淅淅瀝瀝的雨聲,直到舞會當天才停止。下雨出不了門,而沒去阿姨家,也就沒有那些軍官的消息。伊莉莎白自然也無法與威克姆有進一步認識的機會。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盼望著星期二的來臨。

星期二傍晚,才走進尼德斐莊園的客廳,伊莉莎白便東張西望,想自穿紅外套的軍官群中,尋找威克姆,只是卻不見他的蹤影。難道他沒來嗎?從之前的談話,尤其他曾說他坦蕩蕩,不須躲著達西,所以她壓根沒想到他有可能缺席。既然認定他必會來,她比平常更用心地打扮,興高采烈地做好各種準備,務必讓自己以最佳狀態呈現,以征服那顆尚未完全臣服的心。她信心滿滿,相信今晚結束前,他對她的愛慕,便將五體投地了。豈料他竟然沒出現,女為悅己者容,精心打扮全都白費了。咦?她腦中浮現出一可怕的疑慮:會不會是賓利為了討好達西,才刻意不邀威克姆?

就在伊莉莎白想著達西未免太可惡時,她聽到他的朋友丹尼,正在回答莉迪亞關於威克姆何以沒來的詢問。原來他也被邀請,但因有要事,於昨天前往倫敦,目前尚未回來。丹尼還帶著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說,“如果不是為了避開這裡的某位紳士,我想他也不會剛好必須去倫敦一趟。”好吧!並不是故意不邀他,原先的猜測不對。但伊莉莎白仍覺得威克姆不出現,責任就是在達西身上。於是當達西過來親切地問候她時,憤怒使她無法平靜地回答。她必須對威克姆忠誠,若對惡劣的達西友善或寬容,便是傷害無辜的威克姆。她決定不再跟達西交談,轉身離開時,臉色難看之至,讓達西莫名所以。甚至後來賓利跟她寒暄時,她仍滿肚子火。遷怒他的識人不明,及對朋友如此盲目偏愛。這兩個人是一夥的,她都不想理會了。

不過讓壞心情維持太久,從來就不是伊莉莎白的本性。雖然她對今晚的期待已落空,在將所有不如意,一股腦全告訴夏洛特後,一切煩悶及怒氣,也就隨即消失了。接著她談起那位遠房堂兄柯林斯的種種趣事,這更使她的心情開朗起來。舞會即將開始,當柯林斯昂首闊步地走過來時,她還介紹他給夏洛特。只是音樂響起後,又讓她掉入悲慘世界。柯林斯不斷踩到她,也不斷道歉。他還左右不分,常跳錯方向,卻渾然不知。一支舞跳得不但毫無美感,且相當醜陋,令她尷尬無比。伊莉莎白這輩子跳舞,從未這麼羞愧過。音樂怎像綿綿無絕期呢?好不容易樂聲終止,柯林斯卻不讓她走,因還有一首。總算事先允諾的兩首結束,解脫了!她有如順利逃出牢獄,欣喜若狂。

接下來伊莉莎白與一位軍官共舞,她跟他談起威克姆。他說威克姆風評不錯,人緣頗佳。心上人被誇獎,她聽了很愉快。幾支舞後,由於音樂暫停,她遂退到一旁休息,跟夏洛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突然,旁邊有人開口邀舞,一看居然是達西。她嚇了一大跳,根本不知道他何時走到她身邊,幸好剛才並沒批評他。慌亂之下,腦中一片空白,竟然點頭同意,還微笑欠身為禮。任務達成,他立刻就走開,而她也立刻就後悔。伊莉莎白懊惱自己怎會瞬間失去鎮靜,不但沒拒絕,且還給他一個微笑。這是個惡人,即使答應,也該板著一張臉才行,否則便是背叛威克姆。夏洛特安慰她,“安啦!你會發現他很討人喜歡。”“拜託!別咒我,這種事絕不可以發生。你極度痛恨的人,卻很討人喜歡,世上還有比這更糟的事嗎?”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FD67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8/3 下午 04:28:39

2003/10/20起第 5007841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