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九十一)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6/10 下午 12:24:53

91 傲慢與偏見(二十三)

伊莉莎白走到珍身邊,只見她容光煥發,臉上帶著甜美滿足的笑容,不難想見她今晚過得有多麼愉快。頓時對威克姆的關懷,及對達西的不滿,全都拋開了。那些豈有什麼大不了呢?姐姐能得到她最想要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關於威克姆,你有打聽出什麼嗎?當然如果你因太快樂,把別的事都忘光光,我不會怪你的。”伊莉莎白笑著說。“不,我沒忘記你交待的任務。只是賓利對他的過去,所知極有限,也不知他究竟是因為什麼得罪了達西。但賓利願意保證達西的人品,他十分確定他的朋友光明磊落,且正直無私。他甚至願意用高風亮節,來形容他的朋友。賓利相信不論達西做了什麼,他對威克姆,一定已仁至義盡了。這點他毫不懷疑,因達西向來厚道,絕不先負人。還有,不要介意,根據他們兄妹兩的說法,威克姆一點也不值得敬重。很可能他曾有什麼非分之舉,才讓達西徹底對他失望。”

“難道賓利不認識威克姆嗎?”伊莉莎白相當好奇。“跟我們一樣,那天早上在梅里墩,是他第一次見到威克姆。”珍回答。“這麼說來,他對威克姆的看法,都是從達西那裡聽來的了。好吧!就這樣。對了,那他對牧師一職的事怎麼說?”伊莉莎白又問。“他不完全了解詳情,雖然這件事他聽達西提過幾次。不過他相信,那職位就算指定要給威克姆,一定是有先決條件的。”珍的確很盡職地打聽。過了一陣子,伊莉莎白不由得有些激動了,她說“對於賓利為人的誠摰,我毫不懷疑。但光靠保證是無法說服我的。賓利固然堅定不移地支持他的朋友,可惜他對這件事的不少細節,都不太清楚。至於清楚的部分,又是從他的朋友處得知。所以,我對那兩位紳士的看法,只能維持不變。”

接著兩姐妹聊些較愉快的事,珍喜悅地談著賓利,伊莉莎白也不時鼓勵她,以強化她的信心。後來賓利過來了,伊莉莎白便抽身去找夏洛特。夏洛特立即問她,上一個舞伴,即她那遠房堂兄柯林斯,表現如何?伊莉莎白正思索五味雜陳的感受,該怎麼表達時,柯林斯眉飛色舞地走到她們身邊,說他剛發現在場有位他贊助人的親戚,那位紳士的母親,跟他贊助人是姐妹。他必須去跟該紳士致意。伊莉莎白說,“你總不會冒冒失失地跑到達西先生的面前,便開始嘰哩咕嚕地自我介紹吧!”“沒錯,我正準備要這麼做。我將請他原諒我沒有早點去拜訪他,我相信他是凱瑟琳夫人的外甥。我會告訴他,直到上星期一,夫人還很健康。”

伊莉莎白實在不願讓達西覺得她的親戚,都盡是些魯莽無禮的人,力勸他不要這麼做。她向他強調,未經介紹,就冒昧上前打擾,絕對會令達西很厭惡。即使跟他提到凱瑟琳夫人,企圖攀親託熟,也不可能有用。依他的作風,必認定這是個放肆不懂禮節的行為。反正彼此不相干,偶然在此相遇,根本沒必要認識。就算有認識之必要,也應由地位較高的達西發動。可惜柯林斯意志堅定,他說“我親愛的伊莉莎白小姐,我一向對你的判斷力很肯定,也極願遵從你的指引。但請容我這麼說,規範一般人的社交禮儀,與規範神職人員的,乃大不相同。神職人員的尊貴程度,與這個王國的最高等級,可說不分軒輊,只要行為上保持適當的謙遜即可。這方面的禮節是我的專長,你們年輕女士,可能不太明白。其他事我都願意聽你的,唯有這件事不行。無論如何,我得去執行該做的事。請原諒我沒有遵從你的建議。”

伊莉莎白焦慮地觀察達西怎麼對付柯林斯。達西對一個人突然在他眼前冒出,然後就口若懸河地講起來,相當訝異。當他好不容易有機會開口時,神情很冷漠。柯林斯可能被聖靈充滿,達西的話才一停,他又繼續喋喋不休。只見達西的臉色愈來愈難看,最後應已受不了了,微微點個頭,轉身就走,不再理他,把柯林斯頓時愣在那裡。只見他拉拉衣服,抬頭挺胸地回到伊莉莎白身邊,絲毫不覺受辱,說達西很高興他的主動致意,對他相當有禮貌,且讚美凱瑟琳夫人的識人能力等。還說兩人相談甚歡,他很欣賞達西。雖然他講個不停,但伊莉莎白已不再理會他,因她的注意力轉移了。

珍的快樂,伊莉莎白完全感受的到,她相信她母親也有同樣的感受。而這正是她所擔心的,因而她只好鴕鳥式的,儘量避免靠近母親,才不會聽到她不想聽的。很不幸,在舞會結束吃消夜時,她坐在離母親不遠處,因而母親講的話,每一字每一句,都進入她耳中。原來她母親正向盧卡斯太太“炫耀”,說珍與賓利即將成親。賓利的優秀與富有,他的姐妹又那麼喜歡珍,這將是一多美滿的婚姻啊!再加上尼德斐莊園離他們龍柏園才3英里,兩家來往方便,珍日後要給她妹妹介紹對象,也容易得很。哇!她將有5個高富帥的女婿了。她祝福盧卡斯太太,能跟她一樣幸運,雖然語氣聽起來,她並不相信有這種可能。

伊莉莎白急得要命,於制止她母親不要再講無效後,她改勸母親小聲些。因達西就站附近,她母親又是大嗓門,她相當確定他可輕易聽到母親大部分的談話內容。豈料她母親抬頭看到達西後,反而更提高音量,“誰在乎達西啊?告訴我,有什麼必要對他特別?我講我的,管他有沒有在偷聽!”伊莉莎白無比窘迫,再度請求母親壓低聲音,但依然徒然無功。她母親仍是唯恐有人聽不到似的,持續大聲嚷嚷。最後她絕望了,雖然覺得不宜,但視線就是忍不住飄向達西。他為什麼老留在她附近呢?他不知她很討厭他嗎?走吧!離我們遠一點!她在心底叫喊。達西並沒看向她們這裡,但他的臉色由憤怒轉為輕蔑,再變成嚴肅,最後陷入沉思。他在想什麼?伊莉莎白擔心起來了。

一套話反覆說了多遍後,班納特太太總算願意停止了,畢竟她也是會累的。可憐的盧卡斯太太,早已哈欠連連,現在她終於可開始起身,去享受一些美食了。伊莉莎白則從虛脫邊緣回復正常,她決定打起精神,忘記剛才的事。只是今晚的危機,尚未度過。消夜快結束時,有人提議唱歌。在眾女士互相推讓中,自告奮勇者出現了。這本會讓伊莉莎白覺得是件好事,可惜這位勇敢者是她妹妹。只見瑪莉站了起來,在大家歡呼聲中,走到台前。伊莉莎白不斷以眼神和手勢,暗示妹妹千萬不要赴湯蹈火,但瑪莉根本看不懂她的暗示。完了!又要被凌遲一遍了,伊莉莎白沮喪極了。瑪莉的聲音薄弱,舉止做作,本不適合這種大庭廣眾的表演。但她唱完一首,接受眾人的掌聲後,在一些人的鼓噪下,便又開始她的第二首。

難道她想唱一整晚嗎?伊莉莎白望向賓利姐妹,正如她所料,兩人都露出嘲弄的笑容,且不時搖頭,還相互低語,有如在看一場鬧劇。達西呢?她瞄了他一眼,他的表情依然深沉嚴肅。伊莉莎白望向珍,想尋求求助。只是她正與賓利卿卿我我,愉快地聊著,兩人似已進入陶醉忘我的境界。怎麼辦呢?伊莉莎白注視她父親,班奈特立即收到訊息,於是在瑪莉唱完第二首後,他立刻大聲說,“我的孩子,你唱得實在太棒了!但你已提供我們夠久的娛樂了,現在該讓其他女士表現一下吧!”意猶未盡的瑪莉,雖仍想繼續一展歌喉,畢竟難得有這麼多聽眾,但被父親這麼當眾大喊,即使不情願,也不得不訕訕地下台。伊莉莎白覺得父親這番自以為是的幽默,卻語帶諷刺,只會讓眾人覺得,連做父親的,也都認為女兒是個笑料。特別是達西跟賓利姐妹,將更在心裡嘲笑瑪莉。她為自己家人一再出醜,感到相當難過。她祈禱悲劇到此落幕。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W1RM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9/21 下午 05:21:56

2003/10/20起第 509755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