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五十六)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4/8 上午 11:32:14

156 咆哮山莊(二十八)

“調解法案”通過後,內戰便結束了嗎?當然不會,反而更進一步分裂英格蘭王國。對與瑪格麗特王后結盟的蘭開斯特家族而言,這法案百分之百無法忍受,只好武力解決了。隨後他們在英格蘭北方,組織一支龐大的軍隊。約克公爵理查惟恐第三次失去政府控制權,倉促率部隊向北前進,準備鎮壓叛亂並逮捕王后。14601221,他抵達在約克郡西部韋克菲爾德(Wakefield)的桑德爾城堡(Sandal Castle)1230日,他的一支搜糧隊,遭到第三代薩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Henry Beaufort3rd Duke of Somerset1436-1464)等人之攻擊。這位第二代薩默塞特公爵埃德蒙博福特之子,為瑪格麗特博福特夫人的堂兄(兩人的父親為兄弟),按輩分則為亨利六世的堂弟,3人皆為岡特的約翰之曾孫。

1455522日的“第一次聖奧爾本斯戰役”,當時19歲的亨利博福特身負重傷。奄奄一息時,幸好有人救走他。但他父親便沒那麼幸運,在大街上被亂劍砍死。如今亨利博福特要為他父親報仇了。桑德爾城堡始建於1107年,是座大型石製的堅固要塞,且居高臨下、易守難攻。約克公爵理查的兵力其實跟對方相差太多,理應守在城堡內等待援軍。但他卻決定正面迎擊,不願被後生小子看。將來我們會看到,他的次子馬奇伯爵愛德華,乃信守“打不過,逃”,跟他完全不一樣。結果才一出城堡,約克公爵理查就被團團圍住。寡不敵眾,眼見局勢無望,他要三子拉特蘭伯爵埃德蒙趕快逃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是沒逃多遠便被逮了。有人認為該追究的是他父親,沒必要殺這位才17歲的男孩,但一位父親在“第一次聖奧爾本斯戰役”被殺的男爵,拔出匕首,對他說“你父親殺了我父親”。血債血還,父債子還,這位少年當下為他父親的罪孽而死。

約克公爵理查的人生也到了盡頭,激戰1小時後,他被俘虜了。他的頭盔被摘掉,士兵做了一頂粗糙的紙王冠,戴在他頭上。你喜歡王冠,就給你一頂。他被押著遊行,沿途士兵嘲弄辱罵他。為了他的野心,不知死了多少人,他的敵人對他痛恨無比。不拖延,遊行一結束,他立即被斬首,與他三子同死於14601230日,尚差1天“調解法案”公布才滿兩個月。這個法案,看來無調解之能了。瑪格麗特王后下令將他的首級高高懸掛,紙王冠則一直戴著。此戰約克黨人慘遭殺害的不少,像約克公爵理查的長期盟友,第五代索爾茲伯里伯爵理查內維爾(沃里克伯爵之父),及其次子湯瑪斯內維爾爵士(Sir Thomas Neville1429-1460),也被公開處決。

愛德華三世的幾個兒子間,其實並無不睦。不知他的曾孫約克公爵理查,臨死前,對為了爭奪王位,死傷無數,連自己的一條命也賠上,卻只贏得一頂紙王冠,或者說空王冠(Hollow Crown),是否感到懊惱?說不定約克公爵理查仍堅持,這完全要怪他的堂叔亨利四世先搶了王位。

瑪格麗特王后與蘭開斯特家族,戰勝了他們的首要敵人。但鬥爭尚未結束,因國王仍在瓦立克伯爵及馬奇伯爵手中。而雖有人報仇了,卻又有人等著報新仇。今後蘭開斯特黨與約克黨將更加仇恨彼此,下一場戰鬥等著他們。

馬奇伯爵愛德華原本是次子,但因他哥哥早夭,從小他便被視為長子。父親約克公爵理查死於敵人之手後,才18歲的他,立刻擔起家族掌門人的重責。146122日,在威格莫爾城堡(Wigmore castle,靠近威爾斯,在赫里福德郡(Herefordshire))附近,馬奇伯爵愛德華的部隊,與彭布羅克伯爵賈斯珀都鐸(陣容裡還有他父親歐文都鐸)的部隊交鋒,他很快便獲勝。賈斯珀都鐸等人迅速逃離,但已過了耳順之年的歐文都鐸被俘了,且當天便被斬首。臨死前,他或許會回憶起他的妻子,那位高貴的法蘭西公主及英格蘭太后凱瑟琳,居然願意嫁給他這個卑微的威爾斯人,且跟他生兒育女。真是奇異恩典!而馬奇伯爵愛德華,過去籠罩在他父親巨大的身影下,1個月又3天前,父親因戰敗被殺,他才開始領軍。這場勝利,讓初試啼聲的他揚名立萬,其英勇事跡,快速遠播四方。

蘭開斯特黨尚未遭到致命性的失敗,瑪格麗特王后繼續調集她的盟友。半個月後,1461217日,兩軍第二度在聖奧爾本斯相遇,這便是“第二次聖奧爾本斯戰役”。14555月的第一次戰役,僅是小規模,這次卻是一驚天動地的大戰。約克軍由沃里克伯爵率領,雙方部隊都有幾萬人。激戰後,蘭開斯特陣營大獲全勝。約克家族的部隊逃離時,留下了亨利六世。他在一棵樹下被找到,安然無恙,根本搞不清楚那些打打殺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接著蘭開斯特陣營當然向倫敦前進。只是倫敦城向瑪格麗特王后說“不”,市民不但拒絕她的部隊進入城內,連糧草都不願給,可見王后極不得倫敦人的心。倫敦一直是約克黨的堅定支持者。蘭開斯特軍自北方南下時,一路燒殺搶掠,讓倫敦人寧可站在落敗的約克黨人那邊。迫不得已,王后只能帶著丈夫及兒子,返回北方。

沃里克伯爵從“第二次聖奧爾本斯戰役”失敗逃走後,與馬奇伯爵愛德華會合。由於已未能掌握亨利六世,他們對政府控制權的合法性,也就隨之失去。那該如何是好?危機就是轉機,他們做出一驚人,卻被認為是高招的決定。因約克公爵理查已死,依據“調解法案”,馬奇伯爵愛德華現在是王儲。而既然忠於亨利六世的軍隊,在韋克菲爾德戰役中,殺死原本是王儲的約克公爵理查,那馬奇伯爵愛德華便可主張,雙方的友好協議已被撕毀。如此一來,他何須等亨利六世去世,才能要回屬於他的王位?

“聖經”“馬太福音”的第7章第12節,“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So in everything, do to others what you would have them to do to you, for this sums up the Law and the Prophets)。此即所謂“黃金律”(golden law,或golden rule)。約克黨人本來即認為,依血統他們便該擁有王位,是因亨利六世已在位了,他們才相忍為國,願意暫時退讓,耐心等他當完。如今你們先不仁,就莫怪我們不義。於是依“黃金律”,逕自拿回自己的王位即可。“聖經”運用之妙,存乎一心。馬奇伯爵愛德華遂於146134日登基,即愛德華四世,為英格蘭及法蘭西國王,與愛爾蘭領主,開啟了約克王朝(House of York)。但他要待擊潰蘭開斯特家族後才加冕。

瑪格麗特王后在北方招募軍隊,她獲得蘇格蘭的支持。愛德華四世也在南方動員,他下令“16歲至60歲的男子,攜帶武器來侍奉國王”,共同討伐“那個自稱亨利六世的人”。在登基3個多星期後,1461329日,兩支大軍在北約克郡的陶頓(Towton)擺開陣勢。此“陶頓戰役”(Battle of Towton),不但是玫瑰戰爭中,甚至是英格蘭史上,一場死傷最慘重的戰役。雙方各投入將近5萬名兵士,於暴風雪中戰鬥了數小時,估計有超過2.8萬人於戰役中喪生,斷手、斷腳、瞎眼,及毀容等,各種殘障的,更不知有多少。愛德華四世率領的約克軍獲得勝利,蘭開斯特家族的勢力幾乎全瓦解了。愛德華四世找到他父親及弟弟等人已腐爛的頭顱。如今被高掛著的,換成遭斬首的蘭開斯特貴族之頭顱了。過去英格蘭人只有在法蘭西戰場,才會大量死亡,乃為國捐軀。如今卻在本土,自己人彼此屠殺,不知為何而戰?

愛德華四世在北方待了1個多月,繼續掃蕩殘敵,沒有窮寇莫追這回事。直到當年(1461)5月,他才凱旋南歸。如今他不僅透過血統來主張王位,更在戰場上用鮮血證明自己的地位。加冕典禮於1461628日倫敦舉行,加冕是必要的,君主的登基,須得到上帝的確認,當時人民相信這一套。父親未完成的夢想,終於被19歲的愛德華四世實現了。他成為金雀花王朝的第十三位,及約克王朝的第一位國王。約克王朝與蘭開斯特王朝一樣,皆為金雀花王朝之一分支。局勢發展至此,黯然神傷的瑪格麗特王后,只好帶著亨利六世及愛德華王子前往蘇格蘭。

愛德華四世統治期間,初期在北方他沒有取得完全的控制。有幾個城堡仍被蘭開斯特黨人佔據數年,他也遭到幾次叛變。如1463年春天,在蘇格蘭國王詹姆斯三世(James III,約1451-14881460-1488年在位)及法蘭西國王路易十一(Louis XI1423-14831461-1483年在位,瑪格麗特王后的姑丈查理七世之子)之支持下,瑪格麗特王后從蘇格蘭向英格蘭北方,發動海陸並進的入侵,但被打退。瑪格麗特王后與愛德華王子,在隨後將近10年,不得不流亡歐洲大陸。亨利六世則留在蘇格蘭。直到1468年,北方才大致被平定。至於已被廢黜的亨利六世,則於1465年被捕,囚於倫敦塔,但受到相當的優待。

亨利六世的同父異母弟弟彭布羅克伯爵賈斯珀都鐸,爵位被愛德華四世剝奪。他對蘭開斯特家族一直忠心,穿梭英吉利海峽兩岸,為瑪格麗特王后尋求支援。因路易十一是瑪格麗特王后的表弟,且法蘭西一向樂意支持反對英格蘭的力量,像蘇格蘭對抗英格蘭,也常有法蘭西相助。但最終幾乎不再有希望了。因146310月,愛德華四世與法蘭西達成協議,路易十一不得參與蘭開斯特黨人反抗他的陰謀。當下就如“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於是一群“義不食英粟,隱於法蘭西”,死硬的蘭開斯特黨人,便與王后過著拮据的流亡生活,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返鄉。瑪格麗特王后的父親,雖不太富有,但那時仍是安茹公爵,或許能給她一些財務上的支援。

造王者沃里克伯爵,除了助愛德華四世登基,也助他平定之後的內亂,居功厥偉。愛德華四世也極力回報他,將許多從蘭開斯特黨人奪來的領地及官職,都獎賞沃里克伯爵。他成為英格蘭僅次於國王的軍事領導人,且是全國最富裕及最顯赫的貴族。他的內維爾家族,自然也雞犬升天,個個分配到重要職務。其他新舊支持愛德華四世的貴族,也都分得好處。有如今日的政黨輪替後,空出許多職務及利益,新政權的支持者,將吃香喝辣,享用不盡。但1464年,突然冒出一新家族,儘管他們的出身相當卑微,但很快地位便超越其他所有家族。如此一來,原本皆大歡喜的生態,便被打破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N68J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7/13 上午 11:39:35

2003/10/20起第 4974942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