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六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6/6 下午 04:08:36

168 咆哮山莊(四十)

1396年,在第二任妻子過世約兩年後,“有情有義”之岡特的約翰,將他已持續二十多年的情婦凱瑟琳斯威福德扶正。之後,兩人的4(31)私生子女,於理查二世在位期間(1377-1399),都被合法化。1399年,岡特的約翰之長子,憑藉武力罷黜理查二世,成為亨利四世後,為“安定政局”,限制那3個異母弟弟及其子孫,皆無英格蘭的王位繼承權。豈料3個私生子中之老大,即第一代薩默塞特伯爵約翰博福特,其外曾孫亨利都鐸,卻於1485年登上王位,成為亨利七世。亨利四世的規定,被視若無物了!可見即使當到國王,也不必以為權力可大到在自己百年後,仍能有效發威。甚至,即使在亨利七世加冕時,並無任何人,包括被他推翻的約克王朝之“遺老”,拿出八十多年前,亨利四世的規定來質疑。就算有人在心中嘀咕,經過30年的內戰,也累到不想說了。

當年約克公爵理查,僅因以愛德華三世的後裔而言,約克家族源自三子及五子,而亨利四世的蘭開斯特家族源自四子,約克家族完勝,便挑剔亨利四世的血統不夠純正。此不服導致1455年“玫瑰戰爭”之爆發,後來由他兒子愛德華四世奪得王位,結束蘭開斯特家族六十餘年的統治。

若真要講血統,亨利七世的血統,離王位才叫遠得很:他的父親及外曾祖父,原本都是私生子,只是後來都被合法化。結果呢?約克王朝由1461-1485(中間還斷了幾個月),先是愛德華四世,再來是超短的愛德華五世,然後理查三世也才兩年多,整個王朝歷時不過短短的24年。反觀自1485年亨利七世起,至當今的伊莉莎白二世,5百多年來,所有英國君主(由英格蘭至聯合王國),皆為亨利七世及其伊莉莎白王后之後裔,因而皆為岡特的約翰與凱瑟琳斯威福德之後裔,也皆為歐文都鐸與凱瑟琳王后之後裔。又,由於從都鐸王朝起,5百多年來,所有英國君主,皆為亨利七世的王后伊莉莎白之後裔,因此也皆為愛德華四世及其父親約克公爵理查之後裔。這位將命送掉,都沒爭到王位的公爵,沾了他孫女婿亨利七世的光,應可滿意了。說不定還會覺得引發“玫瑰戰爭”是值得的。

英國王位傳承極注重血統,過去這5百多年的國王,血統既然都可追溯到岡特的約翰,因此亦源自其父親愛德華三世。若繼續往上追溯,可到亨利二世,以及往上亨利二世的父親法蘭西安茹伯爵若弗魯瓦五世,喜歡在帽沿別上一朵金雀花那位;以及母系的征服者威廉。若再追溯,至少再往上1百多年,父系及母系皆有記錄可查,都是法蘭西貴族。簡單講,自1066年威廉征服以來,英國歷任君主(包括篡位者)皆為血親。現今君主的血統,可自1千多年前延續至今,如此源遠流長,實在不容易。

附帶一提,由於母親瑪格麗特博福特的關係,亨利七世也有金雀花血統。但王朝的區分,乃依父系血統。所以蘭開斯特王朝及約克王朝,皆屬金雀花王朝之旁系,亦可列入金雀花王朝,但都鐸王朝就不屬金雀花王朝了。

“博斯沃斯戰役”後,理查三世的屍體,沒有棺木也沒有裹屍布,被草草下葬在萊斯特的灰衣修士教堂。此教堂在1538年,因羅馬教會鬧翻,亨利八世頒布解散修道院的法令後,被夷為平地。之後理查三世的遺體,便下落不明。這位死於戰場的英勇國王,都鐸王朝以貶低他為樂,對此自然毫不在意。

春去秋來,秋去春來,5百多年過去了。20129月,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的考古研究小組,於萊斯特一停車場下挖掘遺址時,在原為一古代教堂的墓園處,發現一副骸骨。骨質考古學家研判,這副骸骨來自一名約30歲的男子,有嚴重脊椎側彎。而且,這副骸骨身上有十處傷口,包括頭骨被刀削去一部分,另一處刀傷砍穿頭顱,此為致命傷,又脊椎骨間發現一個箭頭穿刺。由埋屍地點、死亡年齡、脊椎側彎,及骸骨上的傷口,皆與歷史記載裡,關於理查三世死亡時(1個多月便滿33)的情況,大致相同,遂引起該考古研究小組的好奇。

經碳-14同位素定年法(carbon-14 dating),判定死亡時間,約在1455-1540年間。而理查三世死於1485822日,正好落在此區間。值得做DNA比對了!2014211日,萊斯特大學宣布,經由母系(matrilineal)的血緣追蹤,與理查三世之大姐約克的安妮(Anne of York1439-1476)之第17代外甥,住在加拿大的木匠麥可易卜生(Michael Ibsen1957-,他母親喬伊易卜生(Joy Ibsen),於二次世界大戰後移居加拿大),進行全基因組測序(Whole genome sequencing),其線粒體(mitochondrial)DNA(脱氧核醣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之縮寫),證實這副骸骨為理查三世的。理查三世遂成為首位已知身分的數百年前的歷史人物,對其基因組進行測序。

為什麼特別找喬伊易卜生(2008年去世),這位約克的安妮之第16代外甥女的兒子來比對呢?英國歷史學家約翰阿什當-希爾(John Ashdown-Hill1949-2018),他的研究主要是在約克王朝及理查三世方面。2003年,他受比利時學者之委託,尋找理查三世和他的兄弟姐妹共享的線粒體DNA序列。此因理查三世的姐姐約克的瑪格麗特,1468年嫁給外號魯莽查理的勃艮第公爵查理,成為他的第三任妻子,她去世後被埋葬在她的宮廷所在地,今日比利時的梅赫倫(Mechelen,位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Bruxelles)東北約22公里處)。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追溯出約克的瑪格麗特之所有女性後裔。2005年,他宣布發現理查三世及其兄弟姐妹的線粒體DNA序列。那時便已追到喬伊易卜生,但她於2008過世了,所以2012年找他兒子來比對。

當初約翰阿什當-希爾在進行有關理查三世的線粒體DNA序列之研究時,應只想到這是一項純學術的研究。但有如鑑定莎士比亞的詩(見黃文璋(2006)“莎士比亞新詩真偽之鑑定”一文),他原本應沒想到,理查三世的遺骸居然有出土的一日,讓其研究獲得實用的機會。約翰阿什當-希爾是有心人,花了3年,才成功說服萊斯特當局,著手搜尋理查三世的遺骸,且相當精準地預測屍骨所在的區域。對理查三世遺骸之出土,貢獻極大。

領導這項研究的學者,英國萊斯特大學遺傳學教授托里金(Turi E. King1969-)指出,骸骨主人為理察三世的機率,高達99.999%。另外,擁有一雙藍眼睛之機率為0.96,擁有一頭金髮之機率為0.77(過去的記載,描述理查三世為黑(或褐)色頭髮、鐵灰色眼睛)。他們的研究成果,於2014122日,在“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刊登,論文題目為“Identification of the remains of King Richard III”。

這副5百多年前,被棄之如敝屣的遺骸出土後,理查三世之出生地約克,及埋骨處萊斯特,為爭取成為其安息地而大打官司。最後法官判決萊斯特勝訴,法官並力勸雙方庭外和解,“以避免打玫瑰戰爭的下半場(to avoid embarking on the Wars of the Roses, Part Two)2015326日,理查三世的骸骨,放進他木匠外甥麥可易卜生,特地為他打造的棺木裡,由馬車拉著靈柩從萊斯特大學出發,前往他當年的戰死地點,現已是熱鬧的市區了。民眾穿上古代的軍服及鎧甲,並鳴放21響禮砲致意,這是今日對元首的最高禮節。沿途群眾帶著象徵他出身家族的白玫瑰相送,最後在萊斯特大教堂停靈,棺木上放了他當年王冠的復刻版,讓民眾瞻仰。

雖證實骸骨為理查三世的,之前有些對理查三世的描述,便被現代學者所質疑。例如,理查三世在都鐸王朝時代文人的筆下,常被描寫成肢障者:手臂萎縮、跛腳且駝背,不要說在當時,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在小說或戲劇裡,這樣的形象,一般被用來代表邪惡人物。這些有關理查三世身體缺陷傳聞之來源,可能是亨利八世時,湯瑪斯摩爾的“理查三世傳”所留下來的史料。而莎士比亞依該書,在其“理查三世”(Richard III)劇作中,對理查三世給出此形象,應是為了令人印象更深刻。而長久以來,劇作早被許多人當作歷史了。從理查三世的遺骸,可發現他確實有嚴重的脊椎側彎,但手臂並沒有萎縮。其實,如果他的身體真如莎士比亞描述的手、腳及背,都那麼不堪,恐怕無法在戰場上衝鋒陷陣了。

70年前,1951年,約瑟芬鐵伊的“時間的女兒”一書中,藉一警探之紙上辦案,推翻了過去對理查三世殺姪的指控,這是道德方面的澄清。2012年考古的發現,又推翻了長期對理查三世外貌之醜化,這是形象方面的澄清。約4百年前,與莎士比亞差不多同時代的學者,法蘭西斯培根曾說,“真相是時間的女兒,而非屬於當權者”。此理名言,在理查三世身上,得到印證。事實上,早在理查三世遺骸出現的61年前,在“時間的女兒”裡,就已紙上談兵地“考證”出,理查三世的駝背及萎縮的手臂,皆為虛構,且他的外觀並無任何明顯的畸形處,僅左肩較右肩低。

約瑟芬鐵伊在她的書中,給出英國史上,包括幾個理查三世在內,時間生出“畸形兒”(表以訛傳訛)的例子。作者以東尼潘帝(Tonypandy),來泛指被過度誇大、炒作,甚至扭曲或變造的歷史事件。書中每遇這種事件,作者常以“又是東尼潘帝”來表示。東尼潘帝為南威爾斯之一小鎮,曾以盛產煤馳名英國。但此鎮今日最讓人知的,是為1910年之“東尼潘帝暴動”(Tonypandy riots)的發生地。書裡寫著,當地礦工為爭取權益而罷工,後來傳說,那時擔任英國內政部長的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1874-1965),派遣軍隊血腥鎮壓。從口耳相傳到文字記載,此地遂成為南威爾斯人傷痛仇恨之象徵。但真相是,當時派去維持秩序的,乃倫敦一批紀律嚴明的警察,除了身上的雨衣外,他們手無寸鐵。至於所謂的血腥,只有現場幾個人稍流些血而已。然而邱吉爾卻為了這次“史無前例的干預”,在下議院被狠狠地責難。

事實上,畸形兒或東尼潘帝,都可能是時間較易生出的。真相呢?時間生出的真相,有時仍有些隱晦,往往得仰賴有心人去掀開其遮蔽。而只要時間夠久,掀開便成為可能。“聖經”“路加福音”(Luke)的第8章第17節也說,“因為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被人知道的。”其中也有真相最終總會顯現出來的意思。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803W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7/13 上午 11:39:35

2003/10/20起第 4974956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