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七十七)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7/22 上午 11:32:31

177 咆哮山莊(四十九)

1543年,英格蘭國會通過“第三部王位繼承法”。由於兩人的母親與父親之婚姻,先後被宣布為無效,瑪麗及伊莉莎白兩位異母公主,被貶為私生女已有多年。如今來個大翻身,居然有王位繼承權了。原本極排斥由女兒繼承王位的亨利八世,在他最後一任王后凱瑟琳帕爾之勸說下,願意突破英格蘭傳統的王位繼承原則,亨利八世可說創舉不少。但這部繼承法,是否就保證英格蘭今後會有女君主?倒也未必。一方面兩位公主的繼承順序,排在她們的弟弟愛德華之後,若她們皆較愛德華早死,當然便無法繼承王位了;另一方面,一旦愛德華結婚並生子,兩位公主的繼承順序,便得後移,最後沒機會繼承並非不可能。繼承順序往往是浮動的。

為因應可能發生的變化,前述繼承法,並授權亨利八世可更改繼承順序。1547年亨利八世駕崩,在遺囑中,他再度確認3個孩子的繼承權。而為了周全,他增加一條,若他們3人皆未留下後代,則王位將傳至他妹妹瑪麗都鐸(已於1533年過世)包括珍格雷在內的後代。不知什麼原因,亨利八世跳過瑪麗都鐸的長女法蘭西絲格雷(珍格雷的母親)。另外,也跳過他嫁入蘇格蘭王室的姐姐瑪格麗特都鐸(已於1541年過世)之後代。這應是防止英格蘭王位,不至於落到蘇格蘭人手中,英格蘭議會早在1431年,便通過法案,禁止外國人在英格蘭繼承遺產。

信仰新教的愛德華六世,未能活到步入婚姻的殿堂。那他姐姐瑪麗公主是否有機會了?沒那麼順利。15532月,才15歲,他獲知自己已被死神盯上,就開始安排後事。有件事他一直掛在心上。由於沒有子嗣,身為英格蘭首位真正信奉新教的君主,且自認已為英格蘭國教會奠定下基礎,他不願王位落入他的推定繼承人,即信奉舊教的大姐瑪麗手中,因此決定剝奪其繼承權。信仰新教的二姐伊莉莎白受到牽連,繼承權也一併被取消。在當年初草擬的遺囑“我的繼承設計”(My devise for the Succession)中,愛德華六世將王位繼承權,限制在表姐法蘭西絲格雷及其女兒的男性後代(但當時不存在,因法蘭西絲格雷並無兒子,而她的3個女兒皆仍未婚)。由於前述“設計”不可行,約在當年6月,愛德華六世在遺囑中,指定珍格雷,及其男性後裔為他的王位繼承人。

愛德華六世之所以選擇珍格雷為繼承人,乃因她是一位虔誠的新教徒,如此英格蘭國教會將會繼續獲得支持。而這決定,很可能是當時的攝政王,即諾森伯蘭公爵所煽動(instigated)。由此大致可以了解,珍格雷的母親法蘭西絲格雷,何以未促使女兒成為王后。因她們家與宮廷那麼熟稔,愛德華六世的身體狀況,她不會不清楚,沒必要讓女兒一下子便成為前王后。不嫁國王要嫁誰呢?525日,珍格雷與攝政王的兒子吉爾福德達德利勛爵成親。

結為親家後,攝政王即發揮其影響力,使國王在6月時所立的遺囑中,指定珍格雷為王位繼承人。還有什麼其他方法,能讓兩家獲得更大的政治利益呢?原來攝政王是如此“公忠體國”的!我們說過,似3百多年前,亨利三世幼年登基時的威廉馬歇爾,那種赤膽忠心、一心為國為民的攝政王,早已不再有了。

只是愛德華六世不遵守他父親的遺囑,那他自己的遺囑,會被遵守嗎?在愛德華六世親自督導下,他的遺囑於621日發布,其上有102位顯貴的簽名。其中包括整個樞密院(Privy Council)的成員、主教、法官、倫敦市議員,及一些相關人員。愛德華六世並表示,他的“宣言”(declaration,指王位由珍格雷繼承等),將在當年9月召開的議會通過,必要的詔書(writs)也已準備好了。這麼周詳,應萬無一失了吧!愛德華六世將可安心地回到天父的懷抱。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半個月後,155376日,愛德華六世便溘然謝世了。消息壓了3天,79日,珍格雷被告知她已是女王了。根據她後來的說法,她是“勉為其難地接受王冠”(accepted the crown only with reluctance)

710日,珍格雷安全地住進倫敦塔,正式即位為英格蘭、法蘭西及愛爾蘭女王。自登基後至加冕前,英格蘭君主常就被暫時安置在倫敦塔。對於諾森伯蘭公爵的建議,任命她丈夫達德利勛爵為國王(1百多年後,英格蘭的確有“威廉和瑪麗”(William and Mary)的夫妻共治),珍格雷拒絕了,她認為那需要議會通過,她只同意讓丈夫成為克拉倫斯公爵(Duke of Clarence)。此一方面顯示,才16歲的珍格雷並不任人擺佈;另一方面顯示,她願遵守體制。當時局勢波譎雲詭,珍格雷很快便將後悔被推上火線。

雖說珍格雷成為女王,乃是遵行愛德華六世的遺囑,但當時仍是攝政王的諾森伯蘭公爵,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畢竟這攸關王位繼承,而推翻“第三部王位繼承法”,並未經議會通過。當務之急是,儘快控制瑪麗公主,以鞏固他的權力,並防局勢有變。37歲的瑪麗公主也非省油的燈,在一確定她弟弟愛德華國王已死後,她便立即離開漢斯頓(Hunsdon,位於赫特福德郡之一小鎮)的住所,前往東英吉利(East Anglia,對東英格蘭一個傳統地區之稱呼,至少包括諾福克及薩福克(Suffolk)等郡)。她的支持者,已在那裡開始集結。714日,諾森伯蘭公爵率軍隊從倫敦出發,前往逮捕瑪麗公主。

諾森伯蘭公爵萬萬沒想到,在他離開期間,樞密院便改變效忠對象,於719日,在倫敦宣布瑪麗為女王。民眾歡欣鼓舞地支持,他們樂見凱瑟琳王后的女兒出頭。那時他們自然不知,很快就會後悔。不論任何時代,對任何領導者,皆不抱期代,方屬明智。獲報樞密院倒戈的諾森伯蘭公爵,知道大勢已去,選擇投降。英格蘭歷史上,這類事件已發生多次:在愛德華六世的遺囑上簽名,如同對著聖經發誓,均毫無約束力。

1553710日至718日,珍格雷共在位9天,這位“九日女王”,對於王冠,既然感到勉為其難,那就不該接受。因王位一旦接受,是難以瀟灑走一回的。719日,珍格雷被囚禁在倫敦塔男獄卒的住所(Gentleman Gaoler’s house)中,她丈夫則被關押在博尚塔(Beauchamp Tower)中。822日,始作俑者諾森伯蘭公爵,則毫無意外地被處決。9月,議會宣布瑪麗為王位的合法繼承人,並譴責珍格雷的篡位。

經審判後,珍格雷、她丈夫,及一些參與讓她登上女王寶座的貴族,皆因叛國罪被判死刑。基於與珍格雷的母親法蘭西絲格雷年少時之情誼,瑪麗一世原有意饒過她一命,因而一直未處死她及丈夫。1554年初,一群新教徒叛亂,其中包括珍格雷的父親,第一代薩福克公爵亨利格雷(Henry Grey1st Duke of Suffolk1517-1554)。這一來就葬送了珍格雷及丈夫的性命,儘管他們夫婦對此叛亂一無所知,但瑪麗一世理解到,留著他們將是禍源。死刑最初訂在155429日,但後來推遲3天。瑪麗一世派她的牧師(chaplain)約翰費克納姆(John Feckenham1515-1584)去遊說珍格雷改信天主教,以“挽救她的靈魂”(to save her soul)

改回信舊教,何以靈魂便能得救?為何信新教為何就不行?更何況自己的靈魂,豈需他人來救?珍格雷原本對約翰費克納姆的企圖嗤之以鼻,但後來兩人卻成為朋友,她並允許約翰費克納姆陪伴她,直到她上斷頭台。

1554212日,先是丈夫吉爾福德達德利被處死,接著輪到珍格雷被帶到刑場。登上斷頭台後,她發表一番談話,其中並以英語朗誦“聖經”“詩篇”(Psalm)的第51章,“神阿,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Have mercy upon me, O God, according to your unfailing love; according to your great compassion blot out my transgressions. Wash away all my iniquity and cleanse me from my sin。…”。她死前的最後一句話為,“父阿!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Father, into your hands I commit my spirit),乃引自“聖經”“路加福音”的第23章第46節。耶穌臨終前,大聲喊著說了這話,氣就斷了。

珍格雷被處決11天後,223日,她父親也上了斷頭台。至於她母親法蘭西絲格雷,則被瑪麗一世赦免。由於丈夫叛變,財產被沒收,而法蘭西絲格雷自己並無財產,卻尚有凱瑟琳格雷(Katherine Grey1540-1568)及瑪麗格雷(Mary Grey1545-1578),兩個年幼的女兒要撫養。經她乞求後,女王可能歸還她部分財產,但日子仍過得很拮据。女王讓她及兩個年女兒住在宮廷,表面上看起來,她極受女王的寵愛,實則是就近看管。畢竟依亨利八世的遺囑,她的兩個女兒,亦有王位繼承權。

雖有機會再嫁給貴族,但法蘭西絲格雷,這位亨利七世的外孫女,母親曾是法蘭西王后,歷經“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如今她只想低調過日子。155531日,她下嫁給曾是她家掌馬官(Master of the Horse)的阿德里安斯托克斯(Adrian Stokes1519-1586)。掌馬官?為何從天上落下凡間?這是一安全的婚姻,因所生的子女,都不可能去爭奪王位。第二次婚姻,她生出12女,但不是死胎就是早夭,無一存活。

法蘭西絲格雷於15591120日過世,結束她一生精彩又驚險的42年。她被安葬在西敏寺,並由她二女兒凱瑟琳擔任首席送葬者。死後4年,她丈夫為她在棺木上加一她的雕像(至今依然存在)。拉丁文墓誌銘的英文意思為:

Nor grace, nor splendour, nor a royal name. (沒有恩典、沒有輝煌,更沒有王室的頭銜。)

Nor widespread fame can aught avail. (名聲再大也沒用了。)

All, all have vanished here. (在這裡一切都灰飛煙滅。)

True worth alone Survives the funeral pyre and silent tomb. (在葬禮和寂靜的墓地,惟真有價值的能倖存。)

南宋詞人辛棄疾(1140-1207)在那首“摸魚兒”詞中有句,“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王位?真值得以性命為賭注去爭奪嗎?最後不過是塵土罷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U5P3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0/8/3 下午 04:28:39

2003/10/20起第 5007824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