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九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1/4 下午 05:32:27

198 咆哮山莊(七十)

1801年,洛克伍德(Rockwood)先生搬進他承租的畫眉田莊(Thrushcross Grange)。由於尚未見過房東,稍安頓好後,他以為基於禮貌,該去拜訪房東,彼此互相認識一番。於是他騎著馬,前往房東住的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抵達後,看到有一男士站在花園的柵門附近,他判斷這位就是房東,即山莊主人希斯克里夫(Heathcliff)先生。他上前說明來意,然後說,“希望我執意租下畫眉田莊,不會給你造成太多的不便,我昨天聽說,你對出租有些…。”還沒講完,便被希斯克里夫打斷了,他打開柵門,霸氣地說“不必擔憂,畫眉田莊是我的,只要我能阻止,就絕不會允許任何人給我帶來不便。進來吧!”洛克伍德本是想感謝希斯克利夫願意將房子租給他,豈料希斯克里夫一點都不領情,且粗魯地回應。所以,雖才是初次見面,洛克伍德便覺得此人應不太好相處。

進入花園後,希斯克里夫向屋內大聲呼喚,“約瑟夫(Joseph),先將訪客洛克伍德先生的馬牽走,然後拿點酒來。”兩件事吩咐同一個人做,再加上一眼望去,花園顯得相當荒蕪,看起來很久沒整理了,洛克伍德心想,難道這麼大的一個莊園,只有一個僕人可使喚嗎?只見約瑟夫慢條斯理地出來,嘀嘀咕咕地將馬牽走。他年紀應已很大了,但倒還健朗。在跨進門檻前,洛克伍德發現門旁的牆上,刻了些字及圖案。其中有個數字1500,這極可能是年分,說不定是這棟房子建造完成的年代。另外還有哈里頓恩蕭(Hareton Earnshaw),這似乎是個名字。他當下本想請教主人,有關這座大宅的歷史。但看主人停下來等著他,對他不趕快進去,只在那邊東張西望,似乎已相當不耐煩了,只好閉嘴不問了。

洛克伍德仔細觀察希斯克里夫。先從外貌上,看出他是個吉普賽人。衣著及舉止,顯示他是個紳士,但缺乏城裡人那種斯文氣。若以鄉紳稱之,應蠻適合。他長相不錯,英俊挺拔,但皮膚黝黑,而且不修邊幅到接近邋遢的地步。應有不少人,會以為他根本缺乏教養,且帶著幾分傲慢無禮。不過洛克伍德卻不由得對他感到同情,因他顯得有些憂鬱。洛克伍德判斷,他之所以待人冷淡,乃因厭煩矯揉造作,對與人相處,必須維持表面上的虛假禮貌,早已失去興趣。禮豈為我輩設耶?既然如此,他遂乾脆隱藏自己的情感,與誰都保持距離,不讓人靠近他、了解他,或喜歡他。而這很可能就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之故。既然他對任何事物都覺得索然無味,乾脆退回自己的城堡,關起與外界溝通的管道。洛克伍德想,對這座沒什麼生氣的咆哮山莊,他應是不知多久以來的首位訪客。他憑直覺猜想,這位看起來冷淡的主人,應不排斥與他交朋友。

坐定後,洛克伍德發現客廳裡共有大小6隻狗,他想撫摸那隻母狗。對主人的寵物友善,應屬作客之道吧!結果他友誼的手才剛伸出,卻差點被含進狗嘴裡,他趕緊將手縮回。主人要他別逗弄狗,說那些狗並不是當寵物養的,牠們不習慣與生人親近。見他吩咐的酒一直沒來,希斯克里夫喊道,“約瑟夫!”地下室傳來模糊不清的聲音,卻不像立即會上來的樣子。於是希斯克里起身往地下室走,邊走且邊抱怨那位辦事不力的僕人。現在客廳只餘洛克伍德一人,母狗及兩隻護羊狗,這3隻較大的狗一直盯著他這位陌生人,他朝牠們做個鬼臉,不料居然激怒了母狗,朝他撲了過去,他猛然推開牠,迅即拉張椅子過來擋著自己。這下可好,其他5隻大小狗,也一併衝了過來。他一面又擋又踢,一面大聲求救,狼狽極了。

這時洛克伍德聽到地下室有動靜了,傳來緩慢爬樓梯的聲音。“天啊!我都快被狗咬死了!情況危急,這兩個人怎麼還能如此沉著啊!要等著替我收屍嗎?”洛克伍德相當不滿。這時只見廚房裡衝出一個魁梧的女人,一面揮舞著鍋鏟驅趕,一面大聲斥責。那幾隻欺善怕惡的狗,立即安靜下來,一隻一隻優雅地離開,風暴奇蹟式地平息了。等主人終於出現時,洛克伍德雖心有餘悸,表面上卻顯得若無其事,只有那位好心的管家兼廚娘齊拉(Zillah)仍在喘息,她看來是個好人。“見鬼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主人看著洛克伍德,一副他惹出什麼大禍似的。洛克伍德覺得來作客,主人不約束好自家的狗不說,他受到驚嚇,竟然還認為是他的錯,真是豈有此理。他倖倖然地說,“的確是見鬼了,你養的這群狗,每隻都有如惡魔附體,想吃掉客人。你不如將客人丟進猛虎的籠子裡,這樣還死得快些。”

“人不犯狗,狗不犯人,這道理你沒聽過嗎?”希斯克里夫放下酒瓶,拿來兩個杯子,再將那張被拉過來的椅子移開。倒好酒後,他說道,“狗本就有警覺心,這也是養狗的目的,狗若不叫就白養了。來,我們乾一杯吧!”“我不喝,謝謝。”洛克伍德賭氣了。“沒被咬著吧?”希斯克里夫稍表示一點關懷。“我要是被咬了,一定會咬回去。”希斯克里夫呵呵笑起來,舉起杯子。“好了!好了!你嚇到了。洛克伍德先生,喝酒,喝酒。我得承認,家裡很少有客人來,所以我和我的毛小孩,都不知該如何接待客人。很高興你來,祝你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洛克伍德也舉杯致意,暫時將一肚子氣壓下來。心想,沒必要為幾隻無禮的狗生悶氣。希斯克里夫可能也覺得,何必去惹惱一個好房客?態度遂友善起來,不再渾身是刺。與他談話過程,洛克伍德發現,他頗有見地,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淺見寡聞的樣子,對他的印象遂轉好。

臨走前,洛克伍德向主人說,他還有些事要請教,明天將再來拜訪。希斯克里夫並未顯出太歡迎的神情,可能今天這樣的接待,便已超出他的負荷了,他未來1年,都不想再有任何訪客了。但洛克伍德才不管他心裡的抗拒,打定主意要再來。以往他認為自己很不擅長社交,他曾在一個社交場合,認識一位令他很著迷的女孩,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當那女孩明白他的心意後,便不時對他展現甜蜜的微笑,但他卻像蝸牛似的,一再縮回去。搞得那可憐又純真的女孩,對自己的自作多情很羞愧,只好催她母親趕快離開。如今他發現,比起這位房東,他簡直像是交際大師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PPLT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96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