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九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1/9 上午 10:26:14

199 咆哮山莊(七十一)

隔天下午霧濛濛冷颼颼,且持續飄著雪,但洛克伍德還是決定出門,畢竟在家裡無所事事也很無聊。走了4英里(6.4公里)路,愈走雪下得愈大,到後來舉步維艱,好不容易咆哮山莊出現了。花園柵門的門鏈打不開,反正不太高,他就跳進去。敲了老半天的門,卻毫無回應。他氣壞了,覺得這家人有夠奇怪,白天何須大門深鎖?究竟在防什麼?而鎖門表示屋內有人,那為何死不打開?就算不預期別人會來,也該想到他,因他昨天說過今天會再來。他不甘心就這麼白走一趟,於是再度拼命敲門。終於約瑟夫從屋旁的穀倉探出頭來,叫他別敲了,告訴他要找主人去羊圈那裡,一直敲是沒用的。洛克伍德不服氣,問難道屋內都沒人嗎?約瑟夫答只有女主人在,但她是不可能為任何人開門的。洛克伍德正想再敲門,這時後院出現了一位年輕人,似乎是剛從牧場工作回來,呼叫他過去,帶著他繞到屋後。後門沒鎖,從那裡進入屋子,來到昨天待過的客廳。這個年輕人,可能是這家唯一友善的人,洛克伍德心想。

有個女士坐在客廳,由於室內相當陰暗,無法看清楚她的面孔,但想必就是女主人。洛克伍德向她鞠躬致意,並說“這樣的天氣真有夠糟,希斯克里夫夫人,您的僕人也就趁機偷懶,我敲了很久的門,他們才聽見。”豈料面對第一次見面的客人,女主人並未請他坐下,也不開口說話,只冷漠地看著他。倒是帶他進來的那位年輕人開口了,“坐下吧!他馬上來。”“這家人怎麼都粗聲粗氣的?”洛克伍德在心裡嘀咕。昨天那6隻狗靠過來了,第二次見面,顯得友善多了。“這些狗真漂亮,夫人,您會將小狗送人嗎?”洛克伍德找點話說。“這才不是我的狗!”女主人總算開口了。“唉唷!比希斯克里夫還衝。”洛克伍德又在心裡嘀咕。“那這些貓才是你的嗎?”牆角暗處有幾隻貓。“誰想要那些鬼東西啊?”女主人不屑地說。洛克伍德仔細一看,原來並非貓而是兔子。

話不投機,還是講天氣較保險,洛克伍德喃喃自語“天氣實在太壞了。”“你根本不該出門的!”女主人邊說邊站起來,伸手拿壁爐台上的茶葉罐。這時洛克伍德能看清她的容貌與身材了。年紀不太大,仍是個少女。但五官端正,身材婀娜多姿,相當迷人。只是雙眼流露出的,卻是輕蔑加上絕望。既未將一切放在眼裡,卻又不覺有能力改變現狀,也就是連對自己都感到輕蔑了。“是請你來喝茶的嗎?”她問。洛克伍德答,“茶我是很想喝。”“是請你來喝茶的嗎?”她又問了一次。洛克伍德答,“沒請,但你請我喝也很好。”女主人立即將茶葉罐放回,氣呼呼地坐下,有如不滿被戲耍。

居然有這種事?洛克伍德難以理解。這時那位年輕人已換下工作服,來到附近,斜著眼看他,彷彿不滿他對女主人做出什麼大不敬的事。比起希斯克里夫夫婦的高貴穿著,這位年輕人穿得很破舊,有如僕人。但舉止雖隨便,卻不像個下人。洛克伍德正想該如何與他打交道,這時希斯克里夫進來了。“你看,我信守承諾,真的來了。”洛克伍德替自己解圍,裝得很高興的樣子。“我被雪困住了,恐怕得待一陣子,半個鐘頭至少。”洛克伍德輕描淡寫地說,其實半個鐘頭那夠啊!但他不想講需要太長的時間。“你這人怎麼專挑大雪時出門閒逛?難道不知這樣有多危險嗎?在路上隨時可能踩空。還有,我告訴你,雪一時是不會停的。”

“能派個僕人為我帶路嗎?他可在畫眉田莊過夜。”“不行。”希斯克里夫斬釘截鐵地回答,也不說原因。“是不是該泡茶了?”年輕人看著女主人說。“他也喝嗎?”女主人請示男主人。洛克伍德想這是什麼問題。主人說,“泡就泡,問什麼問?”對妻子這麼粗魯,讓洛克伍德嚇一大跳。喝完茶,幾個人上了餐桌,只是沉默無言。難道每天吃飯都這麼板著臉嗎?洛克伍德很受不了,覺得該找點話講。“希斯克里夫先生,您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幸好有個如花似玉的夫人陪著您,守護您的家,…。”“如花似玉的夫人?在那裡?告訴我,在那裡?”希斯克里夫打斷才起頭的讚美,並露出一副窮兇極惡的模樣。“我是指您的妻子。”洛克伍德囁囁嚅嚅地說,心想“這樣講他也不高興?這人真難討好。”“是啊!你的意思是,她的肉體死了,但靈魂還在咆哮山莊?”希斯克里夫盯著他說。

洛克伍德發現他亂點鴛鴦譜了,怎會犯此大錯?他有點懊惱。兩人年齡差那麼多,一個40餘歲,一個差不多17歲吧!那她丈夫應是那位衣衫襤褸的年輕人了。這時希斯克里夫開口了,“她是我媳婦。”

洛克伍德自以為猜對了,“我就知道,幸運兒果然是你。”他對那年輕人說。豈料又說錯話了,那位年輕人脹紅著臉,握緊右拳,一副想揍人的樣子。幸好他只罵句粗話,便克制住了。洛克伍德不得不假裝沒聽到,有6隻狗在一旁,如果吵起來,誰會有助手應很清楚。“先生,很可惜你猜測的本領實在不高,我們兩人都不是幸運兒。既然我說她是我媳婦,那就一定是嫁給我兒子。”主人說。“不然這位小伙子是誰?”洛克伍德問。“當然不會是我兒子啦!”希斯克里夫大笑,彷彿豈有人這麼愚蠢,將那頭笨熊當做他兒子。

“我叫哈雷頓恩蕭,你最好對這個名字尊敬一點。”他又是一副想揍人的樣子。“我毫無不敬啊!”他自報姓名時,那副趾高氣揚的神情,令人覺得十分可笑。但他猛盯著洛克伍德,洛克伍德自然一點都不敢笑,免得他撲過來,挨揍可不是好玩的。在這裡實在格格不入,洛克伍德懷疑自己會有可能來第三次。

餐後,洛克伍德走到窗前,看著外面狂風暴雪,擔憂不已。“回不了家了,沒人帶路我肯定回不了家。怎麼辦呢?”他喃喃自語,但無人理他。希斯克里夫要哈雷頓將羊趕到穀倉裡,不然一夜下來,都要被雪埋住了。約瑟夫提了些食物來給狗吃,小希斯克里夫夫人則無事可做。洛克伍德往門外走,在門口正好撞到哈雷頓,他表示可送洛克伍德回畫眉田莊,原來他並沒那麼壞心。豈料希斯克里夫大喊,“那怎麼行,這樣誰來照顧馬啊?”“該總有人送他回去啊!人命比馬重要吧!”小希斯克里夫夫人說。“你休想指揮我,想要我送他,你最好給我閉嘴。”哈雷頓對她說,也是一個存心找碴的,洛克伍德剛才還以為他心地不錯。但小希斯克里夫夫人也不是好惹的,她狠狠地詛咒哈雷頓。這麼可愛迷人的女孩,翻起臉來還挺嚇人的,洛克伍德感到很訝異。

洛克伍德再也受不了這家人了,他走了出去。見到約瑟夫坐在不遠處,藉著一盞燈,正在擠牛奶。洛克伍德走向他,猛然一把搶過他的燈,一面高喊明天會送回來,一面往柵門跑。“強盜啊!”約瑟夫呼叫狗。這時兩隻怪物衝出來,將洛克伍德撲倒,並對著他張牙舞爪,倒沒真的想活吞他,卻不容他起身。他又氣憤又羞愧,直到惡主人慢條斯理地來救他。洛克伍德狼狽不堪,要這群歹徒立刻放他走,否則他絕不饒過他們任何一個,他語無倫次地胡亂威脅一通。

希斯克里夫狂笑不止,好像這是他所看過最有趣的事。終於那位善心的管家齊拉出現了,問究竟怎麼了。看洛克伍德鼻子在流血,她以為他被打了,卻又不敢怪罪主人,只好把帳算到那位年輕的惡棍身上,臭罵他一頓。反正她知道他們是一丘之貉,沒一個好東西。這一折騰,洛克伍德已精疲力竭,在齊拉不斷地勸慰下,同意住了下來。希斯克里夫笑夠了,恢復他慣常落落寡歡的神情。他要齊拉給這位稀客一杯白蘭地,然後就進房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0T4J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92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