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1/14 上午 09:26:59

200 咆哮山莊(七十二)

齊拉帶著洛克伍德到樓上一房間,才一進去,便要他將燭光遮起來,且叫他不可發出任何聲響。她說這個房間對主人而言是禁地,若他知道她讓人住進這裡,恐怕會大發雷霆。洛克伍德不禁燃起好奇心,想知道為什麼。齊拉表示她也不清楚,因她來此山莊才一、兩年,而這屋子裡處處充滿著詭異,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齊拉走後,洛克伍德發現房中窗台上,寫有幾個名字,包括凱薩琳恩蕭(Catherine Earnshaw)、凱薩琳希斯克里夫(Catherine Heathcliff),及凱薩琳林頓(Catherine Linton),筆跡相同,應就是同一個凱薩琳所寫。接著他看到櫃子裡有好幾本書,其中一本是“聖經”,扉頁上寫著“凱薩琳恩蕭藏書”(Catherine Earnshaw, her book),落款日期大約是25年前,因此書的主人,當然不是他今天見到的那位大約17歲的凱薩琳。由這些書的磨損情況,可看出都曾被翻閱得很仔細。書的空白處常有眉批,或寫些心情小語。這位凱薩琳,看來心事重重。有一本書的空白頁,寫得密密麻麻的,且可能是哭著寫的,因有些字跡模糊不清,應是滴落在紙上的眼淚造成的。即使如此,洛克伍德從中仍獲得不少資訊。

凱薩琳已結婚的哥哥亨得利(Hindley),對她並不友善,對希斯克里夫更相當殘暴。嫂嫂法蘭西斯(Frances),跟著哥哥一鼻孔出氣,以欺負凱薩琳,及折磨希斯克里夫為樂。惡僕欺幼主,既然主人不念手足之情,僕人約瑟夫,遂不將凱薩琳放在眼裡。有時凱薩琳沒順從他,他趁四下無人,還會打她耳光。凱薩琳的父親在世時,很疼愛希斯克里夫,將他當做自己的孩子對待,凱薩琳且視他為唯一的玩伴。亨得利應早就嫉妒希斯克里夫不但分掉父親對他的愛,也擄獲妹妹的心,如今他是一家之主了,便想設法除掉這個眼中釘。亨得利罵希斯克里夫是痞子,不許他跟大家一起吃飯,也不許他跟凱薩琳玩,若違抗命令將把他趕出去,還說要把他貶到他該有的地位。面對自己悲慘的命運,凱薩琳束手無策,只能哭著懷念父親,希望他能回到人世。

不知何時,洛克伍德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半夜他被敲窗聲吵醒,“放我進去,放我進去”,淒慘的叫聲持續不斷。“你是誰?”他頓時睡意全消,驚訝不已地起身走到窗邊。“凱薩琳林頓”,那聲音顫抖地回答。他嚇壞了,因窗外有張女孩子的臉,披頭散髮的。他厲聲說,“走開!我才不讓你進來,求我20年都沒用。”他趕忙搬來櫃中來那堆書抵住窗子,然後離開窗邊。“我已流浪17年了,求你讓我進去。”女孩拼命搖窗戶,書都被推動了。他驚慌地大叫,想要逃跑,雙腳卻彷彿被釘住了,動彈不得。這是夢嗎?突然他發現自己坐在床上大喊大叫,滿頭大汗。他完全不明白到底怎麼一回事,剛才不是無法移動嗎?怎會跑到床上?這時他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他的房門走來,那腳步聲千真萬確,絕非虛幻。

門被推開了,洛克伍德仍坐在床上發抖。“這裡有人嗎?”站門邊那人問,顯然他還沒適應房內的黑暗。洛克伍德看出那是希斯克里夫,知道不出聲不行,因馬上就會被他發現,遂說,“是我,你的客人。我做了個惡夢,三更半夜驚擾到你,很抱歉。”“老天啊!希望你沒…。哼!誰帶你進這房間的?就算是半夜,我也非把他轟出去不可。”希斯克里夫由驚嚇轉為氣憤地說。“是你的僕人齊拉。”洛克伍德邊說邊下床,急急忙忙地穿上衣服。又說,“你轟她出去我完全贊成,她為什麼讓我住進來?是想確認這房間有鬼嗎?還是想讓我知道府上的鬼有多可怕?這個房間的確不該住人,除非跟那個人有仇,想嚇死他。對不起,我要走了。”

看到洛克伍德氣呼呼地想離開,希斯克里夫姿態遂低了下來。“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既來之則安之,就躺下來,把這夜過完。但看在老天的份上,如果不是有人正在割你的喉嚨,就別再發出那種可怕的聲音了。”前半段還好,聽到後半段,洛克伍德又氣起來了。“如果那小惡魔鑽進來,我的喉嚨是可能被她割斷的。那個妖女,不管叫什麼,凱薩琳恩蕭?或凱薩琳林頓?她告訴我,她已流浪17年了。我會同情她嗎?絕不!這不過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所該受的懲罰”。突然,洛克伍德想到窗台上寫的字中,也有凱薩琳希斯克里夫,醒悟到凱薩琳與希斯克里夫,應有某些關連,他卻口不擇言地亂罵她一通,怎能犯這種疏忽?他想要彌補,換個話題,遂說“先生,我睡前…。”他原本要說“看了房間裡那些舊書”,但覺得這樣不妥,因就會讓主人知道,他也讀到凱薩琳在書上傾吐的心事了。洩露自己偷窺這家的隱私,好像不太明智。只好改口“我看到窗台上寫了些名字。”

洛克伍德想做的彌補,看起來毫無效果。希斯克里夫激動地說,“你在說什麼?誰罪孽深重?你膽敢這樣講!”他氣得以右拳猛敲牆壁。看他動了真情,洛克伍德不由得同情起來,猜測他與凱薩琳,必曾發生一些刻骨銘心的事,於是跟他說剛才所做的夢。洛克伍德可以感覺到,希斯克里夫極力在克制情緒,且稍稍拭了一下眼淚,但他裝著沒看到。他痛恨自己犯了滔天大罪,無法再留在這裡了。他說“我已睡不著了,我現在到院子走走,天亮就回去。今後你不必擔心我會再來騷擾。我相信有了這晚的經歷,我已經能獨處,不必再四處找人陪伴了。何況我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你們大可鬆口氣了。”

希斯克里夫說,“你先下樓到走廊那裡,我馬上過去。”洛克伍德才一出房間,就聽見有講話聲,不禁停了下來。他看到希斯克里夫,已將他剛才睡的房間窗戶打開,哽咽地對著窗外說,“進來吧!進來吧!凱西(CathyCatherine之暱稱),來吧!再來一次!喔!我最心愛的人,就聽我一次吧!凱西,聽我這最後一次的請求,進來吧!”洛克伍德本來覺得這位主人,恐怕已神智不清了,否則怎會對著空氣傾訴?但看他那麼難過,相當憐憫,也就不取笑他的愚蠢舉止,畢竟痴情並不該被責怪。他為自己的偷聽感到生氣,又為自己的多話,引起主人的悲從中來,無比懊惱。他摸黑走到樓下客廳,驚動了幾隻兔子,可能也有貓。他心想,沉浸在悲傷中的希斯克里夫,應不會下來了,遂在一長板凳躺下,又睡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洛克伍德被約瑟夫驚醒,他坐在另一張板凳上抽煙。隨後哈雷頓也出現了,拿了一把鏟子準備到門外鏟雪。天已亮,洛克伍德想是時候該走了,起身準備往外走。廚房裡的風箱聲不小,應是齊拉在忙著弄早餐。小希斯克里夫夫人則坐在壁爐旁,就著火光看書。希斯克里夫看來已完全平靜了,他的聲音從廚房傳出,劈里啪啦地罵了齊拉一頓,不知她如何惹到這個惡主人。罵完齊拉,他進入客廳,開始罵正在看書的媳婦,要她丟開手上的垃圾,找點正事做,沒看到別人都在忙嗎?該死的蕩婦!這人真有本事,隨時有一肚子凶狠的話能罵人。小希斯克里夫人也不是好惹的,她說“垃圾丟掉沒問題,做事也沒問題。不過,就算你罵到舌頭斷了,我不想做的事,還是不會去做。”希斯克里夫握緊拳頭,作勢要打她,她趕忙逃開。幸好兩人都忍住了,沒有再鬥下去。

洛克伍德婉拒主共進早餐的邀請,說他得走了。雪早已停了,空氣很清新,他用力吸了口氣,再將胸中的穢氣吐出,那屋子不知充滿多少穢氣。還沒走出院子,主人便喊他,說要要送他走過荒野。幸好有熟悉當地的人帶領,否則一片白茫茫,根本分不清那裡才是路,也不知要往那個方向走。而且所有的坑洞都被雪填滿,若一腳踩空,就會陷入其中。四處無人,那時將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一路上兩人很少交談,只謹慎地往前走。在畫眉田莊入口處,希斯克里夫停了下來,說這之後應就沒問題了。洛克伍德向他的房東施禮道謝,希斯克里夫只微微點個頭,轉身便走。雖說沒問題,洛克伍德仍走了不少冤枉路,從入口處到畫眉田莊約2英里(3.2公里),他卻走了應超過4英里,他不禁抱怨,既然要帶路,何以不好人做到底,只帶一半?踏進家門時,已是中午12點,他幾乎要耗竭了。

女管家狄恩(Dean)太太及僕人們,都跑出來歡迎洛克伍德,且七嘴八舌。從昨天下午出門,到現在已過了二十幾小時,毫無音訊,他們都已為他發生什麼意外。夜裡天氣那麼冷,他們擔心的要命,正要派人出去找他。洛克伍德一面制止他們的嘰嘰喳喳,說他不是回來了嗎?一面在心裡嘀咕,說要去找他,怎麼到現在都無人去找?但他已快凍僵了,沒力氣跟他們計較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S0C2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88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