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零一)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1/19 上午 10:37:57

201 咆哮山莊(七十三)

洛克伍德本來覺得,既然自己已經能獨處,就決定不要再多管閒事了。但回到家的當天傍晚,他便投降了,對咆哮山莊裡,現在及過去住的那幾個人,還是極為好奇。狄恩太太給他端來晚餐時,他請她坐下,衷心希望她是個多嘴的人,因為他準備向她打探消息了。

“你來這裡很久了吧!”洛克伍德問。狄恩太太答,“差不多18年了,先生。當初女主人嫁過來時,我便跟著來服侍她。她去世後,主人留我下來當管家。”“這樣子喔!”洛克伍德正在想該如何問呢?一陣沉默後,她突然有點感嘆地說,“那之後變化實在太大了!”洛克伍德一聽心中暗喜,這樣的起頭很好。他與她遂展開了一系列的問答。

“你目睹了不少變化吧!”“是啊!也目睹了不少令人難過的事。”“希斯克里夫是不是曾有過一個兒子?”“沒錯,但已經死了。”“咆哮山莊裡的那位年輕女士,曾是希斯克里夫的媳婦嗎?”“是的。”“她來自那裡呢?”“她是我已故主人的女兒,畫眉田莊的主人而非咆哮山莊,我兩處都曾有過主人。她閨名是凱薩琳林頓,從小便由我服侍。”“什麼?凱薩琳林頓?”洛克伍德驚叫起來,但轉念一起,這絕不可能是他夢中出現的那個幽靈凱薩琳林頓。他接著說,“那我們這棟房子的前主人姓林頓嗎?”“當然。”“那麼,跟希斯克里夫住在一起的那位恩蕭先生,也就是哈雷頓恩蕭,又是誰呢?是林頓家的嗎?”“不,他是已故林頓夫人的姪兒,我是指凱薩琳林頓,已過世那位凱薩琳,原本是恩蕭家的,她們母女同名,哈雷頓恩蕭是她哥哥的兒子。”“這麼說,他是那位年輕女士的表兄弟了?”“沒錯。她死去的丈夫,也是她的表兄弟─她父親跟他母親是兄妹,希斯克里夫娶了林頓先生的妹妹。”

全都是親戚,那怎麼希斯克里夫對哈雷頓恩蕭那麼苛刻?簡直把他當下人。洛克伍德很納悶。“咆哮山莊門旁的牆上,刻了‘恩蕭’這個姓,這是個古老的家族嗎?”“的確相當古老。哈雷頓是他們家目前唯一倖存的後代,就像凱薩琳是林頓家目前唯一倖存的。你去咆哮山莊有看到凱薩琳嗎?很抱歉我這麼問,因我實在很想知道她的近況。”“那位希斯克里夫夫人嗎?看起來不錯,容光煥發。不過,我覺得她不是很快樂。”“這我毫不訝異。你喜歡那位主人嗎?”“很粗暴的一個人,不太有教養,令人難以親近。他的個性就是那樣子嗎?”“他正是如您形容的那種人,最好少跟他有牽扯。”“他一定經歷過不少坎坷,才會變得像刺蝟一般。”與人為善,洛克伍德其實有點同情他。

“除了他出生在何處,父母是誰,以及當初怎麼發財的外,我對他大致算了解。至於哈雷頓,腦袋常常少根筋,他對希斯克里夫言聽計從,但他究竟如何受騙,他可能至今都還搞不清楚。”“太好了!狄恩太太,那就一五一十,將恩蕭家的事都告訴我。反正我現在即使上床,也一定睡不著,聽故事正好。”狄恩太太欣然同意,開始講她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我沒來畫眉田莊前,是待在咆哮山莊,因我母親曾是亨得利恩蕭的保姆,他是哈雷頓的父親。我自幼便跟著母親到咆哮山莊,當時我負責跑腿及打雜,也常跟主人家的兩個小孩一起玩。我年紀比亨得利略大些。一個夏天的早晨,老主人恩蕭走下樓,他穿戴整齊,準備出遠門。他對亨得利說,‘兒子啊!我要去利物浦(Liverpool),要給你帶什麼回來嗎?東西不能太大,因旅途遙遠,單程便要60英里(96公里),太大的帶不了。’14歲的亨得利說他要一把小提琴(fiddle)。主人接著問他女兒一樣的問題。凱薩琳雖才6歲,但已很擅長騎馬了,她要一根馬鞭(whip)。主人也沒忘記我,他答應要給我帶些蘋果及梨。然後他親親兩個孩子,跟他們說再見便走了。”

“第三天,孩子一直等主人回來,時候不早了,女主人催他們去睡,他們也不肯。直到晚上差不多11點,老主人才終於回來了,帶回一個髒兮兮,且穿得破破爛爛的小男孩,看起來比凱薩琳略大些。恩蕭夫人相當不高興,她質問丈夫,為何帶這個吉普賽小孩回家?他難道忘了他們有自己的孩子要扶養嗎?主人已快累壞了,斷斷續續地解釋。在夫人的責罵聲中,我仍聽出個大概。原來主人在利物浦的街頭,看見這個快餓扁了的小孩,便領著他去尋找家人,但沒人知道他是誰家的小孩。由於主人身上盤纏已不太夠,無法在利物浦繼續待下去,只好將他帶回家照顧。女主人聽了雖仍不滿意,但總算平靜不生氣了。恩蕭先生吩咐為他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並為他安排睡處,就是跟亨得利或凱薩琳一起睡。”

“兩個小孩本來相當好奇地聽著父母的對話,待一切平靜下來後,便向父親要答應送給他們的禮物。豈料主人沿途可能只顧著照料那男孩,小提琴摔壞了,馬鞭也弄丟了,兩個小孩不禁嚎啕大哭,並把氣出在那男孩身上。向來脾氣不錯,但此刻已累壞了的主人,無法容忍孩子的撒野,斥責他們,凱薩琳且挨了一記耳光。兩個小孩因而都不願與那男孩同床,連同房間都不肯,折騰了好一陣子。後來主人夫婦給那男孩取名希斯克里夫,那是他們多年前一個早夭的兒子之名。”

“沒過幾天,凱薩琳便跟希斯克里夫相處得相當好了,亨得利卻仍很討厭他。而說實在,我也很討厭他。我們常愚弄他或折磨他,現在想起來很後悔,但那時太小不懂事。女主人看我們欺負他時,從不制止。他倒是都忍下來,挨亨得利的拳打腳踢時,不但一滴眼淚都不掉,也從不求饒。我擰他時,他也只是看著我。也許他自幼便受慣了霸凌,對這些早就習慣了。恩蕭先生很護著希斯克里夫,如果知道兒子欺負他,便會大發雷霆。不僅如此,不論希斯克里夫說什麼,主人都相信。我有時覺得,主人對他的寵愛,很可能超過對凱薩琳。主人何以那麼喜歡希斯克里夫,常讓我想不通。說不定是出於對他的同情,而且凱薩琳有時恣意妄為,失控到令主人難以忍受的地步。恩蕭夫人過世後,亨得利由於認定希斯克里夫奪走父親對他的愛,因而更痛恨希斯克里夫。”

“逐漸我對希斯克里夫也溫和起來,比起亨得利兄妹向來對我頤指氣使,常讓我煩得要命,他顯然更好照料。不過他從未對主人的愛,表示出任何感激之意。你對小狗好,小狗會對你搖尾巴。而他對主人雖不至於傲慢無禮,卻都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把主人對他的好,視為理所當然。通常他逆來順受,但也相當清楚自己在家的地位,即凡他真正想要的東西,最後都能得到。”

“舉個例子來看。有次主人給兩個男孩各買一匹小馬,但沒過多久,希斯克里夫那匹便摔跛了。他要亨得利跟他換馬,否則便要告訴主人他這星期被亨得利打了3次,手上的烏青就是證據。亨得利一聽火大,又摑了他幾個耳光。他不閃躲,只是一再堅持,若不換他就會告訴主人,且會跟主人說,亨得利講過,若主人一死,便將把他趕出大門。僵持到最後,他如願以償了,換來亨得利那匹健康的馬。當然這中間他被又揍又踢了好幾次,弄得滿身是傷。我輕易便說服希斯克里夫,目的達到就好了,那些傷就說是騎馬摔的,大事化小。他其實很少告狀,那時我以為他總算有些優點,即沒有報復之心。豈料我看走眼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H45L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99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