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零二)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1/24 上午 11:01:13

202 咆哮山莊(七十四)

“日子一天天過去,恩蕭先生開始衰老了,雖然他不過才中年而已。他常惟恐他所寵愛的希斯克里夫被欺負,我們之中能體貼主人的,便迎合他,儘量順著希斯克里夫。但這樣做,對那孩子並無好處,反造成他的桀驁不馴。亨得利自然更不滿,有幾次特地當著他父親的面,斥責希斯克里夫。恩蕭先生每每被激怒,拿起枴杖想打兒子,卻力不從心,只能氣得渾身發抖。後來我們的副牧師(curate)看不過去,建議恩蕭先生將兒子送到外地去唸大學。主人同意了,但卻相當擔憂,他說‘亨得利一無是處,到那裡都不會有出息。’”

“亨得利雖離家了,但家裡並未因此就安寧,主要是凱薩琳小姐及僕人約瑟夫造成的。約瑟夫是個偽君子,整天抱著‘聖經’,引用經文訓人。在他口中,亨得利十惡不赦,早就該將他趕出家門。至於希斯克里夫及凱薩琳,他也認為兩人盡做壞事,不過為了迎合主人的弱點,他將主要的責任,都推到凱薩琳身上,講得好像希斯克里夫都是被凱薩琳帶壞。他無情地折磨主人,要主人遵守‘聖經’裡的教義,嚴格管教孩子,免得他們變成惡魔。日復一日,主人被他整得精神愈來愈虛弱了。凱薩琳當然是調皮搗蛋,相當嬌縱,但並沒什麼壞心眼,人長得又漂亮,其實還相當討人喜歡。她天天黏著希斯克里夫,跟著他胡鬧,要治她的辦法,就是將兩人分開。希斯克里夫向來對凱薩琳言聽計從,卻不見得聽主人的話,不會頂撞就是。但最終不必聽了,因在一個10月的晚上,主人坐在爐邊的椅子上,於睡夢中去世。”

“離家3年的亨得利恩蕭先生,帶著妻子法蘭西斯(Frances)回來奔喪,這讓眾人大吃一驚,沒人知道他何時結婚的。即使回來後,他也從不告訴大家妻子的背景,連出生於何處都不說。因而我們都猜測,他妻子顯然沒什麼好家世,也一定沒有錢,否則他不必將婚事瞞著他父親。他的妻子平常好好的,也樂意跟凱薩琳小姐親近。但偶而精神有些異常,對某些事物會歇斯底里,或因感到害怕而哭起來。由於看起來古怪,大家便不太跟她親近。3年下來,亨得利有很大的改變,但對希斯克里夫的怨恨不變。他現在掌權了,成為這家的主人,可以為所欲為。一旦他火氣上來,希斯克里夫的地位可被貶到最低,只能與僕人坐在一起、跟農場雇工一起幹粗活,也不准去教堂聽講道。但希斯克里夫在戶外工作時,凱薩琳常陪著他,一天下來,兩人又髒又臭,有如野人一般。有時在約瑟夫的慫恿下,主人會下令給希斯克里夫一頓鞭子,並讓凱薩琳餓一餐。”

“兩人只要在一起,便玩得不亦樂乎,天塌下來都不管,又豈會在乎事後被處罰?我雖有時覺得他們著實太野了,但忍住不去規勸他們,因這兩個小孤兒,只能彼此依靠,很令人同情,至於小孩貪玩,沒什麼大不了的。有個星期日晚上,兩人因吵鬧之類的小事,被亨得利趕出客廳。後來我去叫他們吃晚餐時,卻四處找不到他們。主人氣壞了,下令將門窗都關上,且不准放他們進來。當主人去就寢後,我因擔心他們,仍保持清醒。終於聽到馬路傳來腳步聲,我趕緊跑去開門,以防敲門聲吵醒主人。門開後我嚇了一跳,居然只有希斯克里夫一人回來。‘凱薩琳小姐呢?她在那裡?發生什麼事嗎?她有怎麼樣嗎?’我急忙問道。‘她很好,待在畫眉田莊,’他回答。‘我本來也想待在那裡,但他們太沒禮貌,沒要我留下。’”

“知道凱薩琳沒事後,我鬆了口氣。問他,‘你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沒被主人趕出去你是不會害怕的。你們怎會跑到畫眉田莊?’他回答,‘我們本來只是四處逛逛,後來看到田莊的燈火,便想去看他們家星期天晚上在做什麼。是不是像我們一樣,只能安靜地坐在那裡看書。’停頓一下,他接著說,‘我們從那家的籬笆縫鑽進去,來到客廳窗戶邊。老林頓夫婦不在那裡,只有艾德加(Edgar)兄妹兩。你猜兩人在做什麼?哇!真像在天堂,伊莎貝拉(Isabella)差不多11歲,比凱西小1歲,跟他哥哥艾德加在搶1隻小狗,幾乎要扯成兩半,搶得小狗叫個不停,然後又都不要了。兩個人都哭起來,一個大男生在哭?我跟凱西都大笑不止。實在太可笑了!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去搶凱西想要的東西?什麼時候看到我因東西得不到而嚎啕大哭?那個大男孩艾德加,真讓我瞧不起。’”

“‘小聲點’,看到希斯克里夫興奮起來,愈講愈大聲,我趕緊制止他。他不怕吵醒主人,我可是怕得要命。‘你還沒說凱薩琳為什麼被他們留下來?’這是我比較關心的,我才不管那兩個愛哭鬼呢!‘喔!就是因我們笑得太大聲了,那兩兄妹衝到窗口,看到我們後大叫。發現有人在開門後,我抓住凱西的手往家裡的方向跑,這時卻聽到汪汪汪的狗叫聲,他們放狗出來了。太可惡了!凱西因被狗咬而摔倒。她要我快跑,但我怎可能丟下她一個人?我拼命拉開那隻惡犬。凱西暈過去了,並非嚇壞,而是痛暈。這時有個僕人把她抱進去,我跟在後面,不斷臭罵他們一家,且說我一定會報仇。’他咬牙切齒地說。”

“我緊張起來,不理會他的憤慨,問‘她摔倒後呢?’希斯克里夫接著說,‘林頓夫婦還有兩個小孩盯著我瞧,伊莎貝拉說前幾天她的什麼東西掉了,一定是我偷的,要她父親將我關進地窖。此時凱西醒過來,聽見她講的話不禁大笑。這一笑讓艾德加認出凱西了,告訴他母親這是恩蕭小姐,因他曾在教堂見過她。我早就知道他們是誰,他卻直到現在才認出凱西,真是個蠢蛋。’見他又快岔開話題,我趕忙問‘然後呢?’希斯克里夫才又說,‘林頓太太起先不信那是恩蕭小姐,因她怎可能這麼晚了,還跟一個吉普賽人在荒野中到處亂逛。後來看到她服喪的穿著,才很驚訝地相信果真是恩蕭小姐。這時林頓太太便緊張起來,看到她腳上流了許多血,擔心她會終身變跛子。’流血!跛子!我愈聽愈惶恐。要他快快說下去。”

“希斯克里夫說,‘林頓先生覺得凱西跟我這個吉普賽人鬼混,行為實在脫序,而這完全是她哥哥的責任,對她太放任了。至於我這個沒教養的人,根本不配待在一個體面的人家裡。我一聽火大,又開始罵他們。他們受不了了,要僕人把我帶出去,還說要跟恩蕭先生講,然後關上大門。我躲在窗戶外偷看。若凱西想回家,而他們不放,我就要敲破玻璃跳進去,把她救走。但他們對她很好,女僕替他梳洗,伊莎貝拉則拿餅乾給她吃。她看起來蠻自在快樂的。他們對她跟對我的待遇,有如天壤之別,真沒道理。至於艾德加,他只站在遠處看著,根本不會招呼凱西,蠢蛋一個。你不必擔心凱西,我也沒事。’”

“‘你不要只知罵人蠢,以為自己沒事,恩蕭先生絕不會輕易放過你。’我提醒希斯克里夫。我料得沒錯,主人氣壞了。我們兩家過去其實很少來往,林頓先生想藉機改善關係,隔天親自登門拜訪,還勸主人要好好管束家人。主人聽進去了。希斯克里夫這回倒沒挨鞭子,但被警告,若他膽敢再跟凱薩琳小姐說一句話,就會被趕出去。而等凱薩琳回到家裡後,她的管教便將由恩蕭太太負責,務必扭轉她失控的行為。”

“凱薩琳小姐足足在畫眉田莊住了5個星期,直至耶誕節。在那段期間,希斯克里夫難受極了,因兩家都不允許他去見凱薩琳小姐。恩蕭太太則經常去探望她,送她漂亮衣服,讓她覺得有面子。趁她高興,便開導她。當凱薩琳小姐回到家時,她簡直像換個人似的。受傷的腳已痊癒,舉止變得文雅多了,她不再蹦蹦跳跳,也不會看到人就衝過去又摟又親,顯然在林頓家受到很好的薰陶。從一匹小馬上下來的,宛如一位端莊優雅的淑女,戴頂插著羽毛的皮帽,長髮披肩,雙手提起裙子下擺,儀態萬千地走進屋子。我看得目瞪口呆。”

“恩蕭先生扶他妹妹下馬時,高興地說,‘哇!凱西,你真是個美人兒!我差點認不出來了,林頓家的女兒可比不上你了。’恩蕭太太也說,‘林頓家的伊莎貝拉當然沒有她美。但凱西,回家後可不要故態復萌,又野回去了。’我幫她脫下騎裝,幾隻狗興奮地跑過來歡迎她。她雖眉開眼笑,卻不像以往摟住牠們,連碰都不願意,唯恐牠們弄髒她的衣服。她輕輕吻了我一下臉頰,然後便去找希斯克里夫。主人夫婦看起來忐忑不安,不知他們的隔離政策,是否成功。”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E32C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94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