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零三)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1/29 下午 01:37:54

203 咆哮山莊(七十五)

“進入屋子後,凱薩琳小姐摘下手套,露出因長期待屋內,而變得相當白皙的一雙玉手。她四處張望,尋找希斯克里夫。‘希斯克里夫不在嗎?’她顯得有些焦慮。‘希斯克里夫你可以出來了,’主人說。對那男孩躲起來,他很滿意,因這表示他下的禁制令有效。只見希斯克里夫慢慢地從椅子後出現,全身髒兮兮,已不知有多少天沒洗澡了。看到他後,凱薩琳小姐飛奔過去擁抱他,在他那烏漆墨黑的臉上親了好幾下,接著盯著他從頭看到腳後,笑了起來。她說,‘你不高興我回來嗎?唉!怎麼板著一張臉?好好笑喔!我看慣了林頓兄妹的和藹可親,你這樣面無表情,拒人於千里外,真讓人不習慣。對了!你怎麼都沒來看我,是忘了我嗎?’她劈里啪啦地講了一堆話。‘握個手吧!希斯克里夫,偶而一次我可以允許,’主人以恩賜的口吻說。‘我才不要呢!我幹嘛讓人取笑。’他甩開凱薩琳小姐,轉身想跑,但被她抓住了。”

“‘別走!怎麼就生氣了?我不是有意取笑你,只是忍不住。你如果好好洗個澡,頭髮剪一剪,換件乾淨的衣服,整個人就會完全不一樣。現在這個樣子,嗯,實在太髒了。’她看著握在自己手中那隻手,每個指頭都是黑的。又瞄了一下自己華麗的衣服,生怕碰到他。‘你不必碰我。我愛多髒就多髒,那是我的事。’他一邊說一邊抽回他的手,快速衝出屋子。恩蕭夫婦大笑,滿意極了,凱薩琳小姐則深感不安,不知他為何那麼不高興,他以前從不生她的氣。”

“我找到希斯克里夫,他在馬廄裡,有一搭沒一搭地刷洗一匹家裡新近才買的馬。我說要將他打扮得漂漂亮亮,這樣他便能與凱薩琳小姐坐在火爐旁,聊到很晚。只是他不理我,勸說無效,最後我只好走開了。第二天是耶誕節,恩蕭夫婦早已邀林頓兄妹當天來訪,林頓夫人同意,但有個條件,就是讓她的寶貝兒女,遠離那個愛罵人的野孩子,恩蕭先生自然一口答應。希斯克里夫一大早便跑出去,直到家人都去教堂後,他才悄悄回來。他想通了,要我將他弄得好看些,他說他想學好。我說他是該學好了,凱薩琳小姐高高興興地回來,他卻將她惹得那麼傷心,讓她很後悔回來。經過我一再開導後,他心情好起來了,我將他打扮整齊,要他稍後須禮貌地接待客人,他完全同意。這時我聽到馬車接近的聲音,客人快到了,我催促他去迎接他們。”

“不幸的事發生了。主人一看到希斯克里夫一身乾淨地進入客廳,火氣便上來。主人可能想信守對林頓夫人的承諾,猛然將希斯克里夫推開,要約瑟夫將他關到閣樓去,等客人離開後再放他出來。不然他會用手亂抓東西吃,嚇壞客人。我護著希斯克里夫,說他會很規矩的,什麼也不會碰。‘滾遠一點,客人離開前,若讓我再看到你,我會賞你幾巴掌。你這個臭流氓,還想當少爺?等我揪住你那自以為漂亮的捲髮,看我會不會把它們拉長一點。’主人大聲嚷道。怎麼搞成這樣?我在心裡擔心不已。”

“林頓少爺艾德加站在門口說,‘已經夠長了!奇怪,那頭長髮,看起來像小馬(colt)的馬鬃(mane)披在他眼睛上,怎沒讓他不舒服啊?’我倒不覺得艾德加存心侮辱人,他只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但希斯克里夫先被主人兇了一頓,心裡早已不痛快了,再聽到他視為情敵者那番令人不爽的話,再也忍不住了。他順手拿起一碗熱蘋果醬,朝艾德加的臉潑過去,他的慘叫聲,立即引來凱薩琳及伊莎貝拉兩位小姐。看那男孩哭了起來,主人將他眼中的凶手押到房間,希斯克里夫要被處罰了。我意興闌珊,拿起洗碗布,心不甘情不願地擦拭艾德加的臉,問他為什麼話那麼多?他妹妹則哭著說要回家,凱薩琳一時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漲紅了臉,她的客人才剛到,局面就一團混亂,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過了一會兒,她對說艾德加說,‘你不該跟他說話,他心情不好,你何必惹他?看你把這次作客搞砸了!如今他正在挨鞭子,我可不願意他挨打。唉!真是的,你為什麼要跟他說話?’凱薩琳對艾德加相當抱怨。‘我沒有,我答應過媽媽,絕不跟他說一句話,我沒跟他說話。’他抽泣著,從我手裡掙脫出來,掏出手帕,自己又擦一擦臉,一面抽泣一面說,‘我我答應過媽媽不跟他說話,我那有跟他說話?’‘好啦!別哭了!’凱薩琳不屑地回道,‘你一塊肉都沒少,一滴血都沒流,就別再傷心了,我哥哥馬上就會出來,安靜些。伊莎貝拉!你沒怎麼樣吧!’主人出來時氣喘吁吁,且不斷揉著手。不必說,他痛打了希斯克里夫一頓。‘沒事了,孩子們,都請坐。艾德加,下次就用你的拳頭來執法,一定會讓你的胃口大開。’”

“滿桌豐盛的食物,頓時吸引3個小孩的注意力。說起來艾德加只是被已溫溫的蘋果醬潑到,實際上並沒受到傷害,他如果不哭,風波將小很多。看到凱薩琳若無其事地切著她盤中的鵝翅膀,我不禁在心裡感嘆,‘真是無情無義的女孩,只顧自己大吃,完全忘了她的同伴被關起來沒得吃。’但很快我便發現錯怪她了。只見她將食物舉到嘴邊,隨即放了下來,眼睛充滿淚水,接著叉子滑落到地板,她趕緊鑽到桌布底下,藉著尋找叉子,以掩飾內心情緒的激動。”

“晚上我偷偷將希斯克里夫帶到廚房,想讓他飽食一頓,他從昨天下午起,便沒有吃東西了。他起先沉默不語,我問他在想什麼?他說,‘我在思考怎麼報復亨得利,等多久都沒關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最後能報復成功就行。他可不要在我報仇前就先死掉。’他咬牙切齒地說。我嚇壞了,正色告訴他,‘萬不可這樣。懲罰惡人是上帝的工作,我們應要學會寬恕。’‘不!上帝得不到我會有的痛快。’他答道,‘我要思考,什麼才是最好的方法。讓我獨處一下,我要好好計畫。我只要想著這件事,就不覺得痛苦了。’”

“洛克伍德先生,我講得太冗長了。這些故事豈能供你解悶?你想了解希斯克里夫的身世,我應簡短地交待就好,結果卻講得又臭又長,你累壞了吧!我該讓你休息了。”狄恩太太起身準備離去。“別走,狄恩太太,再坐半小時吧!你這種慢條斯理地講故事方式,正合我意。我不僅對希斯克里夫感興趣,對你提到的每個人,我都極有興趣。”洛克伍德不放她走。狄恩太太提醒,“已經11點了。”“還早得很。對一早上10點才起床的人來說,11點是毫無睡意的。”洛克伍德急切地說。拗不過他,狄恩太太只好坐下來,繼續講故事。她說,“好吧!那你得允許我跳到3年後。在那期間,…。”“不行,不行,我要聽完整的故事。我已感覺出,這裡面有一至死不渝的愛,我要仔細品嚐。”洛克伍德不放過她。“而且,我看出你想得比一般人多,你沒有浪費生命在無聊的瑣碎事情上,你早已培養出既擅長觀察又能思考的能力。”

對他的恭維,狄恩太太笑了起來。她說,“洛克伍德先生,你可能無法想像我已讀了多少書。這家的書,除了希臘文及拉丁文的外,我沒有一本沒看過。你可任意打開一本考我。對一個窮人家庭出身的女孩來說,你不能對她有更多的期望了。好吧!既然你喜歡我這種閒聊式的說故事方式,我就繼續下去。3年是長了些,我就跳到隔年夏天,也就是1778年夏天,那是大約23年前。”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SXGK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91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