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零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2/4 上午 10:38:01

204 咆哮山莊(七十六)

6月的某一天,恩蕭家族的新成員,就是你見過的哈雷頓誕生了,這帶給家裡很大的喜悅,只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也隨之而來。原本便有肺結核(consumption)的恩蕭太太,於完成她傳宗接代的神聖使命後不久,便過世了。失去母親的哈雷頓,主人指定歸我照顧。這我很樂意,同情再加上那是一非常可愛的小孩。恩蕭先生對兒子之照顧,並沒有太大的要求,只要健健康康,不哭不鬧,他就滿意了。不過妻子的死,讓他悲痛欲絕。頑強的他並不哭泣,但他自此憤世嫉俗,蔑視一切,且詛咒一切,包括上帝。他過著頹廢又放蕩的生活,更糟的是,他對僕人不但專橫、刻薄,且態度惡劣。屋子裡的僕人,受不了的陸續離去,最後只有我和約瑟夫留下。”

“我之所以留下,是不忍拋下無辜的孩子,而且我僅大恩蕭先生幾歲,小時候我視他如弟弟,頂撞他我可是不怕的,他從不會把我怎麼樣,因而我尚能忍受他。約瑟夫則是因主人的縱容,早已習慣欺壓佃戶和雇工,若離開這裡,他將很難能繼續享受欺壓人的樂趣。主人向來殘暴地對待希斯克里夫,如今主人陷入絕望的深淵,希斯克里夫冷眼旁觀,心中暗喜,應很希望主人就此一蹶不振吧!希斯克里夫有樣學樣,性情也愈來愈乖戾。之前我覺得他雖缺乏教養,本性倒還不錯,如今覺得他簡直是個惡魔。我實在無法形容,那段時期,我們整個家真有如中般,咒罵聲,或物品摔地聲,劈里啪啦的,每天家裡都像戰場,吵鬧又混亂。到最後,副牧師不上門了,甚至凡稍有點體面的人,也都遠離我們,對咆哮山莊避之惟恐不及。唯一的例外是艾德加兄妹,他們常來探望凱薩琳小姐。”

“凱薩琳小姐15歲了,長得亭亭玉立,我敢說方圓幾十英里內,她的美貌無人能及。可能自恃外表過人,她變得傲慢又任性。在她逐漸失去可愛後,我也逐漸不是那麼喜歡她了。我常藉故挫挫她的銳氣,她雖不悅,卻從不記恨我。她是個念舊的人,對青梅竹馬的希斯克里夫,一直相當喜愛,兩人可說氣息相通。她跟他在一起時很自在。至於小林頓雖條件優越,我卻看不出她對他真有太深厚的感情。”

“洛克伍德先生,掛在牆上的是我已故主人小林頓的畫像,他妻子的畫像原本掛旁邊,但後來移走了。”洛克伍德舉起蠟燭,盯著畫像一陣子後,說道,“嗯!看起來和藹可親,一個百分之百的紳士。咆哮山莊裡那位年輕的夫人,長得跟他很像,沒人不相信是他女兒。凱薩琳恩蕭為了他,而放棄從小一起長大的希斯克里夫,似乎不令人訝異。”狄恩太太嘆了口氣,繼續往下講。

“凱薩琳小姐只要跟林頓家的人在一起,就顯得溫柔體貼,嬌縱的一面會收藏起來,因此林頓一家都很喜歡她。艾德加的那顆心,不必說,當然也被她擄獲了。但在家裡,當沒外人時,她就不必裝出淑女的樣子,完全露出其本性,連基本的禮儀都不遵守。艾德加並不常上門,這自然是他清楚恩蕭先生那令人不敢領教的性情。但其實林頓兄妹來訪時,恩蕭先生往往會儘量收斂,客氣地接待佳賓。倒是凱薩琳小姐對兩兄妹的來訪,會謹慎地挑選時間,儘量避免艾德加會遇到希斯克里夫。她的兩個朋友,只要一碰面,衝突就容易產生,希斯克里夫的責任當然較大。這常令凱薩琳小姐感到煩惱,但她不太對我吐露心事,免得被我取笑。她那麼驕傲,很難讓我同情她。但若她願意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態,誠心跟我談,我倒是很樂意給她建議。”

“有天中午過後,希斯克里夫進入屋子,說他今天不想再工作了。他看到凱薩琳小姐穿戴整齊,便問她今天有事要出去嗎?由於哥哥今天不在,凱薩琳小姐約了艾德加及伊莎貝拉來家裡,她自然沒料到還沒傍晚,希斯克里夫就下工回來了。愣了一下後她答道,‘沒有啊!現在飄起雨來了,我怎會這時候出去?’‘那你穿那麼正式做什麼?是有人要來嗎?’希斯克里夫滿腹狐疑地問。‘應該沒有吧!’她結結巴巴地說,‘你該到農場工作了吧!’‘亨得利每天盯著我們,難得他不在,我們可輕鬆一下。反正我不工作了,要跟你在一起。’‘那怎麼行,約瑟夫會告狀呢!’凱薩琳小姐焦慮起來了。‘約瑟夫在山腳那裡裝石灰,不到天黑根本回不來。’希斯克里夫坐了下來,打定主意不走了。”

“沉思片刻後,凱薩琳小姐決定說點實話,‘伊莎貝拉及艾德加原本說今天下午要來,但突然下起雨來,說不定就不來了。’‘叫娜莉(Nelly)去跟他們說你有事,不要來了。凱西啊!怎可為了你那兩個又可憐又愚蠢的朋友,便把我趕出去,我有時真無法不抱怨他們。但,算了,不說也罷。’現在家裡沒其他人,跑腿只能叫我,只是那麼遠,何況又下雨,這時我可一點不想出門,我在心裡嘀咕。‘抱怨他們什麼呢?’凱薩琳小姐不安地問。希斯克里夫‘哼’了一聲說,‘你不知道我抱怨什麼嗎?你看1個月當中,你有多少天是跟他們在一起,又有多少天跟我在一起?’凱薩琳小姐不高興了,她說,‘難道我只能陪著你嗎?跟你在一起時,你都沒說什麼話,從不設法討我開心,這那算是作伴?’希斯克里夫站了起來,但他已沒機會解釋了,因屋外已傳來馬蹄聲了。很快地小林頓走了進來,希斯克里夫沒打招呼,逕自走了出去。”

“當兩個男孩,一個進來一個出去,凱薩琳小姐無疑注意到他們的差別。一個是高尚的紳士,一個是粗魯的莽夫。‘我沒來太早吧?’小林頓禮貌地問。就他一個人來,他妹妹並沒跟著來。我在客廳清理櫃子。‘娜莉,你在那裡做什麼?’凱薩琳小姐問。我回答說在幹活,仍繼續擦擦抹抹。恩蕭先生曾交待我,若小林頓單獨來訪,而他不在家,則我必須留在附近。‘帶著抹布走開,有客人來時,我哥哥從不准僕人在旁邊礙手礙腳的。’她走到我身後輕聲說。我高聲回答主人既然不在家,那就沒關係了,何況林頓先生也不會介意的。凱薩琳小姐生氣了,她還沒從剛才跟希斯克里夫的爭執中恢復平靜。她冷不防搶過我手上的抹布,並狠狠地掐住我的胳膊。她以為林頓先生看不到,但怎麼可能?”

“我痛死了,真是個惡女孩。再不跟她客氣了,就趁她朋友在場,治她一下。我尖叫起來,說她怎麼可以掐我?‘你說謊,我根本沒碰你啊!’她大聲嚷道。我把胳膊瘀青的地方給她看,眼見賴不掉,她遲疑片刻後,狠狠地打了我一耳光。我痛得要命,自多年前進恩蕭家後,我從沒被打過。這時小林頓過來了,對那惡女說,‘親愛的,怎麼了?’他心儀的人又撒謊又打人,令他無比震驚。‘你出去,給我滾得遠遠的!’凱薩琳小姐對我大吼大叫,她渾身顫抖。小哈雷頓總是跟著我,看到我又挨罵又挨打,哭了起來,嗚嗚咽咽地說,‘凱西姑姑很壞!’這一來,惹火了凱薩琳小姐,她抓住他的肩膀猛搖,將他嚇得哭得更大聲。小林頓看不過去了,他抓住她的雙手,要她放開小孩。她放開一隻手,但打了他一耳光。打得那麼狠,任何人都不會以為是在鬧著玩。小林頓退了幾步,驚恐不已。”

“我抱起哈雷頓往廚房走去,但沒關門,想看嘔氣的兩人,究竟怎麼善後?只見那位受辱的貴客,臉色發白,走到他剛進門來時,放帽子的地方。對,就是這樣,既然看清她的真面目了,應就一走了之,再也不要回來。我在心裡喊‘贊!’。‘你去那裡?’凱薩琳小姐趕忙過去擋住他。小林頓想閃過她,‘你不能走!’‘我得走了!’他輕聲說。‘不行,你現在絕不能走,艾德加,坐下來,你這樣離開我,我會悲傷一整天的。’她緊握門把。‘你打了我,我還待得下嗎?你使我害怕了,我為你感到羞恥。而且,你還說謊!’凱薩琳小姐張口結舌,面紅過耳,站在那裡,只管發怔,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在心裡叫好,並希望他不要遲疑,快點走出門,再不走,便可能走不了了。”

“凱薩琳小姐終於能開口說話了,‘我沒有,我是無心的,請不要走。’見他不答腔,她說‘好!你要走就走,快走吧!我要哭了!’她坐下來,真的嚎啕大哭起來,愈哭愈傷心。小林頓開門走到院子他的馬旁,卻停了下來,開始猶豫。不能這樣,我決定煽把火。我抱著小哈雷頓到門口,告訴這位心地善良的年輕人,要他趕緊騎著馬回家,這麼任性的女孩子,跟她在一起是受罪。豈料這心軟的年輕人,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居然轉身走進屋子,去安慰那被寵壞的女孩。唉!沒救了!你將來若命運多舛,便只能怪自己了。我為他唏噓不已。”

“我已懶得理會他們了,便去忙別的事。過了好一陣子,我進去告訴他們,主人喝得醉醺醺地回來,家裡可能會被鬧得天翻地覆。我發現經過之前那場風波後,反讓他們更加親密,兩人卿卿我我的,友誼的偽裝,早已拋到九霄雲外,任誰都能看出,他們現在百分之百是對情侶了。獲知恩蕭先生已回來後,小林頓立即衝出去,跳上馬背離去,凱薩琳小姐則逃進她的房間。一如往常,我須先將小哈雷頓藏好,再取出主人獵槍裡的子彈。他發起酒瘋時,有時會撥弄他的槍,那時整個屋子,都人人自危。”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M9WV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86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