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零五)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2/9 上午 10:14:11

205 咆哮山莊(七十七)

“恩蕭主人邊走邊詛咒地進入客廳,那時我正在把小哈雷頓往櫃子裡藏,不幸被他撞見了。他破口大罵,說我壞心想害死他兒子。他一把抓住我的頸子,要我吞下他拿在手上的那把刀子。鬧了一陣子後,他抱起小孩,要小孩親他。小哈雷頓拼命掙扎,死不肯親。他父親嚇唬他,說要扭斷他的脖子。可憐的小孩,在他父親的懷裡,又喊又踢。當他父親把他抱到樓上,舉到欄杆外,假裝要丟下他時,他叫得更大聲了。我趕緊上樓想將小孩搶過來,但那發狂的父親將我推開。突然‘是誰?’主人喊道,他聽到樓下接近的腳步聲了。我探身向前,揮手示意希斯克里夫快走,以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主人正在發狂,若看到他,不知又要引爆那顆炸彈。”

“就在那一剎那,小哈雷頓從他那位漫不經心的父親手中掙脫出來,往下墜落。我還來不及叫出聲來,只見小孩平安無事了。原來出於本能,希斯克里夫伸出雙手接住小孩。將小孩平安放在地上站好後,希斯克里夫抬起頭看是誰這麼狠心,一見是恩蕭先生站在樓上,他臉色大變,自己壞了復仇大計。看他那副神情,真是萬分懊惱,我想他應該無法原諒自己了。我立刻衝到樓下,抱起那寶貝孩子,緊貼住胸口。恩蕭先生慢條斯理地走下樓,他酒醒了,略顯羞愧。‘娜莉,這都怪你,你該將他藏好。還有,你也該從我手裡搶走他。他有傷到那裡嗎?’‘傷到那裡?’我氣壞了。‘沒死也變白痴了!奇怪他母親怎不從墳墓裡鑽出來,找你算帳。虎毒不食子,沒看過有人這樣對待自己的親生骨肉。’我不客氣地指責他,他知道我說得一點都沒錯,不敢反駁,只能摸摸鼻子。”

“主人一碰孩子,孩子便尖叫起來。‘別折騰孩子了,他恨死你了。’我斥喝他。‘那就把他抱走吧!還有,希斯克里夫,你也走開,今天我放過你,只要你不來惹我。’恩蕭先生說完,便拿出一瓶白蘭地(brandy),往杯子裡倒了些。我勸他別喝,他不耐煩地叫我們快走,且臭罵我們一頓。‘可惜喝不死他。’門關上後,希斯克里夫恨恨地說,然後咕咕噥噥地回罵惡主人一陣子。我不理他了,逕自走進起居室,坐下來哄我的小心肝入睡。我以為希斯克里夫到他的避風港穀倉去了,後來才知道,他躺在高背長沙發的後面,那張靠牆的長凳子上,默不作聲。我邊拍著小哈雷頓,邊哼著搖籃曲。”

“本來一直躲在自己房間裡的凱薩琳小姐,待風波平息後來到起居室,她探頭進來,悄聲道,‘就你一個人嗎?’我說是。她坐到我身邊,我看出她有話要說。但我不想先開口,她之前甩了我一巴掌,到現在還隱隱作痛,我繼續哼我的歌,即使小哈雷頓可能已睡著了。‘希斯克里夫在那裡?’我說應該在穀倉。沉默許久後,我看見她流下淚來。難道她為她稍早的行為感到懊悔?有這可能嗎?我決定讓她自己講出來,不自作多情。她終於開口了,果真並非來道歉。‘天啊!我好難過喔!娜莉,你能為我守密嗎?’她跪在我身邊,迷人的眼睛望著我。看那楚楚動人的神情,我一時怒氣消了。”

“我答應她不說出去。她說,‘我太心煩了,不找你傾吐不行。剛才艾德加向我求婚了,而我已回覆他。在我告訴你我到底答應或拒絕他之前,你先跟我說,你認為我該如何回答他。’我沒好氣地說,‘我看還是拒絕比較好。你在他面前出了那麼大的醜後,他居然還向你求婚,這個人不有夠蠢的嗎?而若你願意嫁給這種笨蛋,不顯示你也是個天字第一號的大傻瓜嗎?’‘你這樣奚落我,我就不跟你說了!’她氣乎乎地站起來,但忍不住又說,‘我已答應他了,娜莉。快告訴我,我是不是做錯了?’我覺得好笑,‘你都答應他了,那還問我幹嘛?’‘我要知道這樣做對嗎?’我看出她心中的焦慮,雖那時我才22歲,且沒什麼經驗,但卻裝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架勢,仔細盤問她。於是我們展開底下的問答。”

“‘你愛艾德加嗎?’‘當然啊!’‘你為什麼愛他?’‘這是什麼問題?我就是愛他。’‘你一定要說出愛他的理由。’‘好吧!因他長得好看,且跟他在一起很愉快。’‘理由不佳。’‘他年輕又開朗。’‘理由仍不佳。’‘因為他愛我。’‘這毫不重要。’‘他將來會有錢,我想成為這一帶最尊貴的女人,我要讓所有的女人都羨慕我擁有這樣的丈夫。’‘這理由最糟。現在說看看你如何愛他。’‘像別人一樣相愛啊!娜莉,你很呆呢!’‘我一點也不呆,請回答。’‘我愛他腳下的土地、他頭上的空氣、所有他碰過的東西、他說出的每一句話、他的各種神情、他的各種舉動,甚至他的整個人及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歡。’‘能說說看為什麼嗎?’‘你在開玩笑吧!我可是很認真在回答呢!’”

“你這小姐怎會以為我在開玩笑?我說‘我一點都不是開玩笑。依你的回答,你之所以愛艾德加,是因他好看、年輕、開朗、有錢,而且愛你。最後一個理由其實無關緊要,因就算他不愛你,你仍可以愛他。而且即使他愛你,但沒具備前4個條件,你恐怕就不愛他了。’‘那是當然的。如果他醜八怪一個,我才不會愛上他。’‘但世界上比他更好看且更有錢的年輕人多的是,你怎麼不去愛上他們。’‘我沒碰到啊!’‘你總有機會碰到的。何況你的艾德加不會永遠好看、年輕,也不見得一直有錢。’‘現在是就好,我只管眼前,將來如何那管得到?那有人像你這麼挑剔的。’‘好吧!那就解決了。既然你只在乎眼前,那就嫁給林頓先生吧!’”

“我已不想再談了,但這位小姐仍意猶未盡。‘這件事我並不必得到你的同意,我就是要嫁他。但你還沒回答我,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百分之百正確,如果結婚的考量,是只需顧慮眼前的話。但你為什麼還在煩惱呢?你哥哥鐵定高興,艾德加的爸媽不會反對,你將脫離這個烏煙瘴氣的家,嫁進一個有錢又知書達禮的家,你跟艾德加彼此相愛,一切都那麼完美,煩惱從那裡冒出來呢?’‘從這裡,還有這裡,到處都冒出來,我相信這是個錯誤的決定。’她邊說邊敲自己的額頭、胸部、手及腳。”

“我要她別說了,但她還繼續說。‘若不是我哥哥將希斯克里夫弄成那麼低賤,我怎會想嫁給艾德加?如果嫁給希斯克里夫,是會貶低我的身分的。如今既然已不嫁給他了,所以,他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麼愛他。倒不是說他有多好看,而是他比我更像我自己。跟他在一起,我總是很自在,不像跟艾德加在一起,常得扭曲自己。’她講出真心話,但突然我發現,希斯克里夫就在這間起居室裡。只見他從長沙發後面無聲無息地站了起來,又靜悄悄地溜出去了。在聽到凱薩琳小姐說,嫁給他會貶低她的身分後,他就不想再聽了。專注在講話的凱薩琳小姐,則完全沒意識到他的存在及離去。我嘆了口氣,心想真是一對冤家。”

“‘怎麼了?’凱薩琳小姐忐忑不安地四下張望。‘約瑟夫快到家了,希斯克里夫說不定會跟著他一起進來,或早就已回來了。’馬路上傳來馬蹄聲。‘希斯克里夫應不會聽到我講的那些事吧!不過就算他聽到,他也不懂愛情是什麼吧!’‘我看不出為什麼就只有你懂愛情而他不懂?’我覺得可笑。我繼續說,‘如果他愛上你,那他將是天下最不幸的人了。因為一旦你成為林頓夫人,他便立即失去一切,包括朋友及愛情。他怎麼受得了跟你分離?他怎麼有辦法一個人孤孤單單地過活?’凱薩琳小姐驚慌又憤慨地說,‘分離?孤孤單單?誰會將我們分離?而有我在,他怎會孤孤單單?世上任何一個林頓都可以消失,但我絕不會拋棄希斯克里夫。艾德加必須去除對他的仇恨,至少要能容忍他。如果要與希斯克里夫分離,我寧可不嫁到林頓家。’”

“喘了一口氣後,她又說,‘娜莉,我懂了,原來你把我想成那麼無情無義。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跟希斯克里夫結婚,我們就會成為乞丐,我哥哥絕不會給我一先令的嫁妝。而嫁給林頓,我便能協助希斯克里夫,讓他脫離我哥哥的魔掌,且成為一個紳士。’我笑了起來,這位小姐已到結婚年齡,想法卻仍像個小孩子。‘怎麼幫他?用你丈夫的錢嗎?這是你為自己想當林頓太太,所提出最差的動機了。’‘怎會是最差?這是最好,且最崇高的動機。這世界上,如果我有最掛念的人,那就是希斯克里夫,他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即使其他人都不存在了,只要他仍存在,我就毫不擔心。而一旦他不存在,我便活不下去了。我對林頓的愛,有如樹上的葉子,會隨時間而變,像冬天會枯黃或掉落。但對希斯克里夫的愛,卻有如山上的岩石,那是永恆不變的。他隨時都在我心中,並不是用來歡樂的,而就是我自身的一部分。所以,娜莉,別再說我們會分離了,那是絕無可能的。人怎會跟自己分離?’”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XJS5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880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