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零七)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0/12/20 上午 11:02:15

207 咆哮山莊(七十九)

那晚引人入勝的故事聽完後,隔天洛克伍德便開始生病,應是前一天在雪地裡走太久受寒之故,畢竟希斯克里夫只帶他走了一半,後一半路是他跌跌撞撞自行走完的。幫他看病的醫生,仍是二十餘年前,幫凱薩琳恩蕭看病的那位,因而他覺得自己臥病在床,會長達將近4星期之久,並不足為奇。這期間希斯克里夫居然也來了,並送他一對進補用的松雞(grouse)。原本他覺得,他之所以會生病,這個惡棍(scoundrel)也脫不了責任。但希斯克里夫真誠地來探望他、坐了好一陣子,且跟他講了不少話,對一個不愛社交的人,他認為這很難得。再加上惡棍送他的松雞,他猜測應是這季節裡的最後兩隻,因而他也就不再以為這惡棍有多惡了。

有天晚上,洛克伍德找來狄恩太太,請她繼續講未完的故事。起先她不願意,因醫生曾建議他宜多休息。經他一再保證自己已好得差不多了,且說聽有趣的故事,尤其從擅長講故事的人口中所說出的,將有助康復,狄恩太太喝了迷湯後,便坐下繼續講故事。

“我隨著凱薩琳小姐來到畫眉田莊,她相當喜愛林頓先生,對她小姑,也就是林頓的妹妹,亦顯得很熱絡,當然兩兄妹也常關切她的適應情形。做為一個新嫁娘,她的表現,比我預期的好太多。這不是荊棘屈從金銀花,而是金銀花擁抱荊棘(It was not the thorn bending to the honeysuckles, but the honeysuckles embracing the thorn)。即並非雙方互相遷就,而是一方挺立,另一方卻順從。既遭不到違抗,又不會受到怠慢,一拳打在棉花上,這樣有誰還能使性子發脾氣呢?”

“我很快便發現,林頓先生戒慎恐懼地擔心凱薩琳小姐不高興。好脾氣的他,從不會為自己的事不滿。但若他聽到我對她沒好氣,或其他僕人不情願接受她無理的要求時,就很不高興。他曾找我嚴肅地談過好幾次,指責我不懂規矩,對女主人態度不佳。他說當他看到妻子煩惱,比自己被刀割還要難受。旁人覺得我對凱薩琳小姐常‘沒大沒小’,但多年來我跟她相處的模式就是那樣。她自幼失母,恃寵而驕,脾氣暴躁,一不如意,就像發瘋般。總要有人偶而棒喝她一下,讓她清醒,況且我有時也需要出點氣。但為了不讓主人太難過,畢竟他是個大好人,我還是儘量克制自己,再加上她現在已不是小女孩,而成為我的女主人了,我須有分寸。如此一來,家裡就很少有火爆的情況,凱薩琳小姐遂常沉默不語。她丈夫對她無比體諒,認為她之所以這樣,是3年多前那場大病的後遺症。偶而妻子情緒較好時,他的喜形於色,相當令人感動。”

“只是人的耐性都有其極限,沒有人是聖人。當年9月的一個傍晚,希斯克里夫出現了。那時我從花園採了些蘋果,正要進廚房,他叫住我,我花了些功夫才認出他,他整個人都變了,兩頰也大半被鬍子遮住。他說他想見我的女主人。當我仍在遲疑時,他一直催促我。主人夫婦正坐在樓上起居室的窗邊休息,沒辦法,我提心吊膽地上前,囁囁嚅嚅地說,‘有人想見您,夫人。’女主人問,‘他有什麼事嗎?’‘我沒問。’‘好吧!拉上窗簾,去準備茶點。’女主人走向大門。‘是誰?’主人順口問。‘一個女主人料想不到的人,’我特意故做輕鬆地答,‘不是別人,就是以前住恩蕭先生家的希斯克里夫。’‘什麼?那個吉普賽人?那個野小子(ploughboy)?你怎麼不告訴凱薩琳呢?’‘不能這樣稱呼他,女主人會很傷心的,他離家時,女主人的心都快碎了。他這次回來,她將高興萬分。’”

“林頓先生打開窗戶向下面喊道,‘親愛的,別站那裡,把客人帶進來吧!’很快地,女主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衝上樓,激動地摟住主人的脖子。‘喔!艾德加,親愛的,希斯克里夫回來了,他終於回來了。’她把他摟得更緊了。‘好了!好了!’她丈夫看起來很不爽,‘別為了這點小事把我勒死。又不是什麼異獸珍禽出現,不必興奮成那樣。’她略微遏制住心中洶湧而起的歡欣,說道‘我知道你從來沒喜歡過他,但為了我,你們得成為朋友了。我可以叫他上來嗎?’‘來這裡?起居室?’主人有點訝異。‘不然要去那裡?’女主人問。主人有些氣惱地說廚房可能較適合。女主人看著她丈夫,我冷眼旁觀,覺得她想笑或想生氣都有可能。”

“過了片刻,女主人說,‘不,廚房絕對不行。’她轉而對我說,‘娜莉,在這裡擺兩張桌子,一張給你的主人跟伊莎貝拉,他們是高貴的人;另一張給我跟希斯克里夫,我們是低賤的。’她再對主人說,‘這樣會讓你滿意嗎?親愛的!如果你不接受,那就趕快說,不然我要下去留住客人了。這事太令人高興,我很怕不是真的。’她正要衝下去,主人拉住她,先對我說,‘娜莉,你去把他叫上來’,又說‘凱薩琳,你可以高興,但不能太過火。用不著讓僕人竊笑,笑你把一個逃亡的僕人,當作親兄弟來歡迎。’”

“我下樓打開門,希斯克里夫正在外等著。他顯然期待被請進去,不囉嗦地隨著我走。我將他帶到主人夫婦面前,由神色可看出兩人剛才有激烈的爭辯。但女主人一看到她的朋友出現,立即喜上眉梢,飛奔向前,拉住他的雙手,將他領到丈夫面前。然後不管丈夫有多不情願,抓起他的手,塞到希斯克里夫的手中。在火光及燭光的映照下,我能清楚地上下打量希斯克里夫。他已完全變了樣,高大挺拔且身強體壯,纖細的主人站他身邊,好像輕輕一推便會倒下。他堅定的神情,顯得比主人老成持重許多。主人如溫室裡的花朵,他則有如一棵即使在狂風驟雨中,仍會屹立不搖的大樹。他的舉止稱不上優雅,但也不粗野。主人可能比我還驚訝,一時愣住,不知怎麼稱呼他,總不能叫他野小子。希斯克里夫放下他那隻纖細的手,冷漠地望著他,等他先開口。”

“終於,主人開口了,‘坐下吧!先生,林頓太太想起往日,要我給你一熱情的(cordial)接待。只要能讓她高興,我什麼都樂意去做。’希斯克里夫答道,‘我也一樣,特別是事情如果與我有關。我很樂意在這裡待一兩個鐘頭。’他在凱薩琳小姐對面坐下,她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彷彿擔心眼睛一移開,他就會消失似的。希斯克里夫倒不常看她,僅偶而瞄一下,但每看一眼,眼裡都閃爍著毫不掩飾的喜悅。他有恃無恐,旁若無人,享受他的愉悅。但林頓先生卻氣壞了,臉都發白了,尤其當凱薩琳小姐站起來走了過去,雙手抓起希斯克里夫的雙手看,同時笑得花枝招展時,他簡直氣到極點。‘明天一覺醒來,我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場夢啊!’她叫嚷道,‘我將無法相信,我不但看見你、摸到你,且跟你講了話。唉!希斯克里夫!其實我根本不該歡迎你,而應罵你一頓。你一去3年,毫無音訊。你從沒想到我嗎?’”

“‘比你想到我時還多一點。’希斯克里夫溫柔地說。‘凱西,我前陣子才聽說你結婚了。剛才在下面等候時,我把事情全部想了一遍,決定就見你一面,看完你驚訝及假裝高興的神情就夠了。然後便去找你哥哥亨得利算帳,我不想坐牢,因此事後會自行了斷。但你的真心歡迎,使我打消了這念頭。只是小心喔!下次可別改變態度。不過我相信你不會趕我走,但當時你真的讓我傷透心了。幸好你對我的離去,也難過無比,我講得沒錯吧!因此我們就扯平了。原諒我沒跟你聯繫,自從我最後一次聽見你的聲音以來,我一直艱苦奮鬥,而這都是為了你。’‘凱薩琳,如果不想喝冷茶的話,就到桌子這裡來。’被冷落一旁的林頓先生,儘量以平靜的語氣說,也真難為他了。又說,‘希斯克里夫今晚不管住那裡,都得走上一段很長的路,因此他不能待太久,再說我也渴了。’”

“凱薩琳小姐走到茶壺前面的座位上,伊莎貝拉聽到鈴聲也來了,我暫時告退。約10分鐘後,我被通知來收拾。凱薩琳小姐始終沒喝茶也沒吃點心,林頓先生則把茶碰灑在碟子裡,也幾乎沒動點心。這位特別的客人僅待了約1個鐘頭,便起身告辭。送他走出門時,我問他今晚住那裡?他回答,‘咆哮山莊。今早去拜訪時,恩蕭先生請我住那裡。’恩蕭先生請他去住?他去拜訪恩蕭先生?這是那一招?他走後我百思不解。難道他變得像個偽君子(hypocrite)嗎?準備來這裡大鬧一通?看起來不妙,我有預感,最好離他遠一點。”

“半夜,凱薩琳小姐溜進我的房裡,坐在我床邊,把我搖醒。‘我睡不著,娜莉。’這算表達歉意嗎?沒辦法,我坐了起來。‘愉快總要有人可以分享,但艾德加在生氣,除了一些賭氣的蠢話,其餘他都不想講。他說我在他那麼不舒服,又那麼疲倦的時候,還一直說個不停,既自私又不體貼。他只要不如意就裝病,我才說了幾句希斯克里夫的好話,他不知是真頭痛還是醋意大發,居然哭起來,我只好起身走掉。又沒地方去,於是來你這裡。’”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0477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93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