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一十二)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1/13 下午 09:23:17

212 咆哮山莊(八十四)

“我急著去找醫生,出了屋子,要往馬路走時,看到牆上掛著一白色的東西在掙扎,且嗚嗚叫。走近一看,原來是伊莎貝拉那隻心愛的小狗。牠向來是睡她房間的,這個時候,怎會在外面,是那個缺德鬼這麼狠心的?我鬆開牠,把牠拎到花園。這時,似乎聽到遠處有奔馳的馬蹄聲。已是半夜兩點,會有馬蹄聲,相當不尋常。但那時我腦海裡千頭萬緒,無法想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找到醫生後,雖是深夜,他仍快速換好衣服,且立即隨我往回走。在路上我將林頓夫人的病狀描述給他聽,我強調夫人現在常胡言亂語,雖周圍的人她通常仍能辨識,但腦裡似乎散佈著滿各種古怪的念頭和幻覺,有時簡直就是發瘋了。”

“醫生向來心直口快,不拐彎抹角,他表示夫人這次舊疾復發,情況恐怕相當不妙,存活看來不易了。他認為夫人原本身強體健,不會為了點小事就病倒。難道畫眉田莊出了什麼事,讓她氣急攻心?現在外頭傳出一些奇怪的說法。他問我夫人這次生病,是如何開始的?我將事情發生的經過,扼要告訴醫生。他說,‘林頓先生很難過吧!’我答道,‘豈只難過,要是夫人有個三長兩短,他心都要碎了。你可不要跟他講得太嚴重,否則他會嚇壞。’醫生道,‘我提醒過林頓先生要小心夫人的精神狀態,但他顯然忽略我的警告。他最近跟希斯克里夫很親近嗎?’我答道,‘希斯克里夫沒事就來田莊,但主要是因他跟夫人從小就認識,而不是因主人喜歡他。如今不可能再來了,因他對林頓小姐動歪腦筋,主人不會讓他再度上門。’”

“醫生說,‘我有可靠的消息來源,昨晚林頓小姐和希斯克里夫,在你們家附近的田園裡,相處約兩小時,他還力勸她就隨他一起騎上他的馬,遠走高飛。只是林頓小姐說她仍須準備一下,等下次見面時再跟他走。向我透露的人,沒聽清楚他們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你務必轉告林頓先生提防。’我聽了後心中充滿恐懼,丟下醫生快速往家裡走,有時還小跑步。回到家,發現那隻小狗仍在花園裡汪汪叫,我打開屋子的門,但牠不肯進去,卻在草地上嗅來嗅去。我有些疑慮,快速上樓進入伊莎貝拉的房間,果然房內沒人。跑掉了!唉!要是我早些進來,跟她講她嫂嫂的病情,或許會使她暫緩離家。但已太遲了。我不敢將這事報告主人,因眼前的不幸,就已讓他快承擔不了了。醫生一抵達,我便趕緊帶他進入女主人的房間。”

“那時女主人已睡著了,主人俯身注視著她。醫生檢查後,很有信心地說,只要讓她四周保持安靜,病情就會好轉。他私下告訴我,夫人面臨的危險,不見得只是死亡,終生神志錯亂,才可能更令人擔憂。那一夜我幾乎都沒睡,每隔一陣子就去探視女主人,而主人一直陪在女主人的房內,很可能根本都沒睡。早上,有個女僕緊張兮兮地說,小鎮裡正在流傳,昨晚午夜過後不久,林頓小姐及希斯克里夫,一起到鐵匠鋪修理馬蹄,那是來取牛奶的男孩講的。雖我早已知道,仍特地跑去看一下伊莎貝拉的房間,然後跟主人證實她不在了。主人聽後沒說話,我問他現在該怎麼辦?主人疲憊不堪地說,‘她自己要走的,她成年了,有權利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別再拿她的事來煩我了,是她不要我這個哥哥,而不是我不要她。等知道她住那裡後,把她的東西都送去給她。’之後,主人便再也不提他妹妹。”

“轉眼快6個星期了,仍毫無逃家者的音訊。在這段期間,林頓先生盡心盡力地照顧妻子,他日夜守護,無怨無悔地忍受一個神經衰弱,且經常有幻覺的病人。更神奇的是,他還助妻子克服可怕的腦膜炎(brain fever)。醫生雖佩服林頓先生的愛心及毅力,但也說,林頓先生將妻子從瀕臨死亡的邊緣救回,自己亦付出很大的代價,至少他犧牲了健康。林頓先生才不介意自己,當他看到妻子被醫生宣佈已脫離險境時,跪下禱告,不斷感謝上帝。他內心充滿盼望,想像著妻子能完全回到發病前的活潑狀態。有一天下午,主人要我把客廳壁爐的火生起來,他將夫人抱下樓,客廳已好久沒使用了。這一個多月來,夫人第一次離開臥室,來到溫暖又生意盎然的客廳,她覺得很舒適。到了晚上,雖她很累了,卻不願再回樓上臥房。先在客廳弄一張臨時的床,後來我們就在樓下佈置一個房間給她,就是你當下住的這間。”

“女主人受到這般無微不至的服侍,我衷心盼望她能康復。期待她能好起來,還有另一個很重要的理由,那就是她身上已有個小生命在醞釀。這個小生命誕生後,相信必會給林頓先生帶來無限的喜悅。尤其如果是兒子,他便有了繼承人,如此他的家產將來就不會落入那惡棍手中。”

“現在我來提一下伊莎貝拉的消息。她走後約6星期,給她兄長來封信,告知她已和希斯克里夫結婚了,且請她哥哥原諒。林頓先生沒回信,畢竟木已成舟,沒什麼好說了。又過了兩星期,一大早有人送來一封伊莎貝拉給我的信。這封信很長,似乎永遠結束不了。終於讀完後,我非常驚訝,才剛度完蜜月的新娘,卻過著有奴僕的日子。但再稍微一想,又覺得這結果並不足為奇。”

“伊莎貝拉的信裡說,由於沒收到兄長的回信,猜想他不是太生氣就是太悲傷,但她實在需要有個人可以傾吐,所以就給我寫信了。她與希斯克里夫前一晚來到咆哮山莊,才得知凱薩琳病得很嚴重,她請我告訴艾德加,她願不惜一切與他再見一面,而且當初她才離開畫眉山莊不到24小時,心就回到那裡了,且至今心一直待那裡。她極為想念哥哥及嫂嫂,很想飛奔回到他們身邊,但卻身不由己,他們可以任意責怪她,惟請不要以為她無情無義。信中最後一段,則僅是給我一個人看的。”

“她先問我兩個問題。首先問我以前住那裡時,人與人之間,就是這麼彼此如仇敵嗎?再問希斯克里夫是個人嗎?若是人,難道他瘋了嗎?若不是人,那他是個魔鬼嗎?她以為咆哮山莊是她的新家,但抵達後,希斯克里夫就丟下她不管。屋裡又髒又亂,僕人約瑟夫惡聲惡氣,完全不理會她需要的協助。凱薩琳的姪兒,也就是她哥哥亨得利的兒子哈雷頓,雖她一再友善地想跟他交朋友,他卻拿粗話罵她,且威脅她若不滾蛋,便將放狗來咬她。接著亨得利出現了,語氣中他對希斯克里夫相當顧忌,但東罵西罵,卻不甩她的需求。在這有如鬼屋的新家裡,她又餓又無助,真想回到4英里外,原本舒適的家。後來當她坐在樓梯口掩面哭起來時,約瑟夫還走到她面前嘲諷她。至於希斯克里夫,只會殘暴地對待她,且時常惡言相向。…。最後,她怨恨自己的可憐及自己的傻,但叫我不要將這些事,向畫眉田莊任何人透露,她盼望我能儘速去看她,不要寫信,而是人去,且帶點艾德加的隻字片語去。”

“這封信我愈看心裡愈沉重。天啊!這不過是她抵達咆哮山莊的第二天,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得下去?我一讀完信,立刻去見主人,告訴主人他妹妹已到了咆哮山莊,她給我來封信,信中對林頓夫人的病很關切,且對這裡很思念。希望他能儘速讓我帶個信去給她,表示寬恕她。‘寬恕?’主人說,‘我沒什麼好寬恕她的。娜莉,你不妨今天下午就去咆哮山莊,跟她說我並不生氣,只是為失去她而難過,特別是因我絕不相信她會幸福。我不會去看她,自她離家那刻起,我們便永遠分開了。如果她想為我做些什麼,就勸她嫁的那個流氓,要他趕快遠離我們。’‘先生,請你給她寫幾句話吧?’我懇求地說。主人答道,‘不必了。我跟希斯克里夫一家,必須少來往。不對!該永遠斷絕來往。’主人的冷漠無情,頓時使我情緒低落到極點。往咆哮山莊走去時,我一路都在想,如何將主人的話,向伊莎貝拉講得婉轉些。”

“伊莎貝拉可能從一早就在盼望我了。我走進院子時,看見她從窗裡往外張望。我沒敲門就進去了,天啊!原本窗明几淨的客廳,如今卻一片淒涼,真的是個破落戶了。如果我是伊莎貝拉,既然住進這裡,就至少打掃一下,待在像個豬窩的地方,怎會舒服呢?但雖才來第二天,她顯然已沾染上懶散的氣息。她的頭髮應從來這裡起,就沒梳理過。不知她今天洗過臉沒有,我印象中秀麗的臉蛋消失了,簡直是個黃臉婆。她這個模樣,絕不會吸引住任何人的。”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QCGT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1/8 下午 03:24:18

2003/10/20起第 5323896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