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一十三)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1/18 上午 10:32:44

213 咆哮山莊(八十五)

“亨得利不在那裡,希斯克里夫則坐在桌前看一些文件。一見我進門,他便站了起來,友善地問候我,並請我坐下。這屋子裡的一切,不只是人,也包括家具及地毯等在內,只有他顯得體面,我覺得他從未這麼氣派過。處境常會扭轉一個人的地位,如今他像個有教養的紳士,而他妻子卻十足像個邋遢的女人。伊莎貝拉迎向我來,伸出手來索取她期待的信。不想讓希斯克里夫以為我們間有什麼勾當,我僅搖搖頭,便逕自走到壁櫃附近放帽子。她沒看出我的意思,跟著過來低聲催我把帶來的東西給她。精明的希斯克里夫將一切全看在眼裡,他說,‘娜莉,給她吧!你一定有什麼要給伊莎貝拉,不用瞞著我,我跟她之間沒有秘密。’我想不必隱瞞了,便對他說,‘我什麼都沒帶,主人只叫我轉告他妹妹,他不會給她寫信,也不會來看她。’接著對伊莎貝拉說,‘夫人,主人要我向你問好,他希望你過得很幸福。他完全沒有怪你,他很想念你,但認為今後他家與你們家,該斷絕往來。’”

“這是我所能帶給伊莎貝拉,最友善又不違反事實的話。她聽後嘴唇不停地顫抖,坐了下來。希斯克里夫則靠到我身邊,問起凱薩琳的情況。我儘量挑能說的告訴他,但他追根究柢,我遂講出不少她生病的原因。我雖責怪凱薩琳自作自受,但也希望希斯克里夫就如林頓先生所期待的,不要去打擾他的家。我說,‘林頓夫人目前正在康復中,但性命雖保住了,恐怕無法回到以前的狀態。你要是真為她好,就永遠不要再去騷擾她了。甚至,就離開這一帶,走得遠遠的。你不必捨不得,因現今的凱薩琳林頓,跟你昔日的朋友凱薩琳恩蕭,已大不相同了。改變的不僅外表而已,性格的改變更大。那個不得不當她伴侶的人,如今只能憑著對她往日的回憶,加上世俗的人道及責任感,來維持他的一片柔情了。’”

“希斯克里夫強作鎮定地回道,‘你說得沒錯,你的主人,可能除了世俗的人道及責任感外,就沒什麼好依賴的了。但你認為,就憑人道及責任感,我便會將凱薩琳交付給他嗎?他對凱薩琳的感情,能與我的相比嗎?在你離開這屋子前,你一定要答應我,安排我與她見一面。注意!我不是在徵求你同意,我就是要見她。怎麼樣?’我急忙說,‘千萬不可,你別想通過我與她見面。你若遇到我的主人,後果將不堪設想,如此一定會要掉她的命。’希斯克里夫說,‘只要有你幫忙,就可避免,不是嗎?況且,如果他影響到她的性命,哼!那時我就將採取極端的措施了。你坦白告訴我,如果失去他,凱薩琳會不會很難過?我就是擔心她會太難過,才一直自我克制。但若凱薩琳已不把他放心上,我就會毫不遲疑地殺掉他。只要凱薩琳還想跟他在一起,那我就寧可讓自己慢慢死去,也不會動他一根毫毛。從這裡你便可看出,我與他對凱薩琳的感情深厚之別了。信不信由你。’”

“這人自吹自擂,令人受不了。我說,‘你簡直是想摧毀她復原的機會。在她已快忘掉你的時候,卻硬要喚醒她的記憶,使她再度陷入痛苦中。’希斯克里夫說道,‘你以為她快忘掉我了?娜莉啊!你和我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她每想到林頓1次,就會想到我1千次。但我曾一時糊塗,以為她把林頓看得比我還重。那瘦小子,即使傾全力愛凱薩琳80年,也抵不上我愛她1天。凱薩琳有顆和我一樣深沉的心,若林頓能獨自擁有她的全部感情,那海水便可裝進馬槽(horse-trough)裡了。哼!他在她心裡,並不如她的狗或馬可愛。他不像我,那有一點值得人愛?她怎麼可能愛上一個沒有一點值得愛的人呢?’”

“一直在旁邊聽的伊莎貝拉忍不住插嘴了,‘凱薩琳與艾德加彼此相愛,就如同任何一對夫妻,誰糟蹋我哥哥,我都不會保持沉默的。’希斯克里夫嘲諷地說道,‘你哥哥?他很愛你是吧!他任你在世上漂泊,自己卻過得舒舒服服的。’她回答,‘他不知我在受什麼罪,我沒告訴他。’‘那你告訴他什麼?你寫信了,對吧!’‘我就告訴他我結婚了,那封信你不是也看過嗎?’‘之後沒有再寫?’‘沒有。’我覺得該說點話了,‘我家小姐有夠可憐的,以前那麼光鮮亮麗,但看看她現在的模樣,如此憔悴,顯然有人不愛她。我知道是誰,不過我不想說。’”

“‘不是別人,就是她不愛她自己。’希斯克里夫無情地說,‘她很快便變成一邋遢的婆娘,因而早就不討我喜歡了。你相信嗎?才結婚第二天,她就哭著說要回娘家。其實,若不是她老愛擺出一副身分多麼高的樣子,這棟破舊的房子,跟她倒是蠻配的。我會將她看好,不讓她在外面亂跑,免得丟我的臉。’他這樣講實在很過分,我說,‘先生,你的夫人自幼起便養尊處優,讓人服侍慣了,你應該為她請個女僕。不管你如何痛恨林頓先生,你都不能懷疑你的夫人對你的一片真心。不然他不會拋棄娘家親友,以及娘家優雅且舒適的生活,而跟你住在這種荒涼又亂七八糟的地方。’”

“希斯克里夫依然是那麼狠心,他說,‘這全要怪她自己,與我無關。這個白癡婆娘,居然把我想成一浪漫的英雄。我只不過略獻殷勤,她就以為我會無止境地愛她。她懷著錯覺放棄一切,根本毫無理性可言。這麼容易便得手,我都不敢相信。我看她現在總算清醒了。當初她跟我走出畫眉田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心愛的小狗吊起來。她為牠求情時,我告訴她,我恨不得將她全家大小,除了一個人外,全都吊死。只是她可能以為那唯一的例外就是她,仍高興地跟著我走,真有夠蠢的。回去告訴你的主人,說我從未見過像他妹妹這般下賤的東西,她甚至玷辱了林頓家族的名聲。我要看她能忍耐到何時?她要是想走就趕快走,待在我面前所引起的厭惡感,遠超過我折磨她時所獲得的滿足感。’”

“這人簡直毫無人性。我說,‘希斯克里夫先生,這聽起來像是個瘋子講的話,你妻子恐怕以為你瘋了,才會對你容忍到今天。不過,既然你說她可以走,她一定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夫人,你沒被他迷昏了吧!不會想跟他繼續在一起吧!’伊莎貝拉氣壞了,‘娜莉!他的話一句也不要信。他根本不是人,而是說盡無恥謊言的惡魔。他早就說過我可以離開,我也試過,但我再也不敢試了。不過請你答應我,不要把他那些狂妄又不實的話,透露給我哥哥或嫂嫂。他的裝腔作勢,不過是想激怒我哥哥跟他拼命。他說他之所以娶我,就是為了能除掉我哥哥。但他絕對不會得逞,我會先死去。我祈求他忘記他那該死的謹慎,把我殺掉。我的人生再也沒有盼望了,我所能想像的唯一快樂,就是死去,或者看著他死去。’”

“希斯克里夫說,‘你說夠了沒?上樓去,我有話要跟娜莉說。’當伊莎貝拉上樓時,他嘀嘀咕咕地說,‘我才不會憐憫任何人呢!誰我都不會憐憫呢!蟲子愈扭動,我就愈想將牠的內臟擠出來。’我拿起帽子說,‘你那懂什麼叫憐憫啊?你這輩子可曾憐憫過誰嗎?’他知道我想走,立即說,‘放下帽子,你還不能走,過來這裡。告訴你,我非見凱薩琳不可。不論是說服你或強迫你,我就是要見她,而且不能拖。我發誓沒想惹事生非,也不想對林頓先生有什麼不利。我只想看看凱薩琳,聽她親口說說話,並問她有那些事是我能替她做的。’”

“我正想拒絕,他又開口了。‘昨天夜裡,我在畫眉田莊的花園裡,足足等了6小時,一無所獲,只好今晚再去。我每天都會去,直到找到機會進去為止。要是林頓遇到我,我將狠狠地揍他一頓,保證令他在我停留期間,動彈不得。要是他的僕人企圖攔阻我,看看這對手槍,他們不會被嚇跑嗎?你想想,由你協助放我進去,而不碰見他們,不是皆大歡喜嗎?這對你來說,只是輕而易舉。我到了後就會讓你知道,而一旦她獨自一人,你就悄悄地開門。我進去後,你負責把風,一直到我離開。神不知鬼不覺,你心安理得地做了一件善事,且沒人受到傷害,那不是很好嗎?’”

“他舌粲蓮花,但我可不是這麼容易被說服的人。我堅決不願意在主人家,扮演背叛的角色。而他為了滿足自私的願望,不惜破壞林頓一家平靜的生活,實在相當殘酷。我跟他說,‘她現在狀況不好,即使一件微不足道的事,都可能把她嚇得顫抖不已。突然而來的意外,我相信她是承受不起的。不要再堅持了,先生。不然我只好將你的陰謀報告我的主人,以讓他採取防範措施,保護他的家人,不讓有人闖入。好啦!我要走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9FA3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3/3 下午 05:41:55

2003/10/20起第 542273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