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一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1/23 下午 12:18:01

214 咆哮山莊(八十六)

“希斯克里夫的蠻橫遠超過我的想像。聽了我的話後他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豈能讓你走?沒辦法了,你得在這裡待到明天早上才能離開。你說凱薩琳無法承受見到我,真是莫名其妙。至於你說我突然去找她,會嚇壞她,這倒是有可能,我當然不想害她。這樣吧!你先告訴她,讓她有心理準備,在得到她的同意後,我才與她碰面,這樣不就好了!她對你們這些人都毫無興趣,一個人常處於孤獨中,情緒怎可能會好呢?至於那個令我作嘔的傢伙,根本是基於於世俗的人道及責任感,才勉強去照料她,如此想使她恢復活力,比在花盆裡栽一棵橡樹,且期待它長大,更沒指望。現在立刻做個決定,你是願意被我關在這裡,讓我自己大搖大擺地進入林頓家,有阻礙就排除,然後見到凱薩琳,還是願意一如以往,作我的朋友,遵從我的要求去做呢?如果你抗拒幫我,我就逕自去找她,不必待在這裡跟你浪費時間了。’”

“唉!洛克伍德先生,不要怪我,我拒絕他總共不下50次,但在他逼迫下,最後我仍不得不答應。我答應替他帶封信給女主人,要是女主人同意,則待下次林頓先生外出時,我會通知他。當他趕來後,我即支開其他僕人,並讓他溜進來。至於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老實說我並不確定。我只知道照他的意思去做,就能避免主人及家裡其他僕人受到傷害。而凱薩琳小姐若有心病的話,也能趁機化解。回家的途中,我心情無比沉重。喔!聽到聲音了嗎?醫生來了,我去招呼他,告訴他你好多了,今天可不必看診了。故事只好先告一段落。怎麼樣,我講的故事很乏味吧!”

狄恩太太走了後,洛克伍德先生仍沉浸在讓他回味無窮的故事中。故事裡的凱薩琳早已過世,而她的女兒,也就是希斯克利夫的媳婦,那位年輕的凱薩琳,是如此充滿魅力。他不禁想,如果自己迷戀上她,不知是否也會陷入困境?過了一星期,洛克伍德的病大致好了,而春天也快到了。這段期間,狄恩太太有空便到洛克伍德的房間坐坐,陸續講完她的故事。

“我將希斯克里夫寫給凱薩琳的信,隨時帶在身上,因不確定她讀了信後,會有什麼反應,決定等主人出去再交給她。每天我都不敢踏出屋子,因我知道希斯克里夫很可能在附近等待,若遇到他,我一定會受到他威嚇。3天過去了,信還沒交到她手中。第四天是星期天,全家都去教堂,只留下我跟一個男僕,負責照顧凱薩琳及看家,當然留下的還有凱薩琳。主人一行出去後,我跟男僕說,女主人好想吃橘子,要他去村裡買幾個。讓門開著後,我進入凱薩琳的房間,她正坐在窗邊的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麼,或只是發呆。‘你有一封信,夫人。由於需回覆,你得馬上看。要我幫你拆開嗎?’我邊講邊將信塞進她手中。她輕輕說了聲‘好’,我遂打開信。我瞄了一眼,信寫得很短。將信交給她時,她手縮了回去,信掉落於地,我撿起來放她膝蓋上。她久久沒有想看的意思。最後我問,‘要我念嗎?夫人,是希斯克里夫的信。’”

“女主人聽到希斯克里夫的名字為之一驚,露出痛苦回憶的神情,似乎想理出個頭緒。她拿起信,看到署名,嘆了口氣。我急著聽她的回音,她卻指著署名,以疑惑的表情看著我。我發現她並沒領會信中的意思。‘他想見你。他這時應在花園裡,急著等我帶回音給他。’有腳步聲,女主人屏息靜聽,原來等不及我的回音,眼見屋門開著,希斯克里夫抗拒不了誘惑,大膽闖進屋子裡來。他一時沒找對房間,因女主人的房間已換到樓下了。她示意我去帶他,但不必了,他已進來了。他快速走到她身邊,跪在地上,將她一把摟進懷裡。

“他拼命吻她,長達至少有5分鐘,其間沒說一句話。不過我看得很清楚,是女主人先吻他的。之後他直視著她,然後跟我一樣,認定她不可能復原了。死神已圈定她了,就看何時帶走她而已。‘喔!凱西,我的愛!我怎麼受得了啊?’這是他說出的第一句話,掩不住內心的絕望,他直盯著她,那麼專注,眼裡充滿悲傷與痛苦。凱薩琳也看著他,說‘怎麼了?希斯克里夫,你和艾德加都傷透我的心。你們都顯得很難過,好像值得可憐的是你們!但我不會可憐你的,絕對不會。你毀了我,自己卻活得好好的,這公平嗎?我死後你還打算活多久啊?’希斯克里夫原本是單腳跪著摟住她,這時想站起來,但女主人抓住他的頭髮,將他按下去。”

“女主人悲悽地說,‘我真想抓住你,直到我們兩人都死掉。我才不管你受過什麼罪呢!我正在受罪,你為什麼可以不必受罪呢?我下葬後你會快樂嗎?會忘了我嗎?20年後你會不會說:這是凱薩琳恩蕭的墳墓,我很久以前曾愛過她,我曾為失去她而傷心不已,但那已過去了。後來我又愛過許多人,對我而言,孩子比她更重要。我臨死前,不會因要去她那裡而喜悅,而是為要離開我的孩子而悲傷。你會不會這樣說呢,希斯克里夫?’‘不要把我折磨得像你一樣瘋掉。’希斯克里夫咬牙切齒地叫道,同時掙開他的頭,並站了起來。”

“我冷眼旁觀,覺得這兩人恐怕都離瘋掉不遠了。只見希斯克里夫惡狠狠地說,‘你都快要死了,還這樣跟我說話?你是中邪了嗎?丟下我後,你講的這些話將銘刻在我的心,而且愈久記憶愈清晰。這你想過嗎?你說我毀了你,你根本清楚這是胡說。凱西啊!你還知道,要我忘記你,等於要我忘掉自己,有這可能嗎?而一旦你安息後,我將痛苦地如同在地獄裡煎熬。難道這樣還不能使你那顆極自私的心,獲得滿足嗎?’”

“女主人喘著氣說,‘我是不會安息的。我並不是要你比我忍受更大的痛苦,而是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分離。如果我說的那一句話,令你感到痛苦,你就想以後我在地下也一樣痛苦,這樣你有覺得好一點嗎?再過來我這裡吧!你不肯再過來了嗎?’希斯克里夫走到她椅子後面,彎下腰摟著她,但沒讓她看到他那張激動的臉。突然他轉過身,走到壁爐前,背對著我們。女主人狐疑看著他一陣子後說,‘希斯克里夫,你怎麼離我那麼遠呢?親愛的!快快到我這裡來吧!’看他不來,她急忙站了起來,撐著椅子扶手。希斯克里夫聽到聲響後,將臉轉向她,那徹底絕望的神情,令人難忘。他噙著淚水看著她,胸口急劇地起起伏,顯然相當激動。女主人像是要往前撲,希斯克里夫快速過去抱住她。女主人鬆軟下去,看起來不省人事了。”

“希斯克里夫抱著女主人坐了下來。我立刻靠近探視,看女主人是否昏迷了。只見他像害怕失去她,將她摟得緊緊的。過了一會兒,女主人動了一下,我這才鬆了口氣。希斯克里夫瘋狂地吻她,一面狂怒地說,‘你現在讓我明白你有多殘酷了,既殘酷又虛偽。當初你為什麼瞧不起我?你為什麼背叛自己的情感呢?我不同情你,這是你自找的,你毀了你自己。沒錯,你可以吻我,可以哭,可以逼我吻你,可以逼我哭。但我的吻及眼淚,是要摧殘及詛咒你。你既然愛過我,那有什麼權利拋棄我?連魔鬼都不能拆散我們,你卻狠心地這樣做了。我沒有使你心碎,是你使自己心碎。且當你傷透自己的心時,也傷透了我的心。你以為我那麼想要獨存於世上?那有這種可能?那會是什麼樣的生活啊?’”

“女主人抽泣地說,‘別折磨我了。我要是有錯,那我已將要為此而死,這不就夠了嗎?何況你不是也棄我而去?但我不想責備你。既然我原諒你了,你也就原諒我吧!’希斯克里夫說,‘原諒是很難的。再吻我吧!別讓我看見你的眼睛。我深愛害我的人,但害你的人,我怎有辦法愛他呢?’兩人都沉默下來了,臉緊貼在一起,用彼此的淚水沖洗。心腸剛硬的希斯克里夫也會哭,令我不禁感動不已。但我心裡卻愈來愈著急,因我打發去買橘子的僕人已回來了,而且主人他們應也快回來了。我提醒兩人,‘禮拜已結束了,再過半小時,主人就會到家了。’”

“我這樣講並沒產生任何效果,只見希斯克里夫將女主人抱得更緊,她則一點都不像擔心的樣子。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焦慮萬分,最後不得不叫道,‘他就要到了,看在老天的份上,你快走吧!’希斯克里夫想放開他的同伴,說道,‘凱西,我不得不走了,但我隨時會來看你,等著我。’女主人盡力抱緊他,‘你不能走,我不放你走。’希斯克里夫安撫她,‘只離開1小時。’‘不!連1分鐘都不行。’她死不肯放手。這位闖入者聽到有人進屋的聲音了,頓時驚慌起來,說道,‘我非走不可,林頓馬上就會來了。’他想站起來,但她氣喘噓唏地緊抓著他嚷道,‘不行!這是最後一次了!艾德加不會傷害我們,不要走。希斯克里夫,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他低聲說,‘慘了!他來了。別出聲,親愛的,我不走了。他要是開槍射我,我會含笑而死去。’兩人又緊緊地抱在一起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A0SD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3/3 下午 05:41:55

2003/10/20起第 5422719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