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一十五)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1/28 上午 11:12:59

215 咆哮山莊(八十七)

“主人進屋子的腳步聲愈來愈接近了,他一回家就會先來看妻子。我緊張兮兮,但那兩人一直不理會我的警告,我氣呼呼地對希斯克里夫大吼,‘你就那麼愛聽她的瘋言瘋語?難道因她神志不清,你就想毀了她?現在我們全完了,主人、女主人以及我這個女僕,全都完蛋了,只有惹禍的你沒事!’林頓先生應是聽到我的聲音,腳步加快。看到女主人的手臂及腦袋都垂下來,我不禁心想,‘她昏了過去嗎?或是死了?唉!如果死了可能還好些,與其半死不活地成為家人的累贅,又給主人帶來痛苦,還不如一了百了,大家便立即得到解脫。’主人進房間了,愣了一下後,他奮不顧身地向闖入者衝過去。又驚又惱下,他臉色慘白。只是以卵擊石,我不知他為什麼那麼做,可能積怒已久了。幸好那惡棍並沒揍他,而是將女主人那副軟綿綿的軀體,往主人懷裡一塞。主人抱著愛妻,瞬時煙硝味沒有了。希斯克里夫說,‘聽著!除非你是個惡魔(fiend),否則奉勸你還是先救她,至於要跟我算帳,就等以後再說吧!’”

“希斯克里夫到客廳去了,主人跟我手忙腳亂,東試西試,終於讓夫人略微恢復知覺。但她誰都認不出來,茫然地望著我們,完全不記得她剛才做了什麼事。主人只顧為妻子擔憂,這時根本忘記要跟妻子那可恨的朋友算帳之事,我當然不會忘。一發現有空檔,便到客廳去勸他趁機會快走。我跟他說女主人已好多了,明天早上我會跟他說最新的情況。他說,‘走是沒問題,但我不會走遠,會守在花園裡。記住你的承諾,否則明天不管林頓那小子在不在,我都會進來。’”

“當晚約12點,你在咆哮山莊見到的那個小凱薩琳呱呱墜地了。那是一個只懷了7個月就出生的瘦小女嬰,而兩小時後,那位可憐的母親,就因難產過世了,脫離一切苦難。直到死前,她都認不得丈夫,也沒提起希斯克里夫。喪妻的林頓先生沉痛無比,一時也沒理會新生的女兒。還一件令人傷心的事,就是妻子沒給他留下繼承人。他的父親,財產寧可優先傳給自己的女兒,而不給兒子的女兒,這也算是一種偏愛。所以一旦主人過世,他的財產便會由他妹妹伊莎貝拉繼承。這一來就糟了,因財產將來便會落入她那惡棍丈夫的手中。小凱薩琳不但將一無所有,且會被掃地出門。我雖為她感到遺憾,在心中罵了她過世的祖父,也就是老林頓好幾次,但她的出生,間接導致女主人的過世,所以一開始我沒很喜歡她。不過後來我仍是盡心盡力地照顧她。”

“悲痛欲絕的主人,徹夜守著過世的妻子,天亮後我大膽地走出屋子,因主人睡著了。我當然是要去跟希斯克里夫講最新的狀況,不過如果他沒待在太遠處,由夜裡屋內的騷動、僕人出門,及醫生來的一片慌亂情況,應已察覺屋內一定出了大事。我想儘快把這可怕的消息告訴他,以了結這件事,卻又怕找到他時,悲傷讓我難以啟口。我很快看到他了,倚著一棵樹,神情憮然。不待我開口,他便說,‘她死了!你還沒來我就知道了。哎喲!手帕收起來吧!別在我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你們這些人,要哭就給我滾遠一點!凱薩琳才不稀罕你們的眼淚。’希斯克里夫不斷詛咒,後來且一再用頭去撞樹,都撞出血來了。我其實並不因此同情他,但卻不忍心就這麼扔下他,不過他吼著要我離開,我只好進屋子去了。”

“死於星期天深夜的林頓夫人,她的葬禮訂在星期五舉行。在那之前,她的靈柩並不蓋起來,停放在客廳。林頓先生日夜守靈,我知道希斯克里夫夜夜守在外面,我也知道,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溜進來。到了星期二傍晚,天才剛黑,主人由於過度疲勞,決定到床上稍微躺一下,這時我趕緊去打開一扇窗。有人可能覺得我吃裡扒外,居然去幫外人。但我知道,即使我不這麼做,堅韌不拔的希斯克里夫,也一定會逼迫我讓他跟他心愛的人,作最後的告別。而若我不從,他逕自闖進來也不是不可能,而我是阻擋不了的。在家裡有喪事的期間,平安就是福,為了避免讓家裡鬧得天翻地覆,乾脆主動協助這惡棍。”

“希斯克里夫幾乎無聲無息地進來,我特地閃開。他倒知道節制,停留時間極短暫。他離開後,地上出現一綹淡色頭髮,我確定那原本置於小金匣中,掛在林頓夫人的脖子上,將隨她入土。希斯克里夫取出後便任意丟棄,然後放進他自己的一綹黑髮。我將兩綹頭髮絞在一起,重新放進金匣中。咆哮山莊那邊,恩蕭先生有受邀來參加他妹妹的葬禮,他沒說不來,卻從頭尾都沒出現。伊莎貝拉則沒受到邀請,也沒來。因此葬禮只有畫眉田莊的主人、僕人及佃農等。而令村人驚訝的是,林頓夫人既未葬在林頓家族在教堂的墓園,也不葬在她娘家的墓園,而是在教堂墓地的一個角落。如今她丈夫也葬在那裡。”

“星期五出殯後,到了晚上,天氣突然變了。先是下雨,然後開始飄雪,最後下起大雪。隔天星期六下午,天氣陰暗又寒冷,主人待在房間,我則抱著哭個不停的娃娃,坐在客廳的的椅子上,將她搖來搖去哄哄她。這時突然門開了,有人走進來,一面喘著氣一面笑。起先我以為是那個女僕,沒看一眼便斥責她,‘怎麼敢在這裡胡鬧呢?給林頓先生聽到你就慘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答道,‘抱歉了!我知道艾德加在休息,但我忍不住高興。’她朝壁爐走過去,氣喘吁吁地說,‘我從咆哮山莊一路跑過來,不知跌了多少跤,現在全身疼痛。別這麼驚訝嘛!等我不再那麼喘時,我會好好解釋的。現在請你吩咐備車,送我去城裡,然後叫人幫我收拾幾件衣服。’”

“這位不速之客是伊莎貝拉,既然已經是希斯克里夫的夫人,怎麼自己一人來?只見她披頭散髮,全身濕淋淋的,穿著普通的居家服,腳上更只是一雙拖鞋,身上且毫無配件。另外,右邊耳朵下有一道不淺的傷痕,血跡還在。至於白皙的臉上,不是抓破,就是瘀青。而身體看起來像快累垮了,相當狼狽。我仔細打量她後,更加驚恐。我說,‘小姐啊!在你換掉那身濕衣服前,我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聽。而且已近傍晚了,你今天肯定去不了城裡,因此馬車就不必準備了。一切等明天再說。’她說,‘我一定要去,不管是走路還是坐車。不過穿得體面些我倒不反對。哎喲!血流下來了。’她堅持要我先執行她的指示,才允許我碰她。我拗不過這位固執的小姐,只好叫馬車夫備車,又找個女僕收拾她所要的衣服,然後才為她包紮傷口,並幫她更換衣服。”

“事情告一段落後,伊莎貝拉坐在爐邊一張椅子上,她說,‘娜莉!你來坐我對面,把那可憐的娃娃先放在一邊,這時我不想見到她。你千萬不要以為我一點都不為凱薩琳難過,我哭得很傷心。我離家前跟她鬧翻,你還記得吧!我不會原諒自己的,她其實是好心提醒我。不過那禽獸,他再怎麼傷心,我也一點都不憐憫他。把火鉗給我,這是我身上他的最後一件東西。’她將中指上那枚金戒指拿下,扔進炭火裡,再用火鉗撥一撥。‘結束了,他若想要我回去,就得再買一枚。他可能會來找我,藉機整一下艾德加,所以我不能久留,免得讓你們惹上麻煩。況且艾德加對我也不是那麼友善,我不會求助於他。我是逼不得已,才來這裡躲一躲。可惜亨得利打不過他,否則沒看到他給打個半死,我才不會就這麼跑掉。’”

“我要她慢慢講,不要激動,以免傷口裂開流出血來。她點頭表示同意,‘這倒是真的。不過這小孩哭個不停,把她抱走吧!讓我清靜一下,一個鐘頭就好,我不會久待的。’我拉鈴叫來一個僕人,將女娃交給她。然後問伊莎貝拉為何這麼狼狽地逃出來?且她究竟要去那裡,為什麼不就住這裡。她答道,‘這裡才是我真正的家,我是該留下來,我也很想留下,既可安慰艾德加,又能幫忙照顧孩子。但他不會放過我的,他太討厭我了。你以為他會看著我在這裡舒舒服服地過日子,而不會想來破壞嗎?因此我一定得逃得遠遠的。我當初是多麼愛他,沒想到他那魔鬼的天性,這麼快便顯露出來。凱薩琳從小便認識他,深切了解他的為人,卻如此傾心於他,簡直是中蠱了!但願這個魔鬼能從我的生活中,甚至從世上徹底消失。’”

“我說‘慈悲一點吧!世上比他更壞的人多著呢!’她恨恨地說,‘他那是人?我把心全交給他,他卻不屑地將它捏碎,這樣還想叫我對他慈悲?即使他為凱薩琳哭出血來,甚至呻吟到死,我也不會對他有一絲同情他。’說到這裡,伊莎貝拉哭了起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BIC1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3/3 下午 05:41:55

2003/10/20起第 5422686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