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一十六)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2/2 下午 05:59:00

216 咆哮山莊(八十八)

“伊莎貝拉擦掉眼淚後繼續說,‘你問我為什麼要逃跑?原本我因太沮喪,覺得一切不幸都是我自找的,因而早已心灰意冷,甚至希望希斯克里夫動手殺了我,一了百了。如今因我激怒他,他氣得要殺我,而我對一向謹慎、極能克制的他,居然能被我激怒,還蠻得意的。這種得意感,喚醒我的生存意志,於是我便逃走了。逃命當然要盡全力,但要是再度落入他手中,我也不怨天尤人,就任他報復吧!還有,亨得利昨天本打算出席葬禮,為此他前天晚上沒喝酒。結果早上起床後,因情緒相當低落,就一個人在那裡一杯又一杯地喝悶酒。最後你知道了,就去不成教堂了。天下竟然有這種人,沒為自己的妹妹送葬。從星期日到今天,希斯克里夫有如行屍走肉,晚上他就守在畫眉田莊,直到天亮才回家,然後就關在臥房,不斷地禱告。這個沒信仰的人,不知他究竟向那個神禱告,到了天黑他又出門。我很奇怪艾德加怎麼不找警察將他驅離。對我來說,這幾天雖為凱薩琳難過,但由於希斯克里夫對我們全都視若無睹,不必受他凌辱,我的日子過得很寫意。’”

“伊莎貝拉說,‘昨天晚上已快12點了,我仍坐在客廳的角落看書,亨得利坐在我對面,已停止喝酒了,卻什麼事也沒幹,像是在發呆般,哈雷頓及約瑟夫則應已睡熟了。外面北風呼呼,室內則有些淒涼。這時廚房的後門響了一下,打破淒涼的沉寂。希斯克里夫從你們田莊守夜回來了,我想應是突然而來的暴風雪,使他比前幾天提早回來。廚房那道門鎖住了,我們聽見他走向另一道門的聲音。亨得利望著我說,‘我要讓他在外面多待5分鐘,你不反對吧!’我回答,‘你將他整夜關在外面我也不在乎。’亨得利迅速鎖好另一道門後,眼露凶光地說,我們兩人都受他欺虐已久,難道我還想繼續忍受他嗎?如果我不像我哥哥一樣軟弱的話,我們可聯合起來把他幹掉。我立即跟他說,我早已受夠那惡棍了。但我要自保,只願進行不會有害自己的報復,我可不想只顧傷害仇敵,卻讓自己傷得更重。’”

“伊莎貝拉又說,‘亨得利說我什麼都不必做,只要坐在原處,保持沉默,很快他就會將希斯克里夫送上西天。他拿出一把刀,剛想吹熄蠟燭,我便將刀搶走,並要他住手。但他卻一直嚷個不停,我只好跑到窗前警告希斯克里夫,叫他別進來,因有人要暗算他。亨得利則對我破口大罵,將刀又搶回去,我只好坐觀虎鬥了。亨得利若有本事讓希斯克里夫一命嗚呼,我將謝天謝地。但我不會幫亨得利,免得若他不敵惡棍,我就慘了。這時希斯克里夫打破窗戶的玻璃,但因窗框太密,他擠不進來,他叫我開門放他進來。我說我不想犯謀殺罪,亨得利正拿著刀及槍守著,他這時不該進來。看起來我一副很好心的樣子,只是我卻忍不住取笑他的愛情太經不起考驗,我本以為失去凱薩琳,他就不想活了,沒想到才下那麼一點點雪,他就撤退了。他這時應躺在他愛人的墳上,像條忠心耿耿的狗,寧可凍死也絕不離開。亨得利衝到窗口,想看有沒有辦法刺到他,或開槍打他。’”

“‘娜莉,不要以為我太惡毒。我是不會去幫想殺希斯克里夫的人,連煽動人去殺他,我也都不幹。但當他奪走亨得利的槍及刀時,我仍相當失望。尤其想到我剛才嘲諷他的後果,不禁有些恐慌。希斯克里夫將刀在亨得利手臂上畫了一大道,隨即撿起一大塊石頭,敲掉幾根窗框,然後跳了進來。亨得利流了不少血,倒在地上呻吟。那惡棍用厚重的鞋子,對他又踢又踩,還抓住他的頭,不斷往石板地撞,我根本不敢看。惡棍且阻擋我,不讓我去叫約瑟夫。不過他倒是克制住了,沒讓亨得利致命,且終於累得罷手。當惡棍替亨得利包紮時(當然是亂包一通),我趁機跑去找約瑟夫。他來後一看震驚不已,卻不先幫他主人,反而忙著祈禱。那古怪的禱告詞,把我逗笑了。這一來提醒惡棍他還沒處罰我,他指責我跟亨得利串通對付他。這才不是事實,他忘記我曾數度警告他。他抓住我的肩膀猛搖,搖得我的牙齒格格作響,然後將我扔到約瑟夫身邊。當身體撞地時,我感到一陣劇痛,臉可能也變形了。’”

“‘娜莉,那惡棍是很有本事的,知道如何大事化小。他逼迫我扭曲事情發生的經過,使約瑟夫相信不是他先動手,而是亨得利發酒瘋想殺人。雖我講得結結巴巴,畢竟我不擅長說謊,但約瑟夫還是打消去報地方官林頓先生的念頭。今天早上,快接近中午時,我下樓了,只見亨得利坐在壁爐邊,面色慘白,應是傷勢的疼痛造成的。惡棍則倚著壁爐,氣色也很差。我猜他徹夜沒睡,且可能哭過。如果是另一個人,在他如此悲傷時,我會很同情他。但對這個人,看他愈痛苦我愈快樂。而雖趁虛而入有失風度,但不在他身體虛弱時,刺他幾下,我還有什麼機會呢?’”

“看伊莎貝拉講得起勁,我忍不住打斷她,‘小姐!這就太過分了,人家會以為你從來沒翻過‘聖經’呢?如果上帝已讓你的仇敵受苦,你便該滿意了,不可再補一刀。’她說,‘這道理通常是對的,不過對希斯克里夫,他讓我吃了那麼多苦,沒親自折磨他一下,我是絕不甘願的。’之後,伊莎貝拉又講她如何一再刺激希斯克利夫,到最後他抓起一把餐刀,朝她頭上擲去。刀子擊中她耳朵下面,刺傷她並讓她流了些血,但她不在乎,又講了一句更戳痛他的話。只見他猛向她衝過來,但被亨得利抱住,兩人倒在地上。她跑過廚房時,叫約瑟夫快去亨得利那裡,還不小心撞倒哈雷頓,然後便有如逃出惡魔屋,連跑帶爬,跌倒就爬起來,總算平安抵達畫眉田莊。她說寧可下地獄,也不想在咆哮山莊多住一晚。”

“伊莎貝拉講完後,喝了口茶,隨即站了起來,說她該走了。我一再懇求她再多待1小時,她堅決不肯。她踏上椅子,分別親了牆上艾德加及凱薩琳的肖像,也擁抱並親了我。我幫她戴上帽子,並圍上大披巾,她帶著當初離家時,留下來的心愛小狗,乘上馬車走了。我依依不捨地望著馬車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見。自此她便沒回來過,不過倒是經常與主人通信,他們兄妹和好了。”

“伊莎貝拉後來住在南方,離倫敦不遠。她離開後幾個月,生了個兒子,取名林頓(Linton),跟她娘家的姓一樣。據她說,小林頓從小身體便不好,個性也暴躁。有一天我在村子裡遇見希斯克里夫,她問我伊莎貝拉住在那裡,我當然不肯告訴他。但後來他仍從其他僕人那裡,打聽到她的住處,且知她有個兒子。不過自始至終,他都沒去騷擾她,這倒出乎我意料。或許並非他變良善了,而是他真的對她太厭棄。他並非不關心兒子,遇到我時,常會問起小孩的近況。知道被命名為林頓後,猙獰地笑著說,‘她希望我也恨他吧!’我說,‘她應希望你不要去招惹這孩子。’他說,‘等那天我想心血來潮的時候,我就會去把他要過來,走著瞧!’我常替伊莎貝拉擔心,她怎麼可能鬥得過那惡棍?幸好她在遭到此煩惱前,便已先過世了,那是凱薩琳死後約13年,小林頓年紀12歲多時。這是後話,我只是先提一下。”

“凱薩琳剛過世那幾天,主人都不跟人說話,等過了許久,他心情平復些時,我才告訴他伊莎貝拉來過的事。他知道妹妹已逃離她丈夫後,顯得很高興。像他這麼溫文和善的人,很少有人讓他那麼厭惡。凡可能遇到或聽到希斯克里夫的地方,他一律避開。悲痛加上這種厭惡感,使他有段時間,過著幾乎是離群索居的生活。他辭去地方官一職,教堂及村子也都不去了。他只願意待在自己的莊園,除了僕人及佃戶外,誰都不見。唯一離開莊園的時候,是去妻子的墳前,而且多半挑晚上或清晨去,那些時候較不會遇到人。”

“但主人畢竟是個極善良的人,所以很難一直誰都不理會,因而不會鬱悶太久。再加上亡妻給他留下一個女兒,他有了寄託。起先他沒太喜歡女兒,因女兒一誕生,妻子便過世了。但沒過太久,女兒便佔據了他的心。他為女兒取凱薩琳,與亡妻同名。過去他從不叫妻子的小名凱西,因希斯克里夫習慣這樣叫她。現在則以凱西叫女兒,如此女兒與亡妻,既有聯繫又有區隔。他極寵愛女兒,但與其說她是他的骨肉,倒不如說她是亡妻留給他的女兒。”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GEN9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3/3 下午 05:41:55

2003/10/20起第 5422732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