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一十七)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2/7 下午 11:20:38

217 咆哮山莊(八十九)

“我有時會拿主人與他的大舅子亨得利相比較,我跟他們都曾長期相處。兩人處境有類似之處,如都是好丈夫及好父親,且妻子都在產後不久過世,一個留下女兒,一個留下兒子。但兩人的表現卻迥然不同。我本以為亨得利的個性較林頓先生堅強,結果不然。亨得利遇到挑戰時,表現常很軟弱,林頓先生反而較能顯現出勇氣。可能因相信上帝,使林頓先生常懷著希望,亨得利則常陷入絕望中。”

“林頓夫人過世後不久,她哥哥亨得利也去見上帝了,相隔不到6個月。原本畫眉田莊對亨得利的近況並不了解,因那陣子兩家幾乎互不來住。當醫生來向我家主人報告這件事時,我震驚不已。我必須承認,他的死比林頓夫人的去世,更讓我難過。他跟我同年,那時才剛滿27歲。幼時我兩一起玩耍的種種情景,浮現在我眼前,猶如昨日一般清晰,我如死去親人般地悲傷大哭。‘他這生曾受到公平的對待嗎?’我不斷地思考這個問題。我請求主人讓我去協助處理後事,主人起先不肯,他不願跟咆哮山莊還有任何瓜葛。我不斷懇求主人,說恩蕭家現僅倖存一個孩童哈雷頓,而亨得利不但幼時跟我情同手足,也曾是我的主人,不論在情感或道義上,這時我都不該置身事外。我也提醒主人,哈雷頓是他妻子的姪兒,這孩子現已無任何比他更近的親人,他該當姪兒的監護人。他有責任去過問他大舅子的遺產,並料理其後事。”

“林頓先生不否認我講的話句句有道理,但他並無心去插手這些事。他吩咐我逕自去找他的律師處理,且允許我去咆哮山莊幫忙。他的律師同時也是亨得利的律師,我跑到村裡去找他,並請他陪同我去咆哮山莊。律師一口拒絕,且勸我別去招惹希斯克里夫。律師說亨得利的財產已全都抵押掉了,他是背著債務過世的,又說哈雷頓現在根本已是乞丐,那有什麼遺產可繼承?至於哈雷頓目前該做的,是祈禱他的債權人心存憐憫,對他寬厚些。”

“憂傷的約瑟夫樂見我去幫忙,若沒有我,從來只知禱告的他,應完全不知該怎麼料理喪事。希斯克里夫則說這裡並不需要我,但若我想留下也無妨。他說‘亨得利喝了一整夜的酒,存心醉死。今早聽到他房裡有如馬匹的喘息聲,我們便硬撞開門進去,卻怎麼也弄不醒他。我要約瑟夫去請醫生來,只是在醫生抵達前,他就斷氣了。’約瑟夫點頭表示同意此說法,但仍嘀嘀咕咕地說,‘我倒寧可由他去請大夫,我急救主人的本事鐵定比他強,我走的時候,主人可是仍活得好好的。’我堅持要將喪事辦得體面些,希斯克里夫說由我全權處理,但也提醒我,喪事的費用每一分錢可都是他出的。我懂他的意思,立刻告訴他我絕不會浪費。對亨得利的死,他既未顯示出高興,但也沒難過的樣子。只是有時我仍覺得,他的神情中似乎有些得意,有如大功告成般。”

“有一次我確定那時希斯克里夫是相當得意的。在亨得利出殯那天早上,只見他將哈雷頓舉起來放在桌上,向那個對父親的過世,尚不懂得難過的孩子說,‘我漂亮的伙伴(bonny lad),現在你可是我的了。以後我們來看,同樣的風吹向不同的樹,是否會造成不一樣的彎曲?’那孩子聽不懂這番話的意思,沒有回應,只興高采烈地撥弄著希斯克里夫的鬍子。我自然明白那段話中之含意,立刻警覺地說,‘這孩子必須跟我回畫眉田莊,這世上很多東西你能掠取,但最不屬於你的就是這孤兒。’他問,‘林頓有這麼說嗎?’我答道,‘當然,他特別交待我來領走孩子的。’那無賴說,‘好吧!這事我們先不爭論。不過我很想試試帶個孩子,依我的方式養他。所以去告訴你的主人,如果他想領走這個孩子,那我就得拿我自己的孩子來彌補。我不會憑白無故地放走哈雷頓,但我絕對有本事把另一個要回。記得告訴他。’”

“無賴那招把我嚇住了,我一點都不想為可憐的伊莎貝拉惹麻煩。回家後我轉達無賴的話給主人,他本就沒興趣去多管閒事,此事便因而作罷。我知道就算他有心干預,也很難如願。有那個紳士鬥得過無賴?而也只有無賴,才會以這種方式,扣留一個完全不歸他的小孩。無賴幹的壞事,還不僅於此。乞丐趕廟公,原本的房客,如今變成咆哮山莊的主人了,典型的引狼入室。希斯克里夫向律師提出佐證,亨得利恩蕭已將所有土地包括房屋都抵押給他,且另外還欠了不少。律師向林頓先生報告後,主人就無可奈何了。為了好賭,亨得利讓他的兒子哈雷頓既無法因繼承而成為鄉紳,反而得依賴他的仇人來養活。父親去世後,哈雷頓便整天聽他父親的仇人使喚,有如無工資的僕人,以換得能住在本該屬於他的屋子中。”

“那是一段悲慘時期,我老主人家中的恩蕭兄妹相繼過世。之後的12年,卻是一段快樂的歲月。這期間會令我掛念的事,差不多只是我家那小寶貝的小病小痛。但講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小孩不都是那樣?她有恩蕭家的漂亮黑眼睛及林頓家的白皮膚,姣好的臉蛋配上纖巧的五官,再加上金黃色的捲髮,連我都為她著迷。她心思細膩又充滿活力,給已淒涼多時的家,帶來溫煦的陽光。看著她,我常想到她母親。她有熱烈的情感,但與她母親不同的是,她能像鴿子般溫柔和順。她生氣時不會暴跳如雷,愛起人來也不會奮不顧身,而是深沉又溫柔。她當然也不是毫無缺點,由於是林頓先生的掌上明珠,三千寵愛在一身,有時難免有些任性。要是有那個僕人惹惱她,她的法寶便是說,‘我要告訴爸爸!’只要這句話一出來,少有人不讓步的。”

“凱薩琳直到13歲,皆不曾獨自出過莊園,主人偶而會帶她出去走個1英里(1.6公里)左右。除家裡之外,她唯一去過的建築物,恐怕只有教堂了。她似乎很滿意跟著父親,過著有如隱居般的生活。對她而言,咆哮山莊及希斯克里夫都是不存在的。但她對由家裡望出去,看得到的那片山,一直相當感興趣。有時會問山那邊有什麼?她何時能去瞧瞧?當她父親答應,等她長大便能去後,她幾乎每個月,便問她父親或我,她長大了沒有?”

“我說過伊莎貝拉逃離她丈夫希斯克里夫後,又活了12年多。林頓家族的體質都不算好,她最後究竟得了什麼致命的病,我不太清楚。有天她兄長收到她的信,說她已病了4個月,可能不久於人世了,懇求他去她那裡一趟。幫她料理一些事情,小林頓也要託付給他。她相信孩子的父親,根本不想撫養他。儘管主人通常不愛出門,這次仍飛快地趕去。臨走前,他吩咐我要看好凱薩琳,且一再叮嚀我,就算有我陪伴,也不能讓她出莊園一步。只是他沒料到,她會沒人陪就跑出去。”

“主人離開共3星期。頭幾天凱薩琳還好,就只是覺得無聊。之後便開始煩躁不安,我不懂如何逗她玩,只好讓她自己去玩。我要她在院子裡轉一轉,或騎著她的小馬在莊園跑一跑,回來後再告訴她的探險記。不管是真發生,或只是她想像出來的,我都耐心地聽。她每天高興地出門,在外面待的時間愈來愈長。我並不擔心她越界,因莊園出口的門,通常是鎖著的。雖然偶而會敞開著,但我想她不敢一個人出去。可惜我太小看她了!有天早上8點左右,凱薩琳跟我說,她今天是個阿拉伯商人,要帶著她的旅隊越過沙漠,我得為她及她的牲口準備充分的食物。牲口包括一匹馬及3隻駱駝,駱駝是由家裡的12小,3隻獵犬來代表。她將我給她的食物,掛在馬鞅的一側,戴著寬邊帽及薄面紗,以遮著7月的太陽。她快樂極了,踏著馬鐙,一躍上馬。我叮囑她不要騎太快、不要跑太遠、早點回家,但皆如耳邊風,我還沒講完,她便已帶著旅隊走了。”

“到了中午,凱薩琳仍沒回家,旅隊的成員中,那隻大獵犬先回來了。識途老犬加上懂得偷懶,累了就開溜,不陪它的小主人到處漫遊了。我不論往那個方向望去,都不見凱薩琳、小馬或兩隻小獵犬的蹤影。我有些著急,先是派人到各條路上找,後來就自己去搜尋了。有個工人在修理莊園周圍的籬笆,我問他有沒有看見小姐?他說早上看見了,騎著小馬跳過那邊較矮的樹籬,出了莊園,就不知往那裡走了?天啊!這小姐會去那裡呢?難道她一個人去山那邊嗎?那可多危險啊!從石崖摔下來怎麼辦?她若有個三長兩短,我對主人怎麼交待?我從工人正在修補的籬笆缺口擠出去,直奔大路,我一定要找到她!”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A5NG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3/3 下午 05:41:55

2003/10/20起第 542271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