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二十)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2/22 上午 10:02:11

220 咆哮山莊(九十二)

“我對小林頓未來的日子很擔心,雖不知有沒有效,仍跟希斯克里夫說,‘希望你對這孩子好一點,不然你就無法保住他太久。姻親不算,他應是你在這世上,所知唯一的親人了。’希斯克利里笑了起來,‘你放心,我會待他很好的。但我不准別人對他好,我要獨佔他,不讓他喜歡別人。你看著,我現在就開始待他好。約瑟夫,去給這孩子拿早餐來。哈雷頓,你這該死的笨蛋,幹活去。’兩人遵命離開後,他又說,‘我兒子是你們畫眉田莊未來的主人,在我確定他成為繼承人之前,我豈會想看到他死掉?他是我的兒子,我將得意地看著我的後代,成為我兩個死對頭家產的主人。我的孩子將雇用我死對頭的孩子,讓他們為了糊口,須辛勤耕種原本屬於他們父親的土地。只有想到這點,我才能容忍這瘦弱小鬼出現在我眼前。’”

“希斯克里夫繼續說,‘這孩子完全不合格,而且我恨他讓我想起若干往事。不過,若想到將來的得意,這一切便都沒什麼了。小鬼跟著我是萬無一失的。我會像你們家主人照顧他的孩子一樣,無微不至地照顧他。樓上他的房間早就佈置好了,應有盡有。另外,我已從20英里(32公里)外,給他找到一位教師,每星期來3次,他想學什麼,就教他什麼。我也交待哈雷頓要聽命於他。你看,一切都安排妥當。我一心要將他培養成一位具有優越感的紳士,使他能傲視群倫。但我感到遺憾,這一切最後可能都如鏡花水月,白花心思了。如果我希望上帝對我有什麼特別眷顧的,就是我會以他為榮。只是這麼一個臉色蒼白、哭哭啼啼的可憐蟲,看來只會讓我失望無比。’”

“這時約瑟夫端來一碗牛奶粥(milk porridge),放在小林頓面前。他才看一眼,便說他不吃。我發現這個老僕人,跟他的惡主人一樣瞧不起這孩子,但卻不得不隱忍下來,因希斯克里夫應已交待下人,要尊敬他兒子。‘不吃?’約瑟夫低聲重複。‘我不吃!把它拿走!’小林頓厲聲說。約瑟夫氣呼呼地將牛奶粥端到我眼前問,‘這有什麼不好?’希斯克里夫瞄了一眼也說道,‘嗯!到底有什麼不好?’約瑟夫有主人撐腰,頓時神氣起來,說‘這小孩還挺講究的嘛!跟他娘一個樣。’希斯克里夫怒道,‘不准在我面前提到他母親!就拿點他願意吃的東西來不就得了?娜莉,他平常吃什麼?’小林頓昨晚才剛到,我也不知他早上愛吃什麼,但猜想他現在沒太大胃口,遂建議給他一杯熱牛奶。”

“我看出希斯克里夫出於想整他對頭後代的邪惡念頭,不會虧待他自己的兒子。尤其他個性雖冷酷無情,但了解兒子體質虛弱,會對兒子較寬厚。回去我將就此觀察,安慰我的主人。現在我已沒理由待下去了,趁著一隻狗去跟小林頓親近,他忙著將牠推開時,我趕快開溜。但即使我關上門了,仍可聽到他發狂似地重覆喊著,‘不要丟下我!不要丟下我!我不要待這裡!我不要待這裡!’唉!不知那天才能再見到他,我非常不捨,但也無能為力,騎著小馬往回家的路上走。”

“回到畫眉田莊後,剛好遇到另一場大折騰。凱薩琳睡飽起床後,急著去找她表弟,得知他居然不吭一聲,一大早就走了,又氣又傷心,嚎啕大哭起來。林頓先生不停地安慰女兒,強調她表弟不久就會回來,但不忘加上一句,‘如果我能將他弄回來的話’,充滿淒涼味。所以,回來是毫無希望的。凱薩琳並未因此平息下來,她仍不時追問她父親,小林頓什麼時候回來?但時間是最好的淡忘劑,何況兩人其實只不過曾相處幾小時。她逐漸便不再提起他了。”

“小林頓幾乎與世隔絕了,我們根本見不到他。所以偶而我到村子辦事,若遇到咆哮山莊那位女管家,總會向她打聽林頓少爺的近況。這不但我自己關心,林頓先生也很關心。女管家每次講得都大同小異,他身體虛弱,且很難侍候,對什麼都百般挑剔。如晚上遲一點關窗便大吵大鬧、夏天也要生火、連約瑟夫的煙斗他也受不了等。而哈雷頓雖然粗野,心地其實不壞。他有時看林頓少爺孤單一人很可憐,會陪他玩一下。但結局常是一個破口大罵,一個放聲大哭,不歡而散。希斯克里夫愈來愈看他不順眼,兩人很少交談,主人一聽到他聲音就皺眉頭,對他很厭煩,若和他在同一房間,只要多待幾分鐘就受不了。但主人都儘量克制住,極少對他發怒。”

“我每次聽了女管家這麼數落他,都很擔憂。看起來林頓少爺不但健康未改善,且在咆哮山莊被認為只顧自己,因而很不討人喜歡。不知他本來個性就如此,還是由於待在那乖戾環境的關係。我為他的遭遇感到悲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當初如果留在我們身邊,相信不會落到這步田地。”

“凱薩琳16歲了,已是個婷婷玉立的迷人小姐。這年320日的一大早,經她向她父親爭取後,主人同意在我陪伴下,她可到荒野走走,但1小時內要回來。凱薩琳催我快點,她說她要去找紅松雞(moor game),看牠們築好窩沒有。她知道在那裡,前陣子她曾和爸爸去過。只是沒有父親陪同,她東尋西逛,一直沒找到。愈走愈遠,我感到累了,落後她許多。我呼叫她該回家了,她卻仍往前趕。最後,不知從那裡冒出兩個人抓住她,其中一個我確定就是希斯克里夫,我快步走到他們跟前時,才知希斯克里夫指控她在偷獵,或至少有偷獵的意圖,因她在搜尋紅松雞的窩。凱薩琳說,‘我並沒有想拿什麼,只是爸爸告訴我紅松雞生蛋了,我才來看看,但我什麼也沒找到。’希斯克里夫瞄了我一眼,看到我他當然就知道小姐是誰了。事實上,由這麼標緻的女孩,且又跟她母親長得頗像,他很可能早就就心裡有數她是來自那一家了。我立刻知道他不懷好意,因他問小姐她爸爸是誰?幾年不見,他惡棍的本質一點都沒變。”

“凱薩琳不卑不亢地答道,‘家父是畫眉田莊的林頓先生。我想你不認識我,不然便不會那樣對我說話了。’希斯克里夫嘲諷地說,‘你是認為你爸爸很有身分地位了?’凱薩琳好奇地看著他,‘你是什麼人?還有,那人我以前見過,是你兒子嗎?’她指著哈雷頓問。我雖已有3年沒見到哈雷頓,但他只是比以前高大及強壯,似乎仍如以往那般笨拙及粗魯,沒什麼長進。我覺得不走不行了,‘小姐,我們出來都已經有3小時了,你忘了爸爸只准你出來1小時嗎?’希斯克里夫一把將我推開,對小姐說道,‘他不是我兒子,我兒子待在家裡,你以前也見過。雖然你的保姆急著要走,但我覺得你們該到我們家坐一坐。休息一下再走比較好。就在附近而已,來吧!’我悄聲對小姐說,絕對不能去。凱薩琳大聲說,‘為什麼不行,我累了。何況他說我見過他兒子,我想他搞錯了,我怎可能見過?我猜得到他們住那裡,就是那棟叫什麼的?對了!咆哮山莊!幾年前我曾去過。’”

“希斯克里夫說,‘好了,娜莉,你講夠了。看她那麼高興,你也就順便來看看我們。哈雷頓,你陪這位小姐走。你跟著我走,娜莉。’我知道事情已失控了,叫道,‘不!她不能去那個地方。’希斯克里夫抓住我的手臂,我極力想掙脫,力氣卻遠不如他。不過凱薩琳已往山莊飛奔而去了,我不能不跟著去。那位被指定的護花使者,並未盡職,怯生生地溜走了。我說,‘希斯克里夫先生,你這是很不應該的。我知道你居心不良,她在那裡會遇見林頓,而等我們一回去,她什麼都會說出來,我將受我主人的責備。’這樣講有用嗎?我曉得沒有。因這惡棍豈會在乎我受責備?希斯克里夫說,‘對,我就是想讓她看看林頓。這幾天林頓氣色好一些,他可不是常適合見人的。你們運氣不錯。至於你擔心的事,等下就跟她講,不要把這次來訪的事說出去。安啦!’”

“我說,‘我確定你不安好心。’希斯克里夫說,‘跟你講無妨,我的用心光明正大。我要讓這對表姐弟彼此相愛,然後結為夫妻。我對你家主人很慷慨,他的寶貝女兒繼承不到什麼財產,等他死後,她就要被掃地出門。她要是順從我,嫁給林頓,便能不愁生計。’我頗不以為然,‘林頓很難說還能活多久,要是他死了,凱薩琳便成為家產的繼承人了。’他說,‘不,老林頓的遺囑裡沒有這樣規定。我兒子死後,他的財產便該歸我。但為了避免爭執,我希望他們結合,而且我已下定決心要達到此目的。’”

“其實在老林頓的遺囑裡,只寫到兒子林頓先生若無兒子,則家產由他妹妹伊莎貝拉繼承。之後怎麼處理便沒說了。伊莎貝拉死後,家產由她兒子小林頓繼承還算有道理。但若小林頓死後卻未留下子嗣呢?那繼承權不就該回到凱薩琳小姐了嗎?這惡棍卻厚顏無恥地說歸他!雖他裝做好心地說,‘為了避免爭執,我希望他們結合。’但若有任何爭執,也都是他製造出來的。我不禁替凱薩琳擔憂,如果她父親及小林頓都過世了,她恐怕很難鬥得過那惡棍,無法順利繼承家產。”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LEI0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3/3 下午 05:41:55

2003/10/20起第 542272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