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二十一)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2/27 下午 01:06:59

221 咆哮山莊(九十三)

“進了屋子,只見林頓站在壁爐邊,戴著帽子,正在喊約瑟夫給他拿雙乾鞋來,看起來才剛從田野裡散步回來。他還差幾個月滿16歲,個子算是高的。希斯克里夫問凱薩琳知道那人是誰嗎?她立刻猜出是他兒子。希斯克里夫說,‘這可不是你第一次見到他喔!想起來沒有?還有,林頓,不記得你表姐了?不是常吵著要我帶你去找她嗎?’凱薩琳叫道,‘什麼?林頓!是你嗎?好久沒看到你了,你已比我高多了!你真的是林頓嗎?’那年輕人走上前來,說自己正是林頓。凱薩琳熱情地親他,兩人彼此凝視。幾年不見,兩人都改變了不少。凱薩琳的模樣已完全是個淑女,面目姣好、身材凹凸有致,看起來健康又有精神。林頓則眉清目秀、舉止文雅,但就是纖細些,而且神情倦怠,看起來很慵懶。”

“凱薩琳對希斯克里夫說,‘這麼說,你是我姑父了!’她走上前親了他一下道,‘我就想我應該會喜歡你,雖然你一開始兇巴巴的。只是你們為什麼從不來看我們呢?我們住那麼近,4英里(6.4公里)而已,你們卻從不上門,真奇怪。’希斯克里夫說,‘我有去啊!不過都是在你出生之前。我去得太頻繁,次數多到惹人厭,只好不去了。唉喲!你要是還有多餘的吻,就賞給林頓吧!給我是浪費。’看到這惡棍待我家小姐如此親切友善,一時間我有個幻想,如果他想害她,看在她母親份上,應會心軟下來吧!”

“凱薩琳過來抱住我亂親後嗔怪我,‘娜莉!你很壞欸!居然還阻擋我進來。姑父,今後我要常來,有時且要帶爸爸來。你歡迎吧!’這位姑父答道,‘當然啊!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你父親對我有成見,我們曾大吵過。你要是跟他說你來過這裡,那他就不會讓你再來了。所以,今天的事你回家後絕對不能講,除非你不想再見到你表弟了。這裡你隨時想來就來,但在家裡務必守口如瓶,千萬不能說。’凱薩琳問他們為什麼吵架。希斯克里夫說,‘他嫌我太窮,配不上他妹妹。我得到你姑姑後,他自尊心大受打擊,永遠不會原諒我。’這時凱薩琳有意見了,說道,‘那樣不對,我遲早會跟爸爸講的。何況吵架的是你們兩個人,與我跟林頓無關。嗯!如果我不能來這裡的話,林頓,不然你來我們田莊好了。’她那弱不禁風的表弟立刻出聲反對,‘太遠了!走4英里路會去掉我半條命。凱薩琳,還是你來吧!沒有每天來沒關係,一星期來個一、兩次。’”

“希斯克里夫搖搖頭,不屑地看了他兒子一眼,低聲跟我說,‘娜莉!我恐怕你的小姐會白費功夫了,她很快將發現他一無是處,而把他踢得老遠。要是哈雷頓我就較不擔心。他看起來雖很低賤,我卻常希望他是我的兒子呢!如果他不是亨得利的孩子,我一定會喜歡他的。不過,我估計要得到她的愛,對他而言是高難度。嗯!有競爭才有進步,我決定讓他們兩個男孩爭風吃醋,以使我那個不成材的兒子振奮起來。唉!我看我兒子絕對活不到18歲。你看!他光忙著擦腳,噁心死了,也不看女孩子一眼,氣死我了。林頓!’那孩子問,‘什麼事?爸爸。’‘你不帶你表姐到附近走走嗎?’‘難道你不想舒舒服服地坐在這裡嗎?’林頓用一種他懶得動的語氣問他表姐。‘我不知道欸!’凱薩琳看著窗外,顯然很渴望能出去逛逛。她精力充沛,從來不是那種只想靜靜坐著,擺出一副柔弱小女子樣的女孩。”

“林頓仍坐著,向爐火靠近些,希斯克里夫起身走了出去。過一會兒,帶著哈雷頓進來,他剛洗完澡,頭髮仍在滴水。凱薩琳記得3年前來時,那位女管家的話,她已於1年前離職了,‘姑父,他真是我表哥?’‘是啊!他是你媽媽的姪兒,你喜歡他吧!’凱薩琳露出怪異的神情。她姑父問,‘怎麼了?難道他不是個小帥哥嗎?’那沒規矩的小姐踮起腳尖,在希斯克里夫耳邊不知講了句什麼,他哈哈大笑。哈雷頓立刻臉色大變,他對有人取笑他向來很敏感,這應是他覺得自己地位低下的關係。希斯克里夫對那位正在生悶氣的男孩說,‘你身價高起來了!哈雷頓!她在誇獎你呢!你現在陪她到農場走走。記住,要斯文一點,不可講髒話,也不可一直盯著她看。去吧!好好表現,讓她玩得開心。’”

“凱薩琳跟著哈雷頓走了,她不過是喜愛戶外,想到處逛逛,並非對哈雷頓有什麼愛慕之情。她知道跟他在一起,可能沒有太多話可談,最多就是哼著歌,自得其樂。希斯克里夫說,‘娜莉,我看那小子根本不知如何討好女孩子,一定就只是帶路,從頭到尾悶不吭聲。你還記得我在他這麼大時,不,應小幾歲才對,也是看起來傻傻憨憨的嗎?’我答道,‘那有!你並不傻,只是言行舉止粗魯,你根本就很陰沉,簡單講你是沒有教養。’我趁機講他一下,希斯克里夫不以為意,說道,‘我從他那裡得到很大的樂趣。如果他是個天生的笨蛋,我就不會有太多樂趣了。但他並不笨,我能體會他的感受,因我也曾有過。像我知道他現在正忍受著痛苦,但其實跟以後比起來,他現在的痛苦一點也算不了什麼。’”

“希斯克里夫停頓一下說,‘他永遠無法從粗野無知的深淵中逃脫,因已被我牢牢鎖住了,比當年他那個混蛋父親把我鎖得更牢。我也將繼續把他打入更深淵,讓他因他的粗野而洋洋得意。我教導他譏笑獸性以外的一切事物,因那些都屬愚昧及軟弱。我兒子廢物一個,但我卻讓他過著上等人的生活,使他自以為高高在上。哈雷頓是塊璞玉,卻只因身為亨得利的兒子,便被我當成一塊爛石頭。但我比亨得利成功的是,哈雷頓很喜歡我,對我服服貼貼。如果那天亨得利從墳墓中爬出來,罵我虐待他的後代,我將得意地看著他這唯一的後代,動手把他打回墳墓裡,氣他居然敢對他兒子在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大小聲。’希斯克里夫講到這裡,可能太得意了,發出一陣笑聲。我聽得毛骨悚然,但沒有答話。這人行為乖張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我已無言了。”

“林頓坐得離我們太遠,聽不清楚我們在說什麼,不過他這時顯得有些坐立不安。我猜他休息夠了,開始後悔沒陪女孩子出去。他父親看到他一直焦灼地往窗外看,對他吼道,‘起來,你這懶鬼,他們一定就只是在附近而已,快去找他們。’林頓聞言立即起身,但仍遲了一步,當他打開門時,他們已回到門口了。凱薩琳正在問哈雷頓,門上方刻得是什麼?他抬頭呆望,搔搔頭答,‘不過是些該死的字,我不會念。’凱薩琳驚訝地說,‘不會念?這些是英文啊!我只是想知道怎會刻在這裡。’林頓笑了,這是我們來之後,他第一次笑。他對他表姐說,‘他不識字,你能相信世界上有這種笨蛋嗎?’‘他本來就這樣嗎?我問了他幾次話,他都聽不懂我在問什麼。他是天生傻嗎?’凱薩琳一本正經地問,倒不是有意取笑他。在我們莊園裡,她從沒見過既不識字,且理解力像哈雷頓那麼差的人。”

“林頓又笑起來,傲慢地瞄了哈雷頓一眼,後者還沒搞清楚自己正在被評論。林頓說,‘他沒什麼問題,並不是弱智,就只是懶而已,懶得學習。哈雷頓,我講得沒錯吧!我表姐以為你是個白痴。你現在知道瞧不起讀書的後果了吧!’哈雷頓生氣了,以‘那有什麼鳥用?’答覆他平日的同伴。他正想再說,那表姐弟兩人卻笑了起來。林頓說,‘你講話為什麼非加個鳥不可呢?我爸爸才叫你不要說髒話,你馬上就講了。文雅一點!’看到我們家小姐笑個不停,哈雷頓不甘受辱,對林頓罵道,‘要不是看你娘娘腔,像個小妞,我早就把你撂倒了。你這可憐蟲!’哈雷頓邊罵邊往後退,在心儀的女孩子面前被嘲諷,雖又羞又惱,但有希斯克里夫在,他倒也不敢動粗。”

“那惡棍跟我一樣,將一切全看在眼裡,哈雷頓走掉時,他微微一笑,向那對表姐弟,投去厭惡的眼光。我知道他並不欣賞他們以為自己屬於上等人的態度。表姐弟嘰嘰喳喳地講個不停,林頓有數不清的哈雷頓之糗事可講,他不想想自己本身的弱點也不少。凱薩琳對那些尖酸刻薄的話,聽了津津有味,忘了被譏笑者是她表哥,真是毫無同情心。我開始不喜歡林頓,也不再同情他了。他父親瞧不起他,說他是廢物,至此我完全認同了。”

“凱薩琳一直捨不得走,林頓也一直纏著她。我們待到下午才離開,臨走時凱薩琳答應明天再來。我懷著不安進門,但幸好主人整天沒離開他的房間,渾然不知我們在外面待那麼晚才返家。在回程途中,我想讓小姐明白,我們離開的那家是些什麼人。但她很不痛快,‘不要再說了!你完全站在爸爸那邊,你一直對我姑父懷有偏見,不然不會騙我那麼多年,說林頓住在很遙遠的地方,沒辦法見到他。遠什麼?真是的!你不許再批評我姑父了,我也要責怪爸爸為何曾跟這麼好的人吵過架,一定是他的錯。’對這位任性的小姐,我能怎麼樣呢?只好不再多事去勸她交友要謹慎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B0CE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4/12 上午 09:54:59

2003/10/20起第 5537182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