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二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3/15 上午 11:29:42

224 咆哮山莊(九十六)

“我一路心情沉重,跟著凱薩琳到了咆哮山莊。我們從廚房那裡進去,想先確定希斯克里夫是否真的不在家。老遠便看見約瑟夫獨自坐在爐邊,嘴裡刁著煙斗,一旁還擺著一大杯麥芽酒(ale),一副很享受的樣子。進了屋子,凱薩琳便立刻跑到爐邊取暖,我問主人在不在家?沒有得到回答。我以為這老頭耳背了,又大聲問了一遍。他差不多是用吼的,‘不在!不在!回去!’這時客廳傳來喊叫聲,‘約瑟夫!要叫你多少次?爐火快熄了,你給我馬上過來!’約瑟夫沒有理會,繼續抽他的煙斗,管家齊拉及哈雷頓則都不見人影。我們聽出那是林頓的聲音,便進入客廳。聽到我們進來,林頓本以為是約瑟夫,罵道,‘我恨不得你凍死!’察覺罵錯人後,他立刻住嘴。”

“他表姐朝他奔去。他躺在長沙發上,頭靠在扶手,抬起頭來說,‘是你嗎,林頓小姐。’凱薩琳緊緊抱住他。他邊掙扎邊說,‘別、別親我,我喘不過氣來了。天啊!爸爸說你會來,你果然來了。’凱薩琳稍微鬆開他,為自己一直沒來看他,有點不好意思。他又說,‘請你關上門好嗎?那些可惡的傢伙不肯給爐火添煤,你們不關門的話,會冷死我!’我去弄了些煤來,這位嬌生慣養者又抱怨,‘唉!小心啊!有煤灰落在我身上了。’他持續咳嗽,看起來的確是有病在身,因而雖他將我們兩位客人,如下人般對待,我一時就不跟他計較了。等林頓看起來和緩些時,凱薩琳溫柔地說,‘林頓,見到我高興嗎?我來你有沒有好一點?’他說,‘你怎麼不早點來呢?你應該來就好,寫什麼信?又寫那麼長,害我得跟著寫一封又一封長長的回信,常快把我給累死了,我寧可跟你講話就好。咦!不知齊拉跑去那裡了,娜莉,你到廚房去看看!’”

“我剛才為他弄煤,他連‘謝’一聲都沒講,所以我不想再被他使喚來使喚去,遂說,‘那裡除了約瑟夫外沒有別人。’他煩躁地說,‘我要喝水。自從爸爸出門後,齊拉就自行放假了,我只好下樓待這裡。待在樓上,不管我怎麼大聲喊,他們全都裝著沒聽見。’我問他,‘你父親關心你嗎?’他答,‘關心?至少他有叫他們要稍微關心我一點。那些小人!你知道嗎?林頓小姐,哈雷頓那畜牲居然敢嘲笑我。我恨他,他們沒一個是好人,我全恨他們。’凱薩琳去廚房倒了杯水來,林頓叫她將桌上那瓶酒倒些進去。喝了大半杯後,他顯得舒暢多了,說她真好。凱薩琳見他臉上有了笑容很高興,將之前那問題又問了一遍,‘林頓,你見到我高興嗎?’”

“林頓答道,‘我很高興啊!只是我一直相當煩惱,因你不肯來,而爸爸堅持那是我的錯。爸爸說我畏畏縮縮,缺乏男子氣概,因此你根本瞧不起我。還說他若是我的話,早就取代你父親,成為畫眉田莊的主人。你沒有瞧不起我吧!林頓小姐。’凱薩琳說,‘叫我凱薩琳,或凱西就好了。瞧不起你?怎麼可能!除了爸爸及娜莉外,我愛你勝過愛世上任何其他人。但我不愛你的父親,如果他在,我就不敢來了。他會離開很多天嗎?’林頓答道,‘不會太多天。不過,獵季開始後,他會常到荒野去。他不在的日子,你可以過來陪我一兩個鐘頭。可以嗎?答應我吧!我想我不會對你發脾氣的,你不會惹我生氣,總是樂意幫助我,不是嗎?’”

“凱薩琳撫摸著林頓柔軟的長髮說,‘只要我爸爸同意,我就會抽出一半空暇的時間跟你在一起。林頓你真漂亮,好希望你是我弟弟。’他愉快地說,‘那你就會像喜歡你爸爸一樣喜歡我嗎?我爸爸說過,你要是成為我的妻子,你便會愛我勝過愛他及全世界其他人。所以,我希望你成為我的妻子。’凱薩琳嚴肅地說,‘不!我永遠不會愛任何其他人勝過愛爸爸。人們有時會恨自己的妻子或丈夫,但從不會恨自己的兄弟姐妹。你要是我弟弟,就可以跟我們住在一起,而爸爸也就會像喜歡我一樣喜歡你。’”

“林頓不同意有人會恨自己的妻子,凱薩琳卻堅持有。並舉林頓的父親恨他母親為例。我想阻止她的多嘴,但沒有成功。她將所有了解的內情,一古腦都說出來。林頓大為不滿,說她講的全是謊言。凱薩琳傲慢地說,‘這是爸爸告訴我的,爸爸從不說謊。’林頓反擊道,‘哼!我爸爸看不起你爸爸,說他是一個鬼鬼祟祟的傻瓜。’凱薩琳不高興了,‘你爸爸怎麼可以如此口不擇言?而你居然對我重複他講的話?他一定很令人厭煩,伊莎貝拉姑姑才會離開他。’林頓說,‘她沒有離開他,你胡說!’凱薩琳嚷道,‘就是離開他!’林頓說,‘那我也告訴一些你不知道的事,你母親恨你父親。’凱薩琳氣得說不下去了。林頓又補一句,‘她愛我父親。’凱薩琳臉脹得通紅,‘你這撒謊鬼!我現在恨死你了!’林頓唱道,‘她就是愛!她就是愛!’”

“林頓舒服地躺在沙發,對能讓凱薩琳那麼氣憤,似乎相當得意。我忍不住說,‘不要再講了,林頓少爺。我想那也是你父親編出來的故事吧!’林頓說,‘你給我閉嘴!當然不是。’他繼續唱道,‘她就是愛!她就是愛!’凱薩琳實在氣不過,她猛然推了那沙發一把。林頓立刻一陣咳嗽,咳了好久,連我都害怕了。被自己惹的禍嚇壞了,凱薩琳一直哭。我拍著林頓,直到他終於不咳了。他將我推開,凱薩琳也停止哭泣,坐到他對面一張椅子上。過了約10分鐘,我問道,‘林頓少爺,現在覺得怎麼樣?’他答道,‘但願能讓她感受一下我的感受。她真是惡毒又殘忍!哈雷頓從來沒碰我,從來沒打我。我今天本來好些了,卻…。’他的話被啜泣聲淹沒了。”

“凱薩琳說,‘我沒有打你。’她講得很小聲,免得又引起衝突。林頓哀聲不斷,一副很痛苦的樣子,鬧了約1刻鐘,顯然是特意讓他表姐難過。他表姐每說一次‘我很抱歉傷害你,林頓。’他的哀聲便更大了,真有演戲天份。凱薩琳被折磨到受不了,不得不說,‘我只不過輕輕推一下,你傷得不重吧!別讓我回家後還想著我傷害了你。回答啊!跟我說話,林頓!’林頓氣若游絲地說,‘我沒辦法跟你說話,你弄傷了我,我會因咳個不停,而整夜睡不著。你要是曾咳嗽的話,就能體會這個滋味。而在我痛苦的煎熬,且身旁沒人時,你卻能舒舒服服地一覺到底。要是你得度過那些可怕的夜晚,不知你會覺得怎麼樣?’他愈說愈自憐,還嚎啕大哭起來。我說,‘既然你過慣了可怕的夜晚,那你睡得不安寧,就不是小姐的責任了,因即使她沒來,你不也照樣如此嗎?你放心,她不會再來打擾你了。我們走後,你將可安靜些了。’”

“凱薩琳俯身傷心地問林頓,‘你要我走了嗎?’林頓氣呼呼地答道,‘對我造成的傷害,你無力彌補。你只會讓我更嚴重,非弄得我發燒不可。’凱薩琳再度確認,‘那我就走了喔?’林頓說,‘我已受不了你的嘰嘰喳喳,快走吧!讓我一個人安靜地待著。’我一直勸凱薩琳趕快走,但她就是在那裡蘑菇。由於林頓既不看她也不說話,無可奈何下,她終於向門移去。突然一個尖叫聲將我們喚回,只見林頓跌落在地上,躺在那裡不斷扭動,顯得很痛苦地呻吟。這完全就像一個被寵慣的小孩,耍賴在地上打滾,治他的最佳辦法就是不理他。但凱薩琳卻不這麼想,她驚慌失措,跪在他身旁,不斷喊他、安慰他及哀求他。最後,林頓總算安靜下來,但那是因他氣力耗盡,而不是因不忍心看到凱薩琳的焦慮。”

“我說,‘我把他抱到椅子上,然後他愛怎麼滾就怎麼滾。我們不是他的看護,沒辦法在這裡一直守著他。凱薩琳小姐,希望你已看清楚了,你沒有能力讓他好轉,他的身體狀況不佳,但卻不是因思念你造成的,你沒有一點道義上的責任。走吧!等他知道沒人會理會他的胡鬧,他就會安分下來。’心地善良的凱薩琳仍想為他盡些力,在他頭部放個靠墊,又去為他端來一杯水。他拒絕喝水,且頭在靠墊上很不舒服的樣子,他說,‘不行,不夠高!’凱薩琳加了一個靠墊,那令人火大的傢伙仍挑剔,‘太高了!’她絕望地說,‘那怎麼辦呢?’林頓自行移動,靠在半跪在沙發旁的凱薩琳身上,這樣他就滿意了,再也不抱怨太高或太低了。但換我不滿意了,‘不行!用靠墊,你有靠墊就夠了!林頓少爺!小姐已在你身上浪費太多時間,我們連5分鐘也不能再待了。我們必須走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6QBC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4/12 上午 09:54:59

2003/10/20起第 553707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