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二十七)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3/30 上午 10:38:39

227 咆哮山莊(九十九)

“沒錯,既然與父親約好了,凱薩琳就不會違抗。她對父親的愛是真誠的,也相信父親一心為她好,希望她過得好,而不要陷入險境。另一方面,主人知道自己已無法活太久了,對女兒的勸導,乃有如臨終贈言,希望她能銘記在心,走在正途上。過了幾天,主人對我說,‘娜莉,我在等我外甥的回信,很希望他能來這裡玩玩。跟我說實話沒關係,你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是不是有變好些了?或者說,有沒有變好的可能?’我謹慎地回答道,‘他就是身體很虛弱,缺乏年輕人的活潑開朗,要長大成人,我看是不容易。但有一點我大概可以確定,就是他雖有來自他父親的惡劣個性,但與他父親仍有所不同。如果凱薩琳小姐將來不幸嫁給他,而婚後他能脫離他父親掌控的話,他應不會不聽從她的約束。除非她因愛他,而傻乎乎地過分縱容他,但我想聰明的凱薩琳應不至於如此。反正您有很多時間來了解他,他目前才16歲多,還要幾年才成年,您有夠多的時間,來觀察看他是否配得上您的寶貝。’”

“那是個2月的下午,主人站在窗前,往遠處的教堂望去。他說‘有陣子我常祈禱,該來的事就快來吧!但最近卻害怕了。好像才剛結婚,怎麼就已快走到人生的盡頭了。娜莉,我和小凱西在一起,一直很快樂,我們共同度過不知多少個冬夜及夏日,她是我希望的來源,只要有她在身邊,我便有活力。但我曾在去年6月的某天傍晚,躺在她母親的墳堆上,期待我也能早日躺在下面,那時我也很快樂。我其實並不在乎林頓是希斯克里夫的兒子,只要他能給小凱西帶來安慰,使她不會因失去我而過度難過。但要是林頓軟弱到只能當他父親的傀儡,那小凱西怎能交給他呢?儘管這樣會讓她傷心,會使她在我死後,得孤苦伶仃地過活,我仍寧可在我還活著時,就告訴她我狠心的決定。說實在,將她交給上帝,甚至在我入土前,便將她埋進土裡,我都可能更放心些。’我說,‘那就將她交給上帝吧!萬一我們真的留不住你,我會終生陪伴她,當她的朋友及保護者,並隨時給她建議。凱薩琳小姐是個好女孩,根本不必擔心她會誤入歧途。況且她心地善良,而我向來相信好心有好報。’”

“春天一天天過去,主人的身體狀況並沒好轉,但他開始與女兒在庭園裡散步,這讓他女兒誤以為她父親正逐漸康復。其實這只是主人珍惜與女兒相處的時光,一股意志支撐著他。小姐17歲生日那天,也是她母親的忌日,外面下著雨,主人沒有出門的意思。我問他是否不打算去教堂墓地了?他說過幾天再去。他又給外甥林頓寫信,表示很想見他。如果他適合出門作客的話,他父親應會讓他來的。林頓回了封信,前半部看起來是他父親的語氣。他說父親不許他來田莊,但舅舅對他的掛念,讓他很感激,他希望能在散步時遇見舅舅。他請求舅舅不要讓表姐與他長久隔離。這部分應是他自己的話,他父親對自己兒子娓娓動聽的寫信本領,應相當有信心。認為他能輕易打動凱薩琳,最終並獲得主人的同情,讓女兒去跟林頓作伴。”

“他是這樣寫的,‘我並不要求她來我們家,但難道就因我父親不准我去你們家,而你也不許她來我們家,我便永遠見不到她嗎?請時常帶著她騎馬到咆哮山莊這裡吧!讓我們當著你的面說幾句話,我們沒做什麼壞事,不該受這種隔離的懲罰。何況你也沒生我的氣,你沒理由不喜歡我,這點你承認吧!明天給我來封溫暖的信吧!允許我在你覺得適合的地點與你們碰面,當然不要在畫眉田莊。我相信,一旦我們見面,你將會發現,我與父親的性格大不相同,他曾說我不像他卻像你。雖然我缺點不少,使我配不上凱薩琳,但善良的她,卻原諒我的每一個缺點。看在她的份上,你應也可原諒我。你問我身體怎麼樣,是有改善不少。但只要我失去盼望,發現只能跟家裡那幾位永遠不會喜歡我的人在一起,我的身體將永遠不可能好起來了,只會愈來愈差。’”

“主人雖同情他外甥,卻無法答應外甥的要求,因他身體狀況並不允許他陪同女兒到那麼遠的地方。他在回信中告訴外甥,也許他們夏天時可以見面。他請外甥多來信,他打算經由通信,給外甥安慰及打氣。我知道希斯克里夫必有什麼歹念,不會僅以兒子能跟他舅舅通信就滿足了。不過林頓倒是順從了,不時來信。奇怪的是,以他向來只想著自身的痛苦,又愛抱怨的個性,這些信裡並未提到身體狀況很差,只反覆強調他不能與情人相見,對他太殘酷了。還常暗示他舅舅須早些讓他跟表姐碰面,不然他就會開始擔心舅舅乃口惠而實不至,只是哄他而已。後來我猜想,應是在他父親的嚴格監控下,查看每封寄出及收到的信,所以他信中隻字不提他的病情愈來愈嚴重,身體已是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了。主人父女遂都未料到,那惡棍因深知兒子已活不久了,而急於進行他的大陰謀。”

“凱薩琳是我們田莊裡,林頓之強而有力的同盟。要知兩人同心其利斷金,在他們裡應外合、堅持不懈地努力下,終於說動主人,勉強同意他們於我的監護下,在靠近田莊的荒野上,每星期一起騎一次馬,或散一次步。這是因到了6月,主人的身體不但沒有好轉,且每下愈況,所以只能由我陪同。我了解主人的心意,雖他每年都從進項中撥出一部分,作為小姐的財產,但他自然希望,女兒能保有祖先留下的這片莊園,或至少能在短期內住回去。而要實現此心願,唯一的可能,就是讓女兒與他的繼承人結合,因林頓的繼承順序在凱薩琳之前。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這位繼承人幾乎跟他一樣,已日薄西山了。”

“雖我懷疑林頓的身體應不會太好,但既然他多次提議在荒野騎馬及散步,我不得不接受,他真的是在復原中。但這樣的猜測其實乃毫無根據,我誤判了!這其實不能全怪我,因我無法想像,世上會有那個父親,為執行自己那貪婪又無情的謀財計畫,且惟恐計不得逞,對垂死的兒子,會如我後來所知的,為了逼迫他顯出急切想相見的樣子,不僅窮凶惡極地對待他,且隱瞞他已病入膏肓的事實。不擇手段地將兒子當成謀財工具,這位父親可說已近乎瘋狂了。”

“當這對小情人總算能見面時,盛夏已差不多快結束了。凱薩琳騎上馬,我則步行隨著她,前去跟林頓碰面。到了約定的地點,她表弟並未出現,一個牧童在那裡等候,要我們再往前走一小段。我很不滿意,說‘看來林頓少爺忘了他舅舅的重要指示了,主人要我們待在畫眉田莊的地盤,不可越界。’但急切與情人會面的凱薩琳說,‘我們一見到他,就立即往家裡的方向走,很快便能進入我們田莊的範圍,不礙事的。’結果走了一大段,林頓才終於出現,那時離他們咆哮山莊,已不過4分之1英里(4百公尺)了。跟約定的不同,林頓並沒騎馬來。由於他躺在草地上。凱薩琳只好下馬,讓馬吃草去。林頓直到我們走近時,才站了起來,臉色蒼白,有氣無力的。我頓時嚷起來,‘林頓少爺,你根本不該出來的,你氣色實在太糟了。’”

“凱薩琳悲傷地上下打量著林頓,原本會有的歡呼變成驚愕。一看便知,不必問候了,她直接問他是否病得更嚴重了?他氣若游絲地說,最近已好些了。只見他渾身顫抖,抓著她的手不放。大概是太久沒見面了,他怯生生地看著她。真是我見猶憐,連向來對他有成見的我,那時都有點同情他了。凱薩琳不同意他這樣算好些了,她說,‘你病得更重了,不但更瘦而且…。’林頓打斷她,‘我累了,天氣太熱,沒辦法去散步,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吧!’說完不管凱薩琳同意不同意,他便坐了下來。凱薩琳明顯不喜歡坐下,因父親不准她進入咆哮山莊的告誡,她可沒忘記。但情況發展如此,她只好跟著坐下。林頓斜靠著她,有如小鳥依人。我心中感到一絲不妙,卻說不出為什麼。”

“凱薩琳儘量顯出高興的樣子,‘這裡有點像你的天堂。記得我們曾講好要在兩人各自最喜歡的地方,都一起待看看嗎?下星期你要是身體變好的話,就騎馬到我們田莊,體會我的天堂是什麼樣子。’林頓看起來完全不記得他們曾有過這段對話,而不但他對他表姐的話題沒興趣,他也無法說出什麼有趣的事給她聽。凱薩琳內心的失望,頓時表露無遺。”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78V9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4/12 上午 09:54:59

2003/10/20起第 5537109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