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二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4/4 下午 12:52:53

228 咆哮山莊(一百)

“我冷眼旁觀,發現林頓跟以往完全不一樣,像變了個人似的。以前他雖只知自怨自哀、愛使性子及折磨人,但對凱薩琳很依戀,非跟她在一起不可,因而她向來有辦法將他哄得服服貼貼。現在他卻有如一個沒感情的人,對凱薩琳顯得相當冷漠。凱薩琳跟我一樣,很快便察覺,與我們在一起,林頓一點都不快活。他有如被派來受罰,只想將‘刑期’度過,於是她毫不遲疑地說她要走了。這個提議,將他表弟從昏昏欲睡中喚醒。他惶恐地朝他們山莊看了一眼,央求他表姐至少再待半小時。凱薩琳說,‘你這麼不情願跟我在一起,那還不如舒舒服服地待在家裡。我看,今天根本不必講故事、唱歌或聊天,以拼命逗你高興了。我猜想,應該是過去這幾個月你長大了,已不再喜歡我來逗弄你了。如果是這樣,我留下來還有什麼意思呢?’”

“林頓說,‘就再坐一會兒吧!別誤以為我身體很糟糕,我只是因天氣太悶熱而沒什麼精神。你們還沒來時,我可是走來走去的。由於走了不少路,才讓我有點累了。回去告訴舅舅我身體挺好的,可以嗎?’凱薩琳答道,‘我會告訴他你這麼講,但我不確定你真的是這樣。’她凝視他,不明白他為什麼硬要講這種不是事實的話。林頓避開他表姐那充滿困惑的目光,說‘下星期四再來這裡吧!還有,回去後替我謝謝舅舅允許你來。對了!凱薩琳,萬一你遇見我父親,可別跟他說我無精打采、悶不吭聲。絕對別愁眉苦臉的,顯得對我失望透頂,就像你現在這個樣子,他會生氣的。’凱薩琳哼了一聲,說‘我才不怕他生氣。’林頓顫抖地說,‘可是我怕啊!千萬不要惹他朝我發火。’”

“我忍不住發問,‘林頓少爺,他對你很兇嗎?難道他對你已失去耐心,不再縱容你了嗎?’林頓看了我一眼,沒有回答。凱薩琳又坐了約10分鐘,這期間林頓垂著頭,一句話都沒說,像是睡著了,有時發出痛苦的呻吟。她也不去招惹他,免得他厭煩。她在我耳邊小聲說,‘我不明白我們待在這裡做什麼?看著他睡覺?既然他睡著了,我們就走了吧!爸爸應也希望我們早點回去。’我答道,‘那怎麼行,總要等他醒來。你本來那麼渴望見到他,但真見到他,卻又急著離開。’凱薩琳說,‘他為什麼想見我呢?我想不透。以前他脾氣不論再如何壞,我都還能喜歡他。現在他對我毫無興趣,我可就一點都不喜歡他了。他這次來與我會面,有如是被強迫。好像只是因不來將被他父親責罵。不管他父親用什麼方式,逼他來受這場罪,我才不想討好他父親呢!雖然看到他身體好些,令我感到欣喜,但他那副拒人於千里外的態度,卻使我相當難過。’”

“我問道,‘這麼說,你以為他的身體真的有好些了?’凱薩琳點點頭,‘是好些了。你知道,他以前總是誇大他的病痛,但我知道其實沒那麼嚴重。這次卻不為病痛哀哀叫,雖不會像他要我告訴爸爸的那麼好,但應是的確有轉好了。’我表示不同意,‘我覺得他目前病得極重。’這時原本躺在那裡昏睡的林頓,有如被驚醒般,坐了起來問道,‘有人叫我嗎?’凱薩琳回答,‘沒有,應是你在作夢吧!我實在搞不懂,怎麼有人能一早便在野外睡著?’林頓氣呼呼地說,‘真的沒有嗎?我以為我聽到我父親的叫聲。’他表姐說,‘沒有就是沒有,千真萬確。只有娜莉和我在討論你的身體狀況。林頓,你真比我們上次見面時強健嗎?跟我講實話。即使這是真的,我仍很肯定有一點是沒增強的,那就是你對我的情意。我說得沒錯吧!’”

“林頓回答,‘是的,我強健些了。’他說這話時,我好像看到他眼睛有點溼了。他仍覺得剛才有人叫他,四處張望。凱薩琳站了起來說,‘好吧!到此為止,我們該走了。不瞞你說,對今天的見面,我相當失望。不過,我不會對別人說,但那並不表示我害怕你父親。’林頓有如喃喃自語道,‘別出聲!他來了。’他緊緊抓住凱薩琳的衣服,不想讓她走。但聽他那麼一說,凱薩琳急忙甩開他,吹了聲口哨,她的小馬來了。‘我下星期四會再來這裡。再見!’凱薩琳說完跳上馬鞍,並叫我快走。我想她現在也明白了,林頓的父親,從沒安什麼好心,有如惡靈般,不管怕不怕,還是少碰到為妙。”

“林頓仍沉浸在他父親要來的幻覺中,對我們的離開,並未太在意。凱薩琳雖對今天的約會相當不滿意,但沒還到家便釋懷了,不再怪林頓,而是很憐憫他。林頓身體的真實情況,及在家的處境究竟如何,皆令她極為困惑。弄不明白這些,使她有些惆悵。我也有同樣的疑慮,我勸她先不要講,等我們下星期再去一趟,大概便能判斷了。回家後,主人問我們見面的情況。凱薩琳轉達他外甥的感謝,其他則僅輕描淡寫地講一講。我也沒多說,怕若講了什麼,讓主人起疑,那麼以後這對小情人便見不了面了。”

“主人的病情每天都在惡化,他現在已衰弱不堪了。我們原本想瞞著凱薩琳,沒必要讓她擔心。只是她那麼機靈,這種事怎可能瞞得住她呢?她知道父親隨時都可能離開人世,每天都儘量陪伴他。不論主人在臥室或書房,凱薩琳都待在一旁。七天很快便過了,當星期四又來臨時,凱薩琳沒有勇氣向父親提起要騎馬外出去看表弟的事。我幫她說了,也輕易得到允許。由於連日守護加上心裡悲傷,凱薩琳臉色都有點蒼白了,她父親也希望女兒能出去走走,換換環境並見見喜歡的人。我知道主人心裡抱著一期待,就是在他過世後,女兒不至於孤苦伶仃。主人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女兒。他一直以為,外甥既然長得像他,心地也必會像他。他對外甥的了解,主要經由書信,而從信中,根本看不出外甥個性上有什麼缺陷。眼看主人已快走到生命的盡頭,即使讓他知道真相,他也無能為力了。因而我根本不忍心去糾正他的錯覺,既然他誤以為可安心地離去,就讓他繼續誤會下去吧!”

“那是一個8月的下午,我們有點耽擱,晚了些出門。抵達上次的地點,老遠便看到林頓在張望。凱薩琳下馬後告訴我,她只會待一小下,要我牽著馬留在原地。我不能同意,因我並不放心讓她離開我視線,即使僅是短暫的片刻,於是我們一起走近林頓。他這次比較亢奮些,但不是因高興看到他表姐的關係,而較像是害怕。林頓沒頭沒惱,突兀地說,‘你們晚到了。你父親病得很嚴重吧!我還以為你不來了。’本來正想問候他的凱薩琳,對林頓的開場白顯然很不滿意。她說,‘你何不直接了當一點,乾脆明講你不需要我。這是你第二次把我叫來這裡,但我才一來便立刻領悟,這種會面,除了讓我們兩人都不痛快外,毫無意義。’林頓顫抖地望著他表姐,像是羞愧地哀求她別生氣。凱薩琳卻沒耐心忍受他的沉默,說道,‘我父親的確病得不輕,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忍心把我從他身邊叫走呢?另外,你既然巴不得我失約,何不先打發人跟我說不必來了?這樣大家不是輕鬆些。我得照顧爸爸,沒心情隨你玩些幼稚的把戲,也不想迎合你的裝腔作勢。’”

“林頓輕聲說,‘裝腔作勢?我有什麼好裝腔作勢呢?凱薩琳,看在老天的份上,別生這麼大的氣嘛!我沒出息又膽小怕事,任你怎麼瞧不起我,我都不怪你。但我不值得你生氣,要恨就恨我父親,別恨我。’凱薩琳厭煩地叫道,‘我受不了了,瞧!他在發抖呢!好像我要動手打他。林頓,要讓人瞧不起很容易,不必這麼拼命。算了!我要回家了,你讓開,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放開我的衣服。’她逕自往前走,林頓瘦弱無力的身體,立刻摔倒在地上,他抽泣地說,‘凱薩琳,有些事我不敢跟你說,但你要是走了,我就沒命了。我的這條小命,此刻正握在你的手裡。你說過你愛我,你要是真愛我,這時就不能走。我善良又美麗的表姐,也許你會答應的,他要我死在你身邊。’”

“凱薩琳見他如此痛苦,想起兩人昔日的恩愛,頓時拋開眼前的氣惱。她俯身去扶他坐起來,說道,‘答應什麼呢?留下來?林頓!你剛才說的那番話很奇怪呢!你有什麼話藏在心裡,好好跟我講。我相信你不會害我的,你一定不會幫任何人來害我的,我沒說錯吧!雖然你說你膽小,但總不至於膽小到出賣自己最好的朋友吧!有什麼該讓我知道的?趕快!你說說看!’”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O61T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1/4/12 上午 09:54:59

2003/10/20起第 5537250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