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一十一)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9/8 下午 05:07:11

111 傲慢與偏見(四十三)

園丁帶著眾人穿過草坪,往小溪走去時,伊莉莎白心念一動,停下腳步,回頭望一眼。從這裡可清楚看到大宅全貌。舅舅及舅媽,也隨著她停下來回頭看。咦?通往屋後馬廄的路上,遠遠出現一個人,那是誰?伊莉莎白慢慢能看清楚了,嚇了她一大跳,神出鬼沒,竟然是達西。達西的視線跟她對上了,有一瞬間,他驚訝得立定站住。自從漢斯佛德一別,這幾個月來,兩人彼此腦海裡全是對方,卻都不預期,會在此時此地相遇。達西很快就恢復鎮定,大步朝他們走過來。出於本能,伊莉莎白本來轉回頭,想繼續往前走,但立即領悟逃不掉,醜媳婦總得要見公婆,於是轉過身來面對他。

達西走近後,禮貌地問候伊莉莎白,她不知所措地回應。沒見過達西的嘉迪納夫婦,雖覺得他長得跟剛才肖像中的人物很像,一時卻不易相信眼前這位就是屋主。尤其不久前,管家才明確地說,他隔日才回來。但看到外甥女與他交談,及園丁畢恭畢敬的態度,當然便知道他是誰了。嘉迪納夫婦很識趣,刻意站遠一點,讓兩人單獨講話。

伊莉莎白其實希望舅舅及舅媽幫忙應付,因她跟達西兩人都很不自在。達西反覆問候伊莉莎白的家人,至於她何時離開龍柏園、在達比郡有去那裡嗎、住那個旅館、喜歡此地嗎?更是一直翻來覆去地提問。雖達西外表仍顯得很平靜,但伊莉莎白明顯看出,他心神不寧。不過對於他的狼狽,她卻笑不出來,因她的表現同樣失常。她幾乎是低著頭,不敢看達西,腦中一片混亂,心想“我怎麼在這裡出現?還趁他不在?他會如何想?天啊!真是丟臉丟透了!”她這輩子從沒這麼尷尬過。

自伊莉莎白認識達西以來,之前他幾乎不曾跟她話家常。即使連問候她的家人也很少,在漢斯佛德有一次,但不像這次問得很仔細。“非必要”的話,他向來是不愛講的。這轉變讓她相當驚訝,如今他比較“人性化”了。但雖他的提問,都是那麼簡單,但此時心裡七上八下,感到無比不安的她,卻對每個問題,皆回答得結結巴巴。最後,達西似乎不知該問什麼了,兩人不發一言地站了一陣子後,他彷彿大夢初醒般,突然向她告退,走向大宅。

在遠遠觀看的舅舅及舅媽,過來與仍呆立在原地,望著達西背影的伊莉莎白會合。他們讚賞達西,從儀表、長相,至談吐,樣樣誇個不停。只是伊莉莎白一句都沒聽進去,她陷入既羞愧又惱怒的漩渦中,默默地跟著大家走。但心裡如翻江倒海般地想過來想過去。他一定很瞧不起她,以為她既拒絕了他,卻又想了解他到底有多富有,偷偷跑到家裡來看,難道還想糾纏他嗎?而為什麼挑這種時機來?特地想碰到他嗎?真有夠蠢的!她痛恨自己。若早個10分鐘來,就很順利了。之前他們沒向管家表明身分,因而他不會知道來參觀的人是誰。10分鐘!上天要懲罰她嗎?因她太壞了,上次對他那麼疾言厲色。她不斷在心裡責怪自己,覺得今後在他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但伊莉莎白仍忍不住想到達西的改變。他變得那麼謙遜,溫和地問候她的家人不說,還跟她寒喧。雖都只有簡短幾句,卻已相當難得了。他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了!她想起在漢斯佛德時,不論是求婚,或隔天將信交給她時,他的口氣都是硬邦邦,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求婚沒有柔情蜜意,道歉也沒有低聲下氣,只能說那是達西風格。如今改變多大啊!為什麼會這樣?她難以理解。難道他也是因她不預期地出現,一時嚇到了,高傲的態度擺不出來?

園丁一路介紹景色,嘉迪納夫婦不斷讚嘆,有時且提些問題。伊莉莎白隨口附合,或簡短講些話,但心思卻飄得老遠。她很想知道,達西現在在想什麼?對她的看法如何?還很珍惜她嗎?他的日子過得快樂嗎?有什麼事讓他煩惱嗎?他雖態度十分客氣,比以往客氣百倍,但看起來並非鎮靜自若。是因不喜歡見到她嗎?或對她懷有怨恨?畢竟她拒絕他的求婚,且還狠狠指責他一頓。唉!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她現在就是在嘗自己種的苦果。舅媽問她怎麼心不在焉?她收回心神,不能讓他們查覺她有心事。

園丁告訴他們,莊園繞一圈有10英里。不妨估計一下面積。如果莊園是正方形,而10英里約為16公里,即每邊長約4公里,如此面積約16平方公里,相當於1,600公頃(5個紐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約315公頃)還大。只是不擅走路的嘉迪納太太,已走不太動了,她提議不要走太遠。於是眾人先沿著小溪走一段後,然後再往大宅走,馬車在那附近等候。伊莉莎白想道,“太好了!莊園的參訪,即將結束,可離開此地了。”喜歡釣魚的嘉迪納,觀察溪裡不時出現的鱒魚(trout),興趣濃厚。就在這樣慢慢往回走時,達西居然又從遠處向他們走過來。

伊莉莎白此刻的震驚,並不亞於剛才達西首度出現時。心想“怎麼又來了?他想幹什麼?要問我們為何還不離開嗎?這個人,還整我不夠嗎?”她一時緊張不已。但轉念一想,“好吧!這是他的家,他隨時想到那裡都可以,沒什麼大不了的。”她提醒自己,這次務必冷靜從容,且保持最佳儀態。不可如之前的驚慌失措,讓他看扁。於是她帶著燦爛的笑容,一無所懼地迎向他。

達西仍是客客氣氣,溫和有禮。問她逛得累不累?想進去大宅休息嗎?或需要他補充介紹嗎?禮貌不可輸他,伊莉莎白開始讚美莊園安適和平的美,令人心醉神迷。講到這裡,她突然警覺。糟了!這樣猛誇獎莊園,會不會讓他以為她別有居心?太噁心了,她再也講不下去了。趁她一時沒說話,達西請她介紹同伴,舅舅及舅媽此時都站在稍遠處。這時伊莉莎白才想起,她尚未介紹他們給達西,這實在很失禮。但當然也是因他昔日,甚至在求婚那天也是如此,都擺出高姿態,一副她的親戚,沒一個讓他瞧得起的樣子,使她壓根沒想過要介紹。如今他竟然主動且禮貌地表示,想認識他們,她在心裡笑了起來,難道他以為他們是什麼上流人士嗎?

伊莉莎白立刻介紹舅舅及舅媽,說他們住在倫敦,舅舅在經商。她偷偷瞄他一眼,想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會覺得他們的低下身分,辱沒了他嗎?避之唯恐不及,想趕快脫身嗎?很後悔認識他們嗎?她腦中浮現一個又一個的猜想。豈料達西非但沒走開,還親切地跟嘉迪納攀談起來。啊!在他面前,不會讓她感到臉紅的親戚了,她有了耶!伊莉莎白忍不住欣喜若狂。她站立一旁,專注地聆聽他們的談話。嘉迪納博學多聞,才智品味皆相當出眾,又進退有據。他跟達西談得很融洽,不論談吐及應對,均讓伊莉莎白頗引以為榮。後來話題轉到垂釣,達西熱誠地邀請嘉迪納,只要他在鄰近,隨時歡迎他到莊園釣魚,且表示釣具莊園都有,他可逕自拿去使用,並指引他那裡較適合垂釣。

由於提到釣魚,嘉迪納遂隨著達西,再度往小溪走去,舅媽挽著伊莉莎白的手臂,跟在後面。她不時看一下外甥女,訝異達西的舉止,跟外甥女以往所描述的大不相同。伊莉莎白雖什麼都沒說,但心裡卻相當得意,對達西的表現萬分滿意。她已毫不懷疑,他對待舅舅親切友善,完全是給她面子。達西的確變了。她反覆思量,“為什麼他會有這麼大的改變?而又變到什麼地步?他現在變得如此溫和,是為了我而改變的嗎?喔!不可能!我在漢斯佛德曾那樣斥責他,他不恨我就已難上天了,豈會為我做這麼大的改變。無論如何,他不可能仍愛著我,天下沒這種人。”

看了一下水邊的植物後,嘉迪納太太實在走不動了,於是由丈夫攙扶著她,換成伊莉莎白跟達西走在一起。經片刻沉默後,伊莉莎白覺得,不管他怎麼想,還是該讓他了解,她來這裡前,有先確認他不在家。所以她一開口便表示,他此時返家,大出她意料之外,因她來之前,已先問過投宿的旅館,得知他這時不會在莊園。她又說,進入大宅參觀時,她舅舅也問了管家,得到的答案,亦是他明天才會回來。達西回應,“管家說得沒錯,本來的計畫的確是這樣。但因後來發現,有些事得跟總管商量,因而提早一天回來。”他又說“就只有我先回來,其他4人仍明天才返回。而裡面除一位外,你都認得。”伊莉莎白一聽,便知道她認得的人是誰了。達西接著說,“我想你猜到了,就是賓利跟他姐妹。”伊莉莎白微微點個頭,並看了達西一眼。由他的表情,她判斷他與她一樣,思緒都回到上次兩人提起賓利的時候。她不禁百感交集。幸好,人面依舊在,沒有不知何處去。

一陣停頓後,達西說,“明天到的4個人裡,那位你不認得的,對你慕名已久,很渴望能認識你。若你允許,趁你們還待在藍頓期間,我想將舍妹介紹給你。希望你不會覺得我的要求太多。”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7BF6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230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