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一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10/6 下午 03:02:00

118 傲慢與偏見(五十)

班納特再不愛寫信,也仍儘速寄出他的感謝信。而嘉迪納的回信,更是很快便抵達龍柏園了,他做事一向很敏捷。這封信主要是通知班納特一家,威克姆將離開民兵團了。千夫所指,無病而死,出了這麼嚴重的醜聞,在原本的民兵團恐怕待不下了。有人協助威克姆,加入駐紮在北方的正規軍隊。雖得到遙遠的北方,但至少如果願意的話,可重新做人。否則待在有熟人的地方,將一輩子被人指指點點。嘉迪納說,威克姆已提供其所有債主的名單,及各欠下的債款。他保證每位債主都能拿得到錢,但先得跟各債主確認金額。在布萊頓的部分,他請佛斯特上校協助,信已寄出。在梅里墩的部分,則請姐夫協助。待一切確定後,一星期內,便會搞定,債務全將結清。最後,嘉迪納說,妻子告訴他,莉迪亞希望在離開南方前,能回龍柏園一趟,見見家人。

班納特跟他的女兒,都看出讓威克姆遠走高飛的好處。至於班納特太太,當然相當失望,她本來想在鄰近龍柏園的區域,幫女兒及女婿找棟房子,她完全不管他們是否負擔得起。如今房子沒必要找了,因他們要搬到遠方。今後不知多久才能見一面,她開始難過了。幾個女兒都向父親爭取,讓小妹在前往北方前,能回家一趟。起先班納特嚴厲拒絕,但經不住妻女一再懇求,遂在寫信給妻舅時,同意婚禮結束後,這對新人可以來訪。雖替妹妹向父親講了不少好話,兩個大姐姐以己度人,都以為莉迪亞回到家裡時,必然很難堪。伊莉莎白且很納悶,威克姆怎會還好意思來她們家,且一住10天?

家裡派馬車到約定的地點,去接這對新婚夫婦。班納特太太以無比的熱情,歡迎她的小女兒及小女婿,班納特則表情嚴肅,幾個姐姐都也沒有很自在。充滿結婚喜悅的莉迪亞,像隻花蝴蝶,抱這個親那個,當然除了她父親之外,他一直板著一張臉。威克姆顯得輕鬆自信,親切溫暖地與每個人打招呼。兩人如此從容的態度,更讓班納特臉色難看。珍相當震驚,跟她預期見到的情景,完全相反。她原本還想,若他們滿懷羞愧,坐立不安,她一定要出手相助。畢竟是自家妹妹,而新姑爺來者是客,更要善待他,這場歸寧,務必得讓兩位新人覺得很受歡迎。伊莉莎白也很氣惱,這麼多人為她焦慮、為她付出,莉迪亞卻看不出有一點愧疚。相隔數月,她毫無改變,依然我行我素,且不斷旁若無人地大呼小叫,要每個姐姐都恭喜她。她還問母親,這裡的鄉親,是否都知道她結婚了?

相較於珍與伊莉莎白的侷促不安,威克姆則一直保持微笑,神色自若。他恰好坐在伊莉莎白旁邊,問她當地幾位他熟識者之近況,其中包括若干債主,還說要去拜訪他們。替他擔心會被人指指點點?伊莉莎白覺得一群人都太多慮了。這對夫妻的沉著,真能媲美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晚餐時,莉迪亞要大姐讓位,因她結婚了,該坐在原本珍身為大姐的位置。伊莉莎白都快受不了了。他們待的那幾天,愛炫耀的班納特太太,經常帶著小女兒外出,四處走訪。不必聽莉迪亞吹噓結婚有多好,讓幾個未婚的女兒鬆了口氣。班納特太太也常在家裡辦聚會,大家也都覺得這樣很好,避免光是自家人在一起的尷尬。

有天早上,莉迪亞與珍及伊莉莎白坐在一起。莉迪亞描述她的婚禮,伊莉莎白完全不想聽,她上次講時,伊莉莎白特地走開了,這次仍不感興趣,但莉迪亞不管,逕自講她的。講啊講,就提到達西。“達西也參加?”伊莉莎白驚訝萬分。莉迪亞說,“是啊!他跟威克姆一起去。可是天啊!我居然說出來,我一再答應要保密的,卻全忘了。這下威克姆要怪我了。”珍當機立斷,“如果這件事該保密,那此話題便該停止,我也不會往下問。”“當然,什麼都不該問。”伊莉莎白有止不住的好奇心,當下便想知道究竟怎麼回事,卻只能隨著珍這樣說。莉迪亞其實並不在乎保密的約定,她說“謝謝你們不問,否則我一定什麼都講出來,那威克姆就會氣壞了。”雖小妹如此鼓勵,但姐姐已說話題該停止,伊莉莎白只好趕緊走掉,這是她讓自己不繼續追問的唯一辦法。

達西參加她妹妹的婚禮?家人出了這麼不名譽的事,她想當然耳,以為他必然更鄙視自己的家庭,豈料他卻去參加醜行事件兩位主角的婚禮。除了舅舅一家外,連自己家人都沒去,他怎麼會去呢?再說這場婚禮毫不招搖,他為什麼會知道?而夾在一群非親非友的人中間,又有何樂趣?以他的個性,怎會樂意出現在那個場合?何況新郎是到處詆毀他,且曾企圖誘拐他妹妹,是他最不想見到的人,如今卻去參加他的婚禮?他這完全不合常理的行為,代表什麼意義?她給出各種猜測,有些猜測讓她很開心,心裡飄飄然,卻覺得不太可能,自己立刻否決。她想破頭,也想不出還算符合邏輯的原因,又忍受不了讓此謎題一直存在。疑惑難解,只好寫信去問她親愛的舅媽了。

伊莉莎白跟舅媽說,莉迪亞不經意地透露達西參加她婚禮的訊息。請舅媽告訴她,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除非有夠強的理由,必須連對她也保密。而若真有那麼強的保密理由,她就放棄自己的好奇心,舅媽不必介意。信寄出後,她自言自語道,“如果你不跟我講,那我便不得不走旁門左道,從莉迪亞下手了。不會有多困難,她根本等著我去問,但就須避開珍了。”舅媽的回信,很快便收到了。伊莉莎白匆匆到屋後樹林,那裡人煙稀少,她能好好享受讀信之樂。信厚厚一疊,使她相當確定,舅媽沒有拒絕她的請求。她找個地方坐下,開始看舅媽怎麼說。

萬萬沒想到,會收到你這封詢問的信。因我們一直以為達西的參與,是因你的關係,於是才會一真跟他配合。達西應只比我們晚一天離開達比郡,前往倫敦。透過楊格太太,他獲知威克姆與莉迪亞的住處。楊格太太曾為達西小姐的家教,後來因故被辭退。達西找她打聽,是因知道她與威克姆交情匪浅。但也因如此,起先楊格太太守口如瓶,經過兩三天(達西可能下了些功夫),她才鬆口。達西找到兩人後,一開始想說服莉迪亞回家,不斷跟她曉以大義。她卻不肯離開威克姆,且認為他們最後一定會結婚,至於會是什麼時候,她並不以為要緊,就任由威克姆安排。既然這樣,達西轉而催促威克姆,儘速迎娶莉迪亞。但他立即發現,威克姆根本沒有意願。後來威克姆坦白承認,他之所以離開民兵團,且不打算回去了,是因有些債主逼得很急。但他還不知能去那裡。

威克姆為什麼不想跟莉迪亞結婚呢?你父親雖不富有,但若他們結婚,還是可以在經濟上給他們一些幫助。背後原因,達西也問出來了。原來人心不足蛇吞象,你父親那麼一點錢,威克姆根本看不上,他仍冀望找到一富有的女子,只是他目前並未探尋到滿意的人選。談了幾次後,這個貪得無厭的人,總算將他的要求,減到一合理的數目。之後,達西才將交涉經過,完完整整地告訴你舅舅。他解釋這件事全都是他的錯,他必須彌補。你覺得奇怪嗎?怎麼會與他有關?怎麼會是他的錯。

這是個太愛自責的人!達西說,威克姆素行不良,卻不為人知,導致有涉世未深的女孩吃虧上當,甚至做出不符社會規範的行為,這全怪他的傲慢。他原本以為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威克姆若不知收斂,持續做惡多端,則真面目終有被發現的一天。他若主動公開威克姆的劣跡,反而有失身分。他認為就是由於他的傲慢,才害了莉迪亞。只是我們豈能那麼沒良心,接受這件事的責任在他呢?

達西什麼都一手包辦,你舅舅雖能力有限,卻也很樂意為小外甥女出些錢。但達西堅持由於全是他的錯,責任該全由他承擔,否則便沒有公平正義可言,他且要求萬不可透露他有參與此事,因他不過是彌補所犯的錯。你的來信,讓你舅舅很高興,因他終於能卸下不屬於他的功勞,否則你們都以為他出了多少力,但真正出了大力的,其實是達西。功勞應給該被感謝的人,這才是公平正義啊!達西這個人,若有什麼可被我們抱怨的,就是太堅持,一直堅持全由他負責,一直堅持為善不欲人知。只是雖讓你知道詳情,但你最多只能告訴珍,其他人就都不要講了。畢竟保密是達西的要求,我們須尊重他。

除替威克姆還債外,達西並替他在新堡(Newcastle upon Tyne,泰恩河畔新堡,簡稱新堡,在英格蘭東北泰恩-威爾(Tyne and Wear)郡,已接近蘇格蘭)買了軍職、另給莉迪亞1千英鎊,且出席他們的婚禮。不必說,婚禮的費用也是他出的。你見過這種人嗎?將過錯全攬到自己身上,功勞卻都給別人,而且體貼又設想周到。如果不是我們想到其中可能有你的因素,便不會一再讓步了。

最後舅媽寫著,“親愛的伊莉莎白,如果我趁這個機會說,我多麼喜歡他(我以前都不敢說),你會生我的氣嗎?他對待我們的態度,就如同在達比郡時一般,那麼親切誠懇、那麼令人愉悅。他才智出眾,卻不露鋒芒,他見解獨到,卻謙沖為懷。我從沒見過這麼好的人,我實在太欣賞他了。若真要挑剔的話,我唯一能指出的,就是他少了些活潑。不過這絲毫都不是缺點,只要找到一位適當的妻子,很快就可教會他。總要讓他的妻子有發揮本領的空間。請不要怪我講得太坦白,千萬不可罰我以後不准去潘伯利莊園哦!”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862K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15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