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一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10/10 上午 10:41:58

119 傲慢與偏見(五十一)

伊莉莎白情緒激動地讀完舅媽的信,有喜悅,亦有難過,一時分不清何者多些?原來威克姆會與莉迪亞成婚,達西出了大力,這是她始料未及的。但要找到威克姆,他必須先去跟楊格太太周旋。這位女士,曾協助威克姆誘拐他妹妹,以致被他辭退,肯定是他所深惡痛絕的人。而想當然耳,她必也對達西滿懷怨。如今他卻得自眨身分,去跟她低聲下氣,一再懇求,說不定還得用錢收買,以不高尚的手法,才能得知威克姆的藏身處。至於威克姆,更是一位他連名字都不願提的人,他卻必須去見他,跟他談判,一談再談,卑躬屈膝,有如在求他施捨,最後還得替他清除債務,並另奉上安家費給他。這些對他而言,都是多大的屈辱啊!

當年他自己妹妹被誘拐時,事情處理容易多了,因她及時懸崖勒馬,使誘拐不成。於是他只須辭退楊格太太,且警告威克姆,他仍能維持高高在上的顏面。這回此一別人妹妹的事,說起來與他根本不相干,反而讓他須向人打拱作揖,出力不夠,還得出錢。而這兩個人,他當初說不定還斥責他們,並要他們離他遠一點,不要再出現在他眼前。他為什麼得受此屈辱?難道不是為了她?她雖很怕這不是事實,這樣想,乃往自己臉上貼金。但亦知他不是為了她之可能性相當小,她不該沒良心,想逃避感謝。他為她做了這麼多事,她是該喜悅。但想到她卻曾把他罵得有如他是天下最惡的人,而罵他的兩點理由中,有一點是為威克姆抱不平。她羞慚外,亦非常難過。為這麼高傲的人,須一再被作踐而難過。

舅舅與舅媽,皆認為達西跟伊莉莎白間有情愫,甚至已將兩人湊成對了。他們有此期望,令她覺得有趣。只是他會再度求婚嗎?光是這樣想,就令她喜上眉梢,編織許多情節。但她隨即提醒自己,不可能了。他那麼介意姻親的身分地位,促成威克姆娶她妹妹是一回事,畢竟這是兩個身分地位不高的人結合。但與他成為姻親,對他不又是一大羞辱嗎?難道他為自己受的糟蹋還不夠多嗎?唉!協助解決她妹妹的問題,卻將她推離他更遠了,這麼想使她又難過起來。他說相助莉迪亞,是彌補他的錯,那她犯的錯,又如何彌補呢?

聽到有人走近的聲音,打斷伊莉莎白的沉思。這時她不想與人交談,遂站了起來,往家裡的方向走去。沒走多遠,威克姆便追上了她。寒暄後,他說“聽說你去過潘伯利莊園了?”伊莉莎白表示肯定。他說“真令人羨慕。要不是舊地重遊,常會令我感傷,否則我們在前往新堡時,就順道去拜訪。對了!你應見到管家雷斯諾太太了吧!她一直很喜歡我。但我猜她沒向你提起我。”伊莉莎白說,“她提到你了。”他問“那她怎麼說?”“她說你從軍去了。”雷斯諾太太說他“後來相當放蕩”,伊莉莎白就不提了,但她希望威克姆能聽出,雷斯諾太太並未講他什麼好話,因而能快快走開。

威克姆卻不死心,又說“上個月我竟然在倫敦見到達西,他前後跟我碰了好幾次面。不知他究竟為了什麼事到倫敦?”“說不定在忙他自己跟狄柏小姐的婚禮吧!”第二次見到威克姆,那是在姨媽家,他曾說達西跟他表妹,也就是凱瑟琳夫人的女兒狄柏小姐,將親上加親。她後來知道完全沒這回事,但此刻卻故意這樣講,調侃他一下,且加了一句,“從潘伯利莊園,大老遠跑去倫敦,想必有些特別的事吧!”故意刺他一下。不過此人臉皮之厚,卻是天下無敵,居然若無其事地回應,“那是一定的。”接著說“嘉迪納夫婦提到,你們在潘伯利莊園跟藍頓,都有見到他。”“對,他還介紹他妹妹跟我們認識。”“你喜歡她嗎?”“喔!非常喜歡。”“聽說她在這一兩年長進不少,我上次見到她時,她仍一點都不討喜。很高興你喜歡她,希望她會變好”“那當然,她已度過最難熬的日子了。”

威克姆仍未想結束談話,他說“你們有沒有經過京浦墩(Kympton)?”“應該沒有。”“會提那裡,是因我本來能得到京浦墩教區的牧師一職。那地方風光旖旎,景物美好,而牧師公館,不論外觀或內部設計,都美侖美奐,待遇更極優渥。從各方面來看,那職位都很適合我。”“你到底有多喜歡講道?”伊莉莎白問。“相當喜歡。我生來就該從事聖職,講道不過是其中的一項工作而已,因此為它辛苦沒什麼好抱怨的。我一心想接那極適合我的職位,不料卻被剝奪了。你有聽達西提起此事嗎?”

到現在還在講這件子虛烏有的事?伊莉莎白很受不了,她說“我有權威消息來源,那職位只是有條件地保留給你,並非一定得給你。”“你也聽說了?是的,的確有此一講法。你可能記得,去年第一次談及此事時,我便跟你說過了。”伊莉莎白又說,“我確實還聽到,有陣子你對獻身當傳道牧師,似乎不像現在那麼感興趣,且聲明不擔任聖職了。因而牧師職位留給你的約定,也就取消了。”“這你也聽說了!這講法並不是全無依據。你或許記得,一開始談及此事時,我就跟你這麼說了。”

家門口到了,點到為止,為了妹妹著想,伊莉莎白不為已甚,沒必要太刺激這個“妹婿”。她帶著微笑說,“就這樣吧!威克姆先生,我們已是一家人了,過去的事今後都不必再提,何須為以往瑣碎的事拌嘴?一起望向未來吧!”說完她伸出手。威克姆不知眼睛該看那裡,但仍紳士式地親了一下那纖纖玉手,然後兩人走進屋子。威克姆對這番對話相當滿意,各自表述,他覺得面子仍有保住。自此,他不再去煩伊莉莎白,免得自討沒趣。而能讓這位臉皮厚如犀牛皮的人閉嘴,伊莉莎白也很高興。

幾天後,便到了威克姆與莉迪亞出發的日子,班納特太太忍痛要與這對新人分別。她清楚丈夫不論何時,都絕無可能聽從她的請求,帶家人去新堡拜訪小女兒夫婦。所以這次分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了。班納特太太喊道,“親愛的莉迪亞,你們什麼時候會回來呢?”莉迪亞似乎不像她母親那麼在意分別,“老天!不知道耶!可能兩三年內都沒辦法吧!”班納特太太又說,“那一定要常寫信給我們。”“我會盡量啦!不過你知道,已婚婦女並沒太多閒暇的時間。姐姐們倒是可常來信,她們反正沒什麼事。”威克姆的告別,遠比他妻子更具感情。他態度誠懇,跟每個人都講了很多漂亮又動聽的話。

女兒及女婿才一走,班納特便按捺不住了。“我能有這個賢婿,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你們看他,堆著噁心的假笑,對每個人都深情款款,多令人感動啊!不會有比這更好的女婿了。去跟盧卡斯爵士說,他的女婿一定比不上我的。”班納特太太則連續有好幾天情緒低落,直到某日她妹妹菲利普斯太太來訪,告訴她再兩天,賓利就要回尼德斐莊園,他要在那裡打獵幾星期。於是她的日子又開始充滿活力了。

當晚珍與伊莉莎白獨處時,珍說“別擔心我,我對他要來這個消息,已無感覺了。我還慶幸這回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來,這樣我們就會比較少與他碰面。我並不是怕見他,而是不想讓別人有八卦可講。”雖一副古井無波的樣子,但伊莉莎白卻輕易看出,姐姐心裡一點都不平靜。她自己尚不知該如何看待這件事,若不是前陣子在達比郡見到他,她可能相信他這次來,就只是純打獵,沒有其他的目的。但她現在很清楚,他對姐姐仍一往情深。因而此趟來,究竟是已得到他朋友的“許可”,可與姐姐交往,或者豁出去,不管他朋友怎麼想了,這她難以判斷。另一方面,她有點同情賓利,明明那是他合法承租的房子,應該隨時想住就去住,結果人還沒到,就引來各種揣測。經常成為眾所矚目的人物,這樣的人生實在有夠累。她就不去跟他裝熟了,讓他好好度假。

賓利抵達的前一天,興奮的班納特太太,慫恿丈夫隔天便去拜訪他,要搶在別人之前。班納特立即拒絕了,他說“別又來了。去年你逼我去拜訪他,還承諾若我去見他,他便會娶我的一個女兒。結果呢?什麼也沒發生,反而是沒拜訪的,拐走我一個女兒。蠢事做一次就夠了。”班納特太太繼續鼓動三寸不爛之舌,但丈夫充耳不聞。

珍受不了了,她對伊莉莎白說,“我真希望母親不要一直提他,她應是好意,但實在令我很難受。他還沒來,我便已開始期待他早點回去,讓我回歸快樂的生活。”伊莉莎白完全不知該如何安慰姐姐。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KEKL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8/4 下午 01:55:09

2003/10/20起第 7003372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