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二十二)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10/22 下午 03:43:51

122 傲慢與偏見(五十四)

與珍訂婚後,賓利差不多每天一大早,便到龍柏園報到,其他事對他而言,彷彿突然都不重要了。這天應是第7天了,他才剛到不久,與班納特家的女士們,同在餐廳閒聊。忽然窗外傳來的馬車聲,引起眾人的注意。只見一輛4匹馬的大車,駛進草坪。這麼早會有客人來?而這麼氣派的馬車,也不像是班納特家認識朋友的。既然不是熟人,兩人就沒必要留下來接待。一寸光陰一寸金,賓利遂建議珍,一起到屋後樹林散步,把握兩人相處的時光。家裡有班納特太太、伊莉莎白,及兩個妹妹招呼便夠了。

來者何人?車門打開,原來是凱瑟琳狄柏夫人。伊莉莎白萬分驚訝,沒想到高高在上的凱瑟琳夫人,會大老遠來訪。班納特太太雖不認識客人,但一看那個氣派,便知來了位貴婦,她受寵若驚,不敢怠慢。伊莉莎白趕緊為母親介紹。夫人無禮地環顧四周,說“莊園跟房子都很小,你們這麼多人,擠成一團受得了?”班納特太太陪著笑說,“夫人,我想百分之百是比不上您的羅辛斯莊園啦!但我向您保證,比起夏洛特的娘家盧卡斯小築,我們的莊園跟房子都大多了。”夫人又批評房子的格局等,班納特太太也都一一解釋。之後,夫人拒絕喝茶及嚐點心,雖然班納特太太熱心地推薦點心之美味。

批評夠了後,夫人要伊莉莎白陪她去屋外走走。伊莉莎白至此仍不知她來的真正目的,難道她因剛好經過附近,遂藉替夏洛特帶信,然後趁機“檢視”其住家?但現在看起來不像,因她一直沒拿信出來。好吧!來者是客,伊莉莎白順從地跟隨夫人走出去。由於夫人今日比以往更傲慢、更討人厭,她決定不浪費精力,去討好這位莫名其妙跑來的貴婦。

沉默一陣子後,夫人開口了,“班納特小姐,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你的心,及你的良知,一定都已告訴你我來的理由。”再不能更震驚了,怎麼一副興師問罪、準備審判她的樣子?伊莉莎白說,“夫人,您太抬舉我了,我沒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怎知道您今天會來?我完全不明白,何以能有這個榮幸,在我們這麼小的家中見到您。”夫人以憤怒的語氣回答,“班納特小姐,你得知道,我不是可以隨便被戲耍的。雖你缺乏誠意,但我是不會的。我做人的原則是誠懇坦白,今天專程來找你,也仍不會違背這一原則。兩天前,我獲知一警訊。就是除了你姐姐高攀上一小小的富豪外,你也極可能會跟我的外甥達西結婚。我知道這一定是假消息,絕無可能發生。若我相信這種可恥的謊言,對我的外甥將是一大侮辱。但我還是決定立刻趕來,要跟你當面將事情弄清楚。”

震驚不已的伊莉莎白,頓時漲紅了臉,但她一無所懼,輕蔑地說,“既然您視為謊言,根本不相信,那我實在想不透,為什麼要大費周章,辛苦跑這麼一趟?難道有什麼寶貴的建議要給我嗎?”“你立刻公開聲明,此婚訊純屬虛構,完全沒有這回事。”伊莉莎白冷冷地說,“謠言止於智者。如果真有這種消息在傳播,那您慎重其事,專程來龍柏園,見我及我的家人,不就剛好證實這件事為真嗎?”“如果?所以你假裝對此事一無所知嗎?這不實的消息,難道不是你們一家,處心積慮到處散佈的嗎?你難道不知消息已傳開了嗎?”“夫人,很抱歉,從您的口中,我才第一次聽說此事。散佈消息的,顯然不是我們家。何況我們家,也從不擅長處心積慮。”“很好!既然如此,那你能宣稱此事,乃毫無根據的謠言嗎?”“我不會假裝我跟夫人一樣坦白,什麼私事都拿出來講。若無緣無故地宣稱某事,難道不會令人覺得莫名其妙嗎?反正您可以任意要求,或任意發問,至於做不做,或答不答,都在我。”

夫人氣壞了,她說“這我可不能容忍。班納特小姐,你必須回答我,我的外甥是否已向你求婚了。”“夫人,您剛才不是才斬釘截鐵地表示,此事絕無可能嗎?”夫人簡直拿伊莉莎白沒辦法。她說“應該是這樣沒錯,如果他的理智還沒消失的話。不過一定是你拿出誘惑男人的看家本領,猛撩撥他,才讓他昏了頭,忘了他對自己及家人,都有很大的責任,於是掉入你設下的陷阱。”“如果我真的如您所講,像蜘蛛精一樣,能騙倒他那麼聰明理智的人,那我怎會承認呢?”

“班納特小姐,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竟敢這樣跟我講話。他父母皆已過世,我幾乎是他世上最親的長輩,我絕對有權關切他的終身大事。”“但卻無權過問我的。再說您採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反而不會使我屈服。您休想從我這裡挖出什麼真相。”“你聽清楚了。門當戶對!人貴自知,自知者明,古有明訓。因此不要妄想高攀,既不可能,也沒有好處。再說達西跟我女兒早已訂婚了,沒你攪和的空間了。怎麼樣?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只有一句。如果真是這樣,對您那位已訂婚的外甥,您又何必擔心他會向我求婚?”

夫人遲疑一下,決定說了。“他們間的婚約比較特別。親上加親,是我們姐妹兩共同的心願。從這對表兄妹還很小時,我們就計畫等他們長大,就讓他們結婚。眼見心願即將達成,卻冒出你來阻撓,豈有這種事?憑你卑微的出身、貧寒的家庭,且跟我們家族又毫無關連,你怎麼覺得你能參一角,破壞一美好的姻緣?他們早已訂婚了”“您講兩遍了,但那又怎麼樣?是您們兩個母親講好,可不是他們兩人。您們做什麼決定,不但與我不相干,且若達西能自由選擇,而他選擇我,我又有什麼不能接受的道理?我可沒跟誰從小就訂婚了。”

夫人很堅決地說,“基於家族的名聲及利益,我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你如果不聽勸,硬要我行我素,那就走著瞧,別期望他有任何親友會接納你。這個家族沒人會理你,連你的名字都不會提起。”“嗯!如果這樣的話,的確很不幸。您們都不理我,是我莫大的損失,我日子將難過了。不過當達西的妻子,一定也有相當多的好處。正負相抵,看來應該仍還不錯,沒什麼好不滿的。”“你這固執又任性的女孩,我以你為恥!你是這樣回報幾個月前,我對你的照顧嗎?真是忘恩負義!”停頓一下,夫人緩和些了,她說“我們坐下來談吧!班納特小姐,你知道我是不習慣被拒絕的。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你應已相當清楚了。沒達到目的,我是不罷休的。千萬別以為你憑巧言如簧,便可使我放過你。讓步從來不是我的作風。”

伊莉莎白並不退縮,她說,“唉!您這樣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著實令我同情。不過同情歸同情,仍不會讓我動搖決心的。”夫人怒了,“不准打岔!安靜聽我說。我女兒跟達西,是天作之合,任誰都不能否認。他們的母親,來自同樣高貴的血統。兩人父親那邊的家族,雖無貴族頭銜,但也都出身歷史悠久,且令人尊敬的世家。除家世顯赫外,兩人的父母雙方,更都有嚇壞你的財富。這樣的珠聯璧合,你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第二對。因而兩人的家族,無不贊成他們結為連理。但誰企圖分開他們?你!一個沒有使人眼睛發亮的背景、沒有拿得上檯面的親友,也幾乎沒有財產的女孩。這能被允許嗎?當然不行!你應知道什麼才是適合你的對象,往那方向去找,不要妄想脫離你所屬的階層。”

伊莉莎白說,“即使嫁給您外甥,我也不會沾沾自喜,以為飛上枝頭變鳳凰,脫離了那一個階層。他固然是紳士,我也是個紳士的女兒。我們是平等的,沒有誰階級比較高。”“沒錯,你是一位紳士的女兒。但你母親呢?你的親戚呢?像是舅舅、舅媽、姨丈,還有姨媽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家的狀況。”“不管我的親友是些什麼人,只要您外甥對他們沒意見,願意接受他們,那就與您無關了。”夫人不耐煩地說,“你現在跟我講清楚,你們是不是已訂婚了?”伊莉莎白原本覺得,她根本沒必要回答此一問題。但略微思考後,她回答“沒有。”她不想落人口實,說她故弄玄虛,企圖打模糊仗。夫人對此回答,看起來很滿意。“那你能答應我,永遠不跟他訂婚嗎?”伊莉莎白感到啼笑皆非,她毫不遲疑地說,“這種承諾,我是不會許的。”

“班納特小姐,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明理的女孩,沒想到如此蠻橫不講理。不要誤判情勢,以為我會讓步。在你許下我要求的承諾前,我是不會離開的。”“我確定永遠不會給您這種承諾。我絕不可能在威脅下屈服。您想要達西先生娶您的女兒,所以一直逼迫我退讓。但即使我依您的要求,給了承諾,就能使他們結合嗎?如果他愛上我,而我拒絕他的求婚,您以為他就會逕自把感情轉移到您女兒身上嗎?夫人,請不要介意我這麼說,您用來支持您那無理請求之依據,實在太荒謬,荒謬到令我覺得好笑。另外,如果您以為靠恫嚇幾句,就會使我照您的意思去做,那未免太不了解我了。您外甥到底有多同意您這樣干涉他的私事?這我無從判斷。但我肯定您毫無立場來過問我的事,一點都沒有。所以我必須請求您,到此為止,不要持續在同樣的話題上打轉,這樣太傷神了。夫人,我們進屋內喝個茶吧!”

這位氣呼呼的夫人,現在一滴茶都不想喝,她仍有話要說。“別急,我還沒講完。你小妹跟人私奔的醜聞,你以為瞞得住嗎?我可是一清二楚。即使後來結婚了,那又怎麼樣?不過是花錢消災,你父親跟你舅舅,為此應付出慘痛的代價吧!如此傷風敗俗的女孩,想當我外甥的小姨子?天下豈有這種可能?即使沒出這種令家庭丟盡顏面的事,她丈夫是什麼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他父親曾替我外甥已故的父親處理財務,地位這麼低的人之子,加上品德又差到底,能成為我外甥的連襟嗎?天啊!你們怎麼可以將污穢帶進潘伯利莊園?要讓清白幾百年的莊園,自此蒙羞嗎?”伊莉莎白憤慨地說,“您講完了嗎?您無所不用其極地羞辱我,我已沒必要繼續聽了。現在請回屋子裡去吧!”她站了起來,夫人也跟著站起身,兩人回頭往屋子走。

夫人仍怒不可遏,“所以你打定主意,完全不顧我外甥的名譽了!你這冷血又自私的女孩。你有沒有想過,一旦他娶了你,人人都將鄙視他嗎?”“夫人,我沒別的話要說了,我的意思都已表達得很清楚了。”“那你決定要得到他了?”“我豈有這樣說?我只是打算依自己的意願行事,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不是聽您,或其他不相干的人之意見。”“哼!有夠狂妄自大!什麼道義、名譽,及感恩,你沒一項在乎,就是一心要摧毀他的人格,摧毀他的社會地位。”“您這就錯了。道義、名譽,及感恩,我沒有一項不在乎。我也不認為若我與達西成婚,會違反任何一項做人處世的原則。況且,我相信大部分的人,包括他家族的成員在內,都很有理性,不會因我們結合,就以為什麼大災難發生了。那些會鄙視他或不理我的朋友或親戚,不要也罷!”

處於盛怒中的夫人說,“這是你的總結?你已給出最後的決定了?很好!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班納特小姐,別以為你的野心,有可能得逞,天下沒這麼好的事。我今天是來試探你的,我本來期待可跟你講道理,但顯然不行。你看著好了,我的意志絕不容挑戰。”

兩人走到停在門口的馬車前,夫人轉過身來,“我不向你也不向你母親告別,不要覺得我無理,你們根本不配得到我的禮數。我今天非常不滿意。”伊莉莎白沒有回答,到這個地步,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了。她也不覺有必要,繼續嘗試說服夫人回屋子去坐坐。欠身為禮後,她默默走回屋子。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DBTQ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13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