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二十三)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10/26 下午 07:24:51

123 傲慢與偏見(五十五)

見伊莉莎白單獨進來,班納特太太好奇地問,“凱瑟琳夫人怎麼就走了?”她還沒回答,班納特太太便自問自答,“嗯!她一定是要去倫敦,所以急著離開,對吧!她應是來跟你說,柯林斯夫婦生活很好。她匆匆趕路,還特地繞過來找你,人真好!有錢人,長得這麼標緻,又如此多禮,真難得。”班納特太太對夫人讚不絕口。伊莉莎白急於脫身,不得不撒個小謊,表示母親講得完全沒錯。然後她回房間,一個人靜一靜。那些不愉快的對話,自己吞下就好了,她一句都不會告訴母親。

在凱瑟琳夫人面前,伊莉莎白口才辨給,毫不退讓,把夫人氣得牙癢癢。但當她獨處時,一股不安的感覺,卻久久無法消失。到底他們訂婚的消息是如何冒出來?她左思右想,覺得有兩個可能。達西是賓利的好友,而她是珍的妹妹,既然一對成了,人們遂湊出另一對。此一可能,正是所謂空穴來風。第二個可能,則是從盧卡斯小築“製造”出來的。經由家書,夏洛特得知珍與賓利訂婚的消息。而她一向認為達西心儀伊莉莎白,去凱瑟琳夫人家作客時,不經意地說出她的猜測,遂被關切女兒婚事的夫人當真。至於莉迪亞的事,夫人當然也是從夏洛特或她丈夫柯林斯那裡得知的。

凱瑟琳夫人的干預,她那套“摧毀他的人格,摧毀他的社會地位”,及“人人都將鄙視他”之類的謬論,是否會影響到達西,伊莉莎白不知道。但畢竟兩人的背景差異不小,她視為謬論,達西不見得也同樣認為。而他究竟有多聽從他姨媽的建議,她也不確定。夫人離開龍柏園後,必然前往倫敦,如果達西被他姨媽說服,那他跟賓利約好10天後回來(現只剩3天了),應就不會遵守了。所以,伊莉莎白有結論了,“這是一指標,如果這幾天內,由賓利那裡傳出,他不會回來了,我便知怎麼一回事。如此我對他,就不必再有期待了。在我已願將心交給他時,若他放棄不要,我也就不須為未能與他結合而遺憾了。”

家中其他人得知,凱瑟琳夫人來了一下,只跟伊莉莎白講些話,就匆匆離開後,都很訝異。但班納特太太告訴大家,夫人趕著去倫敦。但她特地繞過來,跟伊莉莎白說柯林斯夫婦生活很好。伊莉莎白難得發現,向來自以為是的母親,也有幫上她忙的時候。因家人對母親的講法,都深信不疑,而她也就免除被東問西問的尷尬。

隔天早上,班納特將伊莉莎白找進書房。見到父親手上拿著一封信,她猜測找她一定跟那封信有關。她突然想到,這個時間點,是凱瑟琳夫人的信嗎?她不禁沮喪起來,看來得好好解釋了。班納特說,“我剛收到這封信,由於跟你有密切關係,所以該讓你知道。看了這封信,我才知道我們家一直有些事在進行,可惜我後知後覺。但無所謂,我很高興有兩個女兒即將出嫁。恭喜你!你釣得了金龜婿。”伊莉莎白臉頓時紅了起來,原來信並非來自凱瑟琳夫人,而是她外甥。她一時不知該高興,他自己把事情講出來了,還是該生氣,怎麼信不是寄給她?她父親繼續講了。

“你看起來胸有成竹,你們年輕女孩,對感情的敏感度,都相當了不起。不過這位愛慕者是誰,相信你猜不到。對了,這封信是來自柯林斯。”“柯林斯!他要做什麼?他有什麼好寫的?”“他當然有重要的事要講。他先恭喜我的長女即將步入禮堂,這部分就跳過,免得你不耐煩。”班納特開始唸跟伊莉莎白有關的內容,邊唸邊給評論。

‘在您的長女,確定將卸下班納特這個姓氏後,聽說您的次女,使用此姓氏的時間亦不久了。她傳聞中的對象是誰?即使全國來看,都稱得上是年輕女孩,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之一。’班納特問,“伊莉莎白,你猜出是誰了嗎?”她沒說話,他繼續唸,‘這位出身豪門世家,年輕英俊的男子,若到貴府求婚,當然不可能被拒絕,那一家會拒絕他呢?但我必須善意地提醒,若未經深思,便率爾接受他的求婚,後果恐將不堪設想。這是您與伊莉莎白堂妹,不能不留意的。’

“伊莉莎白,怎麼樣?曉得這位紳士是誰了吧!”他繼續唸,‘我之所以提醒,乃因這樁婚事,他的姨媽凱瑟琳狄柏夫人並不贊成。’“伊莉莎白,你看!這個‘他’指的是達西!嚇你一大跳吧!柯林斯,或者盧卡斯家的人(假設那是他的消息來源),從我們認識的中人,除達西外,還能選中誰,會使這件事更可笑呢?那一個女子,不被達西挑出一大堆毛病呢?至於你,他恐怕還沒拿正眼瞧過你吧!太可笑了!”伊莉莎白試著附合她父親的玩笑,卻只能擠出一個很勉強的微笑。連她自己都覺得,怎麼笑得如此苦。“你不以為好笑嗎?呵呵!”“好笑,很好笑!請繼續唸。”

‘昨晚小姪向夫人提起這一可能的婚事時,她一向慈悲為懷,立即表示她的立場。因堂妹的家庭,包括經濟狀況、社會地位,及子女的品德教育,都相當可議,所以這樁被她視為奇恥大辱的婚事,她絕對無法接受。而尊貴的夫人反對之事,當然便不該做了。基於與貴府的關係,小姪認為,有責任將此消息儘快讓您們知道。以免堂妹與她地位崇高的愛慕者,倉促締結下一不適當的婚事,惹出後續無限紛爭。’“這是關於你的部分。但他管太多,連莉迪亞他也要帶上一筆。真是的。”班納特往下唸。

‘另外,小姪很替貴府慶幸,小堂妹的醜行,已遮掩妥當,您們的高效率,令人敬佩。但他們婚前同居的事,並不易隱瞞,小姪擔心陸續會有很多人知道,不過這問題可先放一邊。小姪關心的是,聽說您讓這對新婚夫婦進入貴府。身為牧師,任何對行為不檢的鼓勵,小姪皆堅決反對。您是基督徒,當然該原諒他們,這是我們應有的愛心。但讓他們進入家裡,就大錯特錯了。甚至在您能聽得到的範圍內,也不可允許別人提起他們的名字。’“你看他不是太多管閒事了。而他對基督徒寬容之心的銓釋,是不是很可笑?這封信剩下的部分,就是講他跟夏洛特日子過得有多好,且期待有個新生命,我就不唸了。”

班納特看著女兒,“伊莉莎白,怎麼了?你好像沒有樂在其中。是不是這寰宇趣聞涉及到你,讓你有些難為情,或者說不自在?別這樣,生活總要能自得其樂。你不覺得我們的鄰居相當關心我們嗎?不論我們發生什麼事,都立即跟女兒女婿分享。你不覺得我們給他們帶來不少樂趣嗎?沒有我們,他們家書都不知該寫些什麼了。”

伊莉莎白再度擠出一個小笑容,她想皮笑肉不笑,大概就是這樣吧!“喔!真是太有趣了,但也實在莫名其妙。”“沒錯,就是因莫名其妙,才使這件事更有趣。要是他們為你亂點鴛鴦譜時,聰明一些,點的不是達西,就沒那麼有趣了。達西條件當然一流,但他從沒看上你,你又那麼討厭他,居然把你們湊成一對,於是便荒謬得可笑了。我雖不愛寫信,但從今起,將不會放棄任何與柯林斯通信的機會。當我讀他的信時,我忍不住喜歡他超過威克姆了。他的可笑,完勝威克姆的厚臉皮及虛情假意造成的笑果。對了!伊莉莎白,我很好奇,昨天凱瑟琳夫人究竟來做什麼,是來表示她反對這婚事嗎?哈哈!”

伊莉莎白只能笑而不語,而他父親由於根本就覺得不可能有這回事,所以並未追問,她躲過一劫。只是她從未這麼哭笑不得過,明明想要哭,卻不能掉一滴眼淚,不但得笑出來,還須擔心笑得不夠燦爛。當她父親先後說,達西沒拿正眼瞧過她,及從沒看上她時,徹底傷透了她的心。遺憾的是,她卻無可奈何,不能反駁,只能氣父親何以如此拙於察言觀色。過了一陣子,她由生氣轉為害怕。害怕並不是父親拙於察言觀色,而是她太擅長想像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X063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234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