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二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4/9 下午 03:12:00

229 咆哮山莊(一百零一)

“林頓哭著說,‘我父親一再恐嚇我,我怕死他了,我不敢說。’凱薩琳以憐憫又輕蔑的口吻說,‘好吧!不強迫你了,如果你認為守密可救你的話,那就好好守著你的秘密吧!但我可是沒什麼好怕的。’她的大度,令林頓淚流滿面。他吻著她的手,但就是沒有勇氣開口。我百思不解,林頓的秘密究竟是什麼?會害到小姐嗎?這時我看到希斯克里夫從山莊那邊走過來,他看都不看那對小情侶一眼,儘管他完全聽得到林頓的哭泣聲。他極熱情地跟我打招呼,不禁令我懷疑他有什麼企圖。他開口道,‘能在離我們家這麼近的地方見到你,真是高興。你在田莊過得好嗎?據我所聽到的,你家主人林頓已快不行了,真是這樣嗎?’我答道,‘沒錯,我的主人已活不了太久了。這對我們是件悲傷的事,對他能就此脫離苦海,也不是壞事。’他問,‘你看他能再拖多久?’我答‘不知道。’那有人這麼問的?真是粗魯!”

“希斯克里夫盯著那對年輕人,似乎想看穿他們。林頓被盯得動彈不得,而原本勇氣十足的凱薩琳,看她表弟嚇成那個樣子,也不敢說大話了。希斯克里夫皮笑肉不笑地說,‘我問這個,是因那小子似乎打算壞我的事。他舅舅不能再拖了,必須比他早些死掉才行。那渾小子一直在耍花招吧!我早就警告過他,不要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如喪考妣。告訴我,他和你們家小姐在一起時,還算活潑吧!’我啼笑皆非,‘活潑?他應是無比痛苦吧!你看他那副神情,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而是該躺在家中的床上。我說啊!與其讓心上人陪,還不如由醫生照顧。’我那時仍搞不清楚,明知我家主人來日不多,而他自己的兒子也不喜歡這種碰面法,為什麼硬要將我家小姐及他兒子弄來這裡,難道就只是為了讓大家受折磨?”

“希斯克里夫說,‘再過一兩天他便能舒服地躺在床上了,現在還不行。林頓!起來!馬上給我起來,不快起來我要發火了!’林頓幾次試圖爬起來,卻都倒下去。見他父親生氣,林頓嚇壞了,‘我就起來,爸爸!但別催我,我快不了。我已照你的意思做了,我一直顯得很高興,這你問凱薩琳就知道。幫我一下,把你的手給我,凱薩琳。’他父親伸出手說,‘抓住我的手,好,起來了,她會把手給你的。林頓小姐,我可不是魔鬼,你怎麼怕成那個樣子?你幫幫忙,做個好事,陪他走回家吧!我只要一碰他,他就發抖。’凱薩琳低聲對林頓說,‘林頓,我不能去你們山莊,爸爸禁止我去,你知道的。他是你爸爸,不會傷害你,不必害怕。’林頓道,‘我絕不再進那個屋子,你不陪我,我就不進去。’這個林頓,又開始耍無賴了,我實在極不喜歡他這個老招數。”

“希斯克里夫大聲喝道,‘閉嘴,她遵從她父親的指示,我們自然該尊重她。娜莉!你把林頓帶回屋子吧!我會接受你的建議,馬上給他請醫生。’我立刻回絕,‘我得陪我的女主人,照顧你兒子不是我的事。’希斯克里夫大嘆了口氣,‘唉!你真是不知變通,這樣會比較好嗎?你是要逼我擰著他,讓他痛得哀哀叫,才願大發慈悲嗎?那也可以。我的寶貝兒子,要讓我帶你回家嗎?’他再度走向林頓,做出要揪他耳朵的樣子。只見林頓抓住他表姐的衣服,拼命往她身後躲,並央求她陪他回家。他那副搖尾乞憐的樣子,凱薩琳怎忍心拒絕。雖我不斷勸阻,她仍扶著他往山莊走。林頓為什麼怕成那樣,我們也不清楚。走到他們家門口後,凱薩琳隨著林頓進去,我想她馬上便會出來,遂牽著馬在門外等。豈料希斯克里夫不顧我的抗拒,拉開我手上的馬韁,並用力把我往屋子裡推。進去後還說,‘娜莉,我們家沒瘟疫啦!就坐一下,接受我們的招待。我去關門。’”

“希斯克里夫不但關上門,且鎖起來。他到底想幹麼?我完全猜不透,僅想成惡棍畢竟是惡棍。他說,‘吃些點心喝些茶再回去。家裡現在沒其他人,齊拉放假回家,哈雷頓去放牛,約瑟夫出去替我辦事。林頓小姐,就坐他旁邊吧!’凱薩琳走到他面前,堅定地說,‘鑰匙給我,我要走了。我即使餓死,也不在這裡吃喝。’惡棍對凱薩琳的大膽感到訝異,從她身上,他可能想起將勇氣傳給她的那個人。凱薩琳伸手去搶奪鑰匙,差點成功了。但這舉動,將他從失神中召回現實。他抓緊鑰匙說,‘聽著,林頓小姐。你走開,不然我就揍你一拳,這可會讓娜莉瘋掉。’凱薩琳果真不怕他,她說,‘我們現在就要走!’她抓住惡棍拿鑰匙的手,用力想扳開他的手指頭。發現無效後,她低頭使勁咬他的手。他突然張開手掌,當鑰匙往下掉時,他用另一隻手接住。他一把將凱薩琳抓住,左右各打她一巴掌。鑰匙掉落在地,但我不敢去拿。”

“我氣壞了,握緊拳頭朝那惡棍衝過去。但他對著我胸口狠狠地打了一拳,我踉蹌後退、頭暈且眩,且頓時快喘不過氣來。凱薩琳被放開了,她雙手各摀住一邊紅腫的臉,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被打,應還沒搞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惡棍彎下腰,撿起地上的鑰匙,對凱薩琳說道,‘處罰人是我的看家本領,你不必睜大眼,顯出那麼驚訝的樣子。現在,照我所說,坐到林頓旁邊,要哭就哭個痛快。這種苦頭,以後還多得是,習慣就好。明天起,我就是你父親了。然後再過幾天,你就只剩我這個父親了。你還挺能忍受,居然沒哭。但自己討打,在我眼中,不過是個膿包。如果往後繼續有這該死的脾氣,看我怎麼修理你。’”

“凱薩琳並沒到林頓那裡去,她撲向我,嚎啕大哭起來。她表弟則縮在沙發的一角,一聲不吭,應很慶幸挨打的不是他吧!那惡棍看我們都給嚇呆了,便站了起來去泡茶。泡好後,他遞了一杯給我,並叫我給林頓及凱薩琳各一杯。吩咐完,他說他得出去找我們的馬。他一走,我們便趕緊看如何逃走。通往廚房的門,從廚房裡給鎖住了。窗子都太窄,連凱薩琳也鑽不過去。我們被囚禁了!我喊道,‘林頓少爺,你知道你那惡魔父親想做什麼嗎?你要是不講,我就要摑你耳光了,就像他摑你表姐一樣。’凱薩琳也說,‘是啊!林頓,你一定要告訴我們。我是為了你而來,才被關的,你要是不說,未免太忘恩負義了。’”

“林頓說,‘先給我一杯茶,我喝了再告訴你們。娜莉,你走開,我不喜歡你站在我眼前。哎喲!凱薩琳,換一杯,你的眼淚掉進杯子裡了,這杯我不要。’凱薩琳擦擦眼淚,又給他一杯。造成我們被打且被囚禁的這位禍首,不但若無其事,還對我們頤指氣使,對愛他的表姐被打,也絲毫未顯出一絲同情,實在令我作嘔。之前在荒野上,他表現出痛不欲生的樣子,但自從進了屋子後,他的痛苦便立即消失了。我猜想他父親必然威脅他,要他將我們哄騙進來。在他高明的演技下,我們上當了。而一旦完成使命,他也就不再害怕了。沒保護好小姐,我相當懊惱。唉!惡棍的兒子,果真仍是個壞胚子。喝了口茶後,林頓說,‘爸爸要我們結婚。他知道你爸爸不會允許我們現在就結婚,而他擔心再等下去,我會死掉,所以他要我們明天早上結婚。如果你遵從他的安排,後天你便可回家,且把我也帶去。整個計畫就是這樣。’”

“簡直無法無天,我不能相信天下居然有這種事,而且就發生在我們身上。‘結婚?把你也帶回田莊?你這可憐的小白痴!那惡棍瘋了嗎?不然怎會將我們全當傻瓜。一個如花似玉、健康活潑的小姐,會將自己和一個快死的小猴子拴在一起?不要說凱薩琳,全英格蘭有那個女孩子願意?拜託,別又裝出那副蠢相。你耍弄卑鄙的伎倆,又哭又鬧,把我們騙進這賊窟,我恨不得抽你一頓鞭子。’說完我推了他一下,雖只不過輕輕的碰觸,他便故伎重施,一陣大咳,然後又是呻吟又是哭泣。凱薩琳遂怪了我一下。她就是心軟,至今仍看不出他全是在演戲。”

“凱薩琳說,‘住一夜是不可能的。’她環顧四周後,又說,‘娜莉,我要燒掉這道門,我一定要出去。’她正想看怎麼進行火燒門,豈料林頓這位演員再度上場。為了保住他那條小命,他緊抓住凱薩琳的手,哭泣著說,‘難道你不想救我?不想將我救到你們田莊?親愛的凱薩琳,不要對我這麼殘忍,千萬別走,千萬別丟下我。你一定要聽我爸爸的話,才能救我。’他表姐回答,‘你聽你爸爸的話,但我得聽我爸爸的話。在這裡住一夜,他豈不擔心到整夜睡不著?我怎能對他這麼殘忍?他應現在就已在擔心了,我必須趕快回去。所以,我要嘛打開門,要嘛燒掉門,好逃出這座牢獄。安靜些!你目前沒有危險,但你要是礙到我,那時你就會發現,我愛爸爸可勝過愛你。’”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9S7A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194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