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三十一)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4/20 下午 01:54:40

231 咆哮山莊(一百零三)

“林頓繼續吸吮他的棒棒糖,隨即眼睛慢慢閉了起來,看他快睡著了,我趕緊說,‘林頓少爺,難道你將上個冬天,你表姐待你的好全給忘記了嗎?她那時常帶書來借你、講故事給你聽,並為你唱歌,有好幾次且是冒著風雪來的。有天晚上她不能來,還傷心地哭了起來,因怕你失望。你當時覺得她對你真好,怎麼現在卻相信你父親講的謊話,跟你父親聯手欺負她?’林頓聽後將棒棒糖從嘴裡抽出來。我接著說,‘難道她是因為恨你,才來你們山莊的嗎?至於你的錢,她根本不知道你會有什麼錢。你說她病了,卻將她獨自一人丟在樓上的房間。每次你覺得自己受苦,不想一個人待著時,她同情你,便留下來陪你。但此刻她正在受苦,你卻一點也不同情她。這樣對嗎?林頓少爺,你看,我都難過的掉眼淚了。我只不過是個僕人,而你,裝作那麼愛你表姐,卻將每一滴眼淚,都留給自己用,舒舒服服地躺在那裡舔你那根該死的棒棒糖。你這沒良心、自私自利的人。’”

“林頓氣呼呼地說,‘我不能跟她待在一起,我其實也不想一個人待著,但她哭得讓我受不了。我曾叫爸爸來,爸爸警告她,若她不肯停止哭泣,就會勒死她。但爸爸才一走,她便又哭起來。整夜都在哭,讓我煩得無法入睡。’要這狠心的可憐蟲同情他表姐,實在很困難。我問,‘你父親出去了嗎?’他回答,‘沒有,在院子裡,正在跟醫生談話。醫生說舅舅終於要死了,我很高興,因我就要接替他作畫眉田莊的主人了。凱薩琳總把田莊說成她的家,真太可笑了!那是我的家。爸爸說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包括全部的書。她說只要我將房門及大門的鑰匙給她,她就把她心愛的書及小馬都送我。但我告訴她,那些東西本來就是我的,她沒任何東西可送了。’”

“我嘆了口氣,這對父子,真是一丘之貉,只是不但主人看走眼,小姐且將心交給他。林頓又說,‘那是昨天的事。我那樣說之後,凱薩琳便哭了。她脖子上的項鍊有個小金框,裡面有兩張肖像,一面是她母親,一面是舅舅,是他們年輕時找人畫的。她說她母親那張可以給我,她留下父親那張。我說兩張都是我的,想搶過來。她推開我,把我弄痛了,我大叫起來。這下她害怕了,急忙將她母親那張給我,而想藏起舅舅那張,但已經來不及了。爸爸聽到我的叫聲,很快便進來了,問怎麼回事?我就說出來。爸爸把我的畫像拿走,又令她拿出另一張。她不肯,爸爸就把她打倒在地上,搶走她那張畫像,丟在地上踩爛。’”

“我好奇地問道,‘你看到你表姐被打很高興嗎?’林頓說,‘爸爸下手真狠,我有點怕。但一開始我倒是挺高興的,誰叫她推我?被打活該。爸爸走後,她張開嘴讓我看,哇!滿嘴都是血。然後她撿起地上那張破碎的小畫像,有如寶貝般地放在胸前,此後便不再跟我說話了。起先我以為她是痛得無法開口,後來發現不是。她哭個不停,看上去有點神智不清,我都怕她會把我怎樣了。’我問,‘你能拿到鑰匙嗎?’他答,‘當然能,只要我上樓,但我現在走不到樓上。’我問,‘放在樓上那個房間?’他警覺了,‘我才不告訴你,這是我跟爸爸共同的秘密。不管是誰,包括哈雷頓及齊拉,都不能讓他們知道。夠了,你把我累壞了,我幹嘛跟你講這些?現在走開,不要吵我。’說完他閉上眼睛,準備入睡了。”

“我考慮一下,最好在見到那惡棍前就趕快走,回田莊帶人來救小姐。到了家,眾僕人見到我都既驚訝又高興。當他們得知小女主人也平安無事時,有人便想奔上樓,報告主人。我制止他,我要親自報告。進了主人房間,雖沒過幾天,主人便顯得更蒼老許多。他帶著悲淒又聽天由命的神情,天啊!他才39歲,又是如此好的一個人,不該這麼早離開人間的。看到我,他低聲念著女兒的名字。我俯下身,在他耳邊說,‘凱薩琳很好,今晚就會回來。’這消息產生極震撼的效果,主人勉強撐起虛弱的身體,坐了起來,急切地環視一圈房內,隨即暈倒過去。待他醒過來,我便略述這幾天發生的事。不過我儘量少說林頓的壞話,而他父親的暴行,我也僅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下。我是這樣想的,主人的一生已太苦了,在他人生的最後階段,就不要再給他添加太多痛苦了。”

“主人料想,他仇敵主要的意圖,就是為兒子,或者講白了為仇敵自己,謀取他的家產。那為什麼不等他過世後再下手?主人大惑不解。這乃是因他不知道,他外甥跟他一樣,已快離開人世了。無論如何,主人覺得最好將遺囑更改一下。他本想讓女兒自由支配傳給她的家產,現在決定將財產交給受託人,供女兒活著時享用,待她身後則歸她的孩子。如此一旦主人過世,家產便不會落入那惡棍手中。遵從主人的吩咐,我指派一位僕人去請律師來,又另派4個僕人,各自帶著武器,去將小姐救回來。對惡人,絕不能跟他客氣。兩批人都去了很久,直到天都黑了才回來。去請律師的那位說,他到事務所時律師不在,足足等了兩個鐘頭後,他才見到律師。只是律師說,他還有點事,但明天一大早便會趕來。那4個僕人則說,希斯克里夫告訴他們,小姐病得出不了門,且不許他們去見她。”

“諸事不順,我怨自己沒事先叮嚀他們,提防惡棍的謊言。當然我也把那群蠢材痛罵一頓。都已到這個地步了,怎麼還會去聽信惡棍那套鬼話。但我並未把那番鬼話轉述給主人,決定等天一亮,就帶幾個壯丁去山莊,如果對方不乖乖交出小姐,就給它鬧個天翻地覆。我一次又一次地發誓,一定要讓主人在臨終前,見到他心愛的女兒。要是有那個魔鬼試圖阻攔,我就殺死他。幸好,我不必跑一趟,而魔鬼的小命也保住了。夜裡3點,我下樓去為主人取水,聽到前門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判斷一定是律師,主人命在旦夕,所以他深夜趕來,並不奇怪。我打算自己先上樓,開門則交給別的僕人。但敲門聲又響起來,這回更急促。我遂放下水去開門,居然是凱薩琳。她摟住我哭泣著說,‘娜莉,娜莉,爸爸還在嗎?’”

“我興奮地說,‘是的!是的!主人仍在!感謝上帝,你平安回來了!’凱薩琳是一路跑回來的,雖然她喘個不停,卻想立即去看她父親。我硬要她先坐一坐,喝點水,並洗洗那張蒼白的臉。然後我說,我得先去為她通報一聲,免得主人突然見到她,過於激動而有不測。我提醒她務必對主人說,她跟小林頓在一起,將會萬分幸福的。她起先盯著我,但立刻明白我為什麼要她說假話。她請我放心,說她不會訴苦的。他們父女最後的會面,我起先不忍心在一旁看著,在門外站了約一刻才進去。一切都很安靜,凱薩琳的絕望,與她父親的欣喜,都在低聲中進行。終於她父親在她懷中,含笑過世。他的最後一句話是,‘我要到她那裡去了,我的寶貝,你將來也會去我們那裡。’”

“凱薩琳一直坐在她死去父親的身旁,這幾天她已哭得太多了,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便沒什麼好遺憾的了,後來她終於不再哭泣。天亮了,她仍坐在那裡。只是眼見到了中午,她仍坐在那裡,我便不得不請她離開,去休息一陣子。午餐時律師終於來了,他是先去咆哮山莊請示後才過來。這位服務林頓家多年的律師,把自己出賣給希斯克里夫。這是為什麼我家主人昨天急著找他,他卻遲至今天,主人過世後才姍姍來遲。幸好女兒回來後,主人高興之餘,再也沒想到那些世俗的事,因而直到死前,他都沒再為財產的事煩惱。”

“律師攬權,擅自發號司令,且濫用他的委託權,把除我以外的僕人都辭退了。他起先堅持不讓主人葬在他妻子旁邊,而要葬在教堂旁他祖墳那裡。可是這違反遺囑,加上我又一再抗議,最後他的奸計才沒得逞。喪事匆匆辦完,如今是林頓希斯克里夫夫人的凱薩琳,獲准繼續住在田莊,直到她父親安葬完畢為止。這期間她告訴我,她的極度痛苦,終於促使林頓冒險放了她。在聽見我派去的那幾個僕人,與希斯克里夫在門口爭論後,她領悟到惡棍絕無可能放她回家。將無法見到父親最後一面,使她絕望透頂。林頓在我離開山莊後不久,便被送上樓,看到她萬念俱灰,毫無生存意志的樣子,嚇個半死,於是悄俏協助她逃出。我後來知道,因參與這件脫逃事件,林頓沒被他父親放過,吃盡了苦頭。”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5DNB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06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