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三十三)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4/30 下午 04:57:18

233 咆哮山莊(一百零五)

“齊拉繼續說,‘林頓夫人自從來這裡後,可能一直都睡得很少,這從她蒼白的臉色,以及極度疲憊的神情就看得出來。因不分畫夜,林頓都是哼哼唧唧,需要人幫忙。夜裡有時我會出來看一下,常會聽到她的哭聲。我其實是相當同情她的,但從未出手相助,以免惹主人生氣。有天半夜,她跑進我房間,要我立刻去告訴主人,他兒子快死了。我半信半疑,拖了一陣子沒起床。過沒多久,她又進來說了一遍,我這才去報告主人。他被吵醒,罵了幾聲,點根蠟燭,往他們房間走去,我跟了進去,林頓夫人坐在床邊。主人看看林頓,又摸摸他,然後轉向林頓夫人,問她覺得怎麼樣。問了兩遍,她才說,‘覺得怎麼樣?他平安了,我得到解脫了。我本該覺得不錯才對,但是…,’停頓了一下,她帶著難以隱藏的悲痛心情接著說,‘你讓我一個人,跟死亡搏鬥那麼久,天天感受死亡,我現在覺得自己就如同死了一般。’”

“看到小姐的處境艱難,齊拉感同身受,‘林頓夫人看上去狀況極差,我趕快去給她倒了些酒來。約瑟夫及哈雷頓被聲響給吵醒,也都上樓來看。我相信約瑟夫是沒有同情心的,說不定還有點高興。哈雷頓則似乎有些難過,但他一直盯著林頓夫人看,應沒太思念林頓。主人叫約瑟夫將屍體移到他房裡,且叫我們都離開,只留下林頓夫人。隔天早上,主人要我去叫林頓夫人下來吃早餐,但她說她不太舒服不想下樓。我報告主人,主人要我每隔一陣子去看她一下,她需要什麼就拿給她。一旦她好些了,便立即報告他。’”

“據齊拉說,小姐在樓上整整待了兩星期,她每天上去兩次。她本已決定對小姐好些,但小姐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斷然拒絕她的好意。惡棍曾去找小姐,給她看林頓的遺囑。林頓已把他所有的動產,連同原屬於小姐的動產,全部讓他父親繼承。在小姐離開畫眉田莊到咆哮山莊後,在惡棍的主導下,林頓寫下那份遺囑。由於林頓尚未成年,土地方面他無法干涉。而惡棍早已依其過世妻子伊莎貝拉的權利,及他自己的權利,將所有地產都弄到手。雖手段惡劣,但我想他們會將程序都弄成合法。小姐既沒錢又無親友相助,律師更早已被惡棍收買,於是兩家的所有財產,遂都被惡棍強取豪奪了。”

“齊拉又說,‘有個星期天下午,林頓夫人終於下樓了。當我送午餐上去時,她表示房間冷到讓她受不了。我告訴她主人去畫眉田莊,約瑟夫到教堂,而我跟哈雷頓都不會妨礙她到樓下,於是她到樓下客廳。那天哈雷頓努力討好夫人,且拿書給夫人看。但高高在上的夫人,怎會在乎他的殷勤,還嘲諷哈雷頓一頓。在那之後,哈雷頓就不再對她卑躬屈膝了,而我也就像她一樣冷漠。她待人一點都不客氣,頂撞主人也不怕,簡直是討打。而她愈是挨打,就愈桀驁不馴。於是再也沒人想與她親近了。’”

“聽了齊拉描述的情況後,我憂心忡忡。我本打算辭掉在畫眉田莊的工作,在附近租間小房子,然後將小姐接來跟我一起住。但轉念一想,惡棍絕不會同意放走小姐的,就像他不會同意讓哈雷頓搬出去住。這兩個年輕人,早就被他視為禁臠了。小姐若想脫離惡棍的魔掌,除非她改嫁。但這就超乎我的能力了。”

狄恩太太精彩的故事至此結束。而雖醫生將我的病情,講得相當嚴重,一副離病好尚遙遙無期的樣子。但沒再過多久,我便恢復了。那是18021月的第二個星期,當時我打算在一、兩天內,騎馬到咆哮山莊,通知我的房東,我準備去倫敦住半年,他可另找房客,今年10月後便能住進去。這裡的冬天太難受,我說什麼也不想在這裡再過一個冬天了。

隔天天氣放晴,早餐後我騎上馬前往山莊,身上有封狄恩太太要我轉給凱薩琳小姐的信。想到能見著她,一路心情都頗愉快。抵達山莊時已11點了,敲柵欄的門後,正在花園裡工作的哈雷頓,開門讓我進去。由於狄恩太太講的故事裡曾提到他,因而我特別看看他。我發現他雖是個粗人,倒是一表人才。可惜他並不在乎本身的優點,穿得邋裡邋遢的。他告訴我希斯克里夫先生不在,但午餐前會回來。我表示要進去等他,哈雷頓遂扔下手中的工具,陪我進去。凱薩琳正坐在客廳窗邊的椅子上,剝些豆子之類的,應是午餐要吃的。她比我第一次看到她時,更鬱鬱寡歡、更沒有元氣。如同上次,她幾乎不看我一眼。即使我向她點頭致意,並道聲早安,她仍沒理我。果真是高高在上,這樣的姿態,在這裡應很難能有朋友。

我走到凱薩琳眼前,假裝隨意地將狄恩太太的信丟在她的膝蓋上,我想我的手法應夠快,未讓哈雷頓注意到。豈料這位高傲的小姐並不領情,她大聲質問道,‘這是什麼?’然後視之如敝屣地將信撥到地上。我的善意行為被她曝光了,真令人生氣。她居然把我當做登徒子,以為那是我寫給她的信。我沒好氣地說,‘那是你的老朋友狄恩太太給你的信,你以為是什麼?’她一聽,立即想撿起那封信,但哈雷頓已捷足先登,一把將信抓起,他說得先讓希斯克里夫先生看過才行。凱薩琳一聽,掏出手帕,默默地擦著眼睛。哈雷頓一看她傷心了,遲疑一下後,將信擲到她身旁地上。雖動作粗魯,但畢竟心軟了。凱薩琳急忙拾起,快速地看了一遍,然後接連問了我幾個問題。

凝視著窗外的小山丘,凱薩琳喃喃自語起來。‘喔!我多麼想騎著我的小馬回到那裡!娜莉!我想念你,我每天都想你。這裡我厭煩透了,已一天都不能再忍受了。’她旁若無人地陷入沉思中。我望著她片刻後說,‘林頓夫人,我那位善心女管家跟我講了很多有關你的故事,她滿腦子都是你。我得帶些話回去給她,不然不知她將有多失望啊!’凱薩琳轉過身子來說,‘你一定要告訴她,我很想給她回信,只是我什麼都沒有,無法寫信。甚至連本書也沒有,否則還可撕下紙來。’我很驚訝,‘沒有書?沒有書你怎麼過得下去啊?田莊裡雖藏書豐富,我有時都會還感到無聊。要是沒有那間大書房,我可要悶死了。’

凱薩琳說,‘我愛看書,只要有書我就看,希斯克里夫先生由於自己從不看書,也就不讓我看,沒書我便到處搜尋。有次在約瑟夫的那堆宗教書裡翻找,那位虔誠的教徒還大發雷霆。還有一次,我在哈雷頓那裡,發現藏有一堆書。其中且有拉丁文及希臘文的,既有小說,也有詩歌,全是我昔日極喜歡的。這時凱薩琳不禁生氣地對哈雷頓說,‘當初我從田莊帶來,借給林頓,之後轉到你手中。你根本看不懂,卻也不讓別人看。是希斯克里夫先生要你這樣做,還是你出於壞心,或嫉妒,才奪走我的寶貝?’哈雷頓聽他表妹揭發他偷藏她的書,滿臉漲紅,結結巴巴地一再否認。我趕快出來打圓場,‘哈雷頓先生不是壞心,也不是嫉妒,而是跟你效法,想增長知識。說不定幾年後,他就是個大學者呢?’

凱薩琳仍很不滿,‘即使這樣,也不能不說一聲,就拿走我的書啊!我聽過你一個人在學拼字及念書,真是慘不忍睹,錯誤百出又很可笑。我還聽見你不停地在翻字典,因幾乎每個字對你都是生字。而愈查愈生氣,你就罵起來,因你根本看不懂那些解釋。’我聽不下去了,回想狄恩太太跟我說過,哈雷頓曾努力想擺脫愚昧無知。結果愚昧無知被譏笑,想擺脫愚昧無知也被譏笑,這未免太殘忍了!我說道,‘林頓夫人請息怒,萬丈高樓平地起,總要有個起頭啊!不論學什麼,每個人一開始都是舉步維艱,跌跌撞撞的。旁觀者若只知嘲笑,而不伸手協助,他怎會進步?’她答道,‘他想上進無妨,但不能將我的書據為己有,還胡亂發音。那些書對我而言都是神聖的,我受不了他的褻瀆。尤其他反覆念的那幾篇,全是我最喜歡的,他好像存心跟我作對。’

雖被如此屈辱,哈雷頓仍極力壓抑憤怒。只見他呼吸急促,快速走出去,再回來時手裡拿著56本書。他走到凱薩琳面前,一股腦兒將書全扔到她懷裡,大聲說,‘都拿去,我再也不碰這些書了。’凱薩琳不屑地說,‘我也不要了,已經被你糟蹋過了,我怎會還想要?’她打開一本,以怪裡怪氣的語調念了一段。哈雷頓再無法忍下去了,他走到她面前,猛然打了她一巴掌。我在心中喊了聲‘好!’這丫頭實在太壞了,該被治一下。真不知她在想些什麼,這屋子裡,跟她最可能成為朋友的,應就是她這位心思敏感的表哥,她卻一直傷害他。不善言詞的表哥,唯一能反擊的方式,就是憑他的孔武有力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NCAN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070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