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三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5/5 下午 03:54:59

234 咆哮山莊(一百零六)

打了凱薩琳一巴掌後,哈雷頓將書拾起,全扔進壁爐裡。從他臉上表情可看出,當熊熊烈火吞噬那批書後,他內心是多麼痛苦。我猜想這批書曾帶給他極度的喜悅,並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與凱薩琳共同享受閱讀之樂。過去凱薩琳的譏笑,讓他羞愧,激起他苦讀的決心。誰知在努力下,不但沒免除被譏笑,還變本加厲地被侮辱,他徹底地失望了。看著壁爐,凱薩琳舔著受傷的嘴唇說,‘書一旦進了一蠢貨的手中,下場就是如此,我為書感到悲哀。’哈雷頓說,‘你最好給我閉嘴!’說完他往外衝,不想再待在屋子裡了。這時希斯克里夫剛好從外面要進來,在門口擋住他,問他怎麼回事。哈雷頓不想多講,連說兩次‘沒事’,就跑出去了。

希斯克里夫沒注意到我也在屋內,望著哈雷頓的背影,嘆了口氣說,‘我實在無法想像,我有可能輸給自己。從他臉上我看到的,不是他父親,而是一天比一天像她。真是見鬼了,怎會這麼像她呢?我簡直不敢看他了。’我知道其中的‘她’,乃指哈雷頓的姑姑,也就是凱薩琳的母親,那位早已過世的凱薩琳。希斯克里夫兩眼無神地進入屋子,我從未看過他這種神情,過去他總顯得信心十足,睥睨一切的樣子。當他媳婦聽到他的聲音時,便立刻閃躲到廚房了,客廳裡只有我與希斯克里夫了。彼此問候後,我告訴他,下星期我便要啟程前往倫敦,待畫眉山莊一年的租約期滿後,便不再續租,也就是我將不再住下去。他回答,‘這樣子喔!你不想繼續遠離塵囂了?不過你這趟來,若是因不打算再住那兒了,請求提早停付房租,那將會失望而歸。連親兄弟都要明算帳,不管對誰,我討帳向來不講情面。

真是小人之心,我有點不高興地說,‘我什麼時候說要停付房租了?你要是不放心,我現在就跟你結清。’說完我掏出錢包。他連忙阻止,‘不急啦!你要是沒回來,你留下的物品,其價值應也夠抵欠租了。來,跟我們一起享用午餐吧!凱薩琳,準備餐具,你在那裡?’不一會兒,凱薩琳端著餐具進來。希斯克里夫吩咐她跟約瑟夫待在廚房一起吃,且等我走後再出來,她順從他的指示離開了。昔日嬌生慣養的小姐,如今被當下人。不過我看得出,她能屈能伸,即使來了我這個‘上流社會’的人,她應也不在乎不能與我,而得與僕人一起用餐。

一邊是冷漠陰鬱的主人,另一邊則是悶不吭聲的哈雷頓,這頓飯吃得食不知味,毫無樂趣可言,吃完我就起身告辭。我本想從後門走,以便能再看一眼凱薩琳,誰知哈雷頓奉主人之命將我的馬牽到門口,而主人又有禮貌地送我上馬,我的如意算盤遂打不成。回程在顛簸的馬上,我想這家人的生活實在沉悶無比。為了解悶,我胡思亂想起來。如果凱薩琳對我心儀,願意跟我到倫敦去住,那就是美事一樁。但這浪漫情節,可能只有言情小說裡才會有,現實世界裡絕不會實現的。

18029月,我應邀到北方一個朋友的莊園打獵。去後方得知,那裡距咆哮山莊不到15英里(24公里)。從今年1月中離開,到現在差不多8個月了,我不禁懷念起在畫眉田莊的生活,遂立即安排去那裡一趟,準備過一夜。在日落之前,我抵達田莊。騎馬進了院子,只見一老婦人靠在門柱上。我問她狄恩太太是否在家,她回答不在這裡了,已到咆哮山莊服務。得知她是現任管家後,我告訴她我是房客洛克伍德,想在這裡住一晚。她驚叫起來,說目前沒有乾淨的房間,然後便想趕緊進去收拾。我要她別慌張,說我先出去走一走,她可慢慢清出一房間,鋪上乾淨床單,爐火點燃,再為我提供簡單的晚餐即可。我本想問新管家,狄恩太太為什麼會離開田莊,後來想算了。我待愈久她愈緊張,反正到了山莊,直接問狄恩太太就行了。

我信步走到山莊,柵欄以前都會關起來,非得允許不得入內,現在則一推就開了,相當友善。而且屋門也開著,不必進去便能看到裡面的人,並清楚聽到他們的講話聲。一個如銀鈴般甜美的女子聲音說,‘相-(con-trary)!這是第三遍了,你很笨欸!我不想再教你了!精神集中一點,不然我便要揪你的頭髮了。’另一個深沉的男子聲音說,‘好,相反(contrary)!唸對了吧!那就獎勵我,親我一下。’甜美的聲音說,‘現在不行,全部唸一遍,且不能有任何一個錯。’那年輕的男子穿得很整齊,不再像以前那麼邋裡邋遢,且俊美的臉孔神采飛揚。他開始唸了,但有隻手不太安分,常從書本上移至站他身後,手搭在他肩上那位貌美女孩白皙的小手上。小手的主人,一發現他不專心,就會敲一下他腦袋。我有點後悔,自己讓大好機會,白白失去。現在名花看來有主了。

下課了,雖學生仍犯了些錯,他卻要求一個大獎勵。這位老師,樂於多給學生鼓勵,他獲得至少5個吻,而他又慷慨地回報了。接著兩人收拾一下,往門口走來。從他們的對話,我得知兩人要到荒野走走。我想,在進步中的哈雷頓,此刻應不會想見我這個知道他底細的人,便趕緊繞到後面廚房。我的老朋友狄恩太太正坐在廚房門邊,一面做針線,一面愉快地唱著歌。歌聲悅耳,卻不時被廚房裡傳出,粗野的的嘲笑或抱怨所打斷。嘲笑包括歌聲難聽,抱怨包括讀‘聖經’被干擾。狄恩太太並不忍氣吞聲,不時也會回幾句。我走上前去,她站了起來,驚叫道,‘天啊!是洛克伍德先生!你怎麼就這麼突然回來?畫眉田莊現在關閉了,你應先通知我們才對。’

我說,‘沒有太大的問題,反正只住一晚,簡單就行,而且我已安排好了。告訴我,你怎麼能如願來這裡?’這是我急切想知道的。狄恩太太高興地答道,‘你去倫敦後不久,齊拉就辭職了。希斯克里夫先生便要我過來,待到你回來。進來坐吧!你是從村子那邊走過來的嗎?’我邊隨著她走進去邊說,‘我從田莊來的,趁他們替我收拾房間時,我想跟你主人把事情做個了結,因我大概不會再來了。’狄恩太太問,‘了結什麼?主人出去了,要過陣子才會回來。’我答道,‘就是房租。’她說,‘那你得跟林頓夫人結算,或者乾脆跟我結,因她還不太會處理帳的事。我可代理她。就這樣,沒有別人了。’她看我顯得很驚訝的樣子又說,‘對了,你應還沒聽說希斯克里夫已死了。’

‘希斯克里夫死了?有多久了?’我相當震驚。狄恩太太說,‘差不多3個月了。讓我慢慢告訴你,先將帽子給我,請坐吧!喔!等等,你還沒吃飯吧!’我答道,‘不必了,謝謝,我稍後回田莊再吃,他們會替我準備。我做夢也沒想到才離開幾個月,他就死了。你也坐下來,好好告訴我到底怎麼一回事。你說那兩個年輕人一時不會回來?’狄恩太太答道,‘是啊!他們常在外面閒逛到很晚才回來。我每次都會講他們一頓,但沒什麼用。你不吃飯,至少喝一杯我們自釀的老麥酒(old ale)吧!你看起來很累,喝一杯舒緩一下。’我來不及推辭,她就匆匆起身去拿酒了,不久便端來一大杯,然後她開始講故事。

“你離開後大約兩星期,希斯克里夫先生就叫我到咆哮山莊。一心想念凱薩琳,我滿心歡喜地來了。自她父親過世,她被迫住到山莊以來,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但見到她後,我卻既難過又震驚,她變太多了。以前她每天都是朝氣蓬勃,現在卻垂頭喪氣。至於希斯克里夫先生為什麼改變主意要我來這裡,他並沒有說明。他只告訴我這裡需要我,又說他討厭看到凱薩琳,一天見到她一、兩次,就已嫌太多了。”

“凱薩琳對我的到來高興萬分,她終於有個伴了。我從田莊陸續運來一大批書,以及一些她往昔在田莊時消遣用的物品,我以為從此她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惜沒有過多久,她便開始煩躁不安。原因之一是,春天快到了,天氣逐漸好轉,大地開始復甦,但她卻被限制不准走出花園一步,以她活潑好動的個性,這怎令她受得了?原因之二是,我得料理家務,無法常陪伴在她身邊,因而她抱怨太寂寞,寧可到廚房與約瑟夫鬥嘴,也不願一個人獨處。”

“他們鬥嘴我倒不介意,至少顯示凱薩琳開始有活力了。廚房有時人會不少,因晚上當主人在客廳時,哈雷頓往往也就躲到廚房。那裡有爐火,相當溫暖。起初他一來,凱薩琳便離開廚房,或就幫我做點事,並不理會他。哈雷頓通常也是一聲不吭。但沒過幾天,她就一再跟我提到他。說他像匹馬,就會幹活、吃飯、睡覺。又說他像條狗,愚蠢、懶惰,整晚坐在那裡打瞌睡,人怎能忍受那種生活?”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M86E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171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