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三十七)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5/20 上午 11:30:42

237 咆哮山莊(一百零九)

“就在我欣慰兩個年輕人,為了同一目標,共同埋頭努力時,不知不覺中,天色已黑了,這時主人突然走進來。他望著我們3人,雖不知他心裡做何感想,但看著這麼一幕令人愉快又舒服的情景,如果他還斥責他們,那就真太狠心了。火光映照在兩張漂亮的臉孔上。男孩23歲,女孩18歲,兩人過去走的路幾乎為平行線,如今相交了,他們都有很多新奇的事要去感受及學習。由於事情發展得太快,他們情緒仍處在高昂的狀態中,還需一段時間才能冷靜並沉澱下來。”

“兩個年輕人同時抬起頭來看著主人,可能在想,主人發現他們在一起,會如何對付他們?我早就注意到,兩個人長得都非常像凱薩琳恩蕭。這兩個年輕人,愈大愈像她,尤其是眼睛。我猜測,就是因都長得非常像已過世18年的凱薩琳,才使得希斯克里夫心軟下來。他從哈雷頓手上拿過書來,翻一翻後,一句話也沒說,便將書交還給他,然後揮揮手要凱薩琳離開。她走後不久,哈雷頓就起身,慢慢退了出去,僅有他一個人,是無法與書相處的。既然兩人都走了,我正想我也不必待在這裡了,但主人卻叫我留下。”

“沉思了一陣子後,希斯克里夫說,‘這樣的結果很糟糕吧!我煞費苦心,用盡各種手段,以為我想要的都得到了。豈料卻走到這個地步,天下還有比這更荒謬的嗎?我一心要毀掉這兩家人,將自己打造成像海克力斯(Hercules,希臘神話中一極被推崇的半神英雄)一般勇猛頑強。誰知當我以為目標已達成時,卻發現我連從這兩家屋頂掀掉一片瓦的意志,不知從何時起,都已消失了。我的兩個老對頭沒有打敗我,眼下正是我追殺他們下一代的大好時機。這我可輕易做到,無人能阻擋。只是做到後又怎麼樣?我已不想再鬥了,如今我連舉起一根手指都嫌麻煩。這樣講,好像我苦心經營一輩子,只是為彰顯我的寬宏大量。不,完全不是這樣,我是失去欣賞他們後代被我毀滅的能力了,甚至也厭倦去幹那些無意義的毀滅。’”

“停頓一下,希斯克里夫又說,‘娜莉,我感覺有一個奇怪的變化即將發生,而我正籠罩在它的陰影裡。近來我對每天那些瑣碎的事沒興趣了,有時連吃飯都會忘記。但剛才走出去的那兩個人,卻讓我覺得很清晰。他們清晰的影像,令我感到無比的痛苦。對於那女孩,我既不想說,也不願去想她,但如果能不看到她就太好了。她的出現,常令我快瘋掉。本來哈雷頓不會給我這種快窒息的感覺。但現在我也寧可不要見到他了。他所喚起的一些聯想,讓我的腦袋快爆炸了。嗯!你有聽懂嗎?你是不是認為我快瘋掉了?’”

“我想他並不真正想要我回答,便沉默不語。苦笑一下,他繼續說,‘我跟你講的這些話,請不要說出去。過去我從不向人透露心事,現在是因實在忍不住,只能找你傾吐一番。幾分鐘前離開的哈雷頓,像我青年時代的化身。他使我心裡產生一個又一個的感觸,令我無法理智地跟他談話。首先他活像凱薩琳,像得不得了。你也許以為他是最能讓我想到凱薩琳的,一點都不是這樣。那有什麼能不跟凱薩琳有關呢?我望著牆、樹、雲,不論望著什麼,凱薩琳的影像便立刻浮現了。每樣東西都提醒我她曾存在過,而我卻失去了她。哈雷頓是我永恆的愛之幻影,也是我的幸福及痛苦之幻影。唉!我一定是瘋了,才會告訴你這些。不過你因此知道,由於我不想過著孤獨的生活,因而將哈雷頓留下來作伴,但有了他,我反而得不斷地忍受折磨。這折磨使我心灰意冷,不想再管他和他表妹如何相處了。我自身難保,再也不想理會他們了。’”

“我感到很不安,問道,‘希斯克里夫先生,你剛才提到變化,到底是指什麼?’那時我尚未覺得他已瘋了,也不覺得他快死了。雖然他從小就喜歡想些傷心的事、常有些稀奇古怪的念頭,又愛鑽牛角尖,但神智應相當正常。而且他健壯得很,從沒有任何病痛。他回答,‘在變化來臨前,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只是潛意識裡有這個感覺。’我追問,‘那你沒有生病的感覺吧!’他答道,‘放心,娜莉,我沒病,我好得很。’我再問,‘那你不是怕死吧?’他嗤之以鼻,‘怕死?我既不怕死、沒覺得快死,也不希望死。我為什麼要那樣?我身體很好、生活規律,又不愛冒險,我應可活到不想活時才會死吧!所以我絕不能讓自己繼續陷在幻覺中,我提醒自己要呼吸,且提醒自己心臟要跳動。但這很容易嗎?一點也不!這就像要將一隻硬彈簧折彎,極度困難。我只有一個願望,而這願望卻將毀滅我的生存,因我已快被吞沒在想要願望早點實現的盼望中。我已渴望了這麼久,我相信願望應快實現了。’”

“希斯克里夫繼續講個不停,有時像是喃喃自語,我聽不太清楚。他盡講些可怕,卻難以理解其中隱含意思的話。我不得不相信,老天已將他的心,變成一座人間地獄,不知最後會爆發出什麼。他以前很少透露自己的心聲,由於他平常就不時怪里怪氣的,喜歡一人獨處,且在人前也寡言少語,所以他這番傾吐,雖引起我的不安,卻未能讓我有所警覺。我僅以為,他就是看到那對年輕人,長得神似他的愛人凱薩琳,因而內心波動不已。”

“那天之後,有連續好幾天,希斯克里夫都儘量避免與我們在餐桌上碰面。他不想見到哈雷頓及凱薩琳,但又不想要他們去別的地方吃,只好自己不來,每天一餐就打發了。有天半夜,我聽見他開門出去的聲音,直到早上都沒回來。那時是4月,天氣溫和宜人。早餐後,凱薩琳硬要我端把椅子,帶著那些縫縫補補的,坐到屋子盡頭的樅樹(fir-trees)下。自從約瑟夫抗議後,哈雷頓與她想挖掘及修整的小花園,換到這裡。我正陶醉在春天芬芳的氣息中,凱薩琳跑過來,她原本在柵門那裡挖些櫻草花的根,以圍出一花圃。”

“凱薩琳有些困惑地告訴我們,‘希斯克里夫回來了,還跟我說話。’哈雷頓問,‘他說什麼?’凱薩琳回答,‘他叫我快點走開。不過他的神情跟平常很不一樣,我還盯著他看了一陣子。’我和哈雷頓幾乎同時問,‘有什麼不一樣?’凱薩琳說,‘很高興,或者應說很亢奮,他的情緒高昂到已快發狂的地步。’我裝作不在乎地說,‘可能是夜遊讓他開心吧!’但我其實與凱薩琳一樣驚訝,因主人很少會有興高采烈的時刻。因急於想弄清真相,我遂找個藉口走開。我看到希斯克里夫站在門口,臉色發白,身子在顫抖,但眼裡閃爍著歡樂的光彩,整個人看起來與平常大不相同。”

“我問這位夜遊者,‘你現在想吃早餐嗎?遊蕩了一整夜,應很餓了吧!我給你去弄點吃的。’我很想知道他去那裡,卻不願直接問,想旁敲側擊。他將頭轉開,語氣有點不屑地說,‘我不餓。’他可能猜出我好奇他為什麼如此亢奮。遲疑了一下,我決定仍給他一些忠告,‘你不該不睡覺,而整夜在外面遊蕩。現在夜裡很潮濕,是會讓人著涼的。你現在看起來,便不太對勁。’他仍用不屑地語氣說,‘沒什麼我不能忍受的,只要你不來煩我,我便什麼都可以忍受。趁惹火我前,你趕快進去吧!’這個時候,我絕對不想惹他,遂順從地走進屋子。從他身邊經過時,我注意到他呼吸極為急促。這樣下去,他一定會生場大病,我心裡暗自發愁。”

“那天中午,主人跟我們一起午餐。我將一堆滿食物的盤子拿給他,他太久沒進食了,得補充一下。他懷著謝意說,‘娜莉,你看我果真沒病吧!你給我這麼多食物,我一定要大吃一頓。’他拿起刀叉,剛要開始吃,卻像突然失去胃口似的,放下刀叉。他急切地望著窗外,隨即站了起來,走了出去。直到我們都吃完了,他仍在花園裡走來走去。哈雷頓說,‘我去問他為什麼不吃,且問是否我們惹他不高興了。’他回來後,凱薩琳迫不及待詢問究竟怎麼一回事。哈雷頓說,‘他不吃了。不過倒是沒生氣,且難得心情不錯。只是由於我問了兩遍,弄得他不太耐煩,叫我留在你身邊就好。他說他想不透,明明已經有了你,我怎麼還會想去糾纏別人。’”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0GF0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05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