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三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5/30 下午 03:28:40

239 咆哮山莊(一百一十一)

“我對希斯克里夫如此狂妄很感驚訝,‘如果你堅持不吃不喝,因而死去,然後教堂又拒絕讓你埋在他們的墓地,那怎麼辦?你有想過這個可能性嗎?’他答道,‘他們已答應過我了,所以不會這樣做。如果他們不講道義地這樣做,那你一定得派人暗中將我的棺材移至我所要的位置。如果你不照我的意思去做,哼!那走著瞧,你便將由實證得知,若死不瞑目,則死者將不會完全從世上消失。’這時傳來家裡有人起來的聲音,他立刻上樓,閃躲進自己的房間裡。不必再聽他胡言亂語,我大大鬆了一口氣。下午,當約瑟夫及哈雷頓都在戶外忙些工作,他來到廚房,要我到客廳陪他,我拒絕了。我正色告訴他,他脫序的行為及蔑視上帝的思想,讓我極為畏懼,我不敢再跟他獨處了。”

“希斯克里夫冷笑一聲說,‘你把我當做惡魔了嗎?你想必認為我不配住在你們這一個體面的人家,是吧!’凱薩琳本來也在那裡,希斯克里夫一進來,她便躲到我身後。希斯克里夫嘲諷地對她說,‘我保證不會傷害你,你肯過來嗎?不用怕,我絕對不會動你一根毫毛。哼!你應覺得我比魔鬼還壞吧!但告訴你,卻有個人不怕有我作伴呢!你一定知道這人是誰。天殺的!她可真狠心,沒人受得了她的狠心,連我也受不。’他總算放棄了,不再要我陪他。就一人在客廳待到黃昏,然後便慢慢上樓,進自己的房間去了。一直到三更半夜,他的呻吟聲都沒停止,也不時喃喃自語。哈雷頓覺得不對勁,急著想進去,但我要他趕緊去請醫生來,這時應讓醫生來治療他,我們無能為力。醫生來後,一群人想進去時,卻發現房門鎖住了。猛敲了一陣子他都不肯開,最後他且大吼,要我們全滾開,說他已好多了,不要打擾他。醫生束手無策,只好走了。”

“當晚下起傾盆大雨,整夜都是浠瀝嘩啦的雨聲,直到隔日清晨才停止。我起床後,走到希斯克里夫的窗下,發現他的窗子開著。下大雨怎還會開窗?難道他溜出去了?敲門沒回應,我找到備份鑰匙,打開房門進去,發現他仰臥在床上,眼睛兇惡地瞪著我,我嚇壞了,倒退好幾步。接著他好像笑了一下,那時我尚未將他與死亡連結。隨後發現他全身都被雨淋溼,連床單也在滴水,但他卻動也不動。我遂鼓起勇氣上前,將手放他他鼻孔下,已沒氣息了。他死了!我大聲喊叫約瑟夫。過了好一陣子,約瑟夫才拖著沉重的步伐上來。他一再嘟嘟囔囔,拒絕插手管死人的事。他自言自語地說,‘魔鬼把他的靈魂抓走了,怎不把他的屍體也一起帶走呢?你看,這人有夠壞的,都已死了居然還在笑。’這老頭才一說完,自己便大笑起來,我不禁感到一陣噁心,覺得這個老僕人真邪惡,主人待他其實不差。突然,他鎮靜下來並跪下,舉起雙手,感謝老天讓合法的主人與古老的世家,恢復他們的權利。”

“我一直不能從震驚中清醒,整天渾渾噩噩的。懷著悲傷,往事歷歷在目。可憐的哈雷頓,儘管二十多年來,他受的冤屈最深,他卻是這個家裡唯一真正極為難過的人。他整天守在屍體旁,握住死者的手,不時親那張別人不敢直視,兇狠又嘲諷的臉。他深刻的悲哀,乃出自他有顆寬容大量的心。醫生來後,無法判斷主人的死因。而為了擔心惹來麻煩,我沒透露主人連續4天沒進食。況且我並不以為他是故意絕食,不吃是他那怪病的後果,而非原因。”

“我們依照主人事先所交待的方式,將他安葬。他痛苦了一輩子,東爭西奪,但其實什麼也沒得到,最後的心願,就讓他滿足吧!哈雷頓、我、教堂司事,以及6個抬棺材的人,便是整個送葬隊伍。那6個人,將棺材放進墓穴後便走了。我們則悄悄地抽掉凱薩琳及希斯克里夫各一邊棺材的木板。哈雷頓一面淚流,一面挖起一塊塊草皮,鋪在希斯克里夫的墳墓上。由於將希斯克里夫跟林頓夫人的墓地緊靠在一起,頗引起附近村民的一些非議,但我們並不理會。”

“人死了,也依他的意願埋葬,我以為墳墓裡的人,與我們這些活著的人,都能同樣安穩地過日子,一切將歸於平靜。結果不然,常有人一再發誓,說見到希斯克里夫。見到的地點,有在教堂附近、荒野上,或就在咆哮山莊這屋子裡。像是約瑟夫,就曾手按著‘聖經’說,自從主人過世後,每逢下雨的夜裡,他自臥室窗戶往外望,便會看到主人跟林頓夫人,攜手在雨中漫步。而大約在一個月前,我自己也遇到一件怪事。有天傍晚,天色很黑,看起來會下場大雨。我獨自一人往畫眉田莊走去,途中見到一趕著3隻羊的牧童,坐在地上哭。我問他怎麼了?他說希斯克里夫及一女人在前方,他不敢再走了。我往前方甚至四周都仔細瞧,一個人也沒沒見到。但既然他堅持看到,我只好要他繞道而行。”

“我猜想牧童平常聽多了父母等人,講過曾看到希斯克里夫。他一人在暗黑的荒野,心生恐懼,遂產生幻覺。我懷疑希斯克里夫還在世時,這個牧童根本不曾見過他。不過,雖然那些傳聞我一個也不信,但自此天黑後,我便很不願意出去,且不願一個人留在這陰森森的房子裡。幸好,等凱薩琳他們搬回畫眉田莊,我跟著他們去,便可脫離這裡了。”

故事已進入尾聲了,我問道,‘他們要離開這裡?’狄恩太太高興地回答,‘是啊!結完婚就搬過去,婚期訂在新年那天。’我好奇地問,‘那到時誰留在這裡?’她答,‘約瑟夫,可能再有個男孩與他作伴。他們將住在樓下,樓上房間則全關起來。’我開玩笑地說,‘樓上就留給鬼魂,讓他隨時都能大鬧一通。’狄恩太太說,‘不,洛克伍德先生,我相信死者已安寧了。而且我們不能隨意談論死者,不管他生前怎麼樣,死後就他讓歸於塵土,不要再批評他了。’正在講時,我往窗外一望,那對情侶快到家了。我看著他們不禁想,‘他們倒是什麼也不怕。愛情的力量,果真勝過撒旦的魔鬼大軍。’

是離開的時候了,這對苦盡甘來的年輕人,我就不干擾他們了。於是我匆匆跟狄恩太太告別,謝謝她陸續跟我講完這淒美的故事,讓這片荒野,活潑起來。在回畫眉田莊的途中,我特地繞到教堂,很快便找到那3塊墓碑,我留連徘徊好了一陣子。我不禁好奇,這麼寧靜的地方,長眠者怎麼會睡得不安穩呢?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DXAK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397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