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真相是時間的女兒(十二)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2/5/29 上午 09:47:32

金雀花王朝的臣民,常會留意王位的繼承問題,因他們的國王屢屢活躍於國內外戰場,而古來征戰幾人回?亨利五世雖死在異域,幸好留下一繼承人,以延續王位。至於接位的亨利六世,以他文弱的性格,應不會四處去攻城掠地,似乎令人放心。但世事無常,死亡總是隨時會降臨,王位能否順利傳承,仍令人關切。亨利四世雖生育了4個兒子,且個個雄姿英發,可惜卻無法枝繁葉茂,他的(合法)孫子輩,就只有亨利六世1人。但除了亨利四世的子孫外,當時的天潢貴胄,就為數眾多了。其中有4個影響力較大的家族,其王室血統,可追溯到亨利六世的高祖父(即亨利六世曾祖父岡特的約翰之父親)愛德華三世,但皆非亨利六世的直系長輩,而是岡特的約翰手足之後代。愛德華三世的四子岡特的約翰,這一支除了亨利四世外,尚有一些合法的後裔,但當時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尚不太大。

四大家族中,其中約克家族,以第三代約克公爵理查(又稱理查金雀花,Richard Plantagenet3rd Duke of York1411-1460)為代表。他的父親是愛德華三世的五子,即第一代約克公爵蘭利的埃德蒙(Edmund of Langley1st Duke of York1341-1402)之後代,至於母親則是愛德華三世的三子,即第一代克拉倫斯公爵安特衛普的萊昂內爾(Lionel of Antwerp1st Duke of Clarence1338-1368)之後代。父系及母系均源自愛德華三世,不但血統純正,約克公爵理查且繼承了大量的產業,在英法百年戰爭的後期,他更擔任過許多重要的職務。如在鎮守法蘭西的亨利六世之三叔貝德福德公爵去世後,約克公爵理查曾二度被任命為駐法蘭西的總督。他第一次抵達法蘭西履新是14366月,那時還不滿25歲,意氣風發。他陸續在諾曼第恢復了一些失地,也建立了良好的秩序,讓混亂的局面,開始上軌道。約克公爵理查自認是英格蘭貴族中的領頭羊,只是他覺得亨利六世的政府,對他的尊重不夠。當他在前線作戰時,不但未給他充分的支援,有時還掣肘他。1440年,他再度赴法蘭西擔任總督,這回權力提高了,大致和先前貝德福德公爵在世時相同。

1443年,亨利六世令新封的第一代薩默塞特公爵約翰博福特(John Beaufort1st Duke of Somerset,約1403-1444,他父親第一代薩默塞特伯爵約翰博福特(John Beaufort1st Earl of Somerset,約1371-1410)本是岡特的約翰之私生子,後來被合法化,是亨利四世之同父異母弟,也是亨利六世之堂叔),率領一支約8千人的部隊,投入法蘭西戰場。約克公爵理查原本有套戰略,結果這位公爵的軍事行動,一無所獲不說,自己且於1444年死在諾曼第(據傳是因戰事不利而羞愧自殺),破壞了約克公爵理查所布的局,這可能是他對博福特家族懷有仇恨的開始,而此仇恨後來演變成內戰。14477月,約克公爵理查被任命為愛爾蘭總督。法蘭西的總督一職,則由第二代薩默塞特公爵埃德蒙博福特(Edmund Beaufort2nd Duke of Somerset1406-1455,乃第一代薩默塞特公爵之弟,故亦為亨利六世之堂叔)接手。他正是曾與凱瑟琳太后有過一段情的那位貴族,當時他只是伯爵,1444年兄長過世後,由他繼承公爵。

144910月底,諾曼第首府盧昂被法軍攻陷,英格蘭在法蘭西的總督第二代薩默塞特公爵,居然棄部屬於不顧,自己靠行賄逃命。到了1450年,諾曼第的戰事崩盤,讓英格蘭肯特郡東南部臨海地區的居民陷入恐慌。英法百年戰爭的戰場,以往大都在法蘭西,如今人們擔心法蘭西國王查理七世的軍隊,會渡過海峽,攻擊甚至入侵英格蘭。這樣的恐懼,使肯特郡爆發叛亂。而民眾開始相信,王國真正的威脅,乃來自國王身邊的奸臣。整個1450年,英格蘭紛爭混亂持續不止,一直處於動盪不安中。而歸根究柢,當然是亨利六世的無力領導,他的御前會議完全失能,臣民對王國的前途,充滿悲觀。

1453年春天,英格蘭總算有喜訊傳出。結婚7年多的瑪格麗特王后,終於懷孕了。雖然當時嬰兒死亡率極高,能否平安誕生,尚在未定之天,但畢竟有了希望,全國上下談論的,不再盡是悲慘的消息。英格蘭從貴族到平民,舉國歡欣。之前人們都為王位能否安然傳遞,擔憂不己,如今可鬆口氣了。可惜歡樂的日子不多,當年7月,在法蘭西的卡斯蒂永戰役,這場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最後一戰,法蘭西獲得決定性的勝利。本來“可憐白骨攢孤冢,盡爲將軍覓戰功”,也就是雖萬骨枯,至少造就一將功成。如今英軍兵敗如山倒,統帥及數千將士,齊為國捐軀,當然便連絲毫戰功也沒了。英法百年戰爭,至此再無懸念,英格蘭就是徹底輸了。幾個月內,法軍收復了法蘭西除了加萊以外所有領土。英格蘭全國上下,對此噩耗當然傷心欲絕,但反應最強烈的則為亨利六世。他陷入神志不清的狀態,持續15個月,這段期間,英格蘭彷彿沒有國王。當年(1453)1013日,瑪格麗特王后生下西敏的愛德華(Edward of Westminster1453-1471)。只是即使僕人將兒子抱到亨利六世面前,也沒讓他清醒。這位愛德華王子、亨利六世之獨子,遂身繫英格蘭王位傳承的唯一希望。

由於理查二世作惡多端,視臣民如土芥,英格蘭的臣民,因而也視他如寇讎。所以,亨利四世的“不正當”繼承,遂能被容忍,無人想挑剔。亨利四世駕崩後,繼位者亨利五世,這位雄才大略又驍勇善戰的國王,在對法蘭西的百年戰爭中,屢戰屢勝,將英格蘭的宿敵法蘭西踩在腳下,為他贏得舉國上下的支持,使得蘭開斯特王朝的統治權,更加強化。因而即使他人並不常在英格蘭,國家仍可正常運轉,大致相安無事。雖曾有人企圖謀反,但都迅即被鎮壓。當亨利六世,逐漸喪失他父親在法蘭西所贏得的廣大領土,他便開始被臣民視為無能又昏庸的國王。此時自認有“正統王室血脈”的約克公爵理查,便常趾高氣揚、咄咄逼人。明明擔任一海之隔的愛爾蘭總督,卻曾率領數千人的部隊,在英格蘭巡遊,耀武揚威,讓王室心驚膽跳。他宣稱對國王忠誠,是因眼見當下政府失能,且議會興風作浪,導致國家不斷向下沉淪,才不得不跳出來,想力挽狂瀾。只是卻無人相信他的行為,不是基於覬覦王位。

1453年起,亨利六世精神異常後,由於無法治國,約克公爵理查更是蠢蠢欲動了。他父母分別是愛德華三世之五子及三子之後代,相較於亨利六世的父親是愛德華三世之四子岡特的約翰之後代,母親則來自法蘭西,約克公爵理查認為自己的英格蘭王室血統,明顯優於亨利六世。但還不只這樣。從父系血統來看,亨利四世或許有最優先的王位繼承權,畢竟他父親是愛德華三世之四子。但若考慮母系,便是另一回事了。因並未留下兒女的理查二世,依先例,他三叔(愛德華三世之長子黑太子已死,且次子早夭)第一代克拉倫斯公爵安特衛普的萊昂內爾,應為王位的繼承人,傳下來便到了約克公爵理查。不過其間有二度得經由女性傳遞王位,而王位可否經由女性往下傳,當時仍存在爭議。但之前約克公爵理查並未去釐清這點,反正王位於他不過是幻想。如今既然亨利六世已失去當國王的能力了,此時約克公爵理查,認為他長久以來的夢,有機會成真了。

1453年,亨利六世精神異常,連親人都不能辨識,因而根本無法治國。此時有野心者,自然按捺不住了。除醞釀已久的約克公爵理查外,另一方面,王后瑪格麗特雖年紀輕輕(生於1430),但個性機智果敢。她深諳挾太子以令諸侯之妙,知道可藉擁有小王子西敏的愛德華,以建立自己的勢力。她將以蘭開斯特家族的力量為基礎,以對抗約克家族。蘭開斯特王朝是亨利四世創立的,經兒子亨利五世,傳給孫子亨利六世,豈可三代而止?1454年初,瑪格麗特王后產後身體恢復了,不浪費時間,她發表宣言,要求獲得國家統治權。王后的舉動固然大膽,卻非毫無根據。即使英格蘭直到那時,尚未曾有過女君主,但愛德華三世1327年登基時,由於才14歲,他母親伊莎貝拉便曾擔任過3年多的攝政。只是伊莎貝拉攝政時,實權乃由其情夫羅傑莫蒂默(Roger Mortimer1287-1330)掌握。後來愛德華三世將滿18歲時,發動政變,將羅傑莫蒂默逮捕後處死,所以那是一失敗的女攝政經驗。基於前車之鑑,瑪格麗特王后的要求,被婉轉地拒絕了。

1454327日,約克公爵理查,經由以貴族為主的議會,選出為護國公及主要謀臣,他的權力至此達到顛峰。他大刀闊斧地改革他以為的陋習。人事方面之懲處、獎勵,及工作調整,也都毫不客氣地善用他的權力。不少人原本對他擔任護國公充滿疑慮,只是其作風雖屢引人側目,倒也沒做出什麼過度逾矩的事。

1454年的耶誕節,在精神失常1年多後,亨利六世終於清醒了。很多大臣興奮莫名,但也有人失落了。既然國王恢復正常,約克公爵理查護國公的頭銜便保不住了,這他尚可忍受。但新的主政人選,居然是第二代薩默塞特公爵,這他就難以忍受了。這位亨利六世的堂叔,約克公爵理查不但瞧不起他,且一直視他為賣國賊。此因如前所述,幾年前約克公爵理查在法蘭西擔任統帥時,局面原本好好的,由他接手後,不但打敗仗,且放棄部屬自己逃走。這樣貪生怕死的敗軍之將,不但未受懲罰,還一路高升,如今自己的位子再度由他接手。難道在英格蘭眾貴族的眼中,將自己跟這位賣國賊等量齊觀?天啊!太沒公平正義了。如果說國家將亡,必有妖孽,此人便是妖孽。他還曾是已過世的凱瑟琳太后之情人呢!約克公爵理查簡直氣壞了。

之後幾個月內,他過去1年裡的舉措,幾乎都被推翻。人事也大變動,且接任者大多是他看不上眼者。約克公爵理查自認擔任護國公時戮力以赴,以維持政府的正常運轉。如今鳥盡弓藏,不但他在政府中的職位全被剝奪,連尊嚴也被剝奪。彷彿過去1年他是個篡位者,得除之而後快。但他認為最危害國家的,根本是國王(其實應說是王后)所寵信的那幾位奸臣。他們的能力及品德,皆極讓他鄙視。他覺得如果他們繼續留在政府裡作怪,他將永遠被當做王室的敵人,得不到該有的地位。若讓他們持續把持朝政,他們將不斷排斥異己,戕害忠良,最後國家恐怕會被他們毀掉。該如何是好?清君側!他想到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2IN9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28 上午 08:52:36

2003/10/20起第 732815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