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真相是時間的女兒(十六)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2/6/26 上午 11:40:06

1464年,英格蘭大致安定下來,可以休養生息了,權貴們遂開始關心國王的婚事。愛德華四世那時22(生於14424),是還很年輕,但也到該結婚的年齡了。國王的娶妻,並非個人而是國家大事,須謹慎待價而沽。如透過婚姻,可為英格蘭跟法蘭西結盟。雖一旦雙方有利益衝突,照樣開打不誤。但若英法關係良好,將可徹底斬斷蘭開斯特家族之餘孽,與法蘭西的勾結。如此瑪格麗特王后,便只能一直在法蘭西等地自我放逐,而難以再入侵英格蘭,以為她那個精神異常的丈夫搶回王位了。或者為了化敵為友,可跟北邊的蘇格蘭聯姻。另外,與歐洲大陸某強國結親也不錯,像是西班牙。當然國王的婚姻也可給國家帶來王位繼承人,這會讓舉國上下安心,也免除一些人對王位繼承的幻想。豈料當造王者沃里克(Warwick the Kingmaker),提出他對國王婚事之安排後,愛德華四世的宣佈,令眾人震驚:他已結婚了!沃里克是第十六代沃里克伯爵理查內維爾(Richard Neville16th Earl of Warwick1428-1471),他父親為愛德華四世母親的大哥,也就是愛德華四世的大舅,他則為愛德華四世的表哥。他一路護送表弟當上國王,一向相信這位年紀較他小14歲的表弟,對他言聽計從,即使成為國王依然如此。只是這回他卻灰頭土臉。

國王娶的妻子,居然不是歐洲其他國家的公主,或重要貴族的女兒,也不是美少女。英格蘭的新王后伊莉莎白伍德維爾(Elizabeth Woodville1437-1492),是個比國王約大5歲,時年約27歲的寡婦,且帶著兩個兒子,分別約9歲及7歲,前夫是個3年多前去世的一個小貴族。這樣的背景,嚇壞一群利益至上的權貴。不過,新王后雖非出身大貴族家庭,但她父親理查伍德維爾爵士(Sir Richard Woodville1405-1469),倒也非無名小卒。他本是個沒有爵位的小地主,1437年,娶盧森堡的傑奎塔(Jacquetta of Luxembourg,約1415-1472)為妻後,便開始翻身了。這並非因他妻子是盧森堡一位伯爵的長女,而是因妻子的前夫,乃亨利六世的三叔,即曾威鎮英吉利海峽兩岸的第一代貝德福德公爵約翰。亨利五世去世前,任命他為法蘭西的攝政,並負責指揮作戰。他是亨利六世年幼時,在那英格蘭風雨飄零的歲月,最能穩定政局者。一生功業彪炳,極受英格蘭臣民的尊敬。1432年,第一代貝德福德公爵的元配過世後,隔年他續絃盧森堡的傑奎塔。14359月,他在法蘭西盧昂病逝。由於兩段婚姻皆無子女,他年約20歲的遺孀,遂繼承他主要財產的3分之1,且保留貝德福德公爵夫人(Duchess of Bedford)之頭銜(即使後來再婚仍是)。盧森堡的傑奎塔,遂成為一既有錢又有地位的年輕寡婦。這樣的身價,有心的男人想必趨之若鶩。

理查伍德維爾原本在貝德福德公爵家中工作,因他父親擔任公爵府的管家(chamberlain)。在極敬重的三叔過世後,亨利六世令他三叔的管家,將才大他約6歲的三嬸,帶回英格蘭。可能是在漫漫旅途中,盧森堡的傑奎塔,與隨行的管家之子理查伍德維爾日久生情,後來就秘密結婚了。為什麼結婚得隱隱藏藏?因盧森堡的傑奎塔,能得到亡夫留給她遺產的條件,是她若擬再婚,須先獲得王室許可。而那麼大筆的財富,豈可能輕易放棄?14373月,於得知三嬸已梅開二度,且丈夫的身分地位遠遠配不上她,為三叔生氣,亨利六世起先拒絕與他們見面。後來讓步,僅罰他們1千英鎊。即使在15世紀這並非一筆小錢,但對那位富有的公爵遺孀,完全不是負擔。

盧森堡的傑奎塔這段“下嫁”之舉,可與比她早些,亨利五世的遺孀凱瑟琳,嫁給地位卑賤的歐文都鐸相輝映,都是為愛情而嫁,只是她比凱瑟琳幸運多了。凱瑟琳的婚姻,在她生前從未被承認,且14371月,以不滿36歲之齡過世後,丈夫歐文都鐸便因違反太后再婚之法而坐牢,受盡折騰。但盧森堡的傑奎塔之第二次婚姻,則持續了30餘年,直到1469年丈夫過世為止。而且她非常多產,共生育了14個孩子,其中長女伊莉莎白伍德維爾,還成為王后。而除了長子12歲時,因發燒喪命,其餘13個孩子均長大成人。子女人數如此多,且存活率又如此高,在那個時代,乃極罕見。日後盧森堡的傑奎塔,與凱瑟琳太后,此二女性的勇敢擇偶,將會連結起來。換句話說,盧森堡的傑奎塔對英格蘭之“貢獻”,並不只是生出一個王后而已。可惜這位玫瑰戰爭期間的傑出女性,其重要性常被歷史忽略。

理查伍德維爾的這樁婚姻,讓原本籍籍無名的他,因妻子及妻子前夫的關係,立即躋身高層階級行列,跟英格蘭王室、貴族及不少歐洲豪門,也都成為親戚。尤其他兒女眾多,若能透過精心挑選女婿及媳婦,理查伍德維爾便會有更多貴族親戚,家族勢力將更龐大。

由於妻子為亨利六世的三嬸,伍德維爾的家族,曾為蘭開斯特陣營參戰,以對抗約克軍,應不致於令人訝異。1460年,理查伍德維爾因協助亨利六世,被馬奇伯爵愛德華(即後來的愛德華四世)俘虜,那是他首度見到未來的女婿。被釋放後,理查伍德維爾仍繼續支持蘭開斯特陣營。14613月,在那場規模龐大、死傷慘重的陶頓戰役,他與次子(長子已過世)安東尼伍德維爾(Anthony Woodville1440-1483),皆於血戰後倖存。而再度,兩人皆得到愛德華四世的赦免。內戰中不知有多少貴族死於戰場,或被俘處死,他們父子卻一直受幸運之神的眷顧,但他半子的福分就不夠了。他的長女婿格羅比的約翰格雷爵士(Sir John Grey of Groby1432-1461,伊莉莎白伍德維爾之首任丈夫),在早些14612月的第二次聖奧爾本斯戰役中,不幸戰死。即使那場戰役,其實是蘭開斯特陣營大獲全勝。雖說不幸,但若女婿逃過死神的話,理查伍德維爾日後便不太可能成為國丈,甚至連約克家族的命運,應也會受到影響。人生的幸或不幸,看來冥冥中自有定數。

英格蘭年輕的國王,娶一小男爵的女兒,且是一個已有兩個孩子的寡婦。這震驚了倫敦外交界,紛紛發文回國報告。除了英格蘭新國王是為了愛情而結婚,而非為了精心算計的政治利益,實在無其他更合理的解釋。沒有政治目的,也非基於個人或國家利益,國王純粹是為了愛情結婚?這太傳奇了!因而此婚姻在歐洲頗有浪漫的吸引力。對於愛德華四世如何跟他的王后認識並結婚,且還能隱瞞5個月,當時有各種傳說,也有人寫成詩歌傳誦吟唱。伊莉莎白伍德維爾可說是英格蘭史上,最令人料想不到的一位王后。自1066年諾曼征服的將近4百年來,從不曾有一個英格蘭國王,跟自己的臣民結婚。也就是以往登基後才結婚的國王,其王后皆來自國外,至於情婦則通常是本土的。雖亨利四世的第一任妻子是英格蘭人,但那時他尚未當國王,且在成為國王的5年多前,這位妻子便過世了,從不曾為王后。第二任妻子則是他登基後3年多才娶的,這位王后便來自法蘭西。愛德華四世是諾曼征服後,第一位國王娶英格蘭人為妻。這樁婚姻不會帶來任何外交或經濟利益,至少基於這個原因,愛德華四世身邊的貴族,完全排斥這個新王后。但他們其實另有其他說不出口的擔憂。

王后的父親理查伍德維爾,絕不可小覷他,他應很擅長攀龍附鳳。否則以父親不過屬於平民階層,他居然能娶到貴族中的貴族─貝德福德公爵之遺孀,讓自己跟蘭開斯特王室連結起來,這便已很厲害了。如今舊王朝垮了,他改變依附對象,讓女兒飛上枝頭變王后。其向上爬的本領,實在無出其右。眾貴族莫不懊惱不已,自己怎沒想到可跟國王結親?而更擔憂這位卑賤的人有10幾個子女,身為長女的王后,日後若妥善拉拔弟妹,則伍德維爾家族的勢力,將要壓倒眾家族了!

愛德華四世和伊莉莎白伍德維爾的婚姻,雖然驚世駭俗,卻並非毫無脈落可尋。愛德華四世的父親約克公爵理查,即使曾打敗蘭開斯特家族,但終其一生,都未能一圓國王夢。因他具老派的作風,一心遵守規則,故僅得到不滿意卻不得不接受的調解法案。而在排隊等候登基時,就先戰敗被殺。他兒子卻大膽自行解釋規則,因而能於19歲便當上國王。愛德華四世身為公爵之子,從未受過當國王的培訓,故他只能邊做邊學。起初他想當“全民國王”,而不光是約克陣營的國王。於是盡量向落敗的蘭開斯特陣營,伸出和解之手。像第三代薩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這位蘭開斯特陣營的台柱,曾於146012月,在攻擊桑德爾城堡那場戰鬥,處死約克公爵理查,以為父親報仇。1462年他率蘭開斯特陣營入侵英格蘭,失敗被俘。愛德華四世不但沒處決他、歸還他的財產、恢復他的頭銜,並重用他。即使約克陣營很多人感到不平,愛德華四世卻置之不理。他認為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146311月,原本待在蘇格蘭,神智不清的亨利六世,被偷偷帶到諾森伯蘭郡(Northumberland,那是英格蘭最北且最東北的區域,臨近蘇格蘭),與第三代薩默塞特公爵會面。之後,便引發1464425日在赫奇利沼澤(Hedgeley Moor),及515日在赫克瑟姆(hexham),兩場北方戰役。叛亂被平定後,蘭開斯特陣營的反撲,至此才暫告一段落。而愛德華四世也終於死了心,將這位對蘭開斯特家族一直忠心耿耿的公爵處死。是第三代薩默塞特公爵忘恩負義嗎?或許該說他是富貴不能淫!

就是在率軍討伐前述兩次北方戰役之間,愛德華四世在格拉夫頓(Grafton,位於英格蘭中西部伍斯特郡(Worcestershire))附近,因緣際會見到了理查伍德維爾的長女,即伊莉莎白伍德維爾。她想必不但美貌又極富魅力,讓國王願意為他豪賭。前面已說,她原本的小爵士丈夫,戰死在第二次聖奧爾本斯戰役。一個寡婦帶著兩個兒子,擔心家產被奪,她當時應很需有人守護吧!跟她結婚會是個不錯的策略,因這會顯示國王的心胸開闊,不念舊惡,願跟蘭開斯特陣營交好。再說這不過是個小家族,改朝換代不會給他們帶來太大的損失。而也因沒什麼大好處,他們較不會想背叛他。另一方面,不跟外國女子結婚,避免國王的外交政策太早攤牌,否則討好一國就得罪好幾國。就讓各國以為這個年輕、缺乏經驗的國王,只是為了愛情,便拋棄政治及外交利益,鬆弛對他的警覺,沒什麼不好。愛德華四世其實並非如外界所想的毫無謀略。

更何況,即使要娶本國新娘,也不能娶助他登基有大功家族的女孩,否則對他這個地位尚不穩固的國王,恐怕得擔心外戚干政的問題了。趁這個機會讓各界知道,一切還是國王說的算。即使有這些盤算,愛德華四世仍秘密進行他的婚禮,以便必要時他可以否認。據後來的推測,婚禮應是於146451日,在新娘娘家格拉夫頓舉行,且只有新娘母親及另兩位女士觀禮,的確很隱密。當年9月舉行御前會議,貴族敦促愛德華四世跟外國聯姻時,他覺得當下王位已相當牢靠,時機成熟了,才攤開手上的牌。面對眾貴族的震驚及失落,愛德華四世毫不在意。1465526日,王后在西敏寺加冕。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7O77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8/17 上午 10:37:19

2003/10/20起第 7028194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