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真相是時間的女兒(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2/7/10 下午 03:20:32

1463年來到法蘭西,至1470年春天,瑪格麗特王后和她兒子西敏的愛德華,已在異域流亡7年了。這時王子已16歲,與他父親軟弱無能的個性迥然不同,較像他的祖父亨利五世。但還是有所不同。曾有人描述他,“整天只談打仗殺人,彷彿他是戰神。”他母親將希望全寄託在他身上,盼他有朝一日能返國奪回他父親的王位。自流亡法蘭西後,瑪格麗特王后從未停止尋求能助她為丈夫及兒子奪回王位者,有誰願跟她結盟呢?機會來了!1470622日,她與不共戴天之敵造王者沃里克,於昂熱(Angers,位於法蘭西安茹)會面,由她表哥也是堂哥的路易十一居間調停。愛德華四世當初不跟路易十一聯姻,如今嚐到苦果了。雙方達成的協定是,由西敏的愛德華,迎娶造王者沃里克的小女兒安妮內維爾(Anne Neville1456-1485),而造王者沃里克則伺機返回英格蘭,盡力推翻約克王朝,並助亨利六世復位。沒有兒子,有兩個女兒的造王者沃里克,將大女兒嫁給國王大弟,已讓他得到一盟友。如今他又期待以小女兒,獲得另一盟友。

昔日藉由婚姻,可使原本互為仇敵的兩方,變成如膠似漆。尤其若生下孩子,一切財富及頭銜,都將由孩子繼承,如此兩家就不必再爭奪了。愛德華王子與安妮內維爾的婚禮,於1470123日,在風光明媚的昂布瓦斯(Amboise,位於法蘭西中西部)舉行,兩人分別是1714歲。造王者沃里克想,只要將愛德華四世拉下,兩位女婿中,總有一人會當上國王吧!而瑪格麗特心中,卻另有盤算。一旦兒子成為國王,將給他另尋一門更好的親事。只是兩人都想太多了。

147099日,造王者沃里克、愛德華四世之大弟,及賈斯珀都鐸等,從諾曼第的拉烏格(la-Hougue)啟航,西敏的愛德華則與他母親留下,畢竟無人認為他可與祖父亨利五世相匹比。沒有上馬殺敵的機會,讓他深感挫折。在海上航行4天後,入侵者由英格蘭西南部的德文郡(Devon)登陸,宣誓效忠亨利六世後,前往考文垂。雖這時加入討伐陣營的諸侯,數目還不算多,但正在北方平亂的愛德華四世惶恐了。擔心骨牌效應,他決定放棄對抗,一走了之。他由英格蘭東部諾福克郡(Norfolk)的金斯林(King’s Lynn,為一海港,在倫敦之北約156公里處),登船駛往低地國(Low Countries,亦稱Benelux countries,對歐洲西北沿海地區的稱呼,包括荷蘭、比利時,及盧森堡等國)的法蘭德斯(Flanders,又譯佛蘭德,為一歷史古地區)。不但王位不管了,連妻小也都丟下,逃得實在太匆忙了。他懷孕的妻子伊莉莎白王后,只好帶著3個女兒到西敏寺避難。

1470112日,伊莉莎白王后生下她第一個兒子,又是一個愛德華王子,此即後來的愛德華五世(Edward V1470-1483)。仍忠於愛德華四世者,對此感到相當慰藉,以為這代表希望。但對蘭開斯特的支持者而言,連約克王朝都快被他們推翻了,生下一王子又能如何?不會有王位讓他繼承了。愛德華四世被迫流放後,1470103日,亨利六世重返王位。幾年前愛德華四世罷黜亨利六世,那時人民對他抱很大的期望,因亨利六世實在太無能了,讓王室權威垮台、統治變災難。只是愛德華四世登基後,卻未能使英格蘭恢復安定與繁榮,戰亂依舊不止,人民日子愈過愈苦。但若以為亨利六世復辟後,將會帶來安定與繁榮,那也必定會失望。至於瑪格麗特王后該怎麼回報造王者沃里克,及愛德華四世的大弟呢?這兩位具反骨又具野心者,如何讓他們願意持續支持呢?

亨利六世的朝廷,並無暇去煩惱如何回報功臣的問題。那時在布魯日(Bruges,位於今日比利時西北部)的愛德華四世,可一刻都沒閒著。他的妹婿勃艮第公爵查理,及低地國的若干商人,悄悄為他提供資金。他大舅子,即王后的大弟,第二代里弗斯伯爵安東尼伍德維爾(Anthony Woodville2nd Earl Rivers,約1440-1483),也大力協助他裝配一支入侵艦隊。才不過幾個月,1471311日,愛德華四世便已準備就緒,率領36艘船及1千兩百人,從瓦爾赫倫島(Walcheren,本是一位於今日荷蘭西南部的島嶼,因圍海造田,逐漸與荷蘭陸地相連)的弗利辛恩(Vlissingen)啟航,駛向東盎格利亞(East Anglia,泛指英格蘭東部)。同行的還包括愛德華四世的小弟。由於遇到風暴,艦隊被吹向北方,最終在雷文斯博恩(Ravenspurn,在英格蘭北部東約克郡(East Yorkshire),由於沿海持續遭到侵蝕,此小城今日已不見蹤影)登陸。1399年,亨利六世的祖父,即博林布羅克的亨利,為了向理查二世索回自己被沒收的領地,從法蘭西入侵英格蘭時,便是在雷文斯博恩登陸。後來得到比他原想要的更大獎─王位。

14713月,愛德華四世重新踏上英格蘭國土。只是他奪回王位的企圖,大部分的人都不看好。如果現在有復位的可能,怎會才沒幾個月前,在短短數天內,他便兵敗如山倒,且被迫流放?面對為數不多的歡迎者,愛德華四世一開始宣稱,他回來不是為了爭奪王位,而僅是想索取自己的約克公爵頭銜。這正如1399年,博林布羅克的亨利,從法蘭西入侵英格蘭時,說只是為了要回自己被沒收的領地一般。因而愛德華四世起先未遇到太大的抵擋。先是有人忐忑不安地加入,逐漸支持者愈來愈多。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他一無所懼地來到造王者沃里克駐守的考文垂。但廉頗老矣!過去被視為虎將的造王者沃里克,居然緊閉城門,高掛免戰牌。他要等他女婿愛德華四世大弟的援軍到來,才願意出城迎戰。比起愛德華四世的父親約克公爵理查,1460年在桑德爾城堡,雖兵力單薄,仍一無所懼地開門應戰,可說遜色多了。當愛德華四世兵力大增,且裝備更精良後,他露出了真面目,宣布要打敗“篡位者亨利”及其黨羽。愛德華四世的大弟,本在英格蘭西部招募軍隊,準備與他岳父會合。但這位經常背叛者,其實懦弱無比,當岳父不在身邊,眼看大哥所向披靡,他的部隊便有如腳下生根,再也不願前進。他的兩個姐姐,早就勸他與兄長議和。147143日,在眾人面前,他向愛德華四世跪倒請求饒恕。愛德華四世扶他起來,當下原諒他。由於造王者沃里克硬是不肯出戰,愛德華四世遂暫時拋開他,往倫敦前行,於411日進入倫敦。

相較於年近50,精神異常,站都站不穩,毫無帝王威儀的亨利六世,年尚不到29,魁梧奇偉,且精神奕奕的愛德華四世,乃更具帝王之相,他受到倫敦市民的熱烈歡迎。愛德華四世很輕易便控制住亨利六世,將他再度送進倫敦塔。然後前往西敏寺,夫妻團聚並見到他的3個女兒,及5個月大的兒子。並不耽擱,413日,愛德華四世率軍來到距倫敦約16公里的小鎮巴尼特(Barnet)。軍中現有兩個國王,因愛德華四世將亨利六世帶在身邊。亨利六世其實不可能逃離倫敦塔,但愛德華四世有其用意。造王者沃里克總算離開考文垂,向愛德華四世的部隊前進。他打著亨利六世的旗號,可惜亨利六世卻在敵營,使他的號召力不足。當天黃昏,兩軍首次接觸,到隔天(414)上午,戰鬥結束。造王者沃里克被俘,他沒有被押去見愛德華四世,當下便被處死,免得夜長夢多。雙方共有數千人死亡,包括多位貴族。在極激烈的戰鬥後,愛德華四世大獲全勝,他的部隊士氣沸騰起來了。

如今愛德華四世只剩一個敵人,其餘都不足為懼。一直待在法蘭西的瑪格麗特王后,偕同愛子西敏的愛德華,及他妻子安妮內維爾(造王者沃里克之小女兒)等人,率領17艘船艦,從諾曼第啟航。414日,在多塞特郡(Dorset,位於英格蘭西南部,在英吉利海峽沿岸)的韋茅斯(Weymouth)登陸。第四代薩默塞特公爵埃德蒙博福特(1438-1471Edmund Beaufort,第二代薩默塞特公爵之子,第三代薩默塞特公爵之弟,一家均極忠於瑪格麗特王后)等人,已在那裡等候多時。但此行前途堪慮,因當天稍早,他們的盟友,造王者沃里克已被處決了。

瑪格麗特王后陣營在英格蘭登陸後,便開始招兵買馬,響應者不少,倉促間組成一支軍隊。至於愛德華四世,在巴尼特之戰後,也立刻重整部隊。於424日集結完畢後,立刻追向敵人。53日,雙方皆在蒂克斯伯里(Tewkesbury,位於英格蘭西南部的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附近紮營。隔日清晨,“蒂克斯伯里戰役”(Battle of Tewkesbury)爆發了。蘭開斯特軍由瑪格麗特王后、西敏的愛德華王子,及第四代薩默塞特公爵等領軍。約克軍則由愛德華四世及其小弟率領。約克軍在火炮方面占了優勢,經慘烈的對抗後,自幼便嚮往縱橫沙場之西敏的愛德華,度不過他人生的第一場戰役,被他的連襟,即愛德華四世之大弟所殺,死時才17歲。

愛德華四世之大弟雖算不上英勇,但對付西敏的愛德華子,仍游刃有餘。只是兩人的妻子為姐妹,處死連襟是否太凶狠了?我們說過,當時的貴族間(且不限在英格蘭),關係錯綜複雜,舉目所及,盡是親戚,如果殺人要避開親戚,恐怕將無人可殺了。結盟、背叛、殺戮,在那個時代,完全不理會是否為親戚。像愛德華四世與造王者沃里克,兩人乃表兄弟。而愛德華四世的兩個弟弟,最後且皆為造王者沃里克的女婿。造王者沃里克有兩個女兒,大女兒於1469年嫁給愛德華四世之大弟;小女兒安妮內維爾本於1470年嫁給西敏的愛德華,14715月丈夫死於戰場,還不到15歲的她,頓時成為寡婦,且也就失去當王后的機會。不過山不轉路轉,在愛德華四世的安排下,約在1472年春,她改嫁到“敵營”,即她表叔愛德華四世之小弟。小弟的王位繼承權,排序本是很低的,豈料最後安妮內維爾仍成為英格蘭王后。造王者沃里克,雖精心安排未來可能的國王人選為女婿,千算萬算,卻算不到這點。

王后被俘、王子戰死,蘭開斯特軍有數十位領袖,慘遭屠戮。死亡的貴族,包括第四代薩默塞特公爵,及他小弟多塞特侯爵約翰博福特(John BeaufortMarquess of Dorset1441-1471)。父親及他們3兄弟,都戰死於與約克家族的對抗中。伯父第一代薩默塞特公爵(瑪格麗特博福特之父)也早已死去,至此,博福特家族,具合法血統的男性,一個都不存在了。真是一門忠烈。

如同在14613月,愛德華四世登基前的那場陶頓戰役,在這場決定性的戰役中,他以血腥的武力,給對手致命的痛擊。蒂克斯伯里戰役是場大災難,殘忍的屠宰,比陶頓戰役還恐怖。至此再無懸念了,約克軍隊贏得徹底的勝利。而蘭開斯特陣營,於奮鬥多年後,領頭的貴族,幾乎已死亡殆盡,薪火顯然傳不下去了。這場決定性的戰役,也使玫瑰戰爭暫告一段落。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EHOB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8/17 上午 10:37:19

2003/10/20起第 7028176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