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真相是時間的女兒(二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2/8/21 上午 10:54:02

1485822日,在激戰後亨利都鐸獲勝了,不可能的夢想實現了。眾人向上帝謝恩,將士向他歡呼,並吶喊“上帝保佑亨利國王”。見到繼子已被人民推舉為國王,機靈的第二代斯坦利男爵,立即將理查三世那頂破損的王冠,為繼子戴上,即亨利七世。斯坦利男爵遂成為立王者,但他只是“立”王卻無絲毫“造”王之功。隨後部隊往倫敦前進。約克王朝結束了,同時也結束長達331(1154-1485),自亨利二世起,源自法國的金雀花王朝(包括蘭開斯特王朝及約克王朝兩分支),開啟了源自威爾斯的“都鐸王朝”(House of Tudor1485-1603)。此時英格蘭的中世紀時期算是結束了,並將走向英格蘭的“文藝復興時期”(Renaissance period,約1500-1660)

在王位繼承,高度重視血緣的英格蘭,以亨利都鐸父系來自祖父與亨利五世遺孀的婚姻,母系源自岡特的約翰與情婦之私生子,這樣的出身,居然能開創一新王朝,實在相當神奇。而除了亨利都鐸的叔叔彭布羅克伯爵賈斯珀都鐸居功厥偉,他那位傳奇的母親瑪格麗特博福特夫人,也功不可沒。

1485年夏天,倫敦爆發一恐怖疾病,很多人暴死。此病一旦罹患,就會大量冒汗,然後可能在幾小時內便死亡,被稱為汗熱病(sweating sickness),或英國汗熱病(English sweate)。亨利七世當機立斷,將他的加冕典禮延至兩個多月後的1030日。一方面是估計那時疫情應已結束,一方面是這樣便可有充分的時間,以準備一場璀璨光輝的典禮。對英格蘭而言,他可說是個陌生的外來者,之前沒幾個人知道他,他的王室血統又晦暗不明。因而其統治需藉一場盛大的儀式,來彰顯他配得上當亨利六世及愛德華四世的繼承人。

加冕典禮隆重且奢華地舉行,也分官封爵。對一直守護他的叔叔賈斯珀都鐸,亨利七世無比感激,封他為貝德福德公爵(Duke of Bedford)。這是一極崇高的爵位,在亨利五世駕崩後,替他兒子亨利六世鎮守法蘭西的,正是第一代貝德福德公爵約翰(亨利四世的三子)。亨利七世的繼父第二代斯坦利男爵,適時扭轉形勢,功勞不小,被封為第一代德比伯爵(1st Earl of Derby)。在亨利七世最需要時,加入他陣營的第十三代牛津伯爵約翰德維爾,則享有替國王戴上王冠的榮耀。這些人長期受苦受難,且冒著被處死的危險,他們對都鐸王朝,皆具最終必勝的信念,如今均得到回報。而得到最豐富回報的,為國王的母親瑪格麗特博福特。附帶一提,德比伯爵之頭銜始創於1139年。1399年,亨利四世即位後,爵位併入王室。1485年經重新頒授後,這個世襲爵位,便一直是英格蘭最富有的地主家族之一(one of the richest landowning families in England),今日已傳到第十九代德比伯爵愛德華理查威廉斯坦利(Edward Richard William Stanley19th Earl of Derby1962-),仍是大地主。事實上,在維多利亞女王時期,歷任政府要職的第十五代德比伯爵愛德華亨利斯坦利(Edward Henry Stanley15th Earl of Derby1826-1893,他父親曾3度擔任首相),便在日記裡寫著,“我們家族得以有顯赫的基礎,就是因4百年前的那場博斯沃斯戰役。”由於爵位的傳承,使貴族的家譜,就算經過千百年後,仍會記載清楚,並使後代子孫,對祖先事蹟一直能相當了解。

之前瑪格麗特博福特,因被理查三世認定涉及叛國,地產全被轉給她丈夫監管。如今她被平反,不但取回全部產業、擁有里奇蒙伯爵夫人(Countess of Richmond)之頭銜,且被封為“我的夫人國王的母親”(My Lady the King’s Mother),享有在法律上和社會上的獨立地位,這在當時並無其他已婚婦女能享有(She enjoyed legal and social independence which other married women could not)。什麼意思?14851210日,亨利七世在第一屆議會上,宣布他母親有權獨立於丈夫而持有財產,就如同未婚時。亨利七世在位期間,大小事常會徵詢母親的意見。瑪格麗特博福特擁有近乎王后的地位,可穿戴如同王后規格的服裝。這位13歲生產時,身體受到極大創傷的母親,如今苦盡甘來,感到難以言喻的欣慰。

在前述第一屆議會上,還決定一件大事。兩年前,1483年的耶誕節,那時蟄伏在法蘭西的布列塔尼之亨利七世,曾發誓於奪得王位後,將迎娶愛德華四世的長女約克的伊莉莎白。如今他已當上國王了,便準備實現諾言,何況這是他母親替他訂下的婚約。在他的安排下,議長建請國王迎娶前前任國王,愛德華四世的女兒伊莉莎白。理由是,這位前前任國王的血脈若得繁衍,將可撫慰人心。國王表示很樂意遵從他們的意願及請求。婚禮於1486118日舉行,在英格蘭歷史上,昔日國王的女兒,當上本國的王后,這是空前絕後。

亨利七世與約克的伊莉莎白結婚,並非只是基於誠信或順從民意。做為蘭開斯特家族的國王,從血統來看,他的權利基礎極為薄弱。或比較精準地講,根本沒有權利。這是當時眾所周知的,因而他難以得到蘭開斯特家族毫無保留的支持。當然他們並不排斥他,奪回家族的王位畢竟是好的,而他算是亨利六世(無血緣)之姪兒(若從他母親那邊算,則為亨利六世的堂外甥)。那時蘭開斯特家族,除了他叔叔賈斯珀都鐸外,沒有其他可能的國王人選。他之所以能成為國王,很主要的一個原因是,那些在尋找取代理查三世人選的約克家族,願意將他列為國王候選人。所以迎娶愛德華四世的長女,以維持這些人的擁護,進而穩定英格蘭王位的傳承,是很關鍵的。

附帶一提,亨利七世王后的外祖母盧森堡的傑奎塔,曾為亨利六世的三嬸(因其前夫為亨利六世的三叔)。王后的母親伊莉莎白伍德維爾,則為亨利六世(無血緣)之堂妹,因此王后算是亨利六世的堂外甥女。由於王室與貴族相互間,常親上加親,遂產生錯綜複雜的關係。

亨利七世的智慧足夠,經上帝認可(加冕)後,才跟約克的伊莉莎白結婚。他絕不允許自己被視為約克家族,或伍德維爾家族之傀儡。更不願讓人以為,他是藉由妻子與愛德華四世產生連結後,才當上國王。經由他的婚姻,亨利七世傳遞一頗堪玩味的訊息。他的王朝,既不是約克家族的白玫瑰,也不是蘭開斯特家族的紅玫瑰,而是“都鐸玫瑰”:都鐸玫瑰的紋章為,外面是紅玫瑰,中間是白玫瑰,乃兩玫瑰之融合。1272年,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Edward I1239-13071272-1307年在位),將玫瑰鑄在王室的紋章上,自此玫瑰成了英格蘭王室的標記,也可說是英格蘭的國花。都鐸玫瑰告訴大家,內戰30年的原因,是兩大家族的分裂,並提出解決的辦法。兩個曾互相視為死敵的家族,如今因聯姻合而為一。此後“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這是任何人都可輕易看出的涵義。都鐸玫瑰成為都鐸王朝的紋章,也是都鐸王室的象徵。新王朝在融合的基礎上建立,英格蘭可向前走了。

在亨利七世統治時期,他一直在意自己王位繼承正當性不足的問題。迎合他的人,自然會去詆毀理查三世、遮掩愛德華四世的功蹟、放大玫瑰戰爭的恐怖程度,然後美化都鐸玫瑰的傅奇。而在議會裡,亨利七世並不為自己的王位繼承權辯護。與生俱來的權利反正很小就不必去說了,何須自曝其短?既然他得到王位主要是憑藉武力,他只須說他是依靠繼承,而由他贏得戰爭,可看出他的繼承王位,的確是上帝的旨意。這樣就夠了。

蘭開斯特與約克二家族,本就不是世仇,像愛德華四世及理查三世的母親,也就是約克公爵理查的妻子塞西莉內維爾(Cecily Neville1415-1495,造王者沃里克父親之幼妹),乃出身蘭開斯特家族,為愛德華三世之四子岡特的約翰之外孫女。岡特的約翰之第三任妻子凱瑟琳斯威福德(原本是情婦後來被扶正),生了31女,那唯一的女兒瓊博福特(Joan Beaufort,約1379-1440,亨利四世之幼妹),便是塞西莉內維爾的母親,即愛德華四世的外祖母,也是造王者沃里克之祖母。所以約克家族的愛德華四世及造王者沃里克,皆為蘭開斯特家族之開山鼻祖岡特的約翰之外曾孫。兩邊都是親戚,因而造王者沃里克,忽而支持約克家族(約克公爵理查是他姨丈,愛德華四世為其表弟),忽而支持蘭開斯特家族(亨利六世為其表哥),說起來也不是太奇怪。有趣的是,由於約克公爵理查的父母,分別為愛德華三世之五子及三子的後代,所以,愛德華四世身為愛德華三世之玄孫,擁有其高祖父之三子、四子及五子的血脈。

1489920日,亨利七世的伊莉莎白王后,於倫敦西南溫徹斯特(Winchester)的聖斯威辛(St Swithun’s Monastery)分娩。溫徹斯特是英格蘭王國的早期,及之前的威塞克斯王國之首都。此古都與亞瑟王(King Arthur)及圓桌武士(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的傳說關連密切。1066年的諾曼征服之前,驅逐羅馬人及撒克遜人等外族的入侵,統一英格蘭,後來便化為亞瑟王的故事。亞瑟王也就成為之前提過的,14世紀初,英格蘭流行文學中的九偉人之一。特地選在此地生產,是希望王后能生下一王子為繼承人,且他的統治,能重現英格蘭往昔的燦爛輝煌。亞瑟王那段傳說,是金雀花王朝的好幾位國王,及英格蘭的菁英階層,包括貴族及知識分子等,所深深喜愛的。英格蘭王國的起源,與立國時的憧憬,都可在早期各種有關亞瑟王的傳說中找到。亨利七世刻意將自己與英格蘭人最喜愛的傳說連結起來,也設法讓自己的繼承人,出生在此富含歷史意義的地方,頗具用心。

伊莉莎白王后很“配合”亨利七世的精心安排,生下一健康的男孩,當然就名之為亞瑟都鐸。3年後,14891128日,公主瑪格麗特都鐸(Margaret Tudor1489-1541)出生。接著1491628日,又是一個王子,即亨利都鐸(Henry Tudor1491-1547)。然後是1496318日的公主瑪麗都鐸(Mary Tudor1496-1533)。除了這4位順利長大的外,其他還有4位夭折,22女。亨利七世這4個存活的孩子,於都鐸王朝,以及接著的“斯圖亞特王朝”(The House of Stuart,又譯史都華王朝,1603-1714,中間有兩次短暫中斷),在王位的繼承方面,無一不具有相當的角色。亨利七世的王朝逐漸上軌道,繼承人也很快產生,一切都令人滿意。全國各地張貼都鐸玫瑰,國王赴外地巡訪時,有幸接待國王的貴族,都會趕緊在家族紋章旁,加上一朵都鐸玫瑰,並努力消除與前朝,或前前朝有關的象徵,以營造團結的氣氛。儘管如此,仍有人想推翻他這位篡位者。因果循環,只要是篡位者,就會有人想扶植另一位國王上台。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1NX3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9/23 上午 10:24:09

2003/10/20起第 716484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