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基督教發展史(二)─舊約淺談7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2/12/18 上午 10:35:23

羅浮宮是世界五大博物館之一,收藏的藝術品極多。不難想像,其中有不少是法國在世界各地征戰或探勘時,掠奪回來的。羅浮宮典藏的文物瑰寶,分成8個部門陳列。若逛到近東古文物(Near Eastern Antiquities)部門,將會看到一黑色柱狀石碑。碑上所刻,就是赫赫有名的“漢摩拉比法典”(The Code of Hammurabi)

兩河流域適合耕種及人居,因而此區域曾經孕育出蘇美、巴比倫,及亞述等好幾個古文明。由“漢摩拉比法典”的歷史悠久,便可了解兩河流域文明曾有的輝煌。此法典為巴比倫王國的第六任國王漢摩拉比(Hammurabi,約西元前1810-1750年,約西元前1792-1750年在位),約在西元前1772年所頒布的,刻在一塊黑色石碑。幾千年過去,滄海桑田,此石碑後來便不知下落了。直到1901年,被一支法國考古隊,在古埃蘭(在“創世記”中稱為以攔(Elam),為挪亞長子閃的長子,人名後來成為地名。至少在西元前3千年前,埃蘭便在底格里斯河之東建國,為波斯地區最古老的文明之一。歷經幾個王朝,於西元前639年,被亞述人所滅)王國的蘇薩(Susa)所發現。蘇薩即“舊約”中多次出現的書珊(Susa),古城位於今日伊朗西南部。

出土的石碑,高2.25公尺,寬0.65公尺,底部周長1.09公尺,頂部周長1.65公尺,頗有分量。頂部為何較大?因石碑上端,有漢摩拉比恭謹地從太陽神沙馬什(Shamash)手中,接過權杖的浮雕。浮雕精美,石碑可說兼具歷史與藝術價值。石碑上有用楔形文字銘刻的法典全文。除序言和結語外,法典共有282條,全部約8千字。要知“論語”雖讓大家在中學時背得很辛苦,其實整部也不過約16千字。這8千字的“漢摩拉比法典”,可是產生於將近38百年前(那時中國的商朝還沒開始),不論從思想、文化及藝術等層面來看,都很了不起。另外,一般相信,“舊約”乃深受“漢摩拉比法典”之影響。事實上,不僅於此,應說猶太人深受巴比倫人之影響。這點我們稍後會再提到。

一般認為,世界上最早產生信史的,是四大古文明之一的兩河流域,也就是美索不達米亞,約在今日的伊拉克。巴比倫本來只是個小城市,約在西元前2千年,來自西邊的亞摩利人,入侵美索不達米亞。然後約在西元前1894年,建立第一個巴比倫王國。雄才大略的漢摩拉比即位後,陸續併吞鄰近諸國,將巴比倫統治的區域,逐漸擴展至整個美索不達米亞,成為巴比倫帝國的第一任國王。之後,巴比倫城市的規模不斷擴大,影響力也愈來愈大。因而美索不達米亞,遂被稱為巴比倫尼亞,而那裡的居民,也就被通稱為巴比倫人。儘管漢摩拉比的帝國,曾經輝煌燦爛,但後繼無人,他東征西討所建立起的帝國,於他去世後不久,便滅亡了。

自古以來的帝國不知凡幾,光是橫跨歐亞非3洲的大帝國,就有好幾個,何況僅稱霸於美索不達米亞?因此使漢摩拉比在歷史上留名的,當然不會是他那一短命的小帝國。漢摩拉比統一了美索不達米亞後,採中央集權。而為了更有效的統治,他頒布“漢摩拉比法典”。此法典曾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產生的成文法典。但後來有3部年代更早的法典陸續出土,且都在美索不達米亞。其中最古老者,乃蘇美人的“吾珥南模法典”(又稱“烏爾那木法典”,或“烏爾納姆法典”),估計其產生年代,約為西元前2100-2050年。吾珥南模(Ur-Nammu)是吾珥第三王朝(約西元前2113-1991)的創立者。此王朝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古城吾珥,就是之前提過亞伯拉罕的故鄉。另兩部比漢摩拉比更早的法典,是“伊施嫩納法典”(約西元前2千年)及“里辟伊士他法典”(西元前19百年)。“漢摩拉比法典”,史上第一部法典的寶座,雖已拱手讓出,降到第4名,不過其光采卻從未稍減。因其他3部更久遠的法典,內容都較簡單,且只留傳下殘缺不全的一小部分。“漢摩拉比法典”能這麼被重視,不是沒有原因的。

原本屬於今日伊拉克地區,巴比倫的那一“漢摩拉比法典”石碑,怎會在它東鄰的伊朗現身?原來約在西元前1174年,埃蘭王國入侵巴比倫尼亞時,將西巴爾(Sippar,在巴比倫以北約60公里)的太陽神沙瑪什神廟裡,刻有“漢摩拉比法典”的石碑,當做戰利品帶回其首都蘇薩。之後相安無事,因原主從未來索回。又由於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巴比倫一厥不起,美索不達米亞地區,遂成為波斯(伊朗)的一部分。不過波斯的風光,也是在很久以前就結束了。自西元7世紀,伊斯蘭教興起後,曾強大無比的波斯,也就開始積弱不振了,輪由被阿拉伯人等幾個不同民族統治,“漢摩拉比法典”石碑遂未再被重視。1534年起,該區域的宗主換人,被併入奧圖曼帝國。璞玉不會一直被當做石頭看待,1901年,石碑被法國人發現,他們當然是識貨的,將它運回巴黎。

除了最有價值的原件,至今安穩地置於羅浮宮裡。位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及位於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的伊朗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Iran),均各有一個複製品。歷史及考古學者,普遍接受約38百年前,“漢摩拉比法典”的存在,因至少有此石碑為佐證。我們為何提這段歷史呢?

“舊約”裡花了不少篇幅,述說大衛的事蹟。以色列王國定都耶路撒冷,也說是從大衛開始。雖是如此活靈活現的一位君主,卻一直有人懷疑,歷史上真有大衛王嗎?大衛王(約西元前1040-970年,西元前1010-970年在位)若存在,其時代距今約3千年,較漢摩拉比晚。漢摩拉比的帝國,及完成“漢摩拉比法典”,皆被公認是信史,產生的時期,距今約38百年前,比中國最早進入信史時代的商朝(始於約35百年前),還要早約3百年。事實上,美索不達米亞的信史,尚能推到更早之前。從1840年起,歐洲諸國,熱中近東的考古,也陸續有突破。先是亞述帝國的宏偉宮殿被發現,然後是更古老的蘇美文明也被解碼了。但猶太文明呢?難道是虛擬?“舊約”中鉅細靡遺的記載,幾千年猶太人的歷史,一切環環相扣,且前後互相呼應,很難令人不信。但佐證何在?要知能被史學界接受是信史,需“有同時期的文字記載,或文物遺跡”。

可惜的是,雖猶太人從西元前5百多年前起,留下很多有關其歷史的文字記載,但大多是事件發生幾千年後之追述,未存在事發當時代的文字或文物。挪亞方舟不見蹤影就算了,因依“舊約”所記來推算,那是距今約5千年前的事,的確太久遠了。神聖的十誡呢?也就是摩西從西奈山(Mount Sinai,又稱摩西山(Mount Musa))上費勁扛下來,上帝給他的那兩塊石板。摩西的年代,距今約35百年,較漢摩拉比晚。即使你認為35百年還是太久,無法太強求,但依“舊約”所記,石板至少到所羅門王統治時還在,放在他所建耶路撒冷的聖殿裡,那便較漢摩拉比晚了約8百年。只是不知從何時起,十誡那兩塊石板,便不知何處去了,甚至後來連聖殿也都毀了。因此十誡至今只餘傳說,或出現在某些電影中,如“十誡”(The Ten Commandments1956)

就是這樣,長久以來,人們相信漢摩拉比確實存在。但比漢摩拉比晚8百年,猶太人極推崇的大衛王,即使過世後,已被子孫頌揚許多代,卻沒留下些什麼?因此讓不少實事求是者,持續質疑,難道大衛是猶太人創造出來的嗎?

終於,1993(並非太久前),在以色列北部的古城但,發現一黑色玄武岩石碑,稱為“但丘石碑”(Tel Dan Stele)。得名的原因,是石碑出土處但(Dan),其遺址今日為一土丘,高出周圍約25公尺。石碑的年代,被鑑定為西元前900-800年間,比大衛時代晚了12百年。石碑經解讀,原來是亞蘭國(位於今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的國王哈薛(Hazael),在打敗以色列和猶大的軍隊後,立石碑於但以為紀念。勝仗後立碑,是往昔常有之炫耀方式。再度依“舊約”,亞蘭也是挪亞的孫子,他是挪亞長子閃的小兒子,前述以攔則是他大哥。石碑上說,“我擊敗約蘭(Jehoram),以色列王亞哈(Ahab)的兒子;我擊敗亞哈謝(Ahaziah),大衛王室約蘭的兒子。”其中二度提到的約蘭,並非同一人。猶太人同名者很多,所以有時會說是誰的兒子,否則不易區分。例如,在“列王紀下”的第8章第16節,“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約蘭第5年,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還在位的時候,約沙法的兒子約蘭登基,作了猶大王。”

我們說過,所羅門王死後,以色列王國便分裂成以色列及猶大兩國。“但丘石碑”,是“聖經”以外,大衛王的名字首度被發現在外邦人的文物上出現。看來大衛王在其活躍的時代,“國際”名氣並不算大。藉由此至今所見唯一由外邦人所留下的文物,雖較大衛的時代晚些,但畢竟能出土另一塊石碑,並沒那麼容易,學術界不想太嚴苛了,大致能接受,歷史上確有大衛其人。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NHFR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4/5/16 上午 09:00:18

2003/10/20起第 964356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