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基督教發展史(四)─聖經、耶穌與保羅 3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3/3/26 上午 11:08:08

保羅並非至聖先師,他的有些觀點,尤其是關於男女相處之道,近代屢被強烈批評,雖他對男女亦有些平權的講法。有些學者替他緩頰,說他的書信,在他過世後,曾被反覆傳抄,即使流傳至今的都有將近8百份,抄寫年代從3-16世紀(見“聖保羅”一書的第4)。抄寫者有時會加入若干自己的看法,以使保羅的教導,能更合乎羅馬時代的社會規範,因而與他的本意可能相差很遠。支持經文被修改過者,且提出若干佐證。這些就略過不談,底下舉兩個保羅被認為具“男性沙文主義”之例。

在“哥林多前書”的第11章第3-10節,保羅說,“我願意你們知道,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凡男人禱告或是講道若蒙著頭(with his head covered),就羞辱自己的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女人若不蒙著頭,就該剪了頭髮;女人若以剪髮剃髮為羞愧,就該蒙著頭。男人本不該蒙著頭,因為他是神的形像和榮耀,但女人是男人的榮耀。…。並且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因此,女人為天使的緣故,應當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

保羅看起來雖不反對女人講道,卻要她們講道時須蒙著頭,但這景象能被接受嗎?他雖講出一大段理由,只是這些理由,更突顯其大男人主義,無法令人信服。另外,保羅還要女性在外面須閉嘴。如在“哥林多前書”的第14章第34-35節,“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他們說話。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他們若要學甚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參加聚會卻不能發言,因婦女發言可恥?若有問題回家問丈夫即可。這應是相當歧視女性的,但這種言論就是出現在“新約”。

不過保羅的有些觀點,卻該被讚美。在“哥林多前書”的第11章的第20-22節,保羅說,“你們聚會的時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為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飢餓,那個酒醉。你們要吃喝,難道沒有家麼?還是藐視神的教會,叫那沒有的羞愧呢?…。”又在第33-34節說,“所以我弟兄們,你們聚會吃的時候,要彼此等待。若有人飢餓,可以在家裡先吃,免得你們聚會,自己取罪。…。”保羅給此教誨的背景是,當時聚會的先到者,通常是社經地位較高者,他們閒閒沒事幹,早早出現在聚會處,就大吃大喝起來。至於晚到者,通常是階級較低或工時較長者,抵達會場時便只剩殘羹冷飯可食。保羅要會眾彼此等待,若擔心餓到,不妨出門前便在家裡先墊墊肚子,這是較體貼之作法。事實上,在聚會時,不只吃喝及言語,還有各種行為的失序,從第11-14章,保羅以4章的篇幅,試圖來矯正他認為聚會時的混亂。

“新約”裡的“使徒行傳”,被認為是與保羅交往相當密切的使徒路加所寫。此卷的內容,有將近2/3跟保羅有關。敘述保羅如何從一位激烈的反對基督教者,轉為虔誠之擁護者。也描述保羅的傳道、旅行、被補、審判,以及被囚禁的過程。本來這應是相當能了解保羅所行事蹟的記載,但有些人卻對其內容之真實性存疑。

如在“聖保羅”一書中所指出,今日已有人認為,“使徒行傳”並不完全可靠。因路加雖從目擊者處收集資料,並經確實的考證,但畢竟他的寫作,有可能晚至2世紀,與保羅的時代相隔太久,所得到的資訊可能失真。況且,有時他對所聽到的傳說之內涵,不見得能完全理解。更不要說他與保羅的政治傾向不同,他對羅馬人較友善。由於目睹“猶太戰爭”(又稱猶太人大起義,66-73)期間,耶路撒冷第二聖殿被毀,及猶太人的悲慘命運,路加往往急於自保,撇清傳教者並不像一般猶太人那般敵視羅馬人。因而在其敘述裡,屢屢描寫羅馬官吏對保羅相當禮遇。至於有關保羅被逐出宣教地點,他則歸咎於在地猶太社群對保羅的不歡迎。但這些與保羅那7卷被認為可靠書信中的描述,卻不太一致。

又在“保羅與他的世界”(Paul and His World2004,司提芬湯穆金斯(Stephen Tomkins)著,馮紹聰(2012)為中譯本)一書中,亦指出很多學者不相信“使徒行傳”之可靠性,一方面有些內容與保羅書信之內容相抵觸;一方面記載了許多神蹟,且對教會狀況之描寫,比保羅書信中所記更和諧。另外,在“製造聖經:聖經中不為人知的矛盾(以及為什麼我們看不出來!)(Jesus, Interrupted: Revealing the Hidden Contradictions in the Bible (And Why We Don’t Know About Them)2009,巴特葉爾曼(Bart Denton Ehrman)著,黃恩鄰(2021)為中譯本,之後我們將簡稱為“製造聖經”)中,也認為“使徒行傳”並非那麼忠於歷史。經比較“使徒行傳”與保羅的書信,此書給出5個作者認為有差異處,底下我們挑出其中3個較大的差異來討論。

1個問題是,“保羅信了後,是否不久便去耶路撒冷向耶穌的門徒諮商?”我們說過保羅原本熱中於迫害基督教會,後來見到天上發光,被耶穌感召後,成為基督教的堅定支持者。接著他做了些什麼事?在保羅的書信“加拉太書”之第1章第16-20節,他說,“…,我就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也沒有上耶路撒冷去見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獨往阿拉伯去,後又回到大馬士革。過了3年,才上耶路撒冷去見磯法,和他同住了15天。至於別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沒有看見。我寫給你們的不是謊話,這是我在神面前說的。”顯示保羅於皈依後,有整整3年沒跟任何使徒碰面,之後除彼得及雅各外,其他使徒他都未見到面。保羅且表示自己沒說謊。

另外,在“使徒行傳”的第9章,保羅在前往大馬士革的途中,受到感召後,於第19-30節寫著,“掃羅和大馬士革的門徒同住了些日子,…。過了好些日子,猶太人商議要殺掃羅。…。掃羅到了耶路撒冷,想與門徒結交。他們卻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惟有巴拿巴(Barnabas)接待他,領他去見使徒,把他在路上怎麼看見主,主怎麼向他說話,他在大馬士革怎麼奉耶穌的名放膽傳道,都述說出來。於是掃羅在耶路撒冷和門徒出入來往,奉主的名放膽傳道,並與說希臘話的猶太人講論辯駁。他們卻想法子要殺他。弟兄們知道了就送他下該撒利亞(Caesarea),打發他往大數去。那時猶太、加利利、撒瑪利亞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這裡指出保羅與耶穌的不少門徒有交往,與前述“加拉太書”的記載相比,可說大異其趣。

在“加拉太書”裡,保羅強調他乃直接受到耶穌的啟示,他獨當一面,並未受到其他使徒的影響,連向他們諮詢都不必。甚至他於傳福音3年後,才去耶路撒冷,但也僅遇到彼得及雅各。“使徒行傳”裡則相反,寫保羅於受感召後,起先傳教不順,即使過了好一陣子,猶太人仍想殺他,他只好逃到耶路撒冷。再因巴拿巴的牽線,他方與門徒來往,遂能“放膽傳道”。之後又因門徒們的協助,他去了大數,自此傳教才順利起來。保羅或許也耳聞他的傳教,曾得助於門徒協助之傳聞,除自清外,他且特別強調自己沒說謊。兩處說法不一,看起來保羅講的比較可信。

2個問題是,“猶太的教會見過保羅嗎?”在“加拉太書”的第1章第21-22節,保羅說,“以後我到了敘利亞和基利家境內。那時,猶太信基督的各教會都沒有見過我的面。”

保羅自稱各教會都沒見過他。但在“使徒行傳”的第8章第1-3節,“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有虔誠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為他捶胸大哭。掃羅卻殘害教會,進各人的家,拉著男女下在監裡。”及在第8章的第1-2節,“掃羅仍然向主的門徒口吐威嚇兇殺的話,去見大祭司,求文書給大馬士革的各會堂,若是找著信奉這道的人,無論男女,都准他捆綁帶到耶路撒冷。”教會及門徒被保羅逼迫被威嚇,豈會沒見過他?兩處經文明顯不合。

3個問題是,“保羅建立的教會包括猶太人及外邦人嗎?”在“使徒行傳”的第17章第1-4節,“保羅和西拉(Silas)經過暗妃波里(Amphipolis)、亞波羅尼亞(Apollonia),來到帖撒羅尼迦,在那裡有猶太人的會堂。…。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並有許多虔敬的希臘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由這段經文看來,經保羅傳教後,是有些猶太人及外邦人信了。但若依保羅自己所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在“帖撒羅尼迦前書”的第1章第9節,“因為他們自己已經報明我們是怎樣進到你們那裡,你們是怎樣離棄偶像,歸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其中提到自己以前如何使“他們”改信基督教。因其中“他們”乃指“離棄偶像”者,故是指外邦人,因只有外邦人才拜偶像。又在“哥林多前書”的第12章第2節,保羅也說“你們作外邦人的時候,隨事被牽引、受迷惑,去服侍那啞吧偶像,這是你們知道的。”依保羅自述,在帖撒羅尼迦及哥林多的教會,皈依的信徒應都是外邦人,這是何以保羅曾自稱是“外邦人的使徒”。至於其他使徒,如彼得,主要是將福音傳給猶太人。例如在“加拉太書”的第2章第8節,保羅說,“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Jews)作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作使徒。”其中受割禮的人英文為Jews,乃指猶太人。即這裡說彼得傳福音給猶太人。

只是“使徒行傳”一向被認為是保羅的朋友路加所寫,那怎麼寫出的事蹟,有些與保羅書信中所記差那麼多?事實上,很多“使徒行傳”上的記載,都未出現在保羅的書信中。舉幾個例子如下。當保羅到一地方傳教時,他是否進入猶太人的會堂,先試圖向猶太人傳教?(在第14章第1節,“二人在以哥念(Iconium)同進猶太人的會堂,在那裡講的,叫猶太人和希臘人信的很多。”);保羅是否以製帳棚為生?(在第18章第3節,“他們本是製造帳棚為業,保羅因與他們同業,就和他們同住作工。”);保羅是否來自大數?(在第21章第39節,“保羅說,‘我本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保羅是否為羅馬公民?(在第22章第27節,“千夫長就來問保羅說,‘你告訴我,你是羅馬人麼?’保羅說‘是。’”)。這幾項純屬個人資料,保羅自己從沒提過,那路加怎會知道?或許“使徒行傳”雖號稱“傳”,卻非那麼可信。正如在“聖保羅”一書中所指出,今日已有些學者認為“使徒行傳”並不完全可靠。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60PD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3/11/30 上午 11:25:16

2003/10/20起第 8372732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