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基督教發展史(四)─聖經、耶穌與保羅 9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3/5/7 上午 10:22:41

“馬太福音”及“路加福音”與其他兩卷“福音書”不同處,除了皆提到耶穌誕生的故事,也皆提到耶穌的家譜(genealogy)。前者從亞伯拉罕傳到約瑟,後者則由約瑟往上追溯至亞當。這其中有一邏輯的問題。此二“福音書”,都強調耶穌的母親馬利亞是處女,乃經由聖靈懷孕,因而耶穌與約瑟並無血緣關係,約瑟只不過是耶穌名義上的父親。既然如此,為什麼此二“福音書”,都將約瑟的歷代祖先,當做耶穌的家譜呢?他們與耶穌毫無血緣關係,根本不是耶穌的祖先,去找出馬利亞的祖先還較有道理吧!只是馬利亞的家譜,在任一卷“福音書”中都未出現。另外,“馬太福音”是在第1章,全卷之首就列出耶穌的家譜,“路加福音”卻是到了第3章,耶穌受洗後,已開始傳道,年約30歲,才突兀地放進他的家譜。

約瑟在他的時代,只不過是個小人物,他的家譜居然可追到人類始祖亞當,而且還是由他人代為列出,真不知究竟如何查出的?有人反駁,被認定為“世界最長家譜”的“孔子世家譜”,於2009年版所收錄的孔子(西元前551-479)族人,多達約200萬,那可是超過2,500年的家譜!是沒錯。但這是民間的調查,精確性難辨。事實上,根據“維基百科”,2009年,大陸依身分證資料庫的數據,孔姓人口約270萬人,當然並非都是孔子後代。對任一位姓孔者,“宣稱”自己是孔子的後代容易,但要他提供自己10代、20代祖先的名字,應會令他相當為難了。

“馬太福音”在第1章第1節說,“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的家譜。”由亞伯拉罕往下,一代一代經大衛,最後到約瑟。“路加福音”則是由約瑟往上,一代一代直到亞當。但這僅是兩份家譜形式上的差異,往上列跟往下列本質上並無差異;且家譜一旦往上追到大衛,依“舊約”所記,繼續追到亞伯拉罕,以及亞當,便完全不是問題。那何以一由亞伯拉罕起,一由亞當起?首先,我們說過,“馬太福音”的寫作對象主要是猶太人,因而家譜便由猶太人的共同祖先亞伯拉罕開始,且突顯猶太人最偉大的國王大衛。另一方面,“路加福音”的作者亦是“使徒行傳”之作者,他與保羅相同,強調外邦人也可加入教會。即其寫作所預計的讀者,並不限猶太人。他視耶穌為全人類的救世主,因而在“路加福音”的第3章第23節寫著,“耶穌…,他是約瑟的兒子,約瑟是希里(Heli)的兒子,…。”既沒有前言,且不提亞伯拉罕也不提大衛,就逕自列出約瑟的歷代祖先直至亞當。但這些差異都可說是小事,令人好奇的其實是,這兩份完全不像同一個約瑟的家譜。

在“馬太福音”裡,記載約瑟的父親是雅各、祖父是馬但(Matthan)、曾祖父是以利亞撒(Eleazar)、高祖父是以律(Eliud)、…、烏西亞(Uzziah)、約蘭(Jehoram)、約沙法(Jehoshaphat)、亞撒(Asa)、亞比雅(Abijah)、羅波安、所羅門、大衛、…、亞伯拉罕。在“路加福音”的第3章第23節,則記載“…。依人看來(so it was thought),他是約瑟的兒子,約瑟是希里的兒子(the son of Heli)。”不簡潔地說“(耶穌)是約瑟的兒子”,特別加上“依人看來”,表示約瑟乃別人“看來”是耶穌的父親,隱含約瑟只是耶穌法律上的父親,而非親生父親。令人訝異的是,除了約瑟的父親是希里,而非“馬太福音”裡所說約瑟的父親是雅各,接續祖父是瑪塔(Matthat)、曾祖父是利未(Levi)、高祖父是麥基(Melki)、…、約瑟、約南(Jonam)、以利亞敬(Eliakim)、米利亞(Melea)、買南(Menna)、瑪達他(Mattatha)、拿單(Nathan)、大衛、…、亞伯拉罕、…、亞當。大衛往上不必說,兩份家譜中的每一代祖先必然相同,但由約瑟至大衛之間,兩份家譜卻完全不同。有學者認為一份是約瑟的,一份是馬利亞的,而兩人皆為大衛的後代。但“路加福音”裡既然寫著“約瑟是希里的兒子”,如果這份是馬利亞的家譜,則希里是約瑟的岳父,一般應會說“約瑟是希里的女婿”(the son in law of Heli)。所以,很難硬指“路加福音”的那份家譜是馬利亞的。

只是若此二“福音書”裡,所給之家譜都是約瑟的,也相當令人不解了。如果連約瑟的父親究竟是雅各還是希里,都能各說各話,那如何能確定約瑟1千年前的祖先是誰?約瑟真是大衛的後裔嗎?而如果連不太久之前,約瑟的父親是誰都無法確定,那究竟“福音書”中,會有那件事是真實的?而兩份家譜,從約瑟開始,往上走的路徑沒一站一樣,終點卻都是大衛,到底要說是殊途同歸?還是並行不悖?

另有一點值得注意。在“馬太福音”的第1章第17節說,“這樣,從亞伯拉罕到大衛,共有14代;從大衛到遷至巴比倫的時候,也有14代;從遷至巴比倫的時候到基督,又有14代。”強調數字的趣味性。但不知14這數字有何特殊性?在“創世紀”的第2章第2-3節寫著,“到第7日,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7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神賜福給第7日,定為“聖日”(holy),因為在這日神歇了他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所以在“聖經”裡,7這個數字,算是有些特別。但14呢?難道因14為兩個7所以特別?這就不知道了。14究竟有何特別,就略去不論,但“馬太福音”算錯了!

依“馬太福音”的第1章,由亞伯拉罕至約瑟,共40代,至耶穌則共41代。若將亞伯拉罕視為第1代,則大衛為第14代。可視為小學數學裡的植樹問題,且兩端都算,的確共有14代。其次對於“從大衛到遷至巴比倫的時候”,是指那一代?在“馬太福音”的第1章第11節說,“百姓被遷到巴比倫的時候,約西亞(Josiah)生耶哥尼雅(Jeconiah)和他的弟兄。”看來遷到巴比倫時,乃指第27代的約西亞。則由大衛至約西亞,即由第14至第27代,兩端都算為14代,這也吻合14原則。然後第27代的約西亞至第41代的耶穌,便共15代,與14原則不合了!“馬太福音”犯了一低階錯誤。有人試圖解釋,說“從遷至巴比倫的時候到基督”,該指在巴比倫後所生第28代的耶哥尼雅起算。則第28代的耶哥尼雅至第41代的耶穌,便是14代了。但這樣的算法便不一致了,因前面是亞伯拉罕至大衛,然後是大衛至約西亞,最後卻不是約西亞至耶穌,而是約西亞的下一代耶哥尼雅至耶穌。改變算法,就不能說有14原則了。

“馬太福音”家譜之錯誤並不僅這件,而因所謂14原則根本是畫蛇添足,完全不必有的,此錯誤就不去理會了。但有些錯誤卻無法不理會。在第1章第8節說,“約蘭生烏西亞”。但若查閱“歷代志下”的第22-26章,約蘭之後依序是亞哈謝(Ahaziah)、約阿施(Joash)、亞瑪謝(Amaziah),再來才是烏西雅(Uzziah),這幾位都是王,因而“舊約”都有記載。即“馬太福音”對耶穌的家譜,在約蘭與烏西雅間,漏掉亞哈謝、約阿施,及亞瑪謝3代,也就是約蘭不是烏西雅的父親,而是高祖父。連當過猶太王國的王,“舊約”中記載清楚的王,都可漏掉3個,那缺乏記載,約瑟較近期的祖先,如何令人相信所提供的人物皆是可靠的?

中文“聖經”有很多版本,我們引用的,是1919年正式出版的“聖經和合本”(Chinese Union Version,簡稱“和合本”,2010年有修訂版)。這可說是現今流傳相當廣的中文譯本。於此版本“歷代志下”(2 Chronicles)的第26章第1節,寫“烏西雅”,但在“馬太福音”的第1章第8節,寫“烏西亞”,二者對Uzziah的譯名給的不一致。這屬於一小疏忽,姑且不論。但為什麼“馬太福音”在製耶穌的家譜時,會漏掉3代?看來是為了使符合自以為神奇的14原則,算是一種削足適履。結果又因算術不佳,連14原則也落空了。

兩份家譜的總代數相同嗎?不同!在“路加福音”中,第1代為亞當,挪亞為第10代,亞伯拉罕為第21代,大衛為第34代,約瑟為第75代。因而由亞伯拉罕至約瑟,共55代,與“馬太福音”的共40代,相差不少。事實上,在兩份家譜中,約瑟雖都是大衛王的後裔,但在“馬太福音”中,從大衛起,家譜有一連串曾當過王的名字,如大衛之後是所羅門。但在“路加福音”中,大衛之後是拿單。拿單與所羅門兩兄弟,皆為大衛之妻拔示巴(Bathsheba)所生,只是所羅門接大衛之位成為王。拿單由於未成為王,所以他的世系“舊約”裡就未記載,但“路加福音”的作者,居然能一一查出,本領相當高強。

可看出兩卷福音書對“製作”耶穌家譜時的理念不同。即“馬太福音”強調耶穌是大衛王的“嫡系”後裔,“路加福音”對此則不在意,甚至連大衛王也不去突顯。但話說回來,由於往昔猶太人的家譜,都僅追溯男性的,但耶穌與約瑟亞並無血緣關係,故這兩份家譜,即使有任何一份的確為約瑟的,卻與耶穌毫不相干。而若有一份的確為馬利亞的(這極為困難,因不易去追溯女性的家譜),卻因馬利亞是經由聖靈懷孕,故該去追溯那一“聖靈”(假設他是男性)的家譜才對。

在“耶穌的真實王朝”(The Jesus Dynasty2006,詹姆斯泰伯(James D. Tabor)著,薛絢(2008)為中譯本)一書指出,“馬太福音”第1章中的那份耶穌的家譜。在第356節,很特殊地寫著:猶大從她瑪(Tamar)氏生法勒斯(Perez)和謝拉(Zerah)、撒門(Salmon)從喇合(Rahab)氏生波阿斯、波阿斯從路得氏生俄備得、大衛從烏利亞(Uriah)的妻子生所羅門。為何給出母親?在耶穌的時代,對猶太人而言,父親是誰才重要,這份耶穌的家譜,怎會提及女性?如在第2節中,“亞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這才是較“正常”的寫法。

“馬太福音”所提的這4位女子,其世俗行為都有若干可議處。第1位女子她瑪,她在丈夫珥(Er)過世後,因想要有孩子,遂假扮成妓女,且唯一接待過的“客人”,便是自己的公公猶大。之後生了1對雙胞胎,成為過世丈夫同父異母弟弟,見“創世紀”第38章。第2位女子喇合的事蹟見“約書亞記”第2章。喇合是位妓女,不過這個奇女子,以機智靈巧,對約書亞能帶順利領以色列百姓進入迦南,立下不可磨滅的大功。但要不是有這份家譜,人們將不知頗具知名度的波阿斯(大衛的曾祖父),居然是喇合的兒子。因在“歷代志上”第2章第11節只寫著“撒門生波阿斯”,並未記載撒門跟誰生的。不知“馬太福音”的作者如何得知?第3位女子路得(大衛的曾祖母),是外邦人摩押女子(Moabitess)。在“路得記”的第3章,路得為了促使波阿斯娶她,先將他灌醉,待他熟睡後,“悄悄地來掀開他腳上的被,躺臥在那裡。”第4位女子拔示巴,她丈夫烏利亞是赫人(Hittite),丈夫在外作戰,她卻與大衛有染而懷孕,生下所羅門。

“馬太福音”為何會特別列出這4位女子?可能是為第1章第16節所提耶穌的出身,“雅各生約瑟,就是馬利亞的丈夫。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是從馬利亞生的”埋下伏筆。在“馬可福音”的第6章第3節,當耶穌回到自己的家鄉,鄉人說,“這不是那木匠麼?不是馬利亞的兒子雅各、約西(Joseph)、猶大、西門的長兄嗎?他妹妹們不也是在我們這裡嗎?…。”將耶穌稱為“馬利亞的兒子”,提到4弟及2妹,弟弟且給出名字,何以卻不提父親?這麼重視父系的猶太人,在提家人時,卻特地避開父親,一定有原因的。寫作時大量參考“馬可福音”的“馬太福音”則巧妙地修改一下。在第1355-56節,“這不是木匠的兒子嗎?他母親不是叫馬利亞嗎?他弟兄們不是叫…?他妹妹們不是都在我們這裡嗎?…。”

經這麼一改,就不再有馬利亞未婚生子的暗示了。可見那時耶穌的家鄉是有此流言蜚語。在“約翰福音”的第8章第41節,當耶穌在與人唇槍舌劍時,對方冒出一句“我們不是從淫亂生的”,也似乎影射耶穌是私生子。“馬太福音”列出那4位女子,乃針對那些不接受“童女生子”之說法者。點出即使馬利亞的行為有“瑕疵”,仍可能生下令後世尊敬的子嗣。此正如中國人所常說的,英雄不論出身低。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60S8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3/11/30 上午 11:25:16

2003/10/20起第 8372782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