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一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9/20 下午 06:29:38

114 傲慢與偏見(四十六)

回到旅館後,嘉迪納太太與伊莉莎白,相互交換這次拜訪的心得。在大宅待的時間雖不長,仍有夠多的心得。她們評論遇到的每個人及每件事,連點心與水果都談到了,因新鮮及美味,均令人齒頰留香。只是宅中的某位紳士,卻有意無意地被略過。兩人皆希望對方先提起他,但雙方的希望皆落空。所以伊莉莎白不知舅媽對該紳士的最新看法,嘉迪納太太也不知外甥女現在的心意。

有好幾天沒收到珍的信了,自抵藍頓以來,伊莉莎白每天都在等待,痴痴地等。拜訪潘伯利莊園的隔天,由於當晚要赴莊園的邀約,因而白天就不擬跑遠。早餐後,3人正在準備外出散步時,僕人約翰(John)送來剛到的信件。伊莉莎白一看雀躍不已,因她同時收到兩封珍的信,相隔一天寄的。其中一封被註明是誤投它處,珍有時地址寫得過於潦草難辨。有什麼重要或有趣的事,讓珍連續兩天寄信?真令人好奇。善解人意的嘉迪納夫婦,讓外甥女留下,獨自享受讀信之樂。只是兩封信帶來的,卻非喜悅,而是震驚。

怎麼辦呢?伊莉莎白完全亂了方寸。舅舅!她一讀完信就往外衝,她必須趕緊找到舅舅。結果才到房間門口,約翰推開門,達西迎面而來,兩人差點撞在一起。怎麼這麼不會挑時間?她當下需要的是舅舅。達西看她張皇失措,大吃一驚。他還沒開口,伊莉莎白便匆匆地說,“請原諒,我現在不能陪您,家裡出事了,我得去找舅舅,我沒時間了。”說完便想閃開達西往外衝。“怎麼了?發生什麼事?”達西嚇了一大跳,抓住她手臂,雙方這時皆不管什麼禮儀了。

伊莉莎白一時不知該如何講那件複雜的事,但達西已鎮定下來,他說“我不會耽誤你的時間,但請讓我或者僕人,去幫你找嘉迪納先生。你這時最好坐下來休息,你看起來不太舒服,目前不適合出門。”伊莉莎白猶豫了,但她發現自己雙膝正在顫抖,此刻她去找舅舅,顯然不是最好的主意,便快速點點頭。於是達西叫來約翰,緊張之下,伊莉莎白氣喘吁吁,結結巴巴地講了好幾次,才將事情交待清楚。達西則在旁一再叮嚀,要約翰務必儘快達成使命,不可延誤。

約翰走後,伊莉莎白撐不住了,整個人幾乎要垮下來,她慢慢扶著椅子坐了下來。達西看她異於往常,不禁憂心忡忡,輕柔地問道,“要我找女僕來嗎?要不要喝…?來杯紅酒怎麼樣?還是你隨身有帶什麼藥物嗎?可讓你紓解一下?”一連問了幾個問題。“謝謝您,但真的不必。”伊莉莎白強打起精神,“我沒事了。只是剛收到珍的信,傳來家裡的壞消息,讓我急得要命,遂失態了,請您見諒。”她講到這裡,淚水便止不住的流下。達西仍不知發生什麼事,只能含糊地表達關心,心裡也很著急。

伊莉莎白總算又開口了,她說“珍在信裡提到一可怕的消息,我最小的妹妹莉迪亞,就是老讓我們擔心的那個,跟威克姆私奔了。我從漢斯佛德回家的兩個星期後,原本駐紮在梅里墩的民兵團,移防到布萊頓一帶。小妹一向愛跟那些軍官在一起,於是隨著佛斯特上校的妻子去布萊頓。這位上校的年輕妻子,相當貪玩,做事不知克制,說愛胡鬧也不為過。我曾跟家父建議,千萬別讓莉迪亞去,沒家人看管著,她難免出事。家父卻要我不必杞人憂天,他認為上校會盯著她,不至於讓她闖下大禍。還說她既沒錢,又是普通人家的女兒,沒人有興趣誘惑他。沒想到前幾天,莉迪亞與威克姆悄悄離開布萊頓,目前行蹤不明。小妹留信給上校妻子,說他們去蘇格蘭。但上校由威克姆的好友丹尼那裡獲知,他們根本不是去那裡,而且威克姆一點都沒有想娶小妹之意。上校一聽,知道大事不妙。他先發封快信到我們家,簡單說明發生的事,然後去追他們。向來寵愛小妹的家母,收信後急得要命,每天以淚洗面。家父則剛開始時,尚不覺得太嚴重,以為只是年輕人做些不經大腦的事。但後來發現,他誤判情勢了!天啊!”

講到這裡,伊莉莎白有點激動,她停頓下來,達西立刻端杯水給她。喝了幾口水後,她心情平靜些,接著說,“上校跑了好幾個城鎮,到處打聽,卻無法掌握他們確切的去向。珍本以為,威克姆不是那麼壞的人,而且既然無利可圖,他有什麼動機去誘拐小妹?說不定他真的愛上小妹了。他若能娶小妹,結局便皆大歡喜,不過空緊張一場。後來上校到龍柏園,將他所知的一切,全告訴家父及家母。他強調威克姆絕非一可信賴的人,且他不相信他們會結婚,因威克姆不可能娶一沒多少財產的人。家母一聽就病了,是真的生病,不像以往的無病呻吟。平常極樂觀的家父,亦大受打擊,珍說她這輩子從未見他那麼沮喪過。他一向以家人能隨心所欲不逾矩而自豪,沒想到這次事情失控了。

我四妹凱蒂受到家人的責罵,因她事先便知道他們要私奔的一些蛛絲馬跡,卻都沒透露。不過姐妹總會互相掩護,那也是無可奈何。現在家父已跟上校前往倫敦,大海撈針地找小妹。珍很焦慮,束手無策,她信中要我們趕快回家。因上校不能在外待過久,職責在身,他已必須回布萊頓了,無法繼續協助尋找小妹。家父平常不愛管事,對這類事經驗不足,珍擔心他在太過憂傷下,恐怕更無法好好處理小妹的事。她希望幹練的舅舅,能出手相助。”

達西無比震驚,伊莉莎白難過的事,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這時她又激動起來,說“都怪我,我本來可以阻止這件事。我早已由你那裡,清楚他的為人,但想與人為善,除珍之外,並沒讓其他人知道。否則這件悲慘的事,就不會發生了。”她深切自責。其實以莉迪亞的個性,既不懂事又一意孤行,再怎麼警告她須遠離威克姆,都不可能有用的。達西說“我很遺憾發生這種事,只是你確定情況真的這麼糟嗎?會不會他們只是想暫時拋開一切,出去玩一玩,現已回到布萊頓了?”伊莉莎白說,“我相當確定他們刻意躲藏。上校追到接近倫敦的地方,之後就斷了線,不曉得兩人躲到那裡。”

“那你們打算怎麼做?”達西問。伊莉莎白嘆口氣,說“我希望我們半小時內可以出發,但我實在不知趕回去後,又能做些什麼?威克姆那種人橫行無忌慣了,只追求利益,怎可能白憑無故聽你的?何況又如何找到他們?根本毫無管道。天啊!太可怕了!都是我的錯!”她仍在自責,且將威克姆想成一很難對抗的人。屏氣凝神聽她講的達西,並沒有回答,他來回踱步,顯然在謹慎思考對策。見他表情沉重,伊莉莎白的心情,不由得也跟著由惶恐轉為沉重。她覺得她在他心中的份量與評價,都正快速下降。莉迪亞的事,給她們家帶來的大羞辱,再度印證,自己的家庭成員,果真缺陷不少。因此他這時應已確定,兩家的背景及作風,實在相差太遠,完全不適合結合。而直到此刻,她才終於明白,她愛上他了,迫切地想與他在一起。但可惜她也理解,自己錯失時機了,心願已無法達成。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唉!一切都結束了。

家裡發生變故,她豈能仍想著自己?伊莉莎白用手帕蒙住臉,也讓眼淚不至於流下。莉迪亞的事、自己的事,在她腦海裡不斷交錯,經過幾分鐘的沉默,達西出聲了。“我猜你早就希望我走了,我現在對你即使有再多的關懷,都無實際的幫助,所以我沒沒有理由繼續待在這裡。要是我能說些什麼,以撫平你的傷痛就好了。但在府上發生不幸時,我不會用這種口惠來折磨你,這樣做不過在博取你的感激罷了,對你並無任何實質的幫助。”他又說,“你要趕回家,因此舍妹今天應沒有榮幸在寒舍見到你了。”伊莉莎白擦乾眼淚,滿懷歉意說,“請代我向令妹表達誠摯的道歉,我真的很想再到她,她相當討人喜歡。但請您就只說,因有事急著處理,家裡要我們儘快回去。請務必替我們隱瞞我小妹的事。”

達西立刻請伊莉莎白放心,他說他了解事情的嚴重性,絕對保密到底,連妹妹都不透露,並再度安慰她。達西並請她代向嘉迪納夫婦致意,於深深望了她一眼後,鞠個躬,便轉身離開了。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ER0O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07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