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一十六)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9/28 下午 07:00:27

116 傲慢與偏見(四十八)

柯林斯這封匪夷所思的信,本來伊莉莎白以為,只有一開始“親愛的堂叔”那幾個字不刺眼,讀完整封信後,卻覺得他所表達的思維,讓這幾個字也變得很諷刺。信的內容如下。

昨日收到來自哈特福郡的信,得知貴府近日遭遇的不幸,小姪聞後極為震驚。以我們的親戚關係、小姪的社會地位,及小姪的職務,小姪覺得有義務安慰您,並給您一些建議。小姪與內人夏洛特,對您及您的家人,現在所承受女兒失足的苦難,都深表同情。令嬡帶來的恥辱,將有如烙印,不論相隔再久,都永難磨滅,因而痛苦亦將不易消失。

底下小姪將開導您,使您的悲傷情緒,得以緩解。堂叔及堂嬸為人父母,在如此痛心疾首的情況下,相信必會因小姪的懇切開導,而得到一些安慰。坦白說,相較於目前貴府所面臨的困境,令嬡若是蒙主寵召,一了百了,反而皆大歡喜。從夏洛特那裡得知,令嬡的行為,之所以如此放蕩,會做出這麼驚世駭俗的事,並非偶然,一言以蔽之,乃是父母過度放縱的後果。要知一味溺愛,從來不是一好的教養方式。這點很多父母,即使已養育多位子女,可能仍不清楚。

當然,為了減輕堂叔及堂嬸的內疚,小姪傾向認為,醜行發生的原因,乃令嬡天性邪惡。否則怎會在不過16歲的年紀,就犯下此滔天大禍?希望這樣說,會讓您心裡舒服些。無論如何,貴府的遭遇,無法不令人憐憫。小姪自己及內人,加上聽到小姪轉述的凱瑟琳夫人及其千金,一致同意,一旦發生這種事,這家庭將萬劫不復了。凱瑟琳夫人還鐵口直斷地說,誰會想跟出了這種女兒的家庭聯姻?聽了凱瑟琳夫人的真知灼見後,原本同情貴府的小姪,深感慶幸。因小姪不得不想起去年11月訪貴府時,本擬執行的計畫,若不是鎩羽而歸,小姪如今將捲入與您同樣的恥辱中。而尊貴的凱瑟琳夫人,也必將棄絕小姪了。感謝讚美主!

親愛的堂叔,請接受小姪的建議,那種不值得為她傷神的女兒,就不必為她煩惱了,讓她自行解決自己種下的惡果。您就海闊天空、自由翱翔,當做沒這個女兒。

伊莉莎白及珍,看完信後,彼此面面相覷,真不知這位牧師,平常是如何講道的?不過畢竟是自家妹妹,做出這種有違社會風俗的事,他人再多的鄙視,都只好承擔下來。

收到佛斯特上校的回信後,嘉迪納再度寫信至龍柏園。可惜他能報告的事依然不多,因佛斯特上校即使再努力打聽,卻發現真正清楚威克姆底細的人,幾乎沒有半個。因而無人能提供,他究竟躲在倫敦何處的任何蛛絲馬跡。不過自從他行蹤不明的事公開後,布萊頓許多人頓足捶胸,原來上他當的人,還真不少。這位外貌忠厚老實、討人喜歡的軍官,如今他的債主紛紛出現。在債務中,有些是賒帳,有些是賭債。光是賒帳,他隨民兵團到布萊頓,還不到兩個月,就超過1千英鎊,不知他錢怎麼花的,生活真是奢華。賭債更不用說了,雖然不易取得精準的數據,但相信絕對多得驚人。

對此,伊莉莎白並未感到訝異,因她早已完全了解這個人了。善良的珍,則大出意料之外,不知該如何替他找理由。事實上,不僅在布萊頓,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威克姆在梅里墩的很多店家,也累積下不少債務。由於當初少有人不被他吸引的,梅里墩大部分的商家,都不介意讓他賒帳,現在傳出他不知去向後,無不煩惱跟誰要錢去?

嘉迪納的信中,還是有一值得重視的訊息。他說,姐夫在他多次懇求下,總算答應離開倫敦,已訂於隔日啟程返回龍柏園。這件尋人事宜,就留給他全權處理。幾個女兒,以為母親會很高興父親即將回來,因之前她萬分擔心他的安危。豈料班納特太太得知丈夫要回來後,卻大呼小叫,“怎麼可以?沒找到我可憐的莉迪亞,就想回來?絕對不行!他離開倫敦後,誰去跟威克姆決鬥啊?誰去逼威克姆跟莉迪亞結婚?都沒人同情我!嗚呼!。”當然不管她怎麼反對,都已來不及阻擋班納特在次日回家。

既然班納特要回來,嘉迪納太太遂表示她也該回家了,時間同樣安排在隔日。她至離開時,仍搞不清楚伊莉莎白與達西目前的關係。外甥女從不主動提起他的名字,顯得莫測高深。她起先以為(且期待)兩人感情已入佳境,現在卻不十分確定了。她原本猜測他們匆匆趕回來後,他的信一定飛快就追來。結果在她待龍柏園的期間,沒聽說有來自潘伯利的信。於是她帶著一肚子的狐疑,攜4個小孩上了馬車。

伊莉莎白很欣喜父親回來,父親已恢復平素那種什麼都無所謂的冷靜。他如往昔,不多說話,除了用餐,就一人待在書房。幾個女兒都搞不清楚父親現在的心情。當伊莉莎白找到機會,問很少出遠門的父親,這趟倫敦之行,是否備受折騰?他回答“沒什麼,即使吃苦受難,也是我自己造成的,怨不了別人。”伊莉莎白趕忙安慰父親,千萬別這麼說,這絕不是他的錯。班納特仍很平靜,他說“你早就勸我別讓莉迪亞去布萊頓,我沒接受。我對自己女兒不夠了解,而世道多荊棘,且人心險惡,又遠超過我這鄉巴佬的想像。身為一家之主,我該受譴責的。如果有人要恥笑我們家,就恥笑我吧!如果你們因而蒙羞,甚至影響到終身大事,全都怪我。”

班納特回來的兩天後,黑暗中終於出現了曙光,嘉迪納的信到了。信是給班納特的,他看完後,不發一語,遞給兩個女兒。伊莉莎白與姐姐擠在一起讀。

我現在能告訴您有關小外甥女的消息了,底下為到目前為止的進展,希望您會滿意。自從您離開後,我們很快便得知他們在倫敦的住處。詳細情況,等下次碰面時,再向您秉告,在此就不贅述了。我已見到他們兩人了,…。

讀到這裡,珍便興奮地說,“如我所預料的,他們結婚了。”伊莉莎白心想,天下那有這麼好的事?她繼續往下讀。

他們還沒結婚,也看不出有此打算。不過如果我斗膽替您與他們協商出來的約定,您可接受,則我預期他們很快就會結婚。他們有兩個要求,都是有關小外甥女的權益。第一個是將來,在您與家姐過世後,確保她能從家姐4千英鎊的遺產中,與她的其他姐姐,分到等量,即沒有差別的一份。第二是您於在世期間,每年給她1百英鎊。經審慎考慮後,我代您答應他們的要求。從以上的說明,您可看出威克姆並未獅子大開口。過去人人對他痛恨無比,認為他罪大惡極,可能並不盡公平。

如果您同意這樣的協定,並授權給我,則我將指示秘書訂出一份正式的協議書。您無需再跑一趟倫敦,就靜候事情圓滿落幕。後續瑣碎的事,皆交給我處理。附帶一提,威克姆在還清他的所有債務後,尚餘一些錢,可安頓小外甥女的生活。希望您對情況沒有原以為的糟,感到欣慰。另外,我們認為外甥女不必回龍柏園,就直接從寒舍出嫁,應是較好的安排,這點希望您也同意。以上是所有的報告,企盼您的回覆。

“大費周章,把大家耍得團團轉,就為了這麼一點錢?只要這麼簡單的條件,就願意娶她?有這種可能嗎?真的如此容易?”伊莉莎白簡直難以置信。珍則很高興,“威克姆果真沒那麼惡劣,我們都錯怪他了。”她立即向父親道賀,伊莉莎白則請父親儘快回信。她問“那些條件您一定會接受吧!”“接受?他要求這麼少,我幾乎想說太羞辱我了。”班納特又說,“不過,我當然一定會弄清楚,你們舅舅究竟花了多少錢,才擺平這件事。還有,我該怎麼還他?”“舅舅有出錢!這是怎麼回事?”珍嚇了一大跳。

伊莉莎白被點醒了,“有道理,他根本沒錢,如今居然能還清所有的債務後,尚有餘錢,這不是舅舅幫的忙,還會有誰?只是舅舅這麼慷慨相助,不是害慘自己嗎?”班納特點頭同意,“威克姆如果沒拿到1萬英鎊,就答應娶莉迪亞,那我得說他是個大傻瓜了。唉!我才剛開始要有這個女婿,就必須把他想得那麼壞,實在令人遺憾。”兩個女兒大叫,“1萬英鎊!我們家連一半都還不起。”班納特沒有回答,他得去寫信了,雖然他一向很討厭寫信。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APFN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069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