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一百二十)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9/10/14 下午 12:20:09

120 傲慢與偏見(五十二)

既然丈夫寧作壁上觀,班納特太太只好獨立作戰。在打聽出賓利已到達後,她立即盤算,請帖幾天後送出較宜。在那之前,她想應沒機會見到他。此因丈夫不願去拜訪他,而她認為,若沒受到邀請,且又不是回訪,他沒有道理會主動來訪。

不料在他抵達的第3天上午,那時請帖根本還沒送出,班納特太太從樓上窗戶望出,看見賓利騎著馬往家裡前來。她不由得大喜,趕緊呼叫眾女兒過來看。珍顯得若無其事,仍坐在原位。伊莉莎白到窗邊一看,原來達西跟著一起來了。看來在母親眼中,只有賓利一人,對達西則視而不見。她不發一語,坐回姐姐旁邊。凱瑟琳也到窗邊,她說“咦?有位紳士跟他一起來,那會是誰啊?”她母親說“不曉得,應是他的某個朋友吧!”凱瑟琳繼續看,“像是以前曾跟他來過的那人,叫什麼?高個子,很傲慢的那位。”班納特太太叫道,“老天!達西!就是他。好吧!賓利的任何朋友,我們都得歡迎,否則若只有他一人,我才不會讓他進我們家的大門呢!

珍既驚訝又關切地望著伊莉莎白。她以為這是妹妹在肯特郡,接到達西的解釋信後,兩人首度碰面。殊不知在達比郡時,他們便已見過幾次了。兩姐妹均忐忑不安,也皆為對方不安。但珍其實並不清楚,妹妹此刻真正的心境。因伊莉莎白還沒有勇氣,將舅媽的那封信給姐姐看,也尚未告訴姐姐,她對達西的心思已改變。所以珍仍以為,達西不過是個求婚被拒者,而這才是妹妹見到他尷尬的主因。至於達西的隆情高義,全家都欠他一份情,此事珍自然仍不知情。有太多事,都還藏在伊莉莎白的心裡。

達西回到尼德斐莊園,並主動來拜訪龍柏園,這讓伊莉莎白很訝異。訝異程度不亞於在達比郡時,首次看到他作風改變。很快,伊莉莎白的不安消失了,她臉上充滿光彩,發自內心的喜悅,讓她的眼神更明亮。她開始相信,即使出了莉迪亞那件天大地大的事,他對她的感情與期侍,也仍未動搖。拜訪龍柏園,沒有第二個目的,就是來看她。但生命真的如此美好?為免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她覺得仍宜先觀察一下再說。

兩位紳士進來後,珍臉色雖略微蒼白,但比伊莉莎白料想中的鎮定,接待他們時,還算從容。她如以往,舉止得宜,既未顯出心懷怨懟,也沒有表現得太殷勤。伊莉莎白則在不失禮數的情況下,選擇儘量少說話。她帶著平常一點都不需要的專注,忙於手上的女紅,只偷瞄了達西一眼。旁人或許以為,他這時不過如昔日的嚴肅寡言,但她看過他在潘伯利時的親切模樣,猜想應是面對她母親,他無法維持在她舅舅及舅媽面前的輕鬆態度。這很可能為真的猜測,讓她相當心痛。伊莉莎白亦偷瞄賓利一眼,她發現他高興中帶著困窘,不禁有點同情他。

這是兩姐妹的狀況,她們的母親呢?她當然沒有空著,只是她招呼賓利的態度,殷勤到近乎諂媚,讓她的兩個女兒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至於她對待達西,則冷淡到近乎無理,也同樣讓兩個女兒羞愧不已。尤其是伊莉莎白,她曉得要不是達西,她母親最鍾愛的女兒,現在早已身敗名裂,讓全家都受人鄙視,她那還能到處炫耀小女兒結婚了。但母親居然對恩人,擺出無比厭惡的態度,她既難過又痛苦。

達西向伊莉莎白問起嘉迪納夫婦的近況,她回答時稍微慌亂。但之後他便幾乎沒開口了。雖他與她坐得相隔較遠,兩人講話並不方便,但在達比郡時,卻不是這樣。那時他跟她,及她的舅舅與舅媽都能侃侃而談。伊莉莎白雖專注於手上的活兒,但偶而會抬頭望他一下。發現他並未特別盯著她,有時會看向珍,大部分的時間,都低著頭,似陷入沉思。顯然今天他不像上回在達比郡碰面時,那麼想讓周遭的人愉快。她失望透了,然後又對自己居然感到失望而生悶氣。“我能期待些什麼呢?”她想。“只是既然不理我,那他又為什麼要來呢?”她沒心情跟其他人對話,只想跟他說說話,但卻幾乎沒有勇氣開口。除了問候他妹妹外,就沒再說什麼了。

兩對牛郎織女,都交談不多,但班納特太太卻跟賓利聊個不停,最後講到她得意的事了。她說“我的小女兒已結婚,你一定在報上看到了。‘泰晤士報’(Times),及‘信使報’(Courier),都有刊登婚訊。可惜兩報皆沒遵照一般的格式,只寫‘最近喬治威克姆先生與莉迪亞班納特小姐成婚’,很奇怪,就登這樣而已,連結婚日期、家在那裡,甚至她父親的名字,一樣都沒提,除非是很熟的朋友,否則怎麼可能搞得清楚,究竟是誰家的女兒結婚。這啟事是舍弟嘉迪納起草的,我一直納悶,一向幹練的他,怎麼這回辦事如此不力。你有看到嗎?”賓利表示看到了,並向她恭喜。伊莉莎白根本不敢抬頭,所以她不知這時達西的表情到底如何。

班納特太太還沒講夠,“女兒覓得好歸宿,當然令人欣慰。但同時她必須離家那麼遠,也著實令我難過。他們要北上去新堡,一個遠得不得了的地方。威克姆在那裡的部隊,不知會待多久,我都不敢想了。你可能也聽說了,他已離開布萊頓的民兵團,加入正規軍隊,聽說是朋友幫他的。感謝讚美主!他是有些朋友,畢竟他為人那麼好,但他其實該有更多朋友才對。”伊莉莎白知道這番話,是針對達西講的,因她母親及兩位妹妹,至今仍以為達西曾“迫害”威克姆,讓他當不成一待遇優渥的牧師,否則他便不必去從軍了。伊莉莎白羞愧到幾乎坐不住了,她不能讓她母親繼續講下去,免得冒出更難聽的話。她必須更努力找話說。

伊莉莎白問賓利,打算在此地住多久?賓利回答不太一定,主要是來打獵,可能會待上好幾星期。他一講完,話題又立刻被班納特太太搶走了。她熱情邀約,“賓利先生,如果你莊園的鳥兒都獵光了,請一定要來這裡。在我們的莊園裡,你可盡情享受狩獵之樂趣。我確定班納特先生,會將最好的鷓鴣(partridge)全留給你。”母親對賓利的百般巴結討好,讓伊莉莎白更覺悲慘。不過1年前,就是因這樣的討好,獲得良好的回應,於是家人沾沾自喜,產生一些應屬合理的盼望,最後卻掉入絕望的深淵。畢竟合理的事,不一定會發生。她很擔心歷史將重演,那麼這次帶來的痛苦,就更難承擔了。她對自己說,“跟這兩個人,不要再有任何瓜葛了。也許跟他們在一起,會有很多喜悅,但再多的喜悅,也不足以填補最後那看不到底的深淵。”

不過伊莉莎白預期日後會有的莫大淒慘,轉眼間卻讓她覺得,有可能會減小些。因她欣喜地發現,賓利應已重新燃起對姐姐的愛慕之心。賓利初進來時,有些靦腆,畢竟他去年一別就不回來,有失道義。另一方面,有了去年的經驗,珍今日並不多話,不想讓人看出她喜怒哀樂的情緒,因而兩人間,一直沒什麼交談。但賓利雖得應付聒噪的班納特太太,眼光卻經常盯著珍,且關心她的一舉一動。這到後來已相當明顯,伊莉莎白已不可能看不出來了。

兩位紳士起身準備離去時,班納特太太邀請他們,下星期二來家裡晚餐。她說“賓利先生,這是你欠我的,先還掉再說。去年你到倫敦辦事前,答應一回來,就會來與我們共進晚餐。結果呢?就沒下文了,直到今天才出現。你沒回來實現諾言,我可是失望至今。你不彌補我不饒你。”賓利聽到她這樣講,一時愣住了,似乎很多往事,都浮現在他眼前。他勉強說了幾句表達歉意的話,兩人便走了。其實班納特太太很想當下就留他們吃飯,隨時弄出一席豐盛的飯菜,對她乃輕而易舉。不過,她嫌少掉兩道大菜的宴席,對款待那位她一心想籠絡的紳士,有點遜色。她也企圖讓那位年收入1萬英鎊的傲慢紳士,因胃口滿足而甘心俯首。

兩位紳士離開後,伊莉莎白走到屋外,想讓心情沉澱一下。“如果他來卻不想講話,嚴肅又冷淡,那來做什麼呢?”達西今天的表現,她實在難以理解。“他在倫敦協助解決莉迪亞的事時,能親切誠懇,讓舅媽對他喜歡得不得了,那對我怎麼就不行?從頭到尾不苟言笑,像跟我不熟的樣子。怕見到我?還是不喜歡我?如果這樣,那又為什麼要來?”她怎樣都想不透。這時珍走過來了,帶著喜悅的笑容,顯然她對這次會面的結果,比她妹妹滿意多了。她說“太好了!頭過身就過,今天度過,往後就沒問題了。他們不是鬼怪,我發現自己很厲害,可從容自在地跟他們相處。今後他們即使來再多次,我都不怕了。就當他們是普通朋友,輕鬆地接待。”

伊莉莎白大笑,“的確是普通朋友,真有夠普通的。珍啊!小心一點。愈以為安全就愈不安全。”珍不太服氣,“親愛的伊莉莎白,別再把我想成弱雞,我已脫胎換骨了。你知道,曾經滄海難為水,我現在懂得險路勿近,不會再遇到危險而不自知。”“危險何在?你會碰到最大的危險,根本就是你自己打造出來的,怨不了別人。珍啊!請相信我,你會讓他像過去一樣,深深愛上你。”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6R41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148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