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百三十二)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1/4/25 下午 02:53:37

232 咆哮山莊(一百零四)

“喪事全料理完那天晚上,我和小姐坐在書房裡。她失去最親愛的父親,我則失去最好的主人,我們兩人都肝腸寸斷,對未來也充滿擔憂。最好的安排,當然是小姐能在田莊繼續住下去,至少在林頓活著的時候如此,他可以來和她同住,我則仍舊當女管家。這樣的安排,實在美好的讓人不敢相信有可能為真。我正沉浸在幻想中時,一位被辭退但還沒離去的僕人衝進來。他說希斯克里夫那魔鬼正往屋子過來,要不要將大門關起來?只是就算我們想關,也來不及了。他仗著他是主人的權勢,完全不顧禮儀,既沒敲門,也沒通報,就大搖大擺地進來。那個來報告僕人的聲音,將他引到書房。他厭煩地看著僕人一眼並揮揮手,僕人知趣地出去。”

“小姐不想與惡棍相處,起身想往外走去。他喝道,‘站住!你想去那裡?我是來領你回家的。你乖乖當我媳婦,別想再慫恿我兒子違抗我的命令。我發現他參與你的逃跑事件後,真不知該怎麼懲罰他,他脆弱的碰不得。不過等你見到他時,就知道他仍得到該有的處罰。’惡棍瞪著小姐,但她面無表情。他又說,‘不管你喜不喜歡你丈夫,你都得去照顧他,他現在是你的責任,全交給你了。’我懇求道,‘請讓林頓夫人留在這裡,將林頓少爺送來。既然你恨他們兩個,就讓他們離你遠一點。’他以嘲笑的口吻對我說,‘你想得可真美,你們兩倒會打如意算盤。告訴你,我要給田莊找個房客,至於我的孩子當然待在我身邊。再說那姑娘既然吃我的飯,豈能不幹活?想飯來張口茶來伸手地當少奶奶?門都沒有!等林頓一死,她要做的事就更多了。’他又對小姐說,‘趕快收拾,別讓我再催你。’”

“小姐開口了,‘我走,林頓現在是我在世人唯一該愛的人了。雖然你一直處心積慮,讓我們兩人彼此覺得對方可恨,但你不會成功的。而且我不會讓你在我面前傷害他,我再也不怕你了。’惡棍哼了一聲說,‘真是個會吹大牛的戰士!先提醒你,我沒喜歡你到允許你去傷害他。只要他受到傷害,你就有苦頭吃。還有,我沒有要你覺得他可恨,而是他那可愛的性格,讓你恨他。你逃走後,他吃足了苦頭,如今他恨透你了。所以,別指望他會感激你那崇高的愛。我聽見他激動地對齊拉說,如果他力氣如你,他就將會怎麼做,你現在該擔心了。目前他雖力不從心,但動動腦筋,他總會想出該如何來治你。’”

“小姐說,‘我知道他個性不好,因他是你兒子。幸運的是,我的個性良好,很容易原諒他的壞行為。我知道他愛我,因而我也愛他。姑丈,但可沒一個人愛你啊!不管你將我們整得如何悽慘,我仍會洋洋得意地認為,你之所以這麼殘忍,是因你的人生太悲慘。你很悲慘,我沒講錯吧!過度的悲慘,使你像魔鬼一樣孤獨,像魔鬼一樣嫉妒每個你羨慕的人。沒人愛你,一旦你死了,沒有人會為你掉一滴眼淚。我才不願意當你這種人!’這番話,小姐是以淒涼的得意口吻講的,她有時是蠻勇敢的。既然她得跨進那個充滿荊棘的新家庭,她便準備從仇人的悲哀中,獲得些許安慰。”

“那惡棍說,‘你如果仍站著不動,我保證立刻讓你懊悔不已,神氣不起來。滾吧!賤人,快去收拾衣物。’小姐輕蔑地看他一眼便走了。她一走,我便開始懇求那惡棍,讓我也隨著去咆哮山莊,我做齊拉的工作,而將她調來畫眉田莊,但惡棍只叫我閉嘴。他環視書房,說要將我的前女主人,林頓夫人的畫像帶走。他微笑地對著我說,‘我告訴你我剛才做了什麼事。我找到給林頓挖掘墳墓的那位教堂司事(sexton),以重金收買他,將凱薩琳墳墓上的土挖走。打開棺材後,雖隔了17年多,她那張臉仍栩栩如生。我本想也躺進去,卻被司事制止。他說屍體會起變化,必須趕緊蓋起來。我叫他把她棺材的一邊木塊敲鬆,當然不是靠林頓那邊,那邊我恨不得用鉛封住。我已買通司事,等我將來葬在凱薩琳旁邊時,把敲鬆的那邊抽掉,也把我的一邊抽掉。這樣我們雖生不能在一起,死後便永遠在一起了。’”

“我驚叫起來,‘你這邪惡的人,你這樣去驚擾亡者,難道你沒一點不安嗎?’他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我驚擾了誰?我不過給自己一點安慰而已。講到驚擾,過去這些年來,她才是日夜都在驚擾我,從不間斷,直到剛才離開墓園,我才終於平靜下來。今後我可好好夢見她了。’對這位只顧自己的人,我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他又說,‘你知道,自從她死後,我的人生就變黑暗了,我像槁木死灰一樣地活著。她下葬的那天晚上,我到墓地去。我曉得那麼晚不會有人來了,包括她那傻丈夫。我和她之間,不過隔了幾英尺的鬆土。我想將她抱在懷裡,遂用手拼命挖土。後來我停止挖掘了,因我領悟到她一直和我在一起,而且她要將我領回家。你笑吧!反正那時我就是相信,只要回到家便會看見她。’”

“惡棍繼續說,‘一回到山莊,哈雷頓和我妻子阻擋我進去,我將他們兩人都推開,衝上樓,到昔日她的房間及我的房間張望,都看不到她。我感覺她就在我身邊,且幾乎便能看見她,但就是看不見。唉!她生前常捉弄我,死後也仍如此。從那時起,我便常受這種折磨。在家裡,我覺得只要一出去,便能見到她。只是在外面時,就以為只要一回去,她便會在那裡。每次我只要躺在她房間,一閉上眼睛,她便立即出現。可能在窗外,或在房間裡,也可能躺在床上,因而在每個夜裡,我眼睛都要睜合至少1百次,每次睜開就是一個失望,因此我常大聲呻吟。約瑟夫那渾球,還打心底以為,這是良心在譴責我。現在,我既然見到她了,心裡也就平靜下來。多年來她對我的戲弄,至此也應就結束了。’”

“惡棍終於停止他的感傷了,他取下那幅畫像,仔細端詳。這時小姐進來了,說她已收拾好了,就等著為她備好她的小馬。惡棍先對我說,‘明天派人將畫送過去。’然後轉向凱薩琳說,‘馬就免了,就靠你的雙腳。到咆哮山莊不是要讓你享福的,今後不管你去那裡,就都走路,不要想有馬可騎。’堅強的小姐低聲對我說,‘再見,娜莉。’她親我時又說,‘記得來看我。’我說,‘我一定會常去的。’惡棍就是惡棍,他立刻制止,‘千萬別幹這種事,我有事要找你時,就會來這裡,我不要有人到我家探頭探腦的。’惡棍比了個手勢,要凱薩琳走在他前面。小姐回頭望我一眼,點個頭並揮揮手。我簡直心如刀割,眼裡滿是淚水。”

“過去這幾個月,我曾去過山莊一次,但卻都沒見到她。也就是自從那晚她離開田莊後,我們彼此連一面也沒見過。有次我上門表示要問候她時,約瑟夫不讓我進去,他說主人不在家,且林頓夫人‘沒空’。齊拉曾告訴我一些他們內部的情況,不然我連誰死誰活也不會知道。她抱怨小姐不喜歡她,依我對小姐的了解,這我並不驚訝。原來小姐剛去時,曾要她幫一些忙,但惡棍早就叫齊拉不要理會小姐的請求。齊拉本是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一聽便欣然遵從。向來心高氣傲的小姐,被一個僕人這樣怠慢,難免不高興,便將齊拉列入她的敵人之列,此後就沒給齊拉什麼好臉色了。換句話說,小姐在山莊,一個朋友也沒有。我聽了很為小姐的處境擔憂。”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差不多6個星期前,就在你來之前不久,有一天我遇到齊拉。她跟我說,‘林頓夫人來到山莊那個晚上,對我與約瑟夫連個晚安也不說,就直接上樓去,將自己關在林頓的房間裡。第二天早上,就在哈雷頓喊吃早餐時,她下樓了,顫抖地說,她表弟病得很嚴重,能不能請大夫來一下。主人說,這大家都知道,但林頓的命一分錢都不值,他也不想在他身上再多花一分錢。她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沒人幫她,他就要死了。主人毫不在意,要她出去,且說關於他兒子的事,他一個字也不想聽。林頓夫人要是在乎他,就當她丈夫的看護,否則便將丈夫鎖在房裡不必管了。後來她找我幫忙,我說我早就受不了這煩人精了。而且這家每個人各有各的工作要做,主人已叫我把服侍她丈夫的差事交給她。因此在這家裡,侍候她丈夫的工作歸她。’”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UK80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1/19 上午 08:28:18

2003/10/20起第 633415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