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真相是時間的女兒(二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2/9/18 上午 10:12:34

萊斯特大學的考古研究,除了統計上證實所發現之骸骨主人為理查三世,且推翻過去藝文界對他外貌之醜化外,還有其他發現嗎?有!有一個更大的發現!

遺傳學家圖里金教授,再對理查三世的父系(patrilineal)後裔做DNA比對。因理查三世並無後代傳下來,遂尋找愛德華三世(理查三世的高祖父)之後裔。由於父親會將本身之Y染色體遺傳給兒子,所以父子、兄弟,及祖孫等之Y染色體,應該會有一樣的DNA。故愛德華三世之任何一位“一直是男性傳下之後裔”(by an all-male line,也就是女兒的後裔就不行,底下簡稱“男性傳下後裔”),都會攜帶與理查三世相同的Y染色體。那就來做個比對。

附帶一提,天潢貴胄之子孫數,不見得會較尋常百姓多。不只理查三世並無合法的後代傳下來,對整個約克王朝,王室合法的男性後裔,在亨利七世時,幾乎都滅絕了。愛德華四世的姪兒,愛德華金雀花原本是極少數的倖存者之一,他被囚禁在倫敦塔,早有心理準備將在那裡度過餘生。豈料1499年秋天,有叛黨找他參與一起陰謀,若能成功將他劫出倫敦塔,便推舉他為國王。他抗拒不了誘惑便同意了,只是當然沒有成功。本來越獄就已是很嚴重的罪行,何況加上叛國?經審判後,於當年1128日,此金雀花王朝的最後一位合法男性後裔被處決了。在15世紀,英格蘭王室及貴族的男子,戰死或被處死,乃稀鬆平常,能頤養天年者幾希。又,當宣布要尋找現存親屬,來比對“理查三世”的DNA時,萊斯特大學收到許多詢問,他們均聲稱與理查三世有關係。這是意料中的事,因純就數學來看,理查三世的母親塞西莉內維爾,或更遠些的愛德華三世,不論合法或私生,今天可能有幾百萬的後裔(這是數學結論,如前所述,實際上當然不會有那麼多)。正如圖里金教授一針見血所指出的,“我們都與理查三世有關係,只是程度大小的問題(We are all related to Richard III. It’s just a matter of degree)。”

第五代博福特公爵亨利薩默塞特(Henry Somerset5th Duke of Beaufort1744-1803),是愛德華三世四子岡特的約翰之男性傳下後裔。經找到4位他的男性傳下後裔(他們均要求不公開身分),果真都攜帶相對常見的Y染色體類型(carry a relatively common Y chromosome type),也就是他們彼此間的Y染色體都很相似。但卻赫然發現,與理查三世遺骸的Y染色體大不吻合。

在此略微補充。第一代博福特公爵亨利薩默塞特(Henry Somerset1st Duke of Beaufort1629-1700),原本是第三代伍斯侯爵(3rd Marquess of Worcester)1682年,查理二世(Charles II1630-16851660-1685年在位)冊封他為公爵。他是第一代伍斯特伯爵查爾斯薩默塞特(Charles Somerset1st Earl of Worcester1460-1526)之後裔。這位伯爵又是誰?他是玫瑰戰爭中,第三代薩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他祖父本為岡特的約翰之私生子,曾為蘭開斯特陣營的重要領袖)之私生子。我們說過,忠於瑪格麗特(亨利六世的王后)之亨利博福特一家,於1471年的“蒂克斯伯里戰役”後,具合法血統的男性,一個都不存在了。而我們也早已看到,英國貴族私生子的後代,對家族之忠誠度常不遜於合法子嗣。又,博福特(Beaufort),乃現在的蒙莫朗西-博福特(Montmorency-Beaufort)本是法國香檳(Champagne)之一座城堡,曾屬於岡特的約翰。他與第三任妻子(原本是情婦)凱瑟琳斯威福德,共育有之31女,因都是在博福特出生,所以都叫XX博福特。博福特公爵乃目前英國的爵位名裡,唯一取自不列顛群島以外的地名者。

理查三世為愛德華三世五子第一代約克公爵蘭利的埃德蒙之男性傳下後裔。由於已由母系後裔的DNA比對,證實骸骨主人為理查三世,也就是確定屬於愛德華三世的後代。如今藉由岡特的約翰之男性傳下後裔,來比對父系的DNA,卻與理查三世的骸骨不合。結論為何?那4位參與比對的男性,應非愛德華三世的後裔!什麼意思?歷史上,英格蘭王室曾經發生過一次王后的“外遇事件”!何時發生?雖很難確定,但研究者傾向認為,愛德華三世被戴了綠帽。更明確地說,岡特的約翰極可能非愛德華三世的親生兒子。

我們已指出,岡特的約翰雖沒當過國王,但從都鐸王朝起,所有英國君主皆為其後裔。如今發現,這位5百多年來,所有英國君主之共同祖宗,其血統卻可能出了問題。若果真如此,則從1399年的蘭開斯特王朝(亨利四世、亨利五世,及亨利六世)起,至今日的伊莉莎白二世及查爾斯三世,扣除其中24年的約克王朝,將近6百年間的英國君主,便都不具王室血統。那怎麼辦?要去找出真正的王室血脈,把王位還給他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任務。何況即使找到可能的人選,又怎知他的歷代祖先,血統皆不曾出過問題?要知歷史上英國王室並無忠於婚姻的傳統,而目前可沒有其他君主的骸骨出土,並不易比對。但王室血統的真相,豈能不予理會?為了血統,還曾打了場為時30年之久的玫瑰戰爭!為了血統,王位曾兩度脫離英格蘭,先後落到蘇格蘭、漢諾瓦!至於亨利七世,當初若非宣稱自己有繼承王位之血統,怎有立場起兵去打那場“博斯沃斯戰役”?理查三世因而不會喪生,則英國自1455年起,5百多年的歷史,整個就得改寫了。

知名學者,萊斯特大學英國地方史(English Local History)教授凱文舒爾勒(Kevin Schurer)出來緩頰,“我們並非暗示女王陛下不應該稱王。…。登上君主之位固然需要血統,但其實亦需要機會和運氣。”

也只能這樣講了。的確需要機運,如果當初找來鑑定的,不是岡特的約翰之男性傳下後裔,就可能不會出包了。事實上,要登上王位,是得有各種機運。如前面提到的,1603年來自蘇格蘭的詹姆士六世,及1714年來自漢諾瓦的喬治,之所以能登上英格蘭君主之位,難道不是機運居極大成分嗎?而登基是因擔任國王的兄長去世未留下子嗣等原因,不也是機運嗎?近代要不是有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1894-19721936120日即位,同年1211日退位)的不愛江山愛美人,寧願選擇退位以換取婚姻自由,他弟弟喬治六世(1895-19521936-1952在位)可能就不會接位,因而他姪女(喬治六世之長女)恐怕便不會成為備受愛戴的伊莉莎白二世女王了。這類情況歷來不少。但已當上國王者,豈在乎自己的血統是否夠純正?會關心血統的,常是王室血親中,有繼承權卻當不上君主者。至於普羅大眾,毫無王位繼承權者,通常對王室血統的興致不高。而學者即使有興趣,也不過是為了做研究、發表論文。

當初理查三世若不是被亨利七世陣營草草下葬,而是如其他去世的君主,遺體被很慎重地放進精美堅固的石棺,然後靈柩被安葬在某座教堂裡,則骸骨便不會暴露,那就很難有這樁歷史上最早人物的“親子鑑定”了。而能做此鑑定,乃是基於英國王室及貴族的家譜做得不錯。

看來理查三世是否真的殺姪,的確是令人存疑的。而都鐸王朝時,湯瑪斯摩爾之所以在其所著的“理查三世傳”中,記載理查三世殺姪,有可能是為了消除理查三世王位的合法性,以為亨利七世推翻理查三世建立合理性。歷來有不少記載,包括莎士比亞在“理查三世”一劇,將理查三世描述成肢障者─手臂萎縮、跛腳且駝背,恐怕都是為了加深其邪惡的形象。如今,至少形象算是平反了。在韓劇“Law School(2021)中,片頭常出現的副標題是“Truth and Justice only by LAW(真相與正義唯透過法律實現),編劇想強調這句法律人奉為圭臬的格言。實際上真相與正義經常無法透過法律去實現。“真相是時間的女兒”,反而較可能為真。

在白居易的“放言五首”之其三中有一段“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僞復誰知?”真相是時間的女兒則指出,只要時間夠久,真相就會浮現。

參考資料

1. 丹瓊斯(Dan Jones2014)。空王冠:玫瑰戰爭與都鐸王朝的崛起(The Hollow Crown: The Wars of the Roses and the Rise of the Tudors),陸大鵬(2019)譯。

2. 丹瓊斯(Dan Jones2012)。金雀花王朝:開創英格蘭的武士國王與王后們()()(The Plantagenets: The Warrior Kings and Queens Who Made England),陸大鵬(2019)譯。

3. 希拉蕊曼特爾(Hilary Mantel2009)。狼廳(Wolf Hall),廖月娟(2010)譯。

4. 希拉蕊曼特爾(Hilary Mantel2012)。狼廳二部曲:血季(Bring Up the Bodies),廖月娟(2012)譯。

5. 希拉蕊曼特爾(Hilary Mantel2020)。狼廳終部曲:鏡與光()()(The Mirror & the Light),廖月娟(2021)譯。

6. 拉爾斯布朗沃思(Lars Brownworth2014)。維京傳奇:來自海上的戰狼(The Sea wolves: A history of the Vikings),黃芳田(2018)譯。

7. 拉爾斯布朗沃思(Lars Brownworth2014)。諾曼風雲:從蠻族到王族的三百年(The Normans From Raiders to Kings),黃芳田(2018)譯。

8. 約瑟芬鐵伊(Josephine Tey1951)。時間的女兒(The Daughter of Time),丁世佳(2014)譯。

9. 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54)。狄更斯講英國史(A Child’s History of England),蘇旻婕、張珺怡、余一鶴及肖嵐(2017)譯。

10. 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91)。理查三世(Richard ),方平(2003)譯。

11. 黃文璋(2006)。莎士比亞新詩真偽之鑑定。數學奧林匹克與數學文化,第1卷第1期:1-8。哈爾濱工業大學出版社。

12. 羅伊史壯(Roy Strong2019)。大不列顛兩千年:從羅馬行省、日不落帝國到英國脫歐,王冠下的權力更迭及對世界秩序的掌控(The Story of Britain: From the Romans to the Present),陳建元(2021)譯。

13. 羅伯特圖姆斯(Robert Tombs2014)。英格蘭的史詩()()()(The English and Their History),黃中憲(2021)譯。

14. Efron, Bradley and Thisted, Ronald (1976). Estimating the number of unseen species: How many words did Shakespeare know? Biometrika 63(3): 435-447.

15. King, Turi E., Fortes, Gloria Gonzalez, Balaresque, Patricia, Thomas, Mark G., Balding, David, Delser, Pierpaolo Maisano, Neumann, Rita, Parson, Walther, Knapp, Michael, Walsh, Susan, Tonasso, Laure, Holt, John, Kayser, Manfred, Appleby, Jo, Forster, Peter, Ekserdjian, David, Hofreiter, Michael, and Schürer, Kevin (2014). Identification of the remains of King Richard III. Nature Communications 5: 5631

16. Thisted, Ronald and Efron, Bradley (1987). Did Shakespeare write a newly-discovered poem? Biometrika 74(3): 445-455.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H37K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2/9/23 上午 10:24:09

2003/10/20起第 7164830 位訪客
*